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诊脉】(下)八千字


  第六百二十四章诊脉下八千字

  张扬微笑道:“虽rán我只是第一次见到你,可我能够感觉到你是个乐观的女孩子,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hǎo死不如赖活着,话虽rán糙了一点,不过很有道理,这世上美hǎo的东西那么多,你还没有感受过,只要心中充满希望,一切都会慢慢hǎo起来”

  艾西瓦娅道:“我还有希望吗?”她已经是第二次问这句话了

  张扬道:“有希望,但是首先要有信心”他离开了房间,来到外面

  拉库马跟着他走了出来,关上艾西瓦娅的房mén后,方才道:“张先生请坐”

  周云帆充当了临时翻译官的角色

  这样的jiāo流方式障碍实在太多了,幸hǎo高廉明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这厮在美国留学多年,英语水平当rán没有任何问题,他一来到就取代了周云帆的工作,很hǎo的充当了张扬和拉库马之间的桥梁

  拉库马也是极其关心艾西瓦娅的病情,他关切道:“张先生,你看艾西瓦娅的病有没有希望治愈?”

  张扬道:“我已经联系了我的hǎo朋友,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于子良先生,他明天就会抵达南锡”张扬停顿了一下道:“拉库马先生,你能够在中国逗留多久?”

  拉库马道:“我在印度又很多生意,后天我就得返程,不过,明天我妻子朗吉就会来到这里照顾艾西瓦娅”

  周云帆一旁道:“放心,我也可以帮忙照顾”

  张扬道:“艾西瓦娅治疗的关键在于后期康复,这一过程可能持续三个月,甚至长一段时间,你们必须做hǎo长期留在中国的准备”

  拉库马道:“只要能治hǎo她,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拉库马虽rán算不上大富大贵,可是他对这个外甥女还是十分慷慨的

  周云帆道:“拉库马,你不用担心,艾西瓦娅在国内的一切治疗费用全都包在我的身上”他的话让拉库马很感动,也让张扬高看了他一眼

  张扬提出了几点要求,既rán是长期资料,住在南洋国际并不合适,建议他们在外面租一栋房子,一来清净,避免不必要的打扰,二来也方便进出第二,他们必须认同在中国的治疗方案,中途不可以干涉具体治疗

  张扬的要求并不复杂,拉库马全都同意,张扬准备离开的时候,拉库马终于忍不住问道:“张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会主动提出给艾西瓦娅治病?我们之前hǎo像并不认识”

  张扬乐呵呵站起身来,拍了拍周云帆的肩膀道:“拉兹先生找了我,要谢你就多谢拉兹先生,他可真是一位hǎo朋友,看到艾西瓦娅的事情带给你们的家庭这么大的痛苦,所以他在国内遍访名医,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周云帆瞪大了双眼,心说干我屁事啊,如果不是拉库马找我,我压根也不会知道你替他们看病的事情他想要说话,张扬又在他肩头重重拍了拍道:“我们中国人为人含蓄,喜欢做了hǎo事不留名,拉兹,对不起了啊,你不让我说,可我终究还是没有信守承诺”张扬这么一说,拉库马一方自rán不会再有任何疑惑,对周云帆的义举是感激涕零

  周云帆把张扬一直送出了南洋国际的酒店大mén,看到拉库马没有跟出来,周云帆才苦笑道:“张主任,咱不带这样的,这事儿明明不是我干的,你干嘛往我身上栽啊?”

  张扬咧开嘴笑道:“又不是坏事,hǎo事儿,给你一个当活雷锋的机会,你应该谢我才对”

  周云帆道:“我知道是hǎo事,可事情都有正反两面,这天下没有白来的hǎo事儿,我怎么知道您等会儿是不是要把我给卖了?”

  张扬哈哈大xiǎo,高廉明也跟着笑了起来,高廉明道:“还别说,你对我们张主任了解的真是透彻”

  张扬道:“你放心,绝对是hǎo事咱们是老朋友了,我张扬什么时候坑过自己朋★友?”

  高廉明眼神儿luàn飘,心说你丫不坑朋友就没人坑朋友了,明知道范思琪的官司必败无疑还把哥们给绕进去

  周云帆是个老狐狸,他对张扬的话是一句也不信,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他没□见过?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有,也不可能有他总觉着张扬在筹划什么事情,这xiǎo子滑头得很,自己得多留个心眼儿,千万别不xiǎo心被他给绕进去了,周云帆牵了牵张扬的衣袖,很神秘,很xiǎo声的问道:“张主☆任,你跟我透个实底儿,为什么你会想起给艾西瓦娅治病?”

  张扬笑了笑:“助人为乐,那啥……高廉明,咱们得回去开会了”这厮摆脱周云帆大步向体委走去

  高廉明看着周云帆歪嘴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同情,周云帆被他笑得心里发máo,站在那里,脑子里不停的转开了,,这xiǎo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

  高廉明跟上张扬的脚步:“我去见范思琪了,她准备把手头的股份转让给艾西瓦娅”

  张扬已经听说过这件事,他点了点头道:“你帮她做hǎo这件事就是”

  高廉明道:“她愿意转让,可也得艾西瓦娅愿意接受,这件事必须要先征求艾西瓦娅的意见”

  张扬道:“等等再说,这事儿最hǎo单独找她谈”

  高廉明道:“你真有把握把她治hǎo?”

  张扬没说话,双ā在衣兜里,悠哉游哉的走着

  高廉明追问道:“你倒是说话啊”

  张扬道:“我没把握,可于博士有把握”

  高廉明道:“范思琪说了,只要咱们能把艾西瓦娅治hǎo,她就把手头星月一成的股份给我们作为酬金”

  “你丫动心了?”

  “当rán动心,估摸着得hǎo几亿呢”

  张扬道:“那你去治hǎo艾西瓦娅,钱全都归你”

  高廉明道:“我哪有那个本事?”

  “没那个本事你废什么话?就算治hǎo了艾西瓦娅,钱有你一分吗?”

  “你……”高廉明差点没被这厮噎得闭过气去

  张扬没有直接返回体委,他去了趟体育中心工地,看看训练场馆的建设进度,海瑟夫人很快就要开始进行拆迁工作,刚巧梁成龙和乔鹏举两人都在工地现场,看到张扬,他们走了过来,梁成龙目前最关心的就是工程款的问题,他见到张扬第一句话就是:“张主任,市里的财政拨款到位了没有?”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周应该能有三千万入账,钱只要一到帐,我马上就给你”

  梁成龙颇有点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味道:“那啥,能多给点不?年关难过,一千万不够花”

  张扬白了他一眼道:“都给你了,你hǎo过,我要不hǎo过了,建筑商、材料商、供应商都知道市里给我拨了六千万,也不是你一个人要过年,谁不过年?都想找我多要点,一共就六千万,把钱都给你们了,我这个省运会还开不?”

  乔鹏举笑道:“成龙,你也别太贪心,跟政fǔ做生意就得做hǎo长期战斗的准备,讨要狗ròu帐,要细水长流”

  张扬笑道:“你骂我呢?”

  乔鹏举道:“我可是帮你说话呢”

  梁成龙道:“世纪那边的钱你已经给了?”

  张扬道:“龟博士负责那边的工程,徐光利被抓,世纪luàn成一团,如果我不给他们钱,主体育场工程就得停在那儿”

  梁成龙道:“停就停呗,反正又不是你的原因”

  “屁话,怎么不是我的原因?这帮领导才不会跟你讲道理,出了责任,他们肯定要找我这个负责人□,对了,训练馆建设的怎么样了?王均瑶摆出架势年前就要拆迁,我们的运动员不能没有训练场地”

  梁成龙道:“十五前后主体才能完工,不过两块训练场已经的差不多了,可以投入使用”

  张扬点了点◎▲头道:“主体育场的训练场最近就能完工”

  乔鹏举道:“海瑟夫人看来要在南锡大干一场了”

  梁成龙道:“真是有钱,两亿拿这么一块地,你说她能收回成本不?”

  乔鹏举笑道:“我听说▲海瑟夫人在拉斯维加斯有赌场,保不齐她要把赌场开到南锡来”

  张扬道:“她敢,敢在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开赌场,我第一个冲出去封了她”

  乔鹏举有些奇怪的看了张扬一眼:“兄弟,我怎么觉着你和海瑟夫人有点苦大仇深的意思,你们有什么血海深仇吗?”

  张扬道:“没有,你别lu话”

  他们正聊得热乎的时候,看到傅长征慌慌张张跑了过来,他来到张扬身边,低声耳语道:“不hǎo了,徐光利的老婆过来要钱了”

  张扬微微一怔:“什么?”

  傅长征苦着脸道:“带了一帮娘家人过来,正在体委院子里闹腾呢”

  张扬怒道:“麻痹的,还反了他们了”他顾不上向乔鹏举和梁成龙解释,和傅长征一起匆匆向体委赶去

  虽rán张扬有了心理准备,可当他来到体委也不禁大吃一惊,徐光利的老婆刘翠yàn召集了五六十口子人,把体委的xiǎo院站得满满的,楼上几间办公室内都传来吵闹声,有■甚者,有人爬到了张扬的皮卡车上

  刘翠yàn歇斯底里的声音从财务科内传来:“你们算什么国家干部,都是一群强盗,土匪我们家老徐被抓了,可世纪公司还是我们家的,你们凭什么接管?市里给了工程款,你们■凭什么不给我们?现在就把钱给我,不rán我跟你们体委没完”

  张扬刚一走进去,几名老娘们呼啦一下就把他给围起来了,张大官人不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心说这刘翠yàn果rán有所准备啊今天不但抱着,还存着恶心自己的心思张扬虽rán勇猛,可面对一帮泼妇也没多少办法,当初他在江城旅游局就有过被几名泼妇骂的落荒而逃的经历,不过经过这几年官场的沉淀,张大官人比那时成熟了许多他笑眯眯道:“你们找谁啊?”

  “找你们领导”

  张扬道:“找领导啊,你们等等,我去给你们喊去”这厮看出势头不妙,先溜出去把jǐng察请来再说可没等他来得及脱身呢,一个尖利的声音道:“姓张的,你别走,我找的就是你”★

  张扬抬起头,却见徐光利的老婆刘翠yàn气势汹汹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刘翠yàn和徐光利一样,过去也是卖猪ròu的屠夫出身,身高体壮,凶悍非常,满脸横ròu气得哆嗦着,一双xiǎo眼睛凶光毕露,●死死盯住张扬:“姓张的,世纪的法人代表是我男人,他被抓了不假,可你也不能把我们公司霸了过去”

  张大官人还是表现出相当的涵养,微笑道:“你是徐经理的爱人,别生气,有话hǎohǎo说,有问题咱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嘛”

  “心平气和个屁你凭什么扣着我们家的工程款?你以为我们家爷们被抓了,就欺负我们这些孤儿寡母,把属于我们家的钱给贪了?你这个贪污犯”

  张扬道:“大姐,话可不能lu,中国也是有诽谤罪的?”

  “老娘我豁出去了,我们家就是被你们这帮贪官给捣腾的,你们不要我们家老徐会想起送礼?谁愿意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送出去?现在hǎo了,你们把老徐给g进监狱,hǎo借机贪污他的钱,吞掉我们家的家业,你们是不是人啊”她伸出手指向张扬的鼻子,张扬向后撤了一步,才没被她点中

  张扬道:“这儿是国家机关,你再无理取闹,我就报jǐng了”

  刘翠yàn道:“报jǐng就报jǐng,jǐng察也得讲理,你凭什么扣着我们公司的钱?你这个贪污犯,我要跟你打官司”

  张扬冷冷道:“xiǎo傅,报jǐng”

  傅长征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报过一次jǐng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jǐng察过来

  一帮老娘们向张扬围拢上来,张大官人看出今儿势头真是不妙,要是出拳,三拳两脚肯定能把这帮老娘们全都放倒,可那样自己就成了南锡体制内的笑话了,过去人家就说◎他只会动拳头,要是这样做,以后会落下这个笑柄

  张扬怒视那帮泼妇兵团,怒吼道:“我看谁敢过来”他这一嗓子还顶点用,这些老娘们被吓得停下了脚步,刘翠yàn道:“姓张的,今天你把工程款jiāo出来▲◎他只会动拳头,要是这样做,以后会落下这个笑柄

  张扬怒视那帮泼妇兵团,怒吼道:“我看谁敢过来”他这一嗓子还顶点用,这些老娘们被吓得停下了脚步,刘tāzhīhuìdòngquántóu,yàoshìzhèyàngzuò,yǐhòuhuìluòxiàzhègèxiàobǐng

  zhāngyángnùshìnàbāngpōfùbīngtuán,nùhǒudào:“wǒkànshuígǎnguòlái”tāzhèyīsǎngzǐháidǐngdiǎnyòng,zhèxiēlǎoniángmenbèixiàdétíngxiàlejiǎobù,liúcuìyàndào:“xìngzhāngde,jīntiānnǐbǎgōngchéngkuǎnjiāochūlái

  张扬知道对这帮泼妇只能智取不能硬来,脸上依rán带着笑容:“大姐,你是不是误会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办公室再说”张扬想要先将她稳住

  刘翠yàn才不吃他那一套,尖声道:“有什么话不hǎo当众说清楚的?你是不是害怕自己贪墨公款的事情败露了?我呸你一个国家干部,穿名牌拿手机,开汽车,luàn搞男女关系,你对得起党和国家对你的信任吗?”

  张大官人心里火了,麻痹的,这老娘们真不是东西,说话真是尖酸刻薄,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他妈不知马王爷三只眼

  萧苕敏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她和刘翠y认识的,过去劝道:“刘大姐,您别生气,一定是误会了,有话咱们去办公室说”她握住刘翠yàn的手臂想往里面劝,可刘翠yàn挣脱开来,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打得萧苕敏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刘翠yàn怒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萧苕敏被她这一巴掌打懵了,委屈的满眼是泪

  张扬正要发作,十多名老太太朝他冲了上来,张大官人历经凶险无数,可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遭遇到,他想要躲闪,可这帮老太太四面八方的把他包围了,有人还勇敢的上来抓他挠他张大官人脑子里转过了无数念头,可面对这帮老弱妇孺自己就算有天大的力量也没地儿使去他虽rán保持克制没动手,可那帮老太太都不是善茬,还没挨到张扬呢,三四个就倒在了地上:“打人了打人了……国家干部打人了……”

  刘翠yàn的声音又高了八度:“大家给我们做主啊,他连老人家都打”

  体委的几名干部看到这阵势都不敢上前,石胜利带着保卫科的一帮人闻讯赶来了,可面对这帮老太太,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刚刚走到面前,人家就赖上了

  石胜利原本想表现呢,被三名身材壮硕的老娘们围住了,不由分说,噌噌噌连续出手,石胜利脸上多了几道血痕

  张扬hǎo不容易从几位老太太的封堵中逃了出来,他准备先离开再说,刘翠yàn始终盯着他,看到张扬要逃,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一把将张扬的手臂抓住了:“你不给钱就别想走”

  张扬忍了她老半天了,内力不着痕迹的反震了一下,刘翠yàn嗤地一声把张扬的衣袖给撕烂了,身体失去平衡,扑通一声四仰八叉的倒在水泥地上,刘翠yàn尖叫道:“杀人了”这老娘们也真能夸张

  张扬火了,他向石胜利道:“谁敢动手就把谁抓起来”

  副主任李红阳苦着脸向张扬道:“张主任息怒,hǎo男不跟女斗”

  张扬道:“这他妈都是女人吗?全他妈都是母老虎”

  mén外总算响起了jǐng笛的声音,从傅长征报jǐng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jǐng察的行动效率怎地一个低下了得

  南锡市局副局长赵国强亲自率队前来,jǐng察一来,混luàn的现场得到了控制,除了刘翠yàn躺在那儿哀号,其他人都感到有些害怕了

  赵国强一脸严肃的来到张扬面前道:“怎么回事?”

  张扬余怒未消道:“你不该问我,你问她们,跑到体委来了”

  刘翠yàn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我来要工程款的,可他不给钱,还蛮不讲理,带着这帮走狗打人”她指着石胜利咒骂着

  石胜利怒道:“妈的你骂谁?”

  赵国强面孔一板:“都给我住嘴”他向院子里环视了一下,现场有六七个老太太躺在那里哼哼唧唧,都说自己被打了赵国强向张扬道:“张主任,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

  张扬没hǎo气道:“这件事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她们跑到体委来无理取闹,殴打工作人员,极尽侮辱咒骂之能事,我们一直都保持着高度克制”

  刘翠yàn骂道:“你这个流氓,你这个贪污犯,怎么会有你这种国家干部”

  张扬冷冷道:“你接着骂”

  刘翠yàn继续歇斯底里的骂着

  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张扬悄悄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市委徐光rán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感到很意外,平时他和张扬之间很少单独联系,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怒骂声:“你以权谋私,扣住我们公司的工程款不给,把钱都揣到了自己的腰包,你luàn搞男女关系,你生活腐化,你……”

  徐光rán的脸色变了,他听出这声音来自于自己的弟妹刘翠yàn,毫无疑问,弟妹跑到体委去了,张扬是故意打通这个电话,让他听清刘翠yàn的话

  徐光rán紧咬嘴唇,慢慢挂上了电话,他闭上眼睛,自从三弟徐光利被调查之后,徐光rán就后悔当初让他接下体育中心的工程,徐光利的个人修养和能力太差,根本完不成这一项目,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不但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影响到了自己的官声,徐光rán对弟弟行贿一事并非是不关心●,而是想先尽量减xiǎo这方面的影响,张扬在体育中心工程上的处理还是让徐光rán满意的,徐光利被抓,世纪群龙无首,就要成为一盘散沙,如果张扬不出来接手这件事,主体育场的建设必rán会出问题,徐光rán■显rán不想看到这件事的发生,只是他没有想到就在事情已经理顺,主体育场工程即将竣工的时候,弟妹又跳出来,这个愚蠢的女人,她在这种时候要钱,当真是不想要她男人的xìng命吗?

  徐光rán拿起电话迅拨通了二弟徐光胜的号码:“光胜,老三家的媳妇在体委发疯,你赶紧去把她领回来”

  其实刚才张扬也让人给徐光胜打了电话,徐光胜正在手术室内,刚刚出来就接到了大哥的电话,徐光胜放下电话,脱下手术衣匆匆向体委赶去

  赵国强道:“先把伤者送到医院看病,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

  张扬道:“都是装的,我们没有出手”

  赵国强道:“有没有出手,你说了不算,证据说了算”

  张扬对机关的效率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他望着赵国强道:“我们报jǐng已经快一个xiǎo时了,你们这才赶到,效率真是高啊”

  赵国强道:“你们是民事纠纷,我们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只为了你们体委服务”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赵国强道:“没什么意思?出了事情想起我们了?我还以为你们体委万事不求人呢”

  张扬道:“赵局,说话xiǎo心点儿”

  “xiǎo心什么?”

  “xiǎo心我告你不作为”

  赵国强呵呵笑道:“张主任,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这么多老太太都受伤了,真要是有什么hǎo歹,你就得负责养老送终,麻烦啊”

  张扬道:“清者自清,我行得正坐得直,别人怎么污蔑我,我只当他是放屁”

  赵国强道:“有xìng格,但愿你能够说得清楚”

  高廉明这会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他来到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笑道:“hǎo嘞,hǎo嘞,人民jǐng察来了,雨过天晴”

  张扬没hǎo气道:“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厕所啊”高廉明一脸无辜,其实这厮是看到势头不妙,刚才躲起来了

  张扬道:“孬种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来?”

  赵国强嘴角的肌ròuchōu搐了一下,他握紧了拳头高廉明当rán能够听出张扬不是骂他的,一把抓住赵国强的手臂道:“赵哥,我能作证,我们体委的工作人员在全过程中都是保持相当克制的,我们没打人”

  刘翠yàn仍rán坐在地上不依不饶的骂着,张扬缓步走到她的身边,他的身影遮住了刘翠yàn的面庞,刘翠yàn有些惊惶道:“你……你想干什么?在这里,你敢打人?”

  张扬冷冷道:“你不值得我打,你不是想要钱吗?我明白的告诉你,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你和你的家人从工程中一分钱都拿不走,我会让审计部mén从你们开始主体育场工程开始查起,每一项都查得清清楚楚,你最hǎo多烧几柱香,求老天保佑你男人没有什么其他违法luàn纪的事儿,要是涉及到工程违规,要是涉及到偷税漏税,我敢保证,要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刘翠yàn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厮说话太吓人了她马上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当市委的靠山,底气顿时壮了起来:“你以为自己是谁?体委主任,屁大的一个xiǎo官,南锡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张扬微笑道:“南锡我说了不算,可在这里,我说了算”

  徐光胜气★dàozìjǐháiyǒuyīgèdāngshìwěidekàoshān,dǐqìdùnshízhuàngleqǐlái:“nǐyǐwéizìjǐshìshuí?tǐwěizhǔrèn,pìdàdeyīgèxiǎoguān,nánxīháilúnbúdàonǐshuōlesuàn”

  zhāngyángwēixiàodào:“nánxīwǒshuōlebúsuàn,kězàizhèlǐ,wǒshuōlesuàn”

  xúguāngshèngqì喘吁吁的来到了现场,看到刘翠yàn的样子,他不禁叹了口气道:“弟妹,你这是干什么?”

  刘翠yàn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二哥,我不活了,老三进去了,你们就眼睁睁看着这些混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们活不下去了……”

  徐光胜当rán清楚弟妹彪悍的脾气,一脸的无奈

  赵国强道:“别哭了,你说有人打你,去医院检查,回头jǐng方会给你做笔录,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但是你们不能继续纠集在这里”

  张扬懒得管现场的烂摊子,他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副主任李红阳、臧金堂都跟了进去,臧金堂全程都看到了,张扬的确没出手,他对张扬充满了感激,总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表白,他感觉现在应该说几句,宽慰张扬道:“张主任,你别生气,那些全都是一帮泼妇,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你根本没碰她,回头我们都给你作证”

  张扬笑了笑道:“我不是生她们的气,市里给我们这六千万,钱还没有拿到,已经有很多人在打主意了,她今天这一闹,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过去我认为只要做hǎo我来到之后的工作,对我任期之前的事情没有过问,可现在看来,有些事是不能回避的,李主任、臧主任,我想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世纪公司在承建体育中心工程中存在的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