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牺牲品】(上)


  张扬道:“陈老伯亲口告诉我,你大哥陈天重和苏媛媛de母亲沈静贤,也就是当时de女知青沈良玉,tā们两人是恋人关系,yī度还到了谈婚论嫁de地步”

  杜天野两道浓眉拧在yī起,tā低声道:“你能确定?”其实tā已经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事实,父亲不可能欺骗张扬

  张扬道:“我本想去查王均瑶和许常德之间de关系,想不到tā们de事情没查出来,却把你大哥de这段陈年往事给fān出来了”

  杜天野道:“你有没有告诉tā苏媛媛就是沈静贤de女儿?”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当我傻子,这种事不经你允许我怎么能够乱说”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不要让tā知道”

  张扬明白杜天野de意思,当初苏媛媛突然fān供,让杜天野陷入被动de局面,还差点把陈崇山送进了监狱,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相助,恐怕陈崇山很难脱困,当时tā们都想不通,为什么苏媛媛要坑害杜天野?她和杜天野之间究竟有怎样de恩怨,现在看起来应该得到了答案

  杜天野道:“苏媛媛当初fān供,我yī直都想不通,在那件事上de态度和她过去de为人完全不同,现在我总算明白了”

  张扬道:“还用问吗?yī定是沈静贤那个老太婆因为当年和你大哥de事情因爱生恨,所以她迁怒到了陈老伯身上,试图通过这件事来报复老爷子,所以才逼迫苏媛媛这么干de”

  杜天野道:“她和我大哥之间究竟有怎样de恩怨?我大哥都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她还不能释怀?甚至将这种仇恨转移到我父亲de身上?”

  张扬道:“有yī点可以断定,她yī定恨极了你de大哥,她并不知道你和老爷子之间de关系,她想对付de只有陈老伯,你很可能只是被无辜波及到了”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仇恨真是可怕”

  张扬道:“苏媛媛既然把这张照片交给你,证明她对你还是不坏de”

  杜天野道:“你不是yī直都很讨厌她吗?”

  张扬道:“过去是,不过现在查清了这件事de真正原因,反而有些同情她了,她只是被母亲利用了,yī个愚孝de女儿,杜哥,我想拜托你yī件事”

  杜天野有些敏感道:“你找我准没好事,兜了yī圈,查到我家人身上来了,你还想干什么?”

  张扬笑道:“你别这么敏感,如果不是我这么费尽心力de去查,你也不能搞清楚这件事幕后de真正原因,也解不开这个心结沈静贤那个老太婆我领教过,如果我去直接问她,她yī定不会告诉我任何事情,所以,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得你去做”

  杜天野没好气道:“她不肯跟你说,难道就肯跟我说了?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我和我爸de关系,她要是知道这层关系肯定连我也要恨上了”

  张扬道:“我没让你找她,你去找苏媛媛啊,她既然能够把照片交给你,证明对你还是很信任de,你可以通过她打听yī下,或许能打听到yī些事情”

  杜天野de手指轻轻敲击了yī下桌面道:“张扬,这件事还是暂时告yī段落,你不要继续折腾了,我答应你,遇到合适de机会,我yī定查清这件事”

  张扬道:“当年你大哥、许常德、董得志、王均瑶、沈静贤全都是yī起◇插队到小石洼村de知青,你大哥去世比较早,沈静贤应该和其tā人没有什么联系,许常德、董得志、王均瑶之间de联系相当密切,我相信许常德和王均瑶之间肯定有不为人知de关系”

  杜天野道:“就算你证●明了这yī点又能怎样?许常德已经死了,董得志也死了,剩下de只有王均瑶,现在她是yī个爱国商人,你难道能够因为几十年前de事情就断定她和许常德、董得志yī样有罪吗?”

  张扬道:“我总觉着有人在为许常德父子复仇”

  杜天野道:“你怀疑王均瑶?”

  张扬没说话,tāde表情却已经认同了这yī点

  海瑟夫人站在南锡老体育场空空荡荡de看台上,望着枯黄de草坪,她脸上de表情似笑非笑

  龙贵站在她身后不远处de地方,低声道:“夫人,我刚刚得到了消息,tā去了小石洼村”

  海瑟夫人yī双柳眉微微动了动:“tā在查我”

  龙贵道:“tāyī定知道了什么”

  海瑟夫人冷冷笑了笑道:“让tā查,tā查不到什么”

  龙贵道:“听说范思琪聘请了yī位律师”

  海瑟夫人淡然道:“高廉明,高仲和de儿子,yī个毛孩子罢了,虽然取得了律师执照,可根本没多少实践经验,范思琪请tā,无异于自寻死路”

  龙贵道:“我们需要怎么做?”

  海瑟夫人道:“什么也不需要,tā查让tā查,tā查不出任何实质性de东西,只会越查越糊涂,而且……”海瑟夫人转过身向龙贵笑道:“很快tā就没有精力去查这件事了,美国那边安排de怎么样了?”

  龙贵恭敬道:“yī切都准备好了”

  海瑟夫人微笑道:“就要过年了,我要送给tāyī份终生难忘de年礼物”

  元旦当天,张扬驱车返回了南锡,tā来到南锡已经是下午,所以当天de元旦环城跑已经结束,活动举办de十分顺利,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和副市长龚奇伟捧场,龚奇伟还获得了机关干部组de第yī名

  张扬de皮卡车刚刚来到体委办公楼下,副主任李红阳就迎了上来,tā苦笑道:“张主任,你总算回来了,今天我们都忙得天昏地暗de,您倒好,这么重要de活动,居然不参加”

□  张扬笑道:“你们办事我放心,我刚从江城回来,家里有点事,所以耽搁了”

  李红阳陪着tā往办公室走去:“张主任,今晚咱们体委在南洋国际宴会厅搞庆功宴,你可yī定要参加”

  张扬道:“●我急匆匆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有多少领导能来?”

  李红阳道:“李副市长、龚副市长都会来,对了纪委李书记,组织部何部长都答应过来”

  张扬笑道:“行啊,面子很大,能请来这么多常委”

  李红阳笑道:“还不是你面子大,tā们可不是给我面子”李红阳当然有自知之明,随着和张扬想出日久,tā对这位年轻体委主任de能力认识de越来越清楚了,心中自有佩服de份儿,南锡市体委能有现在de规模和实力,全都依靠张扬,可以说现在de南锡体委是历史上最有影响力de李红阳道:“还有yī件事,臧金堂被放出来了,惠敬民终于承认,当时tā送了九千九不是yī万,行贿金额不够立案de标准,前天tā就来单位☆,我看tā想上班,不过你刚巧去了江城,这件事我们都不能做主”

  张扬笑道:“多大点事儿,检察院都把tā放出来了,难道咱们体委还要揪住tā不放吗?我就不信,你们这些干部都没送过礼?只不过臧金堂倒★□霉,刚巧被人给供出来了”

  李红阳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有些尴尬,张扬这句话虽然说得直白,可事实上de确如此,哪个干部敢说自己从没给别人送过礼?至少tā李红阳不敢说

  张扬道:“让老臧晚上◇也过来吃饭,谁yī辈子没犯过错误,咱们总不能因为tādeyī次错误就将tā打入地狱,让tā永世不得fān身,体委现在正值用人之际,老臧在体委做了这么多年,工作能力经验都不qiàn缺,tā行贿是事实,不过也是tā积极要求上进de表现啊”

  李红阳不禁笑了起来,臧金堂如果知道张扬de这些话,不知道要感动成什么样子,大气,李红阳对张扬又多了yī个评价

  经历了这几天de连番奔波,张扬de确有些疲惫了,会到办公室来到隔间内de小床内睡了yī会儿,下午四点多de时候,又被高廉明de敲门声给吵醒了

  张扬披着大衣,穿着拖鞋拉开了办公室de房门,打了个哈qiàn道:“你小子元旦也不休息?”

  高廉明横了tāyī眼道:“还好意思说,不是你把我从东江给揪来了吗?如果不是你让我给范思琪当什么劳什子律师,我现在还在东江和女同学交流感情呢”

  张扬乐了,tā指了指沙发:“你先坐,我洗把脸,刷刷牙”

  高廉明yī屁股坐在沙发上:“怎么这么辛苦?就在这儿窝着了?回家去睡多舒服”

  张扬yī边洗脸yī边道:“这两天跑得有点累了,晚上还有体委de庆功宴,来这么多领导,我就懒得折腾了,在办公室休息yī会儿,你小子不来敲门,我肯定要睡到天黑”

  高廉明道:“我听李主任说你回来了,所以赶过来问点情况”

  张扬用毛巾擦了擦脸,随手将毛巾扔到盥洗盆里:“没多少进展,这次跑de地方不少,可惜没查到什么实质性de东西”

  高廉明道:“这案子很棘手,你走de这两天,我从梳理了yī遍头绪,就算咱们找出了幕后de策划者,也证明不了什么,现在de证据就足以将范思琪送到监狱里”

  张扬道:“没希望了?”

  高廉明道:“希望很渺茫,针对她de案子我专门询问过我de导师,tā劝我最好别接这个案子”

  张扬来到高廉明身边坐下:“海瑟夫人和许常德曾经yī起下过乡插过队”

  高廉明道:“那又怎么样?就算我们能够证明海瑟夫人想对付范思琪,可现在证据已经摆在那里,所有人都认为是范思琪策划了这次de绑架案,就算走上法庭,她也没有任何de胜算”高廉明停顿了yī下又道:“针对她de事情,我联系了罗恩,现在范思琪de家族已经放弃了她,甚至可以说,她de家族恨不能看到她死”

  张扬有些郁闷道:“真是麻烦,难道范思琪没救了?”

  高廉明道:“虽然她de身份是加坡人,可是鉴于这次绑架案de特殊性,警方拒绝保释”

  张扬道:“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范思琪就这么完了,她根本就是无辜de”

  高廉明道:“拿不出证据,说什么都没用”tā又想起yī件事:“对了,那个印度女孩艾西瓦娅我已经联系上了,她de舅舅同意送她来中国尝试yī下,我查过她de背景,艾西瓦娅de父母五年前就死于车祸,她在舅舅de监护下生活,四年前在英国留学,很出色,范思琪也在同yī所大学进修过EMBA课程,我想她们就是那时候相识de”

  张扬道:“范思琪de事情真de没有回转余地了?”

  高廉明点了点头道:“除非有奇迹出现,我看这次十有**她要被判有罪了”

  “什么奇迹?”

  高廉明道:“除非那个幕后主谋愿意出来投案自首,把自己策划de阴谋yī五yī十de都说出来,不过,我看这种希望微乎其微”

  张扬道:“没有其tā办法了?”

  高廉明道:“没有了,警方已经掌握了所有对她不利de证据,仅有de证人也被杀了,我和范思琪谈过,她也明白自己无罪获释de希望微乎其微,不过,她还算冷静”

  张扬道:“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看着这个幕后de真凶逍遥法外?范思琪这个无辜de女人却要为她没有做过de事情认罪服刑?”

  高廉明道:“我知道你怀疑是王均瑶策划了这件事,可证据上并不支持,而且范思琪入狱后,她家族表现de相当绝情,也就是说tā们也有嫌疑,也许这并不是复仇,或许范思琪只是家族利益争斗de牺牲品,谁知道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