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原来如此】(下)


  当晚张扬并没有jí于离开,老道士李信义亲自下厨做菜,款待这位许久不见的xiǎo友,李信义最为关心的就是安语晨的病情,和张扬谈及这件事的时候,李信义不由得长吁短叹道:“张扬,在我有生之年真的希望能够看到xiǎo妖病情痊愈张扬能够理解老道士的心事,毕竟他是安语晨的叔爷,张扬道:“道长放心,我答应过安老,一定会照顾好xiǎo妖”

  李信义道:“我给你的那些东西你看过了没有?”

  张扬点了点头道:“看了,不过我没看明白”其实张扬对李信义jiāo给他的那卷nèi功心法已经有了一些领悟,但是上次和秦清尝试着合体双修之后,因为彼此功力悬殊过大,反而生了一场病,张扬因此变得谨慎了许duō

  李信义道:“道家练气之术能够口口相传这么些年,绝非虚无缥缈,我相信通过练气应该可以重塑经脉”

  张扬微笑道:“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么就可以长生了”

  李信义道:“没那么夸张”

  张扬道:“既然可以重塑经脉,意味着经脉生生不息,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

  李信义道:“至少我做不到”

  陈崇山微笑望着李信义,老道士虽然遁入空ménduō年,可他心中对亲情还是难以割舍,其实何止是他,自己隐居在这清台山duō年,寄情山水,本以为早已忘记了尘世中的诸般情感,恩恩怨怨,可是家人的每一件消息都牵动着他的nèi心,忘情,说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几个?

  张扬道:“陈老伯,您这次一定要帮我写一幅字”

  陈崇山笑道:“在你面前写字总是让我感觉有些班még斧的味道”

  张扬笑道:“陈老伯太谦虚了,业鸡ng于勤荒于嬉,我平时能够静下心来写字的时候少之又少,现在手生疏得很,眼力还在,正所谓眼高手低,看到陈老伯给杜书记写的那几个字,我真是爱不释手,当时就像从他家里摘走,可惜杜书记不肯割爱”

  陈崇山知道这xiǎo子在拍自己的马屁,不过听起来却是十分的受用,他点了点头道:“借着酒意,我就送你两个字”

  李信义道:“快去写,快去写,我和张扬继续喝酒”

  陈崇山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这个牛鼻子老道哪像一个chū家人”

  李信义一喝酒鼻头就有些发红,两只眼睛却变得越发明亮,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借着点酒意低声道:“你说xiǎo妖若是嫁人之后,会不会能有转机?”

  张扬道:“你的意思是?”

  李信义道:“那本册子鸡ng神玄奥,应该有些用途她要是不嫁人,怎么修炼呢?”

  张大官人虽然脸皮很厚,可李信义当着他的面说得这么明白,也禁不住有些脸热,这老道士当初把那幅宫图给自己的用意原来在■于此张大官人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佯装没听懂李信义的意思,端起酒碗道:“道长,我敬你一杯”

  李信义却没有放弃这个话题,他低声道:“张扬,你觉着我这孙女儿怎么样?”

  张大官人有些头皮发紧▲■了:“呃……很好”

  李信义道:“我看得chū她很喜欢你”

  张扬真是服了李信义,这老道士还是chū家人吗?他哈哈笑道:“我是她师父,她当然喜欢我”

  李信义道:“你xiǎo子★少跟我装傻,她对你的喜欢很不寻常,是那种,你应该懂得”

  张大官人不想继续跟老道士在这个话题上探讨下去,这厮正义凛然道:“道长,枉我一直如此尊敬你,你怎么可以说chū这种话,我是xiǎo妖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居然曲解我们之间纯洁的关系,道长,我真是失望,失望透顶”

  还别说,张大官人这番正义凛然的言辞真的把老道士给震住了,李信义看着他,一时间分辨不chū他是真是假这下轮到老◆道士尴尬了,看来张扬和xiǎo妖之间真的是纯洁的师徒关系,自己duō想了,李信义羞得老脸通红,觉着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那……那……哈哈哈……”老道士支吾了两句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这一笑就轮到张扬发愣了张扬道:“您笑什么?”

  李信义笑得眼泪就快掉chū来了,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张扬啊张扬,不枉我和你相jiāo一场,我刚才是故意chū言考验你,听到你的话我就放心了,你知道的,我最疼xiǎo妖,当然害怕别人欺负她,对她抱有企图”老道士的狡黠可见一斑

  张扬心说拉倒,你这个老滑头,肯定是被我把话封住了,又怕脸上挂不住所以找个台阶下张扬笑眯眯道:“道长,你真是不厚道,连我你都信◇不过?”

  李信义点了点头道:“现在信了,张扬,别见怪,关心则luàn,我lu话,你可别当真,别生我气”

  张扬道:“岂敢岂敢,道长,我虽然年轻,可人伦五常我还是懂得,从来都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样的考验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再有才好,我倒是没什么,可要是让xiǎo妖知道,你让我们师徒之间以后该如何相处?”

  李信义还真被张扬给méng住了,心中颇感惭愧,看来张扬对xiǎo妖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反倒是自己duō想了

  张大官人心中却有些忐忑,要说他对安语晨没有一点想法那是假的,可每次和安语晨相见,他首先考虑到的是安语晨为时不duō的生命,自然顾不上去想其他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相见的时候,甚至连逗乐的话都很少说,可在张扬心底深处,安语晨十分的重要,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拯救她的生命

  李信义感叹道:“张扬,xiǎo妖的命很苦,我害怕自己也走在她前头,到时候,这世上还有谁关心她爱护她?”

  张扬笑道:“道长,你六根不净,看来是无望成仙得道了”

  李信义低声道:“我不在乎什么得道成仙,我只想这孩子平安”望着李信义真挚的表情,张扬再也笑☆不chū来,亲情果然是这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陈崇山送给张扬一幅字,忘情这两个大字,这幅字一气呵成苍劲有力,张扬对这幅字也是爱不释手,其实这两个字张扬是永远做不到的,像是陈崇山自身的nèi心写■☆不chū来,亲情果然是这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陈崇山送给张扬一幅字,忘情这两个大字,这幅字一búchūlái,qīnqíngguǒránshìzhèshìshàngzuìwéizhēnguìdedōngxī

  chénchóngshānsònggěizhāngyángyīfúzì,wàngqíngzhèliǎnggèdàzì,zhèfúzìyīqìhēchéngcāngjìnyǒulì,zhāngyángduìzhèfúzìyěshìàibúshìshǒu,qíshízhèliǎnggèzìzhāngyángshìyǒngyuǎnzuòbúdàode,xiàngshìchénchóngshānzìshēndenèixīnxiě

  李信义低声诵念道:“忘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这世上真正能做到忘情的又能有几个?”

  陈崇山意味深长道:“忘情并非无情,我送你这两个字,只是提醒你,不要受到感情的困扰,趁着年轻的大好时光,duō做一些事,做大事”

  张扬乐道:“以后这两个字就是我的座右铭”

  张大官人肯定做不到忘情,所以这两个字肯定不能成为他的座右铭,可杜天野却早已将正大光明这四个字作为指导自己的人生准则,杜天野笑眯眯看着父亲送给张扬的这两个字,轻声道:“我看,他老人家一定看chū了你太过duō情,滥情,所以才送给你这两个字,让你在感情方面好好收敛一些”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在感情方面一向都是认真的,杜书记,陈老伯说过,忘情并非无情,他送我这两个字,是让我排除感情的困扰,趁着年轻的时候,为党和国家duō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杜天野道:“那你一定不要辜负他的期望啊”

  张扬xiǎo心把那幅字收好了,杜天野道:“老弟,我上午还得开会,不能陪你duō聊了”

  张扬道:“你忙你的,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关于那张照片……”这厮故意停顿了一下

  杜天野道:“这次去xiǎo石洼村查chū结果来了?”

  张扬道:“查chū了一部分,而且和你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杜天野微微一怔,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和自己有关系,低◇声道:“说来听听,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你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叫陈天重吗?”

  杜天野道:“我听老爷子说过,怎么?他也在照片中?”杜天野马上联想到了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shēngdào:“shuōláitīngtīng,gēnwǒyǒushímeguānxì?”

  zhāngyángdào:“nǐzhīdàozìjǐyǒugèdàgējiàochéntiānzhòngma?”

  dùtiānyědào:“wǒtīnglǎoyézǐshuōguò,zěnme?tāyězàizhàopiànzhōng?”dùtiānyěmǎshàngliánxiǎngdàoleshíme

  zhāngyángdiǎnlediǎntóu,把那张照片拿了chū来,指着其中的陈天重给杜天野看:“这就是你大哥”

  杜天野真的有些震惊了,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这位大哥的存在,不过因为大哥早已去世duō年,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照片,他虽然好奇,可一直都没有在父亲的面前提起过,害怕这件事会勾起父亲痛苦的回忆,他真的没想到大哥也会和这件事有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