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阴霾】(下)


  “天汇区公安局长林米明概到了,他没想到两位局领导都比他先到,拱手道:“惭愧惭愧,路上堵车来晚了”,他一边说话,一边bǎ外套脱下来,室内空调打得很足,根本穿bú住那么多的衣服

  赵国强哈哈笑道:“我们从总局过来,就经过你们天汇区,那里见到yǒu堵车的?再说你也没来晚啊”

  林光明bú好意思的笑道:“这借口说习惯了,一张嘴就溜出来了,我是没来晚,bú过比两位领导来得晚”,林光明很会说话,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和公安局领导,和天汇区各级领导关系都相处的很bú错张扬通过石胜利请他过来,林光明并没yǒu犹豫,孟允声和房心伟两人的事情在公安局内部早就传开了,谁都知道他们两人下台和张扬yǒu着直接的关系,对于这样一个人林光明是bú想得罪的

  张扬招呼几位公安局的头面人物坐下,张德放道:“早知道这样,我bǎ其他几个分局的头头都叫过来了,省得再到局里给小程介绍了”,赵国强道:“张主任真是关心我们局里的事情,连我们欢迎小程的接风宴都替我们摆好了”他这句话明显在讽刺张扬管得太宽

  张大官人笑道:“几位领导误会了,我bú是想替你们摆接风宴,今天这顿算我请焱东的,焱东在丰泽的时候就是我的好搭档好朋友,我摆这场接风宴的目的是想给大家介绍介绍,以后焱东在南锡还要靠各位领导多多帮忙多多照顾”

  程焱东听张扬这样说,心中还是很感动的,他初来乍到dāng然bú方便多说■话,微笑道:“希望各位领导以后要多多关照

  张德放哈哈笑道:“焱东是你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以后我们工作上会相互帮助”工作之余也会多多交流,来咱们为焱东的到来共同干了一杯”

  三句■bú离本行,一群公安在一起,没聊几句话题就来到了近发生的爆炸案上,话题是林光明挑起的”案子发生在天汇区,虽然市局接手,可他也很关注这件事,毕竟天汇区很久没yǒu发生过这样的恶xìng案件了,林光明道:“唐红英母女两个得罪了什么人?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残忍,竟然下手将母女两人都杀死了”,赵国强叹了口气道:“还没yǒu什么眉目,bú过根据现场的情况调查,和尸检报告来看”母女俩都是被人先杀死,然后才制造了这场煤气爆炸,这场煤气爆炸只是想造成意外的假象,bú过杀手的手法太拙劣了”,张德放没说话,端起茶杯默默喝着茶,最近南锡接连bú断的出事,他已经yǒu种bú祥的预感

  林光明道:“傅连胜一家的遭遇在咱们公安内部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无论傅连胜过去做过什么”他已经死了,他的妻子和女儿是无辜的,如今也落到这样的下场,bú能bú让人感到惋惜”

  石胜利和傅长征坐在一起,这种场合他们两人原本是没多少资格说话的,傅长征dāng然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可石胜利还是憋bú住,他张道:“傅哥活着的时候”我跟他很熟,我觉着他人挺bú错的,他到底得罪了谁啊,怎么会落到这么惨的下场?”

  张德放放下茶杯道:“今天的主题是欢迎小程,友么又聊起案情了,我看你们全都是工作狂,这样可bú好,工作和生活要分开,工作之余”咱们bú谈案情,喝酒”喝酒”

  赵国强笑道:“张局,你bú是说过,咱们dāng公安的,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没yǒu休息的时候吗?”,张德放呃了一声,bú由得笑道:“我yǒu这样说过吗?”

  林光明作证道:“张局的确这么说过”

  张扬道:“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铁人也受bú了啊,那啥…………我赞同张局的话,工作之余,咱们bú谈案情,喝酒喝酒”,张德放dāng晚的情绪始终bú太高,看得出他yǒu心事,离开的时候,程焱东和张扬一起bǎ他送到停车场,张德放他们分别握了握手,他看了看张扬忽然道:“张扬,我想跟你说件事”,张扬点了点头,和张德放一起来到无人的路灯下,张德放点燃一支香烟,低声道:“纪委yǒu没yǒu找过你?”,张扬愣了一下,马上想起李培源找他询问海天的事情,难道张德放也被调查了?

  张德放用力抽了烟,吐出一团烟雾道:“你bú用多心,我只是随口问问”

  张扬道:“李书记倒是找我谈过,问起海天转让的事情,我如实说了,怎么?他也找你了?”,张德放抬起头,看着烟雾袅袅升腾而起,在灯光下bú断地扩散,他的声音yǒu些低沉:“段金龙可能提供了很多bú实的材料给纪委,想要抹黑我们”他用上了我们这个词,是想提醒张扬,现在他们两人站在一艘船上,段金龙举报的bú仅是他,还yǒu张扬

  张扬bú屑笑道:“段金龙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小人,他离开南锡,kěn定对我怀恨在心,他爱怎么举报怎么举报,我才bú管,反正我没yǒu做错什么事”

  张德放道:“众口舒金积毁销骨,就算你没做错什么,也要引起警惕,体制内的事情恨难说,别人说你好的时候没人信,可一旦说你坏,马上就要调查,纪委的那帮老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挑毛病,别看他们平时对你笑眯眯的,指bú定什么时候给你下绊子”张德放像是说给自己听,他和张扬之间也很久没yǒu这样推心置腹的说话了

  张扬从张德放的话里已经推测到纪委可能找到他了,看来张德放的日子很bú好过,张扬道:“谣言止于智者,这世上的流言多了去了,如果我们每件事都在乎,我们什么事也干bú成了”

  张德放道:“千万别人的力量,段金龙递了bú少黑材料给纪委”主要就是指向咱们两人舟,老弟,看在咱们相交一场的份上,我给你提个醒,千万bú要掉以轻心啊”

  张扬笑道:“谢了”我一定多多留意”

  张德放离去之后,张扬陷入长久的沉思之中,纪委书记李培源找他问海天大酒店的时候,他就猜到可能yǒu人递了黑材料,张德放的扳番话已经证明,段金龙kěn定将手里的一些证据递到了纪委,dāng初段金龙离开南锡”放弃海天大酒店也是迫bú得已,看来他bú甘心咽下这口气,现在事情没过去多久,他就筹谋反击了张扬并bú怕段金龙的反击,正如他向纪委书记李培源所说的那样,他根本没yǒu从海天的转让过程中捞取任何的好处,张大官人压根看bú上那点儿钱,别人bú这么认为是别人的事情”他能够看出张德放很紧张,早在段金龙经营海天的时候,张扬就察觉到张德放和段金龙之间斩bú断理还乱的关系,段金龙落难之时,张德放对他bú闻bú问,想必是张德放的绝情触怒了段金龙

  ………………………………………………………………………………………………

  张德放dāng晚并没回家,而是来到钟海燕的住处,因为害怕别人撞破他们的关系”钟海燕在市郊租了套房,她刚刚从燕归来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洗澡,看到张德放开门进来,钟海燕感到yǒu些惊奇,她迎上去◎帮助张德放脱下外套,轻声道:“bú是说你今晚要回家吗?”

  张德放眉头紧锁”在沙发上坐下

  钟海燕给他泡了杯茶,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儿”关切道:“你喝酒了?”

  张德放点了点头道:☆“张扬请客给来的分局长接风,所以多喝了两杯”

  钟海燕听到张扬的名字心中yǒu些奇怪,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张德放和张扬还能坐到一起

  张德放喝了茶道:“怎么今天这么q回来?店里生意bú忙?”

  钟海燕白了他一眼道:“还bú是你,自从孟允声和房伟出事之后,你们局里的业务少了许多,店里的生意也是一天比一天清淡,这个张扬真是bǎ我坑苦了”

  张德放低声道:“既然生意bú▲好,就关了”

  钟海燕微微一怔,张德放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一句,自己饭店还没开多久啊,她敏锐地觉察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挽住张德放的手臂,柔声道:“怎么了?你好像心情bú太好”

  张德放向●后靠在沙发上,钟海燕搂住他的身躯,交滴滴道:“怎么啦,你倒是说嘛”

  张德放道:“段金龙可能向纪委举报我了”

  “什么?”

  张德放道:“燕儿,你必须马上走,趁着纪委还没yǒu对你调查之前马上走”

  钟海燕道:“我yǒu什么好怕,段金龙他能yǒu我什么bǎ柄?”

  张德放道:“我怀疑他手里yǒu些我们bú知道苒证据,燕儿,你先离开,避一避风头,等这件事过去,再回来,只要被纪检部门盯上了,就是很麻烦的事情”

  钟海燕道:“已经确实了?”

  张德放道:“没yǒu,bú过我听说纪检部门开始调查海天的事情”

  钟海燕道:“瞧你吓的,也许没▲事呢段金龙自己的屁股就bú干净,他要是敢举报我们,我就让他吃bú了兜着走,这些年他可没少干违法经营,除非他好日子过腻歪了,想蹲大狱”

  张德放却没yǒu钟海燕这样乐观,段金龙的违法经营很多都是◎◆在他的庇护下,他虽然没yǒu直接从段金龙的手上拿钱,可是钟海燕却拿过bú少,钟海燕是关键人物,如果段金龙真的豁出去了,钟海燕kěn定会被调查,一旦落在检察院的手里,钟海燕还会bú会对他情深义重,很难说□◆在他的庇护下,他虽然没yǒu直接从段金龙的手上拿钱,可是钟海燕却拿过bú少,钟海燕是关键人物,如果段金龙真的豁出去了,钟海燕kěn定会被调查,一旦落在检zàitādebìhùxià,tāsuīránméiyǒuzhíjiēcóngduànjīnlóngdeshǒushàngnáqián,kěshìzhōnghǎiyànquènáguòbúshǎo,zhōnghǎiyànshìguānjiànrénwù,rúguǒduànjīnlóngzhēndehuōchūqùle,zhōnghǎiyànkěndìnghuìbèidiàochá,yīdànluòzàijiǎncháyuàndeshǒulǐ,zhōnghǎiyànháihuìbúhuìduìtāqíngshēnyìzhòng,hěnnánshuō

  张德放道:“未雨绸缪总是好的,我听说纪检部门调查海天的事情,所以我借着今晚的机会试探了一下张扬,他跟我说纪委已经找过他,就是为了海天的事情,燕儿,无风bú起浪,你现在bú走,真要是等到他们找到门上,想走都走bú了了”

  钟海燕听张德放这样说bú由得也紧张起来,她dāng然bú想走,张德放之所以让她走,用心很明显,他是为了保护他自己,想到这一层,钟海燕难免yǒu些失望,张德放这个A太没yǒu担dāng,遇到事情,他只会想到自保,根本没yǒu考虑她的感受钟海燕放开了张德放,默默坐到一边

  张德放看出她明显yǒu些bú开心,轻声劝慰道:“只走出去避一避风头,过眸子没事,我就安排你回来”

  钟海燕道:“我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南锡,现在你让我离开?”

  张德放道:“bú是让你离开,是让你出去避一避,我bú想你yǒu事”

  钟海燕道:“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好bú容易才熬到今天,燕归来开业没多久,你让我bǎ刚刚yǒu了点起色的事业全都抛弃?就为了你的猜测?”

  张德放道:“bú是猜测,纪委已经开始调查海天的事情,早晚都会查到你的身上,燕儿,我b▲ú想你yǒu事”

  “你是bú想自己yǒu事?”

  张德放dāng然能够看出钟海燕心中的怨念,伸出手臂想要揽住钟海燕的肩膀,钟海燕却尖叫道:“bú要碰我”

  张德放的手尴枪的僵在那里

  钟海燕站直了身子,目光变得前所未yǒu的陌生,她摇了摇头道:“你出去,以后再也bú要到我这里来”

  “燕儿……”

  “滚”钟海燕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