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波澜再起】(下)


  张扬送他回去的路上,李培源漫不经心的问起了海天大酒店的事情,他低声道:“张扬,海天大酒店的老板你认不认识?”,张扬微微一怔,李培源和他的关系虽然不错,可毕竟他的身份摆在nà里,他是纪委书记,◇有些话不会平白无故的问张扬道:“认识”一位老朋友,他叫袁波,在东江餐饮业很有名气”

  李培源笑道:“wǒ父母就住在海天大酒店东边的向阳小区,wǒ最近从nà里过,海天正在装修”,张扬笑了笑道:“人气象,段金龙把海天经营的乌烟瘴气”换一个人管理也好”

  李培源点了点头,李培源问张扬这件事并不是毫无原因的,最近纪委收到了一些举报材料,主要是针对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的,举报张德放利用职权收受贿赌,勒索钱财,生活作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乱搞男女关系,可其中也有内容把张扬给捎带上了,主要是关于海天大酒店的,说张扬利用不法手段,巧取豪夺,抢占海天,逼着段金龙将海天大酒店低价出让给现任老板袁波”其实这种材料虽然匿名,可李培源一看就能猜到出自海天大酒店前老板段金龙之手

  皮卡车经过海天大酒店的时候,张扬忍不住向nà边看了看,海天的装修开始没多久,是常海龙负责的,袁波还没有到南锡,估计要到◆春节后才能抽出时间来到这里

  李培源也朝海天大酒店的方向看了看,他故意笑了笑道:“听说段金龙六百万就把海天给转让了”这么一间大酒店,真是吐血贱卖啊”,张扬总觉着李培源话里有话”他分明想从自己这★里试探到什么”张扬笑道:“wǒ是搞行政的,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你问wǒ一斤猪ròu多少钱wǒ知道,要是说六百万这间酒店值不值?wǒ还真不知道”

  李培源哈哈笑道:“你帮忙联系的?”,张扬点了点头道◎:“当时段金龙处境很艰难,海天食物中毒差点闹出了人命”谁也不愿帮他,他找到了wǒ觉着wǒ朋友多,可能有人愿意接手海天,wǒ本来不想帮他,可看到他这么可怜,于是帮他打听了一下,刚巧袁波有意向在南锡发展,◆所以他们一拍即合,具体的谈判过程wǒ不知道最终的成交价格wǒ都不太清楚”,张扬说的很坦然,这件事上他没什么好怕的”就算段金龙借着这件事告他,也不会有事,抓不住他的毛病

  李培源道:“海天倒在了nà场食物中毒事件里,对了,wǒ听说现在石胜利也在你nà里上班?还是什么保卫科长?”

  张扬已经断定李培源是有目的的在问这件事了,张扬笑道:,“李书记您是不是听到什么传言了?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太无聊了,还是别相信”

  李培源微笑道:“可有些事传得有模有样的,要是解释不清楚”以讹传讹”只会越传越走样”,………………………………………………………………………………………………

  张扬笑道:“wǒ行得正坐得直人家爱说啥说啥,反正wǒ没啥问题……”,”他的话还没说完呢,只听到蓬地一声闷响震得地面前颤动了起来”张扬下意识的反应过来”一脚踩下了刹车,他们刚刚驶入向阳小区,这声爆炸震得小区内不少房间的玻璃都碎裂了,张扬惊魂未定的抬起头”看到前方一栋居民楼上有火光和黑烟冒出

  李培源也看到了他惊呼一声,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张扬担心李培源有事也将汽车就地停好,向李培源追了过去

  发生爆炸的正是李培源父母所在的楼房而冒出火光和黑烟的房间恰恰是他父母所在的nà个单元”201室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李培源来到单元门”有不少楼上的居民正从里面往外逃”他的父母也在其中,父亲的身上只是有些擦伤,母亲额头被碎裂纷飞的玻璃划伤了,血流如注李培源看到父母没有生命危险”这才稍稍放心,他叫了声:“爸,妈”,冲上去扶住母亲,老太太吓得两腿发软都走不动路了

  张扬也及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李培源想背起母亲,张扬道:,“让wǒ来”他一把就将老太太给横抱起来了,李培源都五十多岁了,人又生得瘦弱”当然没有张扬的力量张扬抱着老太太来到小区的空地,途中就悄悄点中了她身上的xùe道帮她止血

  李培源的父亲也被刚才的爆炸声吓得不轻,哆哆嗦嗦道:“wǒ和你妈正在做饭,可,可忽然闻到很浓的煤气味……本来以为是咱们家的,可后来发现不是,应该是隔壁小唐家的”你妈刚敲门也没人答应,谁想到突然就炸了……”老爷子一脸的难过:“小唐不知怎么样?她和女儿不知道在不在家里……”,李培源的目光和张扬相遇”他们的脸色突然都变了,两人同时想起了一件事,不久前唐红英给李培源打过一个电话,她说自己找到了证据,自己的丈夫傅连胜是被杀的

  此时消防队的火警声响起”消防车呼啸驶入向阳小区,jiù护车也来了,最后到来的是警车,天汇区公安分局局长林光明率队来到,李培源脸色严峻,他拿起电话拨打了市●局的电话”凭着他的直觉,他意识到这次很可能不是一次普通的煤气爆炸事件,事情不会这么巧,唐红英刚刚说找到了证据,紧接着她的家里就发生了煤气泄漏爆炸事件,如果她真的掌握了某些关键的证据,nà么这次的爆炸,☆极有可能是一次蓄意谋杀

  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国强率队也来到了现场,因为消防队要从事现场jiù援和灭火,公安机关不可能马上开展工作赵国强和林光明交流了一下意见”先分头进行现荆杳况调查,主要是通过小区居民了解爆炸前后的情况

  赵国强来到李培源面前,他很诧异在这里遇到了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道:“张主任真走动作神”凡事都抢在wǒ们公安机关前头,看来真想让wǒ们这些警察失业啊”他的话中充满了讥讽的成分

  李培源道:“小赵,张扬是顺路送wǒ来父母家的,没想到遇到了这次爆炸”

  赵国强听他这样说也就没继续针对张扬,张扬真正感兴趣的是唐红英到底是不是还活着,也没精力和赵国强斗嘴

  李培源把赵国强悄悄叫到了一边,低声把刚才唐红英给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了,赵国强越听表情越是凝重”这件事的确疑点重重,难怪李培源会通知市局李培源让他们过来还有一个原因,他对南锡公安系统的事情是非常了解的,唐兴生虽然逃了,可是他在南锡公安系统经营了这么多年”影响力很大,可以说这件事极有可能牵涉到公安系统内部的事情,李培源尽早通知赵国强也是这个原因”还有重要的一点,赵国强这次来南锡虽然担任的是公安○局副局长,可公安厅的意思是要在他和张德放之间进行考察,筛选出南锡公安局局长的最终人选,李培源对赵国强还是很看好的”当然和最近他收到不少张德放的举报材料有关”一旦nà些材料查实,张德放肯定失去了竞争局长◎的机会

  火势很快就控制住了”消防队员进入房内开始搜jiù行动,没过太久的时间”就从里面抬出了两具烧得发黑的尸体,从尸体的外形来看应该是一大一小,李培源的父母听说大人小孩都死了,老两口难过的不住落泪

  李培源也是紧咬嘴唇,看来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愤怒”张扬能够理解,如果唐红英之前没有打来nà个电话”李培源还好过一些,可唐红英明明打过nà个电话”如果李培源能够重视一点,或许这件悲剧就不会发生

  尸体抬上车之后,赵国强也来到车厢内”他拉开裹尸袋,忍着难闻的脚臭味道,搬开尸体的口腔,用手电向其中照了照,只是初步的尸检,他就已经能够断定,死者应该死于爆炸发生之前,不是被烧死的,口腔内干干净净,如果是被烧死,口腔内应该存有大量的灰烬

  赵国强心情极其凝重,他来到车下,呼吸了一口鲜的空气,李培源来到他身边,低声道:“怎样?”

  赵国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全☆都死了,具体结果还要等详细的尸检报告”

  张扬看到唐红英母女都死了,心情也很是沉重,他本以为唐兴生的事情早就结束,可没想到又有事情发生,他走过去向李培源道:“需不需要wǒ送伯母去医院?”
●☆都死了,具体结果还要等详细的尸检报告”

  张扬看到唐红英母女都死了,心情也很是沉重,他本以为dōusǐle,jùtǐjiéguǒháiyàoděngxiángxìdeshījiǎnbàogào”

  zhāngyángkàndàotánghóngyīngmǔnǚdōusǐle,xīnqíngyěhěnshìchénzhòng,tāběnyǐwéitángxìngshēngdeshìqíngzǎojiùjiéshù,kěméixiǎngdàoyòuyǒushìqíngfāshēng,tāzǒuguòqùxiànglǐpéiyuándào:“xūbúxūyàowǒsòngbómǔqùyīyuàn?”
  李培源摇了摇头,母亲伤得不重,急jiù医生已经帮她处理过伤口,他低声道:“张扬,你回去,忙了大半天,赶紧回去休息”

  ………………………………………………………………………………………………

  张扬点了点头,又和李培源的父母说了一声,才离开,来到皮卡车前,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听到赵国强在身后叫自己:“张主任请留步”

  张扬停下脚乒转过身去,淡然笑道:“赵局找wǒ有事?”

  赵国强道:“wǒ只是感到奇怪,为什么每当发生重大案件的时候,你总会出现在现场”是你未卜先知呢?还是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张扬道:“你怀疑wǒ?”

  赵国强道:“wǒ没怀疑你”只是感到有些好奇”

  张扬道:“唐红英母女俩是不是他杀?这次的煤气泄漏爆炸是不是一螓蓄意的谋杀?”

  赵国强道:“wǒ为什友要告诉你?”

  张扬向李培源的方向看了一眼,低声道:“赵局,wǒ是总觉着维护正义制止犯罪才是你们警察的职责,这件事可能牵涉很多,wǒ相信李书记不会告诉你nà么多,如果你有兴趣,拜托你拿出一些诚意,也许wǒ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赵国强微微一怔,他看着张扬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他想从中看出张扬究竟有没有欺骗的成分在内,张扬的目光很坦然,坦然到赵国强看不出任何的虚伪和破绽赵国强抿了抿嘴唇,他似乎还在犹豫

  张扬道:“一个小时后,wǒ在体委旁边的奥运酒家等你,你爱来不来”

  赵国强收队之后,终于决定去和张扬见上一面,他不得不承认”张扬的话已经激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李培源刚才跟他说了一些话,可都是皮毛”没有涉及太深的内容”赵国强相信事情没nà么简单,李培源应该认为这是一次谋杀案,所以他才会直接给局里打电话

  张扬已经点好了菜,看到赵国强过来,他把准备好的清江特供打开了

  赵国强在他对面坐下,脱下大衣,除下手套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张主任让wǒ过来,不是来喝酒的?”

  张扬在赵国强面前的玻璃杯中倒满了酒”然后给自己也倒满:“wǒ还没吃饭,你应该也没吃,既然坐在一起了,边吃边聊”

  赵国强道:“wǒ的时间很紧,等会儿还得去局里看尸检报告”

  张扬道:“这个世界上不止是你的时间宝贵,wǒ也很忙,可再忙也得先吃饱饭,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权当这一顿是wǒ欢迎你来南锡的接风宴”他端起玻璃杯,小二两白酒一饮而尽

  赵国强端起酒杯,低声道:“真心话吗?你真的欢迎wǒ到南锡来?”他一仰脖也把杯中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