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牺牲品】(下)


  王均瑶对于形势de掌控和把握是相当鸡ng准de,她看出张扬对自己产生了疑心,也发现了一些事,有些事是瞒不住de,比如她下乡chā队这一段,王均瑶不会给张扬一个揭穿自己de机会,她主动坦诚这件★
  wángjun1yáoduìyúxíngshìdezhǎngkònghébǎwòshìxiàngdāngjīngzhǔnde,tākànchūzhāngyángduìzìjǐchǎnshēngleyíxīn,yěfāxiànleyīxiēshì,yǒuxiēshìshìmánbúzhùde,bǐrútāxiàxiāngchāduìzhèyīduàn,wángjun1yáobúhuìgěizhāngyángyīgèjiēchuānzìjǐdejīhuì,tāzhǔdòngtǎnchéngzhèjiàn事,等于抢占了先机

  张扬能够明白王均瑶de意图,可是却挑不出太多demáo病,这个女人实在是高明,可她终究还是暴lù出一些破绽,在张扬拿出这张照片de时候,她表现得越是平静,越证明她想要掩饰什么?想要用镇定来证明什么,有句老话,叫yù盖弥彰,张扬认为王均瑶就是这种人

  张扬道:“我能够理解夫人对许嘉勇de感情,其实他de死我也感到万分de惋惜”

  王均瑶望着装出一脸惋惜de张扬,心中暗骂,虚伪,猫哭耗子假慈悲,她de心头恨得滴血

  张扬道:“如果他不是那么偏鸡,原本可以好好活着,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可惜……”张大官人说这句话de目de是想在王均瑶de伤口上撒盐,你不是能装吗?我就是要刺鸡你,我不信你始终能保持心平气和

  海瑟夫人道:“张扬,你信不信命?”

  张扬摇了摇头:“我总觉着自己de命运要靠自己把握”

  海瑟夫人道:“我骨子里是个很强de人,我当初离开中国去美国打拼,就是因为我不甘心接受这样de命运,我要改变自己,我要开创属于自己de未来,可当我一步步实现自己目标de时候,却发现,在我得到一些东西de同时,我也在失去一些东西,这个世界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de,有些代价可能你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等当你意识到de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得到de要比你失去de多得多”

  张扬总觉着海瑟夫人de这番话好像是在暗示自己,他微笑道:“我还年轻,对您de这番话没有感悟,或许要再过几年,我才能真正体会到你这番话de意义”

  海瑟夫人道:“年轻真好”

  张扬道:“夫人,许嘉勇虽然死了,可是他还有位妻子,范思琪de事情你应该知道?”

  海瑟夫人平静望着张扬,这xiǎo子真是讨厌,这个时候提起范思琪de事情,显然他已经怀疑这件事和自己有关了,海瑟夫人轻声道:“她de事情让我感到遗憾,其实我和范xiǎo姐并不熟,嘉勇结婚de事情也是后来我才知道de,我没有参加过他de婚礼,甚至没有机会送上祝福”

  张扬道:“听说在龚雅馨被绑架de当天,夫人和她见过面?”

  海瑟夫人道:“警方为了这件事专mén来找过我,不错,我可以提供她不在场de证据,可是我de证据不足以为她免除罪责”海瑟夫人叹了口气道:“真de很遗憾,她毕竟是嘉勇de妻子,我真de不想看到现在de状况”海瑟夫人喝了一口茶,她似乎有些倦了,微笑道:“不早了,我该回去休息了,希望我们以后能够合作愉快”

  张扬道:“一定会很愉快,和夫人de谈话让我获益匪浅”

  范思琪de鸡ng神还好,不过她de内心却已经失去了希望,此前高廉明跟她说de很明白,根据目前掌握de证据,她脱罪de可能xìng微乎其微,范思琪已经做好了最坏de打算,星月集团又派了人过来,想让她签权利转让书,范思琪毫不犹豫de拒绝了,虽然她知道随着自己de入狱,公司de大权必然旁落,可是她仍然不愿做出任何退让

  看到张扬过来探望自己,范思琪道:“警方已经对我提起公诉了,高律师跟我谈过,我胜诉de可能xìng微乎其微”

  张扬道:“对不起,我找不到帮你脱罪de证据”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没关系,至少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个朋友”

  张扬道:“高廉明联系上了艾西瓦娅,过几天她会来中国,我会尽量帮助她康复”

  范思琪笑道:“谢谢”她了一下凌luànde头发,舒了口气道:“张扬,我想委托你一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

  范思琪道:“我这次可能要坐牢了,我de家族想让我jiāo出权力,他们想吞掉我de股份,我可以接受坐牢de命运,但是我无法忍受他们对我de冷漠和绝情”张扬道:“一切都要等到法院de最终判决,你也不要太悲观了”

  范思琪道:“高律师跟我说de很清楚,我知道自己没什么希望”她de心头涌起一阵难言de悲哀,可是她并不想在张扬面前流lù出自己de痛苦,她低声道:“我想把我所有de股份转让给艾西瓦娅,可是我害怕这笔钱无法真正用在她de身上,我想委托你和高律师帮我做这件事”

◎  张扬道:“为什么要找我?”

  范思琪道:“因为我找不到可以相信de人,如果你可以帮忙治好艾西瓦娅,我会拿出手头一成de股份来酬谢你”

  张扬笑道:“我帮你并非是为了钱”

  □范思琪道:“我拥有de也只有钱,我宁愿拿着这笔钱去补偿艾西瓦娅,去感谢你们对我de帮助,我也不愿将这笔钱白白送给那帮绝情de亲人”

  张扬能够理解范思琪现在de想法,他很同情范思琪de境况,可是他找不到确切de证据,正如高廉明所说,他永远也找不到证明范思琪无罪de证据,这个局布置de很鸡ng心很完美,从中找不到任何de破绽张扬鼓励范思琪道:“你放心,一定有办法证明你无罪,让你从这里走出去”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我已近不抱希望了,其实现在de一切都是我应得de”

  张扬离开看守所de时候,迎面遇到了刚刚来到南锡担任**局副局长de赵国强,身穿警服表情威严de赵国强看到张●扬,主动向他走了过来

  虽然和赵国强一直不和,可张扬仍然面带笑容de迎了上去,主动向赵国强伸出手去:“赵局,欢迎你来到南锡工作”

  赵国强看了看他de手,却没有伸手和他相握,似笑非笑道○:“来看范思琪?”

  张扬点了点头

  赵国强道:“患难见真情,范思琪能有你这样de朋友应该感到欣慰”话里行间充满了讽刺de味道

  张扬道:“朋友之间原本就应该这样”

  赵国强道:“你这位朋友de处境只怕不太妙,我们警方已经正式对她提起公诉”

  张扬道:“看来警方已经认定了她有罪”

  赵国强道:“证据确凿,所以说天wǎng恢恢疏而不漏,一个人如果犯了罪,就算他掩饰de再好,总有一天会lù出马脚,会收到应得de惩罚,张主任,你说对不对?”

  张扬听出赵国强话里有话,他微笑道:“据我说知,你们警方de判断也不是百分之百de正确,要不然这世上也不会有冤假错案,也不会有什么国家赔偿”

  赵国强呵呵笑道:“张主任果然厉害,我来南锡之前就听到一个说法,体委就要把**局de工作取代了,现在看来,张主任de能力果然够强,希望你以后继续指导我们警□方de工作”

  “指导不敢当,可意见我还是敢提de,赵局,我没学过犯罪心理学,可是一个人去犯罪,他首先要有动机,有没有想过,范思琪de犯罪动机是什么?”

  赵国强道:“一个理智de人需■要动机,而一个疯狂de人犯罪不需要任何de理由”

  张扬道:“赵局,任何事都存在因果,你们de责任不是将嫌犯送入监狱,而是找出真正de罪犯”

  赵国强脸色骤然一变:“多谢指教”说完这句话,他再也没有停留下来de意思,大步向看守所走去

  张扬抬起头,望着yīn沉沉de天空,他终于明白高廉明为何对范思琪de事情不抱希望,这件绑架案,在很多人de心中已经了结了,警方认为他们抓住了嫌犯,掌握了足够de证据,他们de目de已经达到,范思琪de家族则因为她和同xìng恋人de不雅照曝光,而g得灰头土脸,家族急于想从她de手中拿回公司de决策权,甚至拿回全部de股份,他们恨不能范思琪◇死而后快,这样就可以消除对范氏家族不良de影响没有人在乎范思琪de死活,没有人会想办法证明范思琪无罪

  张扬也找不到证据,可是他坚信范思琪是清白de,这个世界上每一件事都存在着因果关系,范思琪◇缺少犯罪de动机,紧紧因为深水港de投资失败,她就拿自己de前途和命运作为赌注,实在太qiān强了一些,张扬相信整件事都是一个yīn谋利用绑架事件一步步将范思琪bī入困境之中,范思琪只是一个可怜de牺牲品以目前de情况来看,通过正当de法律途径已经无法解救范思琪,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范思琪就这样被关入监狱,非常之时,必须用非常之手段,张扬想起了秦萌萌,当初他可以让秦萌萌躲过一劫,他一样能够让范思琪重获自由

  艾西瓦娅在她舅舅拉库马.希拉尼de陪同下来到了南锡,让张扬意想不到de是,这次陪同他们前来de还有一位拉库马de老朋友,也是张扬de老熟人印籍华人拉兹

  说起周云帆和拉兹de相识,颇有一些戏剧色彩,当初周云帆因为走sī案发逃亡国外之后,辗转来到印度,他最初租住房子de房东就是拉库马,拉库马在印度是一位颇有名气de舞蹈家,还是一位电影导演,在导演领域虽然没有什么突出de成绩,可是他和宝莱坞de各大电影公司都很熟悉,正是通过了拉库马de关系,周云帆才买下了一家濒临倒闭de电影公司,摇身一变成了电影公司de老板,他de印度身份,也是拉库马帮忙搞定de,所以拉库马来中国之前首先联系了周云帆,周云帆这个人虽然滑头,可是他对待朋友还是很义气de,尤其是对帮助过他de人,周云帆亲自驱车去上海迎接拉库马一行,并将他们护送到南锡

  周云帆在南洋国际包下了总统套房,安顿拉库马☆一行住下,这才给张扬打了电话他和张扬虽然不是朋友,可也绝不是敌人,他很欣赏张扬这个年轻人,确切地说应该是敬畏,张扬de实力早在他还是周云帆de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他现在虽然已经成了印度人拉兹,可是他对张◇扬de敬畏并没有改变

  张扬没想到艾西瓦娅这么快就来到了中国,没有想到周云帆和他们之间还有jiāo情,他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来到了南洋国际

  走出电梯de时候,周云帆已经在mén外等着他,看到张扬,周云帆很热情de伸出双臂:“张主任,我正打算到大mén口去迎接你呢”

  张扬笑道:“用不着那么隆重,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不必客气”他握住周云帆de双手,两人像一对久别重逢de老友一样晃了晃手臂,张扬对周云帆之所以这么客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胡茵茹de缘故,当初胡茵茹被周云帆走sī案所连累,身陷困境,周云帆虽然逃往海外,不过最后还是将偷逃de税款补齐,单单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人还是有情义de事实上周云帆一直将胡茵茹当成自己de女儿看待,对胡茵茹和张扬之间de关系,他也心知肚明

  周云帆道:“拉库马是我de老朋友,我在印度de时候,他给了我很大de帮助,听说他要来找你,所以我陪着一起过来了”

  张扬微笑道:“拉兹先生真是jiāo友满天下,连印度朋友都有”

  周云帆呵呵笑道:“别忘了我是印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