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古怪的校长】(上)


  石洼,xiǎo学位于两个xiǎo村之间,xiǎo石洼村和大石洼村xiǎo学的院墙也是用石块垒起来的,周山虎道:“这座xiǎ陈校长亲手建立起来的,连围墙都是tā背下来的石头“用凿子一下一下的凿出来的”,张扬隔着大mén向学校内看了看,学校并不大,只有两排校舍,总共也就六间房,来这儿上学的都是三年级以前的学生,每今年级只有一个班,包括校长陈爱国在内一共只有三名教师

  周山虎趴在大mén上冲着里面叫道:“陈校长陈校长”

  约莫过了三分钟,看到一个头戴着军用棉帽,披着军大衣,穿着老棉鞋的老人朝这边走了过来,如果不是鼻粱上架着的高度近视眼镜给tā添了几分书卷气,谁都会以为这是个老农民,这就是石洼xiǎo学的校长陈爱国

  因为天色暗淡,陈爱国的眼神又不好,所以手里拿着手电筒,雪亮的光芒朝mén口照了过去:“谁啊?”

  周山虎大声道:“陈校长,是我,虎子”

  陈爱国又向前走了几步,来到mén前,这才看清是周山虎,tā警愠十足的向张扬和姜亮看了看道:“虎子,这么大的雪你来这里干什么?tā们又是谁?”

  周山虎笑道:“陈校长,你先开mén,这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专mén来找你打听点事儿”,陈爱国点了点头,慢吞吞舟把校mén拉开

  张扬来到tā面前笑容可掬道:“陈校长好,我叫张扬,从江城来的”tā伸出手去陈爱国向tā的手看了一眼,根本没有和tā握手的意思,了一下大衣低声道:“外面风雪大,屋里坐”

  陈爱国的家就在校mén旁边的一间房内,这儿距离校mén近丵,平时tā还兼任传达室的工作

  室内火炉上钢筋锅冒着热气”里面牦着一锅白著除了一张破破烂烂的椅子,一张同样破烂的办公桌,就是一张一米宽的xiǎo床,张扬tā们三人挨在xiǎo床上坐下,张扬虽然不会相面,可从陈爱国的表现来看,这个人并不容易接近,张大官人在体制中历练了这几年,在人际关系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心得对于陈爱国这种xìngqíng古怪孤僻的人来说,想要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就一定要找到tā感兴趣的话题,一上来就把照片拿出来估计是不行的

  张扬道:“陈校长,我们这次过来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我认识一位香港慈善家,她想要在内地援建一些学校,清台山那边阳县已经援建了十多所红旗xiǎo学她让我帮忙物色合适的援建地点,陈校长有没有兴趣改善一下学校的教学条件?”

  姜亮好奇的看着张扬,这厮的修为真是提升了不少知道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了

  陈爱国一辈子都把鸡ng力扑在xiǎ,张扬的话题果然引起了tā的兴趣,tā低声道:“你说的是红旗xiǎo学?我去乡里开会的时候听说过,不过那ūn阳,我们这儿是西山都不是一个省的”tā有点不太相信张扬的话

  张扬道:“谁也没说一定要在阳援建xiǎo学啊,现在江城各地都有了红旗学校,连平海省冉锡市都有了红旗xiǎo学人家的目的是尽可能的为贫困山区的孩子创造入学条件,我看你们这儿就蛮井合的”

  陈爱国没说话拿起筷子去拨gtā的白薯了

  张扬道:“陈校长,要是您没意见,过眸子我就请她过来考察”

  陈爱国道:“再说,你找我还有什么事?”陈爱国的头脑很清晰,tā记得张扬刚才说过,找tā有两件事,陈爱国虽然和外界接触不多,可年龄摆在这里,tā意识到这今年轻人开头抛出的橄榄枝可能是在利yòu自己,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陈爱国明白这个道理

  张扬道:“陈校长,是这样,我想打听点当年知青chā队的事儿”

  陈爱国把白薯端了下来,封好了炉mén,用máo巾擦了擦手道:“你说啥?”

  张扬只好又重复了一遍

  陈爱国道:“你想打听啥?”,张扬把那张知青的合影拿了出来,递给了陈爱国

  陈爱国拿着照片凑到了媒油灯前,tā看了看,目光很专注,定格在照片上很久,摇了摇头道:“光线太暗了,看不清”,周山虎道:“陈校长,您不是有手灯吗?”tā拿起手电筒打亮后帮忙照着那张照片,陈爱国不满的看了tā一眼道:“我是青光眼,一到晚上就看不清”tā把照片jiāo还给张扬,低声道:“不早了,外面雪这么大,我不留你们几个吃饭了”

  听到陈爱国下起了逐客令,周山虎不由得有些尴尬,tā向张扬看了看

  张扬好不容易才查到了点线索当然不会轻易放弃,tā把照片收好,笑道:“陈校长,您看不清照片“可有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许常德当年是不是在这里当过知青?”,陈爱国冷冷道:“没听说过这个人,好了,我得吃饭了”

  张扬还想说什么,姜亮拉了tā一把,张扬只能强忍住心中的疑惑,三个人离开了石洼xiǎo学,身后咣地响起铁mén关闭的声音,陈爱国从里面锁上了校mén

  周山虎苦笑道:“两位大哥别见怪,tā就是这个脾气”

  张扬道:“tā应该知道点什么”

  姜亮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tā在一旁悄悄观察陈爱国的表qíng变化,尤其是陈爱国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tā的表qíng显得很错愕很复杂,姜亮是刑丵警出身,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tā低声道:“一定知道,不过tā不愿说,咱们只能再想办法了”,姜亮嘴上这么说,可tā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

  外面的大雪非但没有停歇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了,这样的天气肯定不能冒雪返程

  周山虎邀请tā们两人回家里去留宿,山里人淳朴热qíng,周山虎把脸好的腊ròu拿出来炖,又专mén杀了一只鸡,招待两位外地来的贵客

  张扬则回到车里面,抱了一箱茅台酒拿了几盒午餐ròu罐头

  和周山虎一起乘拖拉机的是tā的两个最好的哥们,周山虎也把tā们叫来陪客人喝酒,这俩xiǎo伙子也都姓周,xiǎo石洼村周姓是第一大姓,穿蓝衣服的叫周山松,另外一个xiǎo伙子叫周山河,tā们都是同宗的亲戚

  两人过来的时候也都了东西“周山松带了一条咸鱼,周山河带了一只野鸡

  通过谈话知道周山虎是个孤儿,母亲难产死了,五岁的时候tā爹又在山上遇到了狼群,找到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啃光的脑袋周山虎跟着tā爷爷生活前年爷爷去世了,家里就剩下tā一个”叔叔大爷倒是有好几个,可没有一个管tā,周山虎就利用爷爷留给tā的拖拉机山上山下的跑点运输大爷周友金虽然是村支书,可对tā也没啥帮助”反倒平时想方设法的占tā的便宜,最近又想把老爷子留下的这套老宅子要过去,想在这儿翻建屋给tā儿子结婚用周山虎也没说啥,tā今年已经快十八岁了,打算过眸子出去闯闯

  周山河在县里读过中学见过一些世面,看到张扬抱来了一箱茅台酒惊奇道:“茅台啊大哥,这得不少钱?”

  张扬哈哈笑道:“朋友送给我的,大雪天喝酒天,今天你们办菜,我来备酒,咱们哥几个喝tā个一醉方休

  周山松把八仙桌拾掇好,张扬从车里拿来的应急灯也派上了用场,几个人忙活的时候,姜亮则拿出放大镜仔细研究着那张照片,tā忽然发现了什么,向张扬招了招手道:“张扬☆,你过来”

  张扬走了过去,姜亮指向照片最后一排的位置:“你看看,你仔细看看,这个人是不是陈校长?”

  张扬微微一怔,凑过去看了看,果然看到里面一个清瘦的青年站在那儿笑得很阳光,不过没●戴眼镜,仔细看,还是从tā的样子中找到了一些陈爱国的轮廓”张扬道:“是tā,没错,就是tā不过tā没戴眼镜”

  周山虎听到tā们说话也走了过来,凑在照片上看了看,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就是练校长,原来tā跟这些知青一起合过影”

  姜亮道:“搞不好tā自己就是知青中的一员”

  张扬道:“我找tā去”

  姜亮摇了摇头道:“现在不是时候,tā肯定认出了这张照片,既然tā不愿说什么,证明tā肯定有所隐qíng,你现在去找tā,可能会把事qíng搞得坏”等等再说,反正今天咱们又不走,等明天再说”

  周山松端着做好的野鸡走了进来,吆喝道:“香啧啧的野鸡出炉了”

  周山虎笑道:“来,来,咱们喝酒”

  八仙桌上摆得满满的几个大碗,山里人待客方面绝不吝啬,周山虎这块脸ròu原本是准备过年的,客人来了,tā们把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都拿出来招待

  周山虎端起xiǎo黑碗道:“我们哥三个欢迎两位大哥到山里来做客”

  张扬和姜亮举起杯子,笑道:“干”

  “干”几个人都十分的豪爽,一起将xiǎo碗中的酒喝了个干干净芋

  周山松抹了抹嘴唇,赞不绝口道:“好酒,都说茅台酒好喝,俺长这么大头一回喝上

  张扬笑道:“酒的好坏还在其次,喝酒主要看心qíng,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跟你们持投缘”

  周山虎忙着给每个人倒上酒”tā们又同干了一碗,开始相互敬酒,周山虎陪张扬喝了一xiǎo碗酒,夹了个野鸡腿给tā虽然是农家菜,可做得很地道,张扬道:“手艺不错”

  周山河道:“虎子做饭好吃“平时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都是tā做饭”

  周山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瞎做呗,俺爹妈死得早,xiǎo时候就自己做饭,做了十几年怎么着也得有点长进”

  张扬想起今天tā在山路上出拳把那个盗窃犯放倒的qíng景不禁笑了起来:“我看你出拳也很利索,过去练过功夫?”

  周山虎点了点头:“打xiǎo就跟我爷爷一起练举,会一些野把式”

  周山松道:“虎子的功夫是俺们村里最好的”

  周山河道:“别说俺们村,就算是俺们乡也能数的着,虎子一掌能劈开三块砖,一脚能踢断一棵树”

  周山虎脸红了:“别瞎说,让两位大哥笑话”

  张扬和姜亮都笑了起来,姜亮道:“看得出来,今天你一拳把那个盗窃犯放倒真是干脆利索功夫不错”

  周山虎道:“俺xiǎo时候淘气,经常跟人打架,每次打架回来,俺爷爷都会狠揍俺一顿说练拳不是为了欺负人的是为了强身健体”

  张扬道:“不欺负人也不能被人欺负”

  周山虎道:“大哥,你们俩都是公丵安?”

  张扬道:“tā是我不是”

  周山虎道:“大哥是干啥的?”

  张扬道:“我在南锡工作”

  周山虎道:“南锡?俺们乡里前眸子有个工程队去南锡打工,我差一点就跟着去了”这不,我正琢磨着等开去那边投奔tā们找点活干呢”

  张扬笑道:“xiǎo伙子出去闯闯总是好的你要是去南锡可以去体委找我,回头我把地址给你留下”

  周山虎激动地连连点头

  …………………………………………”,………………………………………………

  几个人正喝得高兴,外面突然传来咳嗽声,村支书周友金慢吞吞的溜达了过来,周山虎从mén缝里看到是tā大爷慌忙把mén打开了:“大爷,您怎么来了?快请屋里坐”

  周友金进了屋子,把帽子摘下来了一掉了掸上面的雪,故意装出吃了一惊的样子:“虎子”家里这么多人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张扬对这个市绘的支书没多少好感,从tā的表现就能看出,这厮八成是闻到了香味儿,过来蹭酒喝的,可xiǎo石洼村毕竟是人家的地界,客气一点也是应该的,张扬笑道:“周支书啊,赶▲紧坐,赶紧坐,大冷的天,喝杯酒暖和暖和”

  周友金嘴上说着那怎么好意思,可一屁股就在周山虎的位置上坐下了,周山虎赶紧给tā拿了个xiǎo黑碗,倒了一碗酒,周友金也不等别人招呼tā,自己端起酒碗□笑道:“打扰了,我自罚一杯”吱喳一口,喝了大半下,拿起筷子夹了根鸡脖子啃了一口,眯起xiǎo眼睛道:“好酒啊茅台?”

  姜亮笑道:“一听就知道周支书是喝酒的行家”tā拆了一盒烟,chōu出一支递了过去

  周友金客气了一番接了过去,先给姜亮点上,然后自己才点上,用力裹了几口,这好烟好酒品起来就是带劲儿周友金道:“虎子,赶紧给两位贵客敬酒啊真不懂事,还要我说你”

  周山虎点了点◎头,去给张扬端酒,张扬笑道:“不用,哪来的那么多规矩,咱们随意喝,开心就行”

  姜亮主动和周友金喝了一杯,落下酒碗道:“周支书,陈校长这个人您熟悉吗?”

  周友金chōu了烟道:“你说☆的是陈爱国?”

  姜亮点了点头

  周友金道:“tā不是我们本地人,当初也是下乡知青,刚来我们xiǎo石洼村的时候也是个积极分子,后来因为散播反动yán垩论被乡里抓去批斗,为了tā的事qíng”俺爹当年没少挨批评,在乡里关了一阵子,回来后整个人就闷了,后来知青回城,别人都走了,只有tā没走,说是家里没啥亲人了”一个人留在了这里办起了xiǎo学校,俺爹帮了tā不少的忙,因为tā是外姓,◇村里人都欺负tā,每次都是俺爹替tā解围成丵立xiǎo学校之后,tā代课很认真,渐渐获得了村里人的尊重,不过tā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除了见到学生有笑脸,对我们村里人都是爱理不理的,可能因为tā看不起俺○们这些山里人”,周友金又喝了一口酒道:“咋啦,你们去找tā了?是不是碰了钉子?陈爱国这个人见谁都那样,爱理不理的,你们别跟tā一般见识”,张扬道:“周支书”你听说过王均瑶这个人吗?”

  周友金摇了摇头道:“都说过了,tā们来这里那会儿,我刚巧在外边,这些知青都是城里来的,也看不起俺们这些乡下人”这事儿陈爱国最清楚”你们问tā,tā一定知道”,周友金虽然很馋酒,可酒量不怎么样,喝了三碗酒就开始胡yánluàn语了”周山虎好不容易才把tā劝走,临走的时候,姜亮拿了瓶茅台让tā带走,又将chōu剩的那盒烟塞到tā口袋里,周友金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周山虎扶着周友金离开之后,tā两个哥们都开始抱不平,周山松道:“没见过这样当大爷的,虎子就剩下这间破房子,tā还想着讹走?还党支书呢”

  周山河道:“屁的党支书,就知道贪xiǎo便宜”不是因为老支书的威信摆在那儿,谁会选tā”

  张扬笑道:“咱们喝酒,别提不开心的事悄”

  当晚tā们一直喝到晚上十一点,周山松和周山河两个夺摇摇晃晃的离开,外面的雪仍然未停,周山松把自己的大床让给张扬和姜亮,张大官人于是有了和姜亮一起同床共枕的经历

  ………………………………………………………………………………………………

  山村的雪夜很冷,周山虎家的被子都很陈旧了,保暖xìng很差,姜亮盖好了被子又在上面盖上大衣,可还是觉着冷,向张扬身边挤了挤,张扬道:“我说你贴我这么近干吗?”

  姜亮道:“挤挤暖和”,张扬禁不住笑道:“你说咱俩同睡一张床,以后传出去会不会有人说咱俩搞作风问题”

  姜亮听tā这样说也不禁笑了起来,tā叹了口气道:“这雪下个没完,山里面也没有手机信号,咱们明天是走还是留?”

  张扬道:“先把这件事搞清楚再说,那个陈爱国脾气太古怪,不就走过去那点事儿,有啥不好说的?”

  姜亮道:“我看这个人在过去受过刺激”

  张扬道:“我还是睡不着,要不,我们再去学校看看?”

  姜亮道:“要去你去,大冷的天,我可不去”

  张扬坐起身

 ▲ 姜亮看到tā真的要去,提醒tā道:“雪这么大,你还是别去了,这会儿人家早就睡了,你要是mí路“这荒山野岭的,我哪儿找你去?”,张扬笑道:“我不是去学校,是去撤niào”

  “靠懒驴上磨屎ni★ào多”,张扬道:“今儿不是上磨,是陪你姜局长上床”

  姜亮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摸黑出了大mén,来到外面,雪已经积了半尺多厚,tā冲着大树刷了一泡,只觉着在这雪地之中撤niào也不失为一种乐事山村的雪夜,寂静非常,只听到簌簌的落雪之声,张扬不觉想起了那个古怪的陈爱国,究竟该怎样才能让tā开口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