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诊脉】(上)


  第六百二十四章诊脉

  他的那点根底张扬当然一清二楚,不过周云帆自从成为印度人之后,算是彻底告别了过qù,一直以来他也méi有什么违法luàn纪的事情,最近又开始活跃起来,看来他过qù利用走sī赚了不少钱,当初吐出来的也不过是九牛一máo,张扬始终认为,周云帆能够现在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在国内招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他留下的秘密账本,估计这厮手里掌握了不少人的秘密,人活dào周云帆这种境界也算难得

  周云帆引着张扬来dào房间内,拉库马身穿黑色长褂,白色宽松的灯笼kù,站在窗前欣赏着南锡的市容,听dào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来,他的肤色黧黑,五官轮廓分明,双目深陷鸡ng☆芒四射,如同鹰隼一般犀利

  周云帆笑道:“拉库马,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南锡市体委主rèn张扬”这番话他是用英文说出来的

  张大官人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啥也méi听懂,他真是有些汗颜了,☆mángsìshè,rútóngyīngsǔnyībānxīlì

  zhōuyúnfānxiàodào:“lākùmǎ,zhèwèijiùshìwǒdehǎopéngyǒu,nánxīshìtǐwěizhǔrènzhāngyáng”zhèfānhuàtāshìyòngyīngwénshuōchūláide

  zhāngdàguānrénchúlezìjǐdemíngzìyǐwài,sháyěméitīngdǒng,tāzhēnshìyǒuxiēhànyánle,连周云帆这种无良商人都学会用英语说话了,自己除了几个常用单词,啥也不懂早知道这个样子,自己应该想dào把常海心带来当翻译本来他让高廉明过来的,可高廉明此时又qù看守所见范思琪,谈论转让股权的事情,所以méi能及时赶dào

  拉库马的脸上lù出淡淡的笑意,他伸出手用英语向张扬道:“张先生幸会幸会”印度被英国殖民了这么久,很多印度人的英文说得都很bāng,尤其是印度的上流社会英语是必须掌握的语言之一

  张扬毕竟见惯了场面,就算听不懂拉库马说什么,可也能猜出个不离十,他微笑道:“欢迎拉库马先生来dào南锡”

  周云帆听dào张扬,马上明白了,这货不懂英文周云帆的英文比张扬肯定要强,可水平也有限,常用语他还能白话几句,一旦说复杂了,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拉库马英文虽然流利,可中文他却是一窍不通,三个人méi说两句话全都意识dào了这一点,相互望着,不由得都苦笑起来

  张扬道:“不好意思,我méi带翻译来”

  周云帆道:“张主rèn,你这么年轻应该学过英语,你们不学英语怎么晋升啊?”现在年轻人不懂英语的的确不太多见

  张扬道:“我晋升选的是古汉语”古汉语张大官人认第二,基本上méi人敢认第一

  周云帆道:“看来得找位翻译过来了”

  张扬正准备打电话把常海心招来的时候,却见拉库马摇了摇头,他指了指里面的房间:“艾西瓦娅在里面,她听得懂你的话”

  周云帆听懂了七八成,向张扬说了一遍,张扬点了点头道:“那咱们先见见艾西瓦娅”

  周云帆méi打算跟着进qù,向张扬道:“你qù,我在外面等你”

  张扬点了点头,和拉库马一起走入里面的房间

  房间内一位金发碧眼的女护士坐在g边,她是艾西瓦娅的专职女护士蒂玛

  张扬尽量把脚步放轻,他看dào了艾西瓦娅

  艾西瓦娅静静躺在g上,她的头发很长,黑亮而富有光泽,由此看出一直以来她都得dào了良好的照顾,和印度人常见的黧黑皮肤不同,艾西瓦娅的皮肤白的像雪,拥有着印度女孩特有的高tǐng鼻梁,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眸静静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张○扬的dào来并méi有引起她的rèn何关注

  拉库马来dàog边轻轻拍了拍艾西瓦娅的手背,微笑道:“艾西瓦娅,帮我们联系治疗的张先生来了”

  艾西瓦娅的目光一动不动,轻声道:“我听dà■○o他的脚步声”

  因为他们的对话都是英文,张大官人啥也听不懂,他向前走了一步,礼貌的问候道:“艾西瓦娅xiǎo姐,你好”这厮说的仍然,虽然他也会道声哈罗,不过想想还是用中国话问候来得自如拉库马◆otādejiǎobùshēng”

  yīnwéitāmendeduìhuàdōushìyīngwén,zhāngdàguānrénsháyětīngbúdǒng,tāxiàngqiánzǒuleyībù,lǐmàodewènhòudào:“àixīwǎyàxiǎojiě,nǐhǎo”zhèsīshuōderéngrán,suīrántāyěhuìdàoshēnghāluó,búguòxiǎngxiǎngháishìyòngzhōngguóhuàwènhòuláidézìrúlākùmǎ不是说她能听得懂中国话吗?刚好考验一下她的汉语水平

  艾西瓦娅的目光仍然méi有望向张扬:“你很有礼貌,从你的脚步声可以听出你是一个有涵养的绅士”她的中国话虽然带了点外国腔,不过吐字很清晰

  还是头一回有人夸自己绅士,张大官人听在耳中,心里感觉十分的舒坦,他笑道:“谢谢艾西瓦娅xiǎo姐的赞赏”

  艾西瓦娅道:“艾西瓦娅是我的名字,我姓德维辛格,很拗口是不是,那么你还是直接叫我艾西瓦娅”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落在艾西瓦娅的俏脸之上,忍不住感叹造物主之残忍,既然给了艾西瓦娅天使般的容貌,却又为何给她这样悲惨的命运,看来古今中外都是一样,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艾西瓦娅道:“走近一些,让我看清你的样子,我脖子以下全都不能动,méi有一丝一毫的知觉”

  张扬绕dàog尾处,让艾西瓦娅可以清楚的看dào自己

  艾西瓦娅终于看dào了张扬,绿宝石一般璀璨的双目充满了问询:“我从未见过你,你为什么要提出帮助我?”

  张扬道:“如果硬要一个理由,助人为乐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艾西瓦娅的脸上忍不住lù出了一丝笑意:“你不想说,无论你出于怎样的理由,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

  张扬道:“你的中国话说得很好”

  艾西瓦娅道:“我学习中国话的时间太短,所以我的发音并不标准,这次来dào中国,也许能够有些进步”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中国人,艾西瓦娅自从受伤导致高位截瘫之后,尝试过各种方法,西医看过、佛医也看过,甚至非洲巫医也看过,可是都méi有rèn何的好转,她早已失qù了希望,这次张扬让高廉明联系她来中国看病,艾西瓦娅本不想来,是舅舅拉库马坚持要来一趟,中医在世界上很多人的眼中都是极其神秘的,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医学有多的机会走出国mén,自然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

  拉库马之所以坚持要来中国,是因为他过qù认识周云帆的时候,和周云帆一起接触过中国的按摩和拔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拉库马不忍心看dào艾西瓦娅一辈子都躺在g上,所以抱着有枣无枣打一杆的想法来dào了中国

  张扬道:“我可以帮你把把脉吗?”他一边说一边用右手在自己的左手上比划了一下,方便艾西瓦娅的理解

  艾西瓦娅虽然méi有接受过中医治疗,可是对中医还是有些模糊的概念,知道古老的中国医学看病是不需要用听诊器的,甚至不需要借助rèn何现代的医疗设备艾西瓦娅道:“好的”

  得dào她的应允之后,张扬来dàog边,翻转她的右臂,右手的中指贴合在艾西瓦娅的脉mén之上,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张扬在刚才和艾西瓦娅的jiāo流过程之中,已经完成了望、闻两个步骤,问诊则早在艾西瓦娅来中国之前,由范思琪将这件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告诉了他考虑dào艾西瓦娅对这件事的反应,他目前无法将真相全盘托出,所以也不适合做详细询问,想要了解艾西瓦娅现在的身体状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过诊脉

  艾西瓦娅伤在第七颈椎,意外摔倒让她的椎体发生移位,造成了脊髓损伤,从而导致受伤脊椎横断平面以下所有肢体功能的丧失,在现代医学上属于神经外科学在中医之中并无神经之概念,张扬学习过一些西医知识,可毕竟只是一些皮máo,对于截瘫的治疗在他看来无非是三大基本原则,化瘀、通络、营养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疗法,普通中医师都知道的道理,然而原则都懂,真正实施治疗却有着很大的差别张扬需要通过手法将艾西瓦娅受伤的颈椎骨骼鸡ng确复位,以内力散qù她伤处的淤滞,打通经络,再以金针刺鸡她的神经再生,最后辅以中yào,营养润泽她的身体,让她受损的神经系统加恢复

  张扬初步为艾西瓦娅检查之后惊奇的发现,艾西瓦娅虽然瘫痪就快两年,可是她的四肢肌ròu并méi有发生萎缩,这一点也让他百事而不得其解

  张扬放下艾西瓦娅的手腕,艾西瓦娅轻声道:“怎样?我还有méi有恢复的希望?”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有恢复的机会,你受伤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幸好méi有进行后续的治疗”

  艾西瓦娅道:“看了很多医生,méi有人敢冒险为我做手术,他们害怕手术会照成大的伤害,有可能会危及我的生命,其实……我现在这个样子,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