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公事公办】(上)


  两人都听得很清楚,张扬是要查问题,换句话来说,今天刘翠yàn彻底把张扬惹火了,张扬已经不准备给徐光然面子,他要调查体育中心建设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两人点了点头,却都没发表意见,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徐光利已经被抓了,如果再查出问题,他们就是落井下石,不给徐光利任何翻身的机会了别忘了徐光利还有个市委书记大哥,只要他们查,势必会触怒徐光然

  张扬从他们的表情上也猜到了他们心中在顾忌什么,淡然道:“你们不用怕,把相关资料搜集一下就行,我准备让相关部门介入这件事”

  徐光胜出现在办公室门外,他敲了敲房门

  李红阳和臧金堂趁机zǒu开

  徐光胜一◎脸尴尬道:“张主任,刚才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张扬微笑道:“徐主任,快请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又不是你做得”

  徐光胜道:“张主任,我这个弟妹是屠户出身,没什么文化,素质差了点,□你千万别和她计较”

  张扬道:“她来找我是想索要世纪的工程款,徐主任,当初我之所以要把体育场的管理权shōu回,是因为你弟弟出了问题,世纪管理层陷入混乱之中,当时你也同意了”

  徐光胜歉然道:“这件事怪我,没有做好和他们的沟通工作”

  张扬道:“徐主任,咱们是老朋友,我知道这件事和你无关,我希望你能够劝劝刘翠yàn,别再歪搅胡缠了,下次如果还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对她客气”

  徐光胜叹了kǒu气道:“我会好好劝劝她”

  张扬顾及到徐光胜的面子,也没有说太重的话,他笑道:“算了,这件事不谈了,对了,明天于子良博士来南锡,想不想一起见个面?”

  徐光胜双目一亮道:“于博士我对他可是仰慕已久,这样,明天我来做东”

  张扬笑道:“不用,我已经在南洋国际订了房间,明晚,你和钟院长一起过来就是”

  张扬并没有料到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前来闹事的那帮人被公丵安带zǒu之后,当天下午就有六名老太太住进了医院,刘翠yàn也住院了,她向警方控诉张扬打了她,那些老太太也是一致kǒu径,说在体委被以张扬为首的那帮年轻人痛打了一顿,一个个叫嚣着要让◆国家养他们下半辈子,他们的子女也聚在医院筹谋去市里抗议的事情

  徐光胜去劝弟媳妇刘翠yàn息事宁人,可没说两句话就被骂的老脸通红徐光胜没有办法,只能给大哥徐光然打了个电话,说这件事他控制不住了★,刘翠yàn是想把事情闹大,kǒukǒu声声要把打人凶手送进监狱,离谱的是,她还酝酿着明天组织娘家敢死队再去体委闹事

  市委书记徐光然真是有些火大了,他一直都知道三弟媳妇刘翠yàn没什么教养,可他没想到刘翠yàn会这么泼辣,她闹得虽然是体委,可自己这个市委书记的面子也不好看徐光然无奈之下,当晚叫上妻子孙景芳一起去医院探望了弟媳妇刘翠yàn

  刘翠yàn根本没受什么重伤,医院的诊断书也出来了,可她才不管医生的诊断呢,只说是自己头疼,一会儿又是心kǒu疼,赖在医院不肯zǒu,医院也很为难

  徐光然和孙景芳来到病房的时候,刘翠yàn正在那儿啃苹果,看到他们来了,刘翠yàn慌忙把苹果放在一边,捂着头哼哼唧唧起来,她表演的实在太夸张,连徐光然都看不下去了,徐光然向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把东西放下孙景芳平时对这个妯娌是看不起的,可今天过来探望多少带了点政治味道,必须要做通她的工作,不能让她继续闹下去

  孙景芳道:“翠yàn,刚才我和你大哥问过医生了,说你没什么事,既然没事还是赶紧回去,医院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什么病都有,住在这里万一感染了什么岂不是麻烦”孙景芳在市总工会负责妇女工作,嘴巴很会说,也很有些政治能力,不过因为丈夫是市委书记所以她的光芒被掩盖了,平时孙景芳也很会做事,外界对她的印象都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女性,公认她是徐光然的贤内助

  刘翠yàn道:“我头疼,可能脑子里有问题,大哥,大嫂,张扬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政治流氓,我找他谈世纪工程款的问题,可没说两句话,他就骂人,不但不给钱,还侮辱俺们家徐光利,我气不过跟他理论,他说我们能拿到工程,全都是指望大哥给我们zǒu后门,说大哥以权谋私,我让他道歉,他非但不道歉反而出手打我,让那帮保安把我们给拖出去,大哥大嫂你们可得给我做主啊”刘翠yàn满嘴的瞎话

  徐光然这点明辨是非的能力还是有的,他知道弟媳妇想激起自己的愤怒,今天张扬拨通了他的电话,刘翠yàn泼妇骂街的情景被他听了个一清二楚,根本就是刘翠yàn上门闹事,张扬在整个过程中表现的还是想当克制的徐光然是老大伯,有些话不方便说,他慢条斯理道:“弟妹啊,尽量不要把矛盾激化嘛,你放心,这件事我会让人调查清楚,一定给你一个公道”徐光然的这番话乍一听似乎向着刘翠yàn说话,可没有一丁点的实质性内容

  刘翠yàn这次闹事不但是想要工程款,她也想借此发泄对徐光然的不满,自家男人被jiǎn察院弄进去几个月了,这位市委书记大哥对弟弟不闻不问,根本没有出手帮助的意思,这让刘翠yàn越来越失望,正是因为失望,她才想出了这个方法,她就是要闹,你徐光然是市委书记要脸,你能做到大义灭亲,我不能,我得想办法救我男人,就算救不出他,我也得把属于我们的工程款要回来

  刘翠yàn道:“大哥,不是我故意闹事,是张扬他太欺负人了,主体育场工程是我们世纪公司一砖一瓦垒起来的,现在工程就快干完了,按照当初的合同应该给我们结清工程款了,他接管了公司,说是监管,可财务管理权全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凭什么啊?我们辛辛苦苦干到最后,全都白忙活了?我们家光利现在还在看守所里呆着,我们这些孤儿寡母就任由他欺负?大哥……我知道你是市委书记,你害怕光利的事情给你造成影响,可他是你的亲弟弟,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无动于衷啊……”说着说着,刘翠yàn居然流出泪来

  徐光然听得心烦,跟弟媳妇根本说不通,他起身向门外zǒu去

  孙景芳没zǒu,她握着刘翠yàn的手道:“翠yàn啊,你就听嫂子一句,别闹了,赶紧回家,现在外面不只有多少别有用心的人想看咱们家的笑话,你说张扬打你,可他有证人,医院也说你没事,翠yàn,这样耗下去真的没什么意思,工程款的事情,回头我跟你大哥说,让他想想办法行不?”

  刘翠yàn说哭就哭,这会儿哭得稀里哗啦的,她抽抽噎噎道:“大嫂,你得帮我,你让大哥帮帮光利,不能让俺们人财两空啊”

  孙景芳心说这都是哪跟哪啊,难怪徐光然会生气,这个刘翠yàn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又劝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来到楼下花园内,看到徐光然站在小花园里默默抽着烟,孙景芳zǒu了过去,轻声道:“老徐,怎么不上车?”

  徐光然把烟蒂在石凳上摁灭了,然后扔到垃圾桶里,低声道:“她同意zǒu了?”

  孙景芳摇了摇头,叹了kǒu气道:“好话我全都说尽了,可她就是不听,我看她这次闹事不仅是想要钱,估计她一直都憋着这kǒu气呢”

  徐光然道:“她不想要钱吗?她要是真的在乎老三,会这么闹?会不顾社会影响?她这样闹下去对老三有什么好处?”

  孙景芳劝道:“老徐,别生气,咱们回去,回头给光胜打个电话,让他再想办法劝劝她”

  刘翠yàn是南锡本地人,她家里的亲戚很多,家族很大,她这次充分体会到了群众力量大,法不责众的好处,徐光然夫妇离去之后不久,刘翠yàn就开始酝酿明天继续前往体委闹事的计划,就在她和几个娘家人商量的时候,警丵察来了

  赵国强其实不愿接这件纠纷,有一点■张扬误会了他,并不是他不愿出警,而是多数警丵察对体委都有怨气,张扬前些日子在龚雅馨被绑架案上的做法伤害了不少南锡警丵察的自尊,后来他又逼得房心伟辞职,孟允声病假,激起了公丵安内部的反感,所以公丵安系统★的多数人对这次体委的纠纷事件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事实上这件事也很不好处理,一方是体委,另外一方是市委书记的弟媳妇,搞不好就是得罪人的事儿

  体委报警到辖区派丵出所,辖区派丵出所上报分局,分局又报到总局,代局长张德放一听这件事和张扬有关就头疼,所以他把事情交给了赵国强,赵国强倒是接到任务后马上就去了体委他不喜欢张扬,始终把弟弟的死归咎到张扬身上,张扬同样也不喜欢他,认为是赵国强故意在拖延出警时间,给刘翠yàn他们在体委闹事创造了大好机会

  赵国强来医院是为了做调解工作,刘翠yàn和那帮老太太的jiǎn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她们全都没事,赵国强也调查了现场的一些目击者,根据他掌握的情况,是刘翠yàn这帮人在颠倒黑白,明明是她带领一帮亲戚去体委闹事,反而贼喊捉贼公丵安内部也针对这件事开了个会,根据他们商量的最终结果,这件事还是要由赵国强出面,让他调解一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都同意把这件事交给赵国强的原因是,赵国强刚来,他和双方谁的关系都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赵国强的背后有省公丵安厅的力顶,他不怕得罪徐光然不怕得罪张扬

  赵国强明知道大家都不想掺和这件麻烦事,可既然事情落在了自己头上,他也只能接下来,虽然他希望张扬打了这帮老太太,抓住张扬的毛病把他给弄到局子里好好审问审问,可他也清楚自己是警丵察,就算他再讨厌张扬,这件事也应该秉公处理

  刘翠yàn下午闹事的时候已经知道了赵国强就是来的公丵安局副局长,她拿捏出一脸的委屈相,抽泣道:“赵局长,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他张扬身为国家干部,知法犯法,他打我还不算,还打了这么多的老人家,他的行为根☆本是在给党旗抹黑啊,我要告他,我要让他为自己的暴行负责任”

  赵国强知道对付刘翠yàn这种泼妇不能用常规方法,必须要出其不意,让她心虚才能解决这件事赵国强道:“你说他打人,他们也说你打人了” □
  “我没有”

  赵国强盯住刘翠yàn的眼睛道:“没有?”

  刘翠yàn果然心虚,她明明打了萧苕敏一个耳光,周围很多人都看到了,可嘴上还很硬:“没有”

  赵国强道:“萧苕敏已经住院了,她的CT报告出来了,是脑震荡”

  “我们也住院了”

  赵国强道:“你们全都没事,jiǎn查结果我已经了解过了萧苕敏不同,她不但脑震荡,根据医生说,耳膜可能还有损伤,要是真构成伤害罪,打她的人可就麻烦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