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古怪的校长】(下)


  第二天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开始,张扬睁开眼,窗外还黑漆漆的,姜亮裹着被子蜷曲成了一团,他可没有张扬的强体质听到堂屋里周山虎的声音:“谁啊?大半夜的这是”

  一个急促的声音道:“虎子,你出lái,我得问你jiàn事儿”

  周山虎愣了,他从声音听出外面竟然是石洼小学的校长陈爱国,他一骨碌爬了起lái,拉开房门,陈爱国一身风雪的站在门外,眉毛胡子全都染上了雪花

  周山虎慌忙道:“陈校长,快请里面坐”

  张扬听到陈爱国lái了,也从床上起lái,走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保不齐这陈爱国突然转了性,lái把过去那点事跟他说个明白,可他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根本不存在,陈爱国应该不会改变

  陈爱国没有进门的意思,站在门口道:“虎子,济善师父受伤了,躺在庙里面,情况很严重,我想你给我帮忙,把他送到医院去”

  周山虎马上想起下午在山路上和人撞车的事情lái,他有些懊恼道:“我应该想到的,那些窃贼偷了这么多的东西,我该想到去庙里看看的”

  陈爱国惊奇道:“你知道这jiàn事?”

  周山虎道:“说lái话长,陈校长,你等等我,我跟你去看看”他转身去拿衣服

  陈爱国点了点头

  张扬也穿好了衣服:“我也和你们一起过去”

  陈爱国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低声道:“我们得抓紧点,山路难行,得走一个多小时”

  姜亮也听到了动静,可他实在是太累了,在里面无力道:“张扬,我不去了,我真走不动了”

  张扬道:“你在这儿等着,我们三人去看看就行”

  陈爱国在前方带路,周山虎走在后面,他是害怕张扬道路不熟,途中出了问题,可他很快就发现张扬健步如飞,比起他这大山里土生土长的人还要适应山路,周山虎笑道:“大哥,你也是山里人,经常走山路?”

  张扬道:“在黑山子工作过一段时间,也是在这座清台山,不过我是在山东,你们是在山西”

  周山虎道:“看你走路就知道,没有山里生活的经验,根本不可能走这么快”

  张大官人心中暗笑,他还没有展示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呢,如果施展出踏雪无痕的功夫,只怕要把这些人惊他个目瞪口呆

  陈爱国没说话,打着手电筒大步走在前面

  张扬有意和他拉近距离,紧跟他的脚步道:“陈校长,那位济善师父伤得重不重?”

  陈爱国低声道:“头被砸了一下,◆流了很多血,反抗中从台阶上摔下lái,右腿好像断了,我看今天必xū要把他送往医院,我一个人弄不动他,只能找你们帮忙”他想起刚才周山虎的话,转向周山虎道:“虎子,你刚才说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山虎这才把下午遇到窃贼的经历说了一遍,他后悔不已道:“我以为派出所的警察会去西山寺调查,没想到他们没去”

  张扬道:“一定是看到雪太大,他们的车没敢进山”他对警察的办案效率早有了解其实今天的◇情况他也看到了,他们开车lái到小石洼,一路之上都是依靠两个人轮流带路指挥,换成其他人还真不敢开进山lái

  陈爱国愤愤然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去调查,这些人都是吃白饭的”

  周山虎道:“陈校长怎么会去了西山寺?”

  陈爱国道:“我拿了点白薯给他送过去,没想到看到他倒在血泊里,还好有口气在,我弄了床棉被给他盖上,又在他身边生了火堆,这才过lái找你帮忙”

  他们边说边走,雪已经小了许多,从鹅毛大雪变成了细小的粉末,就像天上下起了白面,看lái这场降雪持续不了太久时间了

  西山寺位于石洼小学正北的山峰上,山峰不高,可道路十分的难行,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才lái到西山寺的庙门前

  济善师父就躺在大殿内,身上裹着两床棉被,一旁陈爱国临走时给他生起一个火堆,现在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就快熄灭

  张扬看到济善师父的时候才明白陈爱国为什么没办法将◎他弄下山去,这老和尚身高体胖,至少得有一百八十多斤,真是想不通他吃斋念佛怎么还能长出这么多的脂肪

  济善师父的半边面孔都被血染红了,头上被人砸破了,不过现在血已经止住了,真正严重的是他的右腿,看到陈爱国带着两名年轻人过lái,济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lái了……庙里被偷了”

  周山虎上前扶住济善的肩膀道:“济善师父,你别担心,窃贼都被乡派出所的人抓住了,人赃并获,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把失物送回lái的”

  陈爱国道:“得赶紧把济善师父送到医院去,咱们用门板把他抬下去”

  张扬道:“让我先看看”他lái到济善身边,掀起棉被,看了看济善的右腿,张扬道:“虎子,帮我找点笔直的木棍和木板,我帮着济善师父复位,用不着去医院那么麻烦”他捏着济善的右腿,微笑道:“大师,你的头疼不疼?”

  济善摇了摇头,还没反应过lái怎么回事,只觉着右腿一阵剧痛,他痛得哎呀叫出声lái,,却是张扬趁着他注意力转移的功夫已经闪电般帮他将右腿复位

  陈爱国虽然不懂医术,可是看到张扬娴熟的手法,已经猜到这个年轻人是个深藏不露的医生张扬利用周山虎拿lái的木板,充当夹板将济善的右腿固定好,然后拿出随身的金创药为济善把头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处理完之后,他们几人用门板将济善抬到禅房

  济善听到失窃的东西已经都被找到,心中也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安顿好◎济善师父之后,已经是凌晨六点钟了,天还没有放亮,外面的雪已经完全停了,张扬lái到陈爱国身边欲言又止

  陈爱国知道他想问什么,低声道:“那张照片是66年拍摄的,当时一共有二十七个人lái到卢家■梁插队,你看到的照片是在乡政府门前拍摄的,lái到小石洼村一共有八个人,我是其中之一”

  张扬强忍心中的激动,陈爱国终于主动提起了这jiàn事,他低声道:“我在照片上找到了陈校长”

  陈爱国伸出手:“把那张照片拿给我”

  张扬把照片交给了他,陈爱国lái到篝火前,借着火光看着那张照片

  张扬一旁看着他,心中还是很忐忑的,生怕陈爱国随手将照片扔到火堆里,这张照片可是得lái不易啊

  陈爱国似乎看出了张扬的心思,叹了口气道:“就快三十年了,如果不是你拿lái这张照片,我几乎都要忘记了”

  张扬道:“有些事忘不掉的”

  陈爱国把照片还给张扬道:“不错,有些事忘不掉的,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张照片的?”

  张扬并没有隐瞒,他照实说道:“沈静贤你认不认识?这张照片,我就是从她家里找到的”

  “沈静贤?”陈爱国咀嚼着这个名字,表情显得有些迷惘,过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张扬指着照片上和王均yáo站在一起的沈静贤道:“就是她”

  陈爱国低声道:“她不叫沈静贤,她叫沈良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66年lái卢家梁的时候,她就用的这个名字”

  张扬道:“和她一起的这个人你认不认识?她叫王均yáo”

  陈爱国的双目中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痛苦,他低声道:“认识,她是叫这个□名字”

  张扬道:“现在大家都叫她海瑟夫人,六十年代她就去了国外,如今已经是位腰缠万贯的富婆了”

  陈爱国道:“海瑟夫人?她结婚了?”

  张扬道:“听说结过,后lái丈夫死了,○成了寡妇,现在还是一个人”他忽然发现陈爱国对王均yáo的消息很感兴趣,张扬心中暗喜,只要挑起他感兴趣的话题,这jiàn事深入下去就容易得多

  陈爱国道:“你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张扬道:“谈谈许常德”

  陈爱国看了张扬一眼,拿起一块劈柴扔到火堆里:“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对这些当年的知青那么感兴趣?”

  张扬道:“我在查一jiàn案子,和◎许常德有些关系,这jiàn事关乎于一个无辜者的性命,希望陈校长能够帮助我了解一些过去的事情”

  陈爱国没说话,又添了一块劈柴在火堆里,火焰燃烧,劈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许常德现在做什么?”身◎处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中,陈爱国对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其中很大的原因是他一直都在回避这些人的消息

  张扬道:“他死了”

  陈爱国愕然道:“他死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担任我们平海省省长不久以后,因为心脏病突发死于家中,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陈爱国道:“想不到他走的这么早”

  周山虎对他们的谈话兴趣不大,一个人跑到院子里清扫积雪去了

  张扬道:“您和他很熟?”

  陈爱国望着熊熊燃烧的火苗呆呆出神

  张扬没敢打扰他,就默默陪着他,足足过了五分钟,陈爱国方才道:“他在小石洼村呆了一年半,后lái参军走了,从他走后,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联系”

  张扬道:“许常德和王均yáo关系是不是很好?”张大官人真正关心的是这jiàn事

  陈爱国唇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的表情很痛苦,并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

  张扬看他不愿正面回答,又转移话题道:“陈校长,你有没有听说过董德志这个名字?”

  陈爱国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是董二黑,就是董德志,过去我们都这么叫他,他是下乡知青中年龄最小的一个,照片中没有他,但是他也在小石洼村中插过队”

  张扬真是又惊又喜,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发现,搞了半天,许常德、王均yáo、沈静贤应该说是沈良玉、董德志这些人全都在一个村子当过知青,张扬道:“董德志后lái担任了江城公安局副局长,因为知法犯法,畏罪自杀”

  陈爱国叹了口气道:“董二黑很聪明,当时我们对他都很照顾,不过,他最喜欢粘着王均yáo,把王均yáo当成亲姐姐看”陈爱国的话让张扬加相信,那张照片上的女人就是王均yáo

  张扬小心翼翼的问道:“董德志和王均yáo之间是不是有些那啥……”

  陈爱国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王均yáo只是把他当成弟弟,和他之间绝没有那种感情”

  张扬看到陈爱国如此肯定,心说这陈爱国何以对王均yáo如此了解?难道这位孤独半生的老校长也和王均yáo那娘们有一腿,不过公平的lái看,王均yáo还是属于半老徐娘风韵犹在的,年轻的时候肯定长得也不错张扬想起当初在沈静贤家里看到那张照片的情景,沈静贤的表现极其冷漠,甚至不承认自己认识许常德和王均yáo,张扬道:“既然你们都是一起插队的知青,为什么沈静贤不承认自己认识许常德和王均yáo呢?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陈爱国道:“年轻人,你的好奇心太强了,你在打听别人的**”

  张扬道:“我对别人的**原是没有兴趣的,可这jiàn事关乎到一个人的生命,所以我必xū要查清楚”

  陈爱国道:“我在这里插队不久,就因为犯了错误,被乡里抓去批斗,在小黑屋里一蹲就是大半年,等我回lái的时候,许常德已经参军走了,王均yáo也不在了,沈良玉健康上出了点问题,也获准回家看病去了之间发生的很多事,我并不清楚”

  张扬对陈爱国的这番话将信将疑,或许他真的不清楚,或许他根本不愿说,张扬道:“lái到小石洼村的一共八名知青,陈校长有没有其他三个人的消息?”

  陈爱国道:“我知道一个人,◆他叫陈天重,是我们的队长,人很好,他在小石洼村呆了两年,后lái听说因为家里的缘故去了春阳,好像在春阳水利局干过一阵子,后lái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张扬拿出那张照片道:“哪一个?”

◇tājiàochéntiānzhòng,shìwǒmendeduìzhǎng,rénhěnhǎo,tāzàixiǎoshíwācūndāileliǎngnián,hòuláitīngshuōyīnwéijiālǐdeyuángùqùlechūnyáng,hǎoxiàngzàichūnyángshuǐlìjúgànguòyīzhènzǐ,hòuláideqíngkuàngwǒjiùbúzhīdàole”

  zhāngyángnáchūnàzhāngzhàopiàndào:“nǎyīgè?”

  陈爱国指向后排正中的一个,陈天重站在人群之中仪表堂堂,是个美男子

  陈爱国道:“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张扬道:“如果有机会还想不想和这些老朋友见见面?”

  陈爱国叹了口气道:“算了,过去的都过去了,聚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

  天亮之后,张扬和周山虎一起离开了西山寺,lái到周山虎的家里,才发现姜亮病了,躺在床上直发抖,一摸额头滚烫,这一夜的▲小山村生活把他给冻病了

  姜亮哆哆嗦嗦道:“怎么样……有……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扬道:“有点发现”

  姜亮道:“那咱们能走了?”

  张扬不禁笑了起lái

  ○姜亮道:“笑个屁,再……再呆一晚上估计我命都要搁在这儿了”

  周山虎道:“雪虽然停了,可山路难行”

  张扬道:“再难行我们也得走了,该问的都问了,虎子,谢谢你的帮忙和款待,等以后有机会去了南锡,一定要lái体委找我”

  周山虎看到他们执意要走,决定送他们走,张扬道:“不用,你把我们送下山,你怎么回lái?”

  周山虎笑道:“没事,反正我得上乡里去,了解一下西山寺的事情,争取跟着警车一起回lái”

  张扬想想也对,于是三人一起离开了小石洼村

  开车下山比起上山的时候难度还要大许多,他们小心翼翼的行驶,早晨七点钟出发,等到卢家梁也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周山虎在卢家梁跟他们分了手,张扬又送给他一jiàn不常穿的羽绒服,周山虎这小伙子很淳朴,为人又热情,张扬很是喜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