第六百二十章【山里人】(上)


  卢家梁的山民也是在这清台山长大,xìng情彪悍人毫不逊色于山那边的黑山子,客货司机火了:“xiǎo兔崽子,你垩他妈妈máo扎齐了吗?找揍是来……,…”huà音还没落呢,那年轻后生一拳就砸在他鼻梁上了,别看这xiǎo子黑瘦黑瘦的,不过动手相当的果断,那客货司机被他一拳就给放倒在地上了,捂着鼻子,手指缝里鲜血忽忽直淌,身边的那名同伴看到情况不妙,赶紧去驾驶室内抄起了一根钢管

  拖拉机上的三名xiǎo伙子绝不含糊,他们就地取材,抓起了拳头大的石块,准备进行远距离攻击

  张扬抱着膀子一旁乐呵呵看着,这事儿跟他没关系,他乐得看个热闹姜亮不一样,他是人民垩警垩察,看到这种人民内部斗争,他有义务制止并调解,姜亮大声道:“全都给我住手,我是警垩察”

  姜亮这一嗓子把几个人都震住了,他穿着警服,板着脸,威严十足的走了过去,警垩察这两个字对普通老百姓还是相当有威慑力的

  那名客货司机捂着流血的鼻子朝姜亮道:“警垩察同志,他们撞了我的车还打人”

  那xiǎo伙子道:“谁让你骂人来着?再敢骂人我还敢揍你”

  张扬乐了,这xiǎo子有点意思

  姜亮只是一个过路警垩察,他有他的事,想尽快帮他们处理一下,然后赶紧走人,他看了看那两辆车:“人没受伤?”

  双方都摇了摇头,不过那名客货司机这会儿又回过神来:“刚才没受伤,现在受伤了,我鼻子被打了,鼻梁骨可能断了”

  张扬走了过去帮着那司机看了看,笑道:“没断,好好的呢”

  客货司机道:“我得拍片子,你说了不算,他得赔我钱他拖拉机无牌无照的,冲上来把我的车给撞了,我得找他要赔偿”

  xiǎo伙子大声道:“你把车停在路中垩央不说?突然一个急拐弯,我能看到你吗?刹车都来不及了,你有牌照,你有驾照吗?你不知道在前面做警示标志啊?”xiǎo伙子居然懂得不少

  姜亮道:“身份证、驾驶证都拿出来”

  几个人把身份证逃了出来,那xiǎo伙子叫周山hǔ,就是卢家梁xiǎo石注村人,载着几名同伴从西山县买东西回来,没想到在这儿和山里出来的一辆客货车撞上了

  客货司机也把身份证和驾驶证拿出来了”他叫韩德贵是荆山市的司机

  姜亮审查双方证件的时候,张扬闲着无聊,走到客货车前看了看,他是想了解一下汽车的损毁情况,看看这车还能不能开,能不能把道路给让出来,可张扬刚刚靠近客货车,韩德贵的那名同伴就拦住他的去路:“你干什么?”

  张扬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紧张,张扬笑道:“不干什么,想看看你这车”张大官人有个脾气,别人要是让他顺顺当当的看,他反倒不想看了,可对方越是紧张”越是神神秘秘的,越是把张扬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张扬道:“车里装的什么?”

  那人脸色有些变了:“石头”

  “石头?”张扬走了过去,那人抢上一步拦住他:“我说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你不知道我是警垩察吗?居然拦我的路?”

  那人道:“警垩察怎么没穿警服?”

  张扬道:“你没见过便衣警垩察?把蓬布给我拉开,我要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张大官人从这厮的紧张表情隐约推测到其中有鬼

  张扬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客货司机韩德贵赶紧走过来道:“同志,对不起,对不起,里面真的是石头,你想看,我就拉开给你看看”

  他一边陪着不是一边拉开了蓬布,姜亮刚才只顾着审查证件,没发现什么不对,想不到张扬这边嚷嚷了起来

  韩德贵揭开了篷布一角,让张扬看,里面果然是一些石头

  张扬冲着那名拦住他的人道:“我说,只不过是一些石头你紧张什么?”

  那人道:“我……我没紧张”

  这下连姜亮也看出这厮有些不对头了,说huà的时候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凭着警垩察持有的直觉,姜亮觉着这两个人很可能有问题,□他来到客货车前,冷冷道:“让开一些,我看看”

  ………………………………………………………………

  韩德贵叹了口气道:“警垩察同志,真没什么东西”

  姜亮一把将篷布又扯开了一些□,发现车厢内都是塞得满满的石头

  韩德贵道:“您都看到了,就是些石头,我们拉去荆山奇石市场卖的”

  姜亮道:“称们的事情打算怎么解决?公了还是sī子?”

  周山hǔ道:“我不赔他钱,哪有他那么停车的?”

  韩德贵这会儿不知怎么改变了态度,他叹了口气道:“算我倒霎,这么着,大家谁也不找谁,各走各路”

  姜亮眉峰一动,这个人态度转变如此之大,是不是因为他出现的缘故?他故意道:“我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要当地派垩出所协同解决,xiǎo张,马上跟当地派垩出所联系一下,让他们出警处理”

  张扬当然明白姜亮这声xiǎo张是喊自己的,姜亮在做戏,张扬点了点头,掏出了电huà,韩德贵也慌了:“警垩察同志,我们不报警了,我们赶着送货,耽搁不起啊,我们认倒霎了”

  张扬道:“认倒霉?这车石头就这么重要?”,他拉住车厢一个鹞子翻身跳了上去,将蓬布全都拉开,韩德贵脸色倏然变了

  张扬推开几块石头

  韩德贵的喉结动了一下,他的那名同伴则拉开车mén

  张扬看到石头的掩盖下竟然藏着一尊佛像,拉开车mén的那人从ōu出一把猎枪,可没等他把猎枪拿出来,一直在留意他动静的姜亮就猛hǔ下山般冲了上去,一拳就砸在他的颈侧,打得那厮瞬间丧失了反抗能力

  韩德贵从怀里掏出一把钢珠枪,瞄准了姜亮

  嗖一块石头疾飞而至,准确无误的砸在了韩德贵的脑mén上,韩德贵被砸得仰头倒地,钢珠枪也飞到了一边却是周山hǔ在紧急关头出手,阻止了他开枪

  周山hǔ带领两名xiǎo伙子冲上来,拧胳膊的拧胳膊,摁大tuǐ的摁大tuǐ,用车上的电线将韩德贵结结实实捆了起来

  姜亮也把另外一个人给捆了

  张扬在车厢内又有发现,这些石头下竟然藏着几十件文特,难怪这俩xiǎo子如此紧张,姜亮在韩德贵身上踢了一脚,怒道:“好大的胆子,盗窃国家文物”还sī藏枪支”,这俩窃贼悔得肠子都青了,刚才就不该和这几个山民理论,认倒雾走了不就完了?谁能想到这山沟沟里也会冒出警垩察

  周山hǔ也爬了上去,他一眼就认出那佛像是西山寺的,周山hǔ道:“yù佛,这帮孙子,连yù佛也敢偷”

  张扬道:“还有不少东西,最乒五十件文物”

  周山hǔ道:“别的我不认识,可这yù佛是西山寺的”,他指了指半山腰:“高着呢”海拔一千一●百米,庙里只有一个济善师父”

  姜亮赶紧打电huà和当地派垩出所联系,这会儿功夫天空变得乌沉沉的,山风比起刚才的时候又猛烈了一些,虽然张扬很想赶到xiǎo石洼村去,可遇上了这种事,也不能马上走▲开,他们在原地等了一个xiǎo时,直到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卢家粱乡派垩出所才来了三名警垩察,姜亮有些恼火,他冲着几名警垩察道:“你们什么效率?报案这么久才来人,都像你们这种工作效率,什么罪犯都跑光了”

  三名警垩察从姜亮的警衔上看出人家级别非同一般,也没敢辩驳,只是解释面包车在途中出了问题,接连熄火,好不容易才赶到这儿

  姜亮把情况向他们说了一遍,几名警垩察接手了这件案子,其中一名警员调查了一下情况,又查看了一下他们的证件,这都是些必要的手续,那个叫周山hǔ的年轻人和这些警垩察看来都很熟悉,他把自己了解的大概情况向警垩察说了,几名警垩察听说是盗窃文物案,都意识到这案子不xiǎo,其中一人向县里汇报

  张扬道:“事情都了解清楚了,能不能处理一下道路上的这几辆车,我们还急着去xiǎo石洼村呢”

  三名警垩察商量了一下,发现那辆客货车还能开,决定先把客货和赃物拉到派垩出所去,拖拉机已经撞坏了,无法启动,可丢在这里又怕失窃,对多数山里人来说,这可是一笔不xiǎo的财富,周山hǔ来到张扬面前,他陪着笑道:“大哥,一看就知道您是个热心人”

  张扬乐了:“xiǎo伙子,嘴巴这么甜,说,找我啥事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