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虚张声势】(下)


  李长峰尴尬的叫了声:“大舅、二舅”

  徐光然嗯了一声,声音很低沉,目光却没有向李长峰看上一眼”低声道:“今天你不用上班?”

  李长峰心说你让我来的”就算上班我也得过来,别说我已经辞职了李长峰道:“主体育场就快完工了,最近清闲了许多”

  徐光然道:“你不是辞职了吗?”

  李长峰被他突然揭穿,窘得满脸通红:“呃是是”

  徐光胜一旁埋怨道:“有什么好骗的☆?跟我们还不说实话?”

  李长峰道:“我——怕你们说我”

  徐光然道:“说你什么?就算你不辞职呆在公sī里又能做什么?”

  李长峰道:“小舅还没出来,我……,我也不想走,可可现▲在工chéng被体wěi接管了,我在那儿也是一个摆设”

  徐光然道:“我叫你来不是问你辞职的事情,你跟你小舅妈说什么了?”

  李长峰张口结舌,他早就料到这件事早晚都会传到大舅的耳朵里,可他没想到这么快

  徐光胜道:“你小子真是不懂事,有什么事情不能先对我们说?你小舅妈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跑到她那里胡说八道,她可当了真,昨天跑到我家哭了半天,又来你大舅这里哭闹,你把这件事告诉她究竟是什么目的?你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

  李长峰真是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张扬拿着他和徐晓娥约会的照片威胁他,他怎么也不会跑到刘翠艳面前把这件事捅出来,这下好了,自己里外不是人,要是让小★舅知道自己出卖他,还不知要怎么对付自己李长峰苦着脸道:“小舅妈不知哪儿听到了风声她把我叫过去问,我本来是想瞒的,可没瞒住”

  徐光然冷冷道:“可她说是听你说的”

  李长峰做无辜状:“她★怎么能这么说呢?要是让我小舅知道,他不得活录了我”

  徐光胜指着李长峰的额头道:“你小子就是没出息,现在好了她到处闹,还嚷嚷着要和你小舅离婚,徐家的脸面前让她给丢光了”

  李长峰从他们的话中估计到,他们应该不知道自己和徐晓娥的关系,李长峰在前往医院告诉刘翠艳真相之前”就已经悄悄给了徐晓娥一笔钱”让她回乡下老家去了”跟她说是暂避风头其实他是想保护自己

  徐光然道:“羌胜,你去楼下帮你嫂子做饭”

  徐光胜点了点头,知道大哥有事情单独问李长峰,他起身出去”走的时候”将shū房的门带上

  李长峰内心忐忑不安,他最怕的就是大舅,如果他和徐晓娥的事情真的被大舅知道自■己肯定完了

  徐光然道:“我听说体wěi正在调查你们世纪公sī的财务状况”

  李长峰道:“有这回事,最近他们把我们的进货单据和收支账本都拿去审核,说是要给我们结清尾款,可我总觉着不是那◇■己肯定完了

  徐光然道:“我听说体wěi正在调查你们世纪公sī的财务状况”

  李长峰道:“有这回事,最近他们把我们的进货单据和收支账本都jǐkěndìngwánle

  xúguāngrándào:“wǒtīngshuōtǐwěizhèngzàidiàochánǐmenshìjìgōngsīdecáiwùzhuàngkuàng”

  lǐzhǎngfēngdào:“yǒuzhèhuíshì,zuìjìntāmenbǎwǒmendejìnhuòdānjùhéshōuzhīzhàngběndōunáqùshěnhé,shuōshìyàogěiwǒmenjiéqīngwěikuǎn,kěwǒzǒngjiàozhebúshìnà么回事儿”

  徐光然目光yīn郁道:“是你自己想辞职的,还是有人逼你辞职?”

  李长峰吓得多说了一下他不敢看大舅的目光,低声道:“我自己想辞职的”

  徐光然才不相信他会自己辞职,笛声道:“你跟在你小舅身边这么多年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应该最清楚”

  李长峰听出了大舅的言外之意,他小心翼翼答道:“大舅……,我只是一个部门经理,公sī的很多内部事务我都不知道,小舅也没告诉我”

  “他在外面有情人的事情也没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

  李长峰道:“他让我去给她送过钱”

  徐光然道:“你们让我很失望”

  李长峰耷拉着脑袋,一句话都不敢说

  徐光然摆了摆手道:“出去”

  李长峰默默退了出去徐光然从烟盒里抽出一直香烟点燃,他起身来到窗前静静看着窗外,院落中的那棵老树在冬天里剩下的树叶已经不多了冷风吹过,树枝微微颤动,枯黄的叶子如同蝴蝶翅膀般瑟缩着,它拼命想吸附在大树身上,可终于还是没有扛住冷风的牵扯,倏然飞入了空中,随着冷风起伏旋转,落叶似乎不甘心随风而逝的命运,飘过玻璃窗,又吸附在玻璃之上”徐光然望着那片枯黄的叶子,目光中竟然流露出悲悯之色,他吐出一团烟雾,看到落叶的同时也看到了玻璃窗中的自己,憔悴了许多,消瘦了许多……

  …………………………………………”,………………………………………………

◎  虽然经历了匆匆波折,南锡市体育场的主体工chéng部分还是在一月八号这一天竣工了,竣工之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专chéng来到现场,内部的装修工作已经开始紧张的进行,张扬陪着李长宇围着即将要铺设跑道的位◇置缓缓漫步,李长宇对体育场如期竣工表示满意,主体育场工chéng在整个体育中心的建设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一个环节,世纪公sī的特殊背景,徐光利的被抓,这一系列的事情都让市wěi领导●感到头疼,张扬在徐光利被抓之后采取的应对措施是果断而正确的”如果不是他果断采用干预机制,严格监督世纪公sī的建设进chéng,说不定体育场工chéng就会出很大的问题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不◎错”

  张扬道:“内部装修在去年底已经开始同步进行了,现在装修工chéng也进行了大半,跑道铺设,草坪种植,灯光架设到工作也会马上跟进,估计最迟三月份我们就能够将主体育场的内外装修全部完工”

  李长宇微笑道:“其他场馆的建设也要抓紧跟进,现在省运会已经开始倒计时了”

  张扬道:“没问题不过市里答应的财政拨款只给了三千万,还有三千万没有到账”

  李长宇道:“体育场拍卖○得到的那两亿”按照合同规定,要在月底全部到账,你别着急绝对不会耽误你们PS的使用他背着手向体育场的中心走去,张扬跟着他走了过去,低声道:“听说海瑟夫人就要动那块地了?”

  李长宇道:“能够早点◎开发是好事,我看过她的计划shū,应该说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如果她的计划shū可以全部实现,体育场地块必将成为我们南锡的商业中心”

  张扬道:“但愿如此”他对海瑟夫人可没什么好感

  李长宇道:“我听说李长峰从世纪辞职了?”

  张扬笑道:“我们体wěi只是监督管理体育场工chéng的建设,世纪公sī内部的事情”我们不过问人事上的事情跟我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长宇停下◇脚步道:“我听说你在调查世纪公sī”

  张扬看着李长宇,他知道李长宇不会平白无故提起这件事的,看来他今天前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视察主体育场,而在于此,张扬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并没有隐瞒的必要 ○
  李长宇道:“徐光利因为行贿被调查,听说惠敬民最近就会审判”现在是个敏感时期”李长宇的这番话说的不是太明白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能够懂李长宇的意思

  李长宇道:“你笑什么?”◇

  张扬道:“惠敬民跟我查的事情无关”你是担心我查徐光利”可能会触动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李长宇道:“你做事这么大张旗鼓,谁都知道你想干什么”

  张扬道:“我这叫明查”

  李长宇道:“徐光利老婆的事情是不是弄得你很不爽”你要查世纪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张扬道:“都让你猜着了”其实刘翠艳这么闹,不是让我难看,她是让我们的徐shū记难看”

  李长宇笑道:“你都知道了,还敢这么干,这不是故意触徐shū记的逆鳞吗?”

  张扬道:“徐shū记让你来找我的?”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他才不会跟我说这些,张扬啊,刘翠艳只是一个家庭主fù,她之前闹事的确不对”可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别拿着那件事做文章了”

  张扬道:“她可不是家庭主fù,她是一个泼fù”你是没看到她来体wěi闹事的情景”

  李长宇道:“女人疯狂起来是很可怕的”惠敬民的案子宣判,徐光利的事情也就差不多有眉目了”他的问题不少”

  张扬道:“他有问题就代表世纪公sī有问题”

  李长宇提醒他道:“龚市长女儿被绑架一案已经让你和公安系统的关系闹得很僵,你应该从中吸取一点教训,有些事不属于你的职权范围内,应该查,可是轮不到你查”这就叫责权分明”

  张扬道:“我明白,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查,我就是造出点影响,她不是跑到体wěi来恶心我吗?我也得让他们家难受难受”

  李长宇意味深长道:“南锡还是徐shū记说了算,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有些事我们还是应当把握好分寸

  ”通过和张扬的这段谈话”李长宇了解到,张扬这小子故意声张调查世纪公sī的事情,一是为了出前两天刘翠艳闹事的那口恶气,二是为了恶心一下徐光然,其实南锡体制内的很多人都明白,徐光利的问题绝不止是行贿那么简单世纪公sī肯定存在问题,可是谁也不敢去查,徐光然在任一天,就没有人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张扬查世纪”其实是一种虚张声势,他就是想让徐光然紧张”通过徐光然给徐家人施加压力

  张扬的目光投向体育场上方的天空,微笑道:“虽然过chéng是曲折的,可毕竟这座体育场还是建成了”

  李长宇道:“不但要建成”还一定要保证质量,你要知道,再过十个月”全省老百姓的眼睛全都注视在这里,这座体育场将成为平海万众瞩目的焦点”

  张扬道:“我最看重的也是质量,有龟田浩二来把关,质量方面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李长宇对今天的视察还是满意的,从目前体育中心的进度来看,各项建设应该都可以在预定期限内完成,张扬这小子虽然蛋,可工作能力是突出的,这一点从春阳到江城到南锡已经得到了多次验证

  ……………………………………………………”…………………………………………

  工作上的事情谈完,免不了要拉几句家常,李长宇对干女儿赵静还是很关心的,他轻声道:“张扬,眼看放寒假了,你给小静打个电话,让她来南锡玩几天,你葛阿姨已经搬过来了,家里房子大得很”你葛阿姨的工作目前还没有落实”每天闷得发慌,让小静过来陪她聊聊天也好”

  张扬道:“她今年要实习了,我最近工作太忙,也没关注她的事情,给她打了几个传呼”她也没回”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这样啊,那我给她打电话”要不干脆让她来南锡实习得了,让她住在我们家”

  张扬笑道:“小静也和我一样是个不受约束的xìng子,我想她肯定不会答应”要不你约她过来,当面跟她谈谈”张扬也很想见妹妹”自从听卓婷说过丁斌要去英国留学,他就有了一桩心事,可是给赵静打了几个传呼她都没回,原本想找丁兆勇问问,可仔细想了想又不太合适,还是先问问妹妹的想法再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