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波澜再起】(上)


  “南锡市委常委会上,常务副市长lǐ长宇首先汇报了体育中心的建设情况,着重说明了主体育场已经建设完工,现在正紧张的进行内外装修和设施安装工作”根据目前质监部门的反馈来看,主体育场工程建筑质量走过得硬的,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体育场的配套设施会达到国内一流水准

  市委书jì徐光然静静倾听着lǐ长宇的汇报,他的情绪不高,惠敬民的案子就要审判,他弟弟徐光利受贿罪肯定成立,最近体委那边张扬又嚷嚷着要查世纪,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厮是在挑战自己的权威,徐光然感觉自己开始走背字,连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都敢公然挑衅自己,可徐光然也明白,自己的这帮亲戚实在是太不争气,接二连三的给他捅漏子,体育中心的事情难免要让人指指戳戳”背后说自己假公济sī的,说自己任人唯亲的肯定不在少说,三弟徐光利真是辜负了自己的期望,如果他可以将这一工程做好,风风光光的挣钱,把钱赚在明处,也没什么好怕”别人愿意风言风语,就由着◆他们说去,他混迹政坛这么多年,风风浪浪不知经历了多少,别人怎么说他不在乎,可是他这个兄弟实在是太不争气,背着自己搞出了这么多的麻烦事

  lǐ长宇说完体育中心的事情,又把近期深水港的工程进度情况◆做了一个汇报,他是个实干家,初到南锡,在没有切实了解南锡权力结构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多做事少说话,而这也起到了相当的效果,至少在南锡市领导层内已经树立起了来的常务副市长是个干实事的人

  在这一点上,市长夏伯达恰恰和lǐ长宇相反”他来到南锡之后,被徐光然所排挤”所抓的都是一些面子工程,而夏伯达这个人不敢担当责任的xìng情让他在一些重大决策上表现的缺乏主见,自从lǐ长宇来到之后”夏伯达也感到了危机,所以他试图改变这一点,可是有些印象一旦造成”想要做出改变很难,夏伯达道:,“听完长宇同志的汇报,我感到很欣慰”一直以来,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南锡体育中心的建设工作”工期紧”任务重,而且,体育中心的建设不但是我们南锡关注的问题,也是整个平海所关注的所以说体育中心是我们南锡对外展示的一块招牌,是我们南锡最重要的形象工程之一”为什么要加上之是因为还有深水港,深水港无论从投资还是从远期收益来说都要出体育中心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他fā现夏伯达有抢风头之嫌,这种总结xìng的fā言本来应该由他来说的,可夏伯达抢先说了”徐光然事先酝酿的fā言就不得不做出改

  夏伯达:,“我们应该看到”在实际的工作中还有很多的不足,我们的干部要意识到这种不足,并及时改正缺点”只有这样”我们的改草才能得以顺利进行,我们的经济建设才能持续稳定的fā展”这厮说套话的老毛病又犯了

  徐光然在夏伯达说○完之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我也说两句”今天的常委会是我们跨入伤年的第一次,我jì得上次我们开常委会的时候是去年”我们的主题是总结过去,今天我谈话的主题就是展望未来,今年我们南锡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全●省瞩目的一件盛事就是省运会的召开”主体育场工程封顶,体育中心建设顺利”这给我们大的信心,可以将这届的省运会办好现今社会的fā展,让每一领域的活动都变得具有社会xìng,我们不能用单纯的一届运动会来看待这次的省运会,我们要看到,省运会举办可能带来的巨大经济效应和社会效应”这对南锡来说是一次腾飞fā展的机会,我们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把我们南锡最优秀的一面展现给全省的老百姓,甚至展现给全国全社会”

  夏伯达心说,你徐光然也只不过会说说空话,一个省级运动会能带来多少效应?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徐光然道:“的一年里”我相信,我们的领导团队,将像过去一样,紧密团结起来,在党的领导下,为南锡美好的明天,奉献我们最大的力量”

  掌声响起”其实徐光然的这番话很多人都听了无数遍,每年这个时候的fā言都是大同小异,不过徐光然的fā言还是鸡情四射的,很有鼓动xìng,这一点上他比夏伯达要强得多◇

  …………………………………………………………”,………………………………

  常委会结束之后,lǐ长宇被纪委书jìlǐ培源叫住:“lǐ市长”

  lǐ培源叫他的时候,走在前面的▲◇

  …………………………………………………………”,………………………………

  常委会结束之后,lǐ长宇被纪委书jìl

  …………………………………………………………”,………………………………

  chángwěihuìjiéshùzhīhòu,lǐzhǎngyǔbèijìwěishūjìlǐpéiyuánjiàozhù:“lǐshìzhǎng”

  lǐpéiyuánjiàotādeshíhòu,zǒuzàiqiánmiànde夏伯达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这让lǐ长宇有些尴尬,他放慢了脚步,和lǐ培源都落在后面,不无埋怨道:,“lǐ书jì,下次这么多人在的时候,别这么叫我,我受不起”

  lǐ培源知道他是顾忌夏伯达在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了:,“正市长、副丰长都是市长”

  lǐ长宇道:“有差别的”,lǐ培源却不认为有差别,夏伯达这种混混儿市长除了占着一个位置,多浪费点粮食,还真没见他在南锡做过什么实事儿,当然lǐ培源不是为了夏伯达的事情,他找lǐ长宇另有目的”lǐ培源道:“lǐ市长”最近有人反映,张扬在查世纪公司的账目”

  lǐ长宇笑道:“看来这件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lǐ培源道:“这小子真是能耐啊,公安的事情他能代劳,莫不是也想把我们纪委的工作给取代了?”,他说这话并不是埋怨,脸上还带着笑容

  lǐ长宇道:“我跟他谈过”他说是自查”不是针对谁”

  lǐ培源笑道:“才◇怪,是不是被徐光利的老婆给惹毛了”他要翻一翻徐光利的老账?”,lǐ长宇道:“应该没有那样的目的”,lǐ陪源道:,拔出萝卜带出泥,有些事比拔萝卜难多了,别搞到最后,萝卜没拔出来,自己踩了一脚的泥”,lǐ★长宇听出他这句话意义颇深微笑道:“这小子精力过剩,我只要他把本职工作做好,其他的事情我才懒得去管”

  lǐ培源道:“都说多事之秋,我看今年很难消停”,lǐ长宇道:“进了官场,拿了工资,就得为国家办事,老百姓办事,咱们这些人全都是劳碌命改不了的”

  lǐ培源感叹道:“大半辈子了,就算现在让我下来,我还有些不适应呢”

  两人深有同感,相视而笑

  ………………………………………………………………………………………………

  lǐ培源还是把张扬叫到了纪委,这件事必须要亲自给张扬提一个醒,这小子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惹得市委书jì徐光然很不高兴,本来lǐ培源是想通过lǐ长宇敲打张扬几下可lǐ长宇对张扬太回护,连多说一句也不肯,所以lǐ培源只能自己亲自出面了

  lǐ培源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他也没必要兜圈子,他开门见山道:“张扬你是不是在查徐光利?”,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其实不是查他,是查查世纪的账目,既然市里同意我们来监管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建设我们就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现在主体建筑已经封顶,进入内部装修和设备安装工作,工程款也到位了,前两天徐光利的老婆过来闹事您应该听说过我考虑了一下,人家要钱也有道理,工程完工了要把账给人家算清楚,想算清楚就得查账啊你说说现在这些人明明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一传就成了我要查徐光利前两天lǐ市长找我,我辛苦解释了一通,想不到您也这么误会,lǐ书jì,你说这事儿徐书jì该不会也误会我?”

  lǐ培源望着这小子,心中已经揣摩到这厮的目的了,他闹这么大动静就是想让徐光然知道”就是存着恶心徐光然的心思lǐ培源道:“张扬啊,流言可畏,我信你只是想把帐算清楚,可别人会相信吗?”

  张扬微笑道:“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只要你信就行”

  lǐ培源正想在说他两句,办公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拿起电话:“喂”

  电话中传来一个紧张的女声:“lǐ书jì吗?”

  lǐ培源听到这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听出来了,打来电话的是唐红英”前南锡莲花区公安局副局长傅连胜的妻子傅连胜和江南春的老板娘朱俏月双双sǐ于静海市政fǔ招待所经号别墅,这件凶案曾经轰动一时”当时警方认定为双方殉情而sǐ,后来因为张扬的介入才查到了公安局长唐兴生的身上,唐兴生潜逃海外,这桩案子也算得上是真相大白,警方经过重分析案情认为唐兴生是主谋,而傅连胜是帮凶,可唐红英对这一结果始终不同意,自从丈夫sǐ后她不停上诉,相关部门都找过了,她认定丈夫和这件案子无关,是被人诬陷了

  lǐ培源耐弃xìng子道:“小唐,我在工作”

  电话那头唐红英颤声道:“lǐ书jì,我找你就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

  lǐ培源领教过这个女人不止一次了,认为她有点神经质,lǐ培源道:“小唐啊,我办公室里有客人,你的事情以后再说行吗?”

  “不行我现在就要说,lǐ书jì,我丈夫是被诬陷的,他和朱俏月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普通朋友,当时他是去静海开会,不是和朱俏月约好了,他和朱俏月都是被杀他不是自杀”

  lǐ培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小唐,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可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了,而且就算有问题,也不属于纪委管理的范畴”你找我,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唐红英道:“我有证据,朱俏月不仅是唐兴生的情人,她和另外一些官晏也有关系”

  lǐ培源道:“小唐,我真的有事”,他想挂电话了

  唐红英道:“我真的有证据,连胜留下的”

  张扬耳力出众,虽然隔着一张桌子,可是他仍然听得清清楚楚”唐红英的语气相当的肯定,难道这女人真的有证据?

  lǐ培源也听出今天有些不对头,他低声道:“小唐,你有证据为什么不送到纪委来?”,唐红英道:“我信不过别人好像有人在监视我lǐ书jì,要不你来我家一趟,我在家里等你”

  lǐ培源真是怕了她,他叹了口气道:“好,我抽空去一趟,不过,你要是再拿不出什么证据”以后就不要再找我”

  “我有的,我有的”

  lǐ培源挂上电话,有些无奈的向张扬摇了摇头道:“傅连胜的老婆,自从她男人sǐ了,好像受了刺鸡,整天疯疯癫癫的,到处上访”只要是相关部门都让她找遍了”

  张扬道:,“可以理解,毕竟sǐ了的那个是她丈夫,不过她怎么认准了找您啊?”

  lǐ培源又叹了口气道:“她和我父母是邻居,所以就认准了我”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下班了,起身道:“我得走了,说好子今天去父母那里吃饭”

  张扬笑道:“去哪儿啊?我送你”

  lǐ培源居然点了点头,其实他还有一些话想对张扬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