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雨未停】(上)


  “这是南锡入冬以来的第三场雨,风很大,雨很密,细密的雨丝在寒风的舞动下,无孔不入的钻入人们的衣领里袖口里,张扬不喜欢南锡的冬天,cháo湿yīn冷,很不舒服拉库马已经返回印度了,留下来照顾艾西瓦娅的是他的妻子朗吉

  朗吉duì这位外甥女显然没有拉库马关心”来到南锡的这几天,她乐于到处旅游,而将艾西瓦娅交给护士照料

  张扬去看艾西瓦娅的时候”这个印度女孩正坐在轮椅上,看着院◇子里的冬雨,绿宝石般的美眸此时门g上了一层灰色,脸色比张扬之前见她的时候加的苍白了,甚至连嘴唇也没有了丝毫的血色

  张扬来到她的面前,艾西瓦娅的护士xiàng他笑了笑

  张扬轻声道:“○是不是很冷,回房间休息?”,艾西瓦娅的目光仍然盯着前方:“wǒ不觉着冷……”随后她又解释道:“,wǒ的身体没有知觉”冷、热、疼痛,wǒ什么都感知不到,wǒ是不是很幸运?”

  张扬听到这里,心中▲生出一阵同情,他微笑道:“会好起来的”等于博士来了,就为你做手术”,艾西瓦娅道:“听说外面有一面小湖,wǒ想去看看”,张扬征求了一下护士的意见,那位护士已经见过张扬几次,知道是他为艾西瓦娅联系治病的事☆情”点了点同意了张扬带她出去看看,提醒张扬尽量不要太晚

  张扬推着艾西瓦娅xiàng外走去”艾西瓦娅的身体用皮带固定在轮椅上,这是为了避免她摔dǎo,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的控制力可言

  张扬一手推着轮椅,一手给艾西瓦娅打着伞,通往湖边的青石板路面有些颠簸艾西瓦娅的身体随着颤动着,她轻声道:“wǒ不要打伞,wǒ想感受一下雨滴”

  此时雨下的很小,张扬收起了雨伞,艾西瓦娅的目光望着前方突然开阔的湖面眼眸之中渐渐流露出几分神采

  “过去有没有来过中国?”

  “没有,其实到哪里duìwǒ来说没有任何的分别,无论到了哪里”wǒ都是呆在房间里,白天等着黑夜的来临,黑夜等着白天的到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wǒ厌倦了这样的生活,wǒ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惜”wǒ现在连结束自己生命的能力都没有”,张扬笑道:“仅有能力是不够的,很多人有勇气去杀死别人,可是杀死自己却没有那样的勇气,因为活着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没有人舍得这样放弃”

  “wǒ舍得”

  张扬忽然想起了顾养养比起顾养养,艾西瓦娅的命运似乎加的悲惨

  艾西瓦娅道:“有件事wǒ一直想问你,为什么会☆找到wǒ?为什么会帮wǒ?”,张扬道:“wǒ已经说过了”拉兹是wǒ的朋友,正是因为他的缘故……”

  艾西瓦娅打断了张扬的话:“不是wǒ知道不是张先生wǒ能够看出你是个坦率正直的人,wǒ希望你不■要欺骗wǒ,能够告诉wǒ一句实话

  张扬犹豫了一下他本想在艾西瓦娅手术之后再告诉她真相的

  艾西瓦娅道:“如果你不说,wǒ会拒绝你duìwǒ的帮助,拒绝手术,拒绝你为wǒ做一切的事情”★

  张扬笑道:“你在威胁wǒ?”

  艾西瓦娅道:“不是威胁”wǒ从不威胁任何人wǒ只是想知道,你和wǒ素不相识,为什么会帮助wǒ?”,张扬将艾西瓦娅推到湖畔的长椅旁他在长椅上坐下,和艾★西瓦娅一起并肩看着不远处的凤眼湖昔日平静无波的凤眼湖在冬雨飘摇的日子里也掀起了层层波浪”湖面上笼罩着一层薄雾周围的景物在雾中显得朦朦胧胧,模糊不清

  张扬终于道:“范思琪”

  艾西瓦娅的表情并没有预想中震惊,甚至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这反dǎo让张扬有些好奇

  艾西瓦娅轻声道:“wǒ早就猜到是她”

  张扬道:“她想帮助你,治好你,补井她昔日duì你的过失”,艾西瓦娅淡然道:“她没有什么duì不起wǒ的地方,wǒ摔dǎo只是一个意外”,张扬道:“你不恨她?”,“不恨张先生,她应该xiàng你说了不少的事情”,张扬点了点头道:“很多”,艾西瓦娅道:“她喜欢你?”,张扬笑了起来:“wǒ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种”

  艾西瓦娅道:“wǒ和她之间的事情从没有xiàng任何人提起过,包括wǒ的舅舅,wǒ在英国读书的时候,wǒ和她曾经在一起形影不离的生活了大半年”可是wǒ厌倦了这种生活,wǒ想摆脱她,她不接受,wǒ们发生了争吵,她想留住wǒ”wǒ想走,是wǒ自己失足踏空,和她没有关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所以,你可以转告她,让她不必自责,也不必为wǒ做任何事”

  张扬望着这个善良的女孩儿,心中充满了欣赏,如果说过去是因为范思琪求他出手帮助艾西瓦娅”可现在张扬已经拿定主意,一定要帮助艾西瓦娅恢复健康

  张扬道:“等你好了,你亲口duì她说”,艾西瓦娅道:“wǒ不想见她,wǒ不想回忆起那段过去”,张扬道:“她遇到了些麻烦,很可能要坐牢,她想把星月的股份转让给你”当然这需要你的同意”

  艾西瓦娅想都不想就回答道:“wǒ不同意,她坐牢,wǒ很遗憾”wǒ知道她想用这种方式换取心理上的安慰,可是,wǒ从没怪过她,所以她没必要这样做”艾西瓦娅深深呼吸了一口涛冷的空气:“张先生”wǒ会付给你诊金”,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艾西瓦娅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不知他为何发笑

  张扬道:“艾西瓦娅,虽然wǒ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可是wǒ相信你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wǒ愿意帮助你,开始的时候和范小姐有关可现在wǒ愿意无条件好帮助你”

  艾西瓦娅轻声道:“wǒ有必要提醒你,你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很多有名的神经科专家都为wǒ看过病,可是他们都无能为力,没有人敢为wǒ动手术……”

  张扬道:“你duì中医没有信心?”,艾西瓦娅低声道:“wǒduì自己没有信心,wǒ已经失望过太多次了”

  张扬伸出手握住艾西瓦娅纤长白nèn的右手,艾西瓦娅的手长得很美,肌肤细腻滑润,张扬有些诧异道:,“你瘫痪了这么久,你的肢体肌ròu居然没有任何的萎缩现象”,艾西瓦娅道:,“wǒ从小就修习瑜伽,别的医生也duì此感到不解,wǒ想应该是这个缘故,wǒ舅舅说”瑜伽可以延缓陈代谢的度”曾经有位高僧,他埋在地下三年,不吃不喝,一样可以存活下来”

  张扬道:“可能吗?”

  艾西瓦娅道:“wǒ舅舅不会骗wǒ”

  张扬将一丝内息悄然透入艾西瓦娅的体内,内息沿着艾西瓦娅的经脉流走”艾西瓦娅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过了一会儿”她竟然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体内行进,她震惊无比,一双美眸不可思议的看着张扬,张扬微笑道:“闭上眼睛,wǒ只是想xiàng你证明”这世上总是有很多奇迹存在的”

  如果说第一次为艾西瓦娅诊脉,只是初步了解她受伤的情况,这第二次利用内息行遍艾西瓦娅周身的经脉”张扬已经duì她的身体状况有了一个全方面的了解,艾西瓦娅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乐观,她的身体状况很好,只要能够用手术取出她脊髓内的碎◎骨,再将颈椎复位,张扬可以利用中药滋养她受损的脊楗”让她得以尽快的恢复”而她的瑜伽根基,让她在受伤之后”机体自然而然的产生了自wǒ保护,良好的身体状况能够让她康复的时间大大的缩短

  张扬的内息☆◎行进到艾西瓦娅的颈椎处,艾西瓦娅感到一阵刺痛,这痛感从她的颈部一直延伸到她的尾椎,疼痛没有让她感到恐慌,反而让她感到异常的惊喜,自从发生截瘫之后,她的脊椎还从没有感受过这样清晰的痛感

  张扬缓○hángjìndàoàixīwǎyàdejǐngzhuīchù,àixīwǎyàgǎndàoyīzhèncìtòng,zhètònggǎncóngtādejǐngbùyīzhíyánshēndàotādewěizhuī,téngtòngméiyǒuràngtāgǎndàokǒnghuāng,fǎnérràngtāgǎndàoyìchángdejīngxǐ,zìcóngfāshēngjiétānzhīhòu,tādejǐzhuīháicóngméiyǒugǎnshòuguòzhèyàngqīngxīdetònggǎn

  zhāngyánghuǎn缓收回内息,微笑道:“你的情况比你想象中要好的多”wǒ相信你一定可以康复,现在你duìwǒ有点信心了吗?”

  艾西瓦娅绿色的美眸宛如泉水般荡漾开来,其中闪烁的是晶莹的泪光,她本已绝望,可是张扬刚才的表现,又重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

  ………………………………………………………………………………………………

  和艾西瓦娅相反,此时的范思琪正一天天走xiàng绝望,开庭日期临近,依然找不到duì她有利的证据,范思琪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张扬把艾西瓦娅的决定告诉了她,艾西瓦娅的决定早就在范思琪的意料之中,她叹了口气道:,“为什么要告诉她?”

  张扬道:“她早晚都会知道,你想把手头的股份转让给她,也需要征得她的同意”

  范思琪咬着嘴唇,她的心情有些烦乱,不仅仅因为艾西瓦娅,还因为她即将走上法庭

  张扬道:“艾西瓦娅让wǒ转告你,她没恨过你,摔dǎo的事情跟你无关,让你不要自责”

  范思琪道:“她依然是那么善良”

  张扬笑道:“过去的事情就忘了,想要解脱,必须放手”,范思琪黯然道:“要是wǒ当初早点放手”也不会让她遭受这冻多的磨难”,张扬安慰范思琪道:“她的情况很好,wǒ和于博士探讨过,于博士有信心治好她”

  范思琪道:“谢谢你,张扬,wǒ永远都会记住有你这样一个朋友”

  张扬道:“还有三天就要开庭了,你感◇觉怎么样?”,范思琪道:“证据确凿,wǒ没有胜诉的机会,谢谢你们一直以来duìwǒ的帮助,wǒ认命了”,张扬摇了摇头:“可这件事明明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承认?”

  范思琪道:“wǒ也不甘心”w■ǒ也不想承认,可是wǒ拿不出任何的证据,wǒ没得救了”说完这句话,范思琪用力闭上了眼睛,两行泪水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滑落

  张扬伸出大手盖在她的左手之上,张扬和高廉明不止一次讨论过范思琪的案情,这次范思琪必败无疑,张扬低声道:“未必会输,就算这次输了”还有上述的机会”,“没用的”范思琪泣声道,她睁开双眸竭力控制住内心的伤感:,“张扬”艾西瓦娅如果不要wǒ的股份,你就帮wǒ成立一个基金会,把wǒ的钱用于慈善事业,wǒ不想白白便宜了那帮冷血的畜生”

  张扬拍了拍她的手背,范思琪忽然感觉到手背一阵刺痛,一股冰冷的气流沿着她的手背一直传到她的身体内,顷刻间半边身体变得无比麻痹,望着张扬,双□目之中流露出震骇莫名的光芒

  张扬以传音入密xiàng范思琪道:“范小姐”wǒ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你可能会生一场重病,现代的医学条件应该查不出你得了什么病,也无法为你◇□目之中流露出震骇莫名的光芒

  张扬以传音入密xiàng范思琪道:“范小姐”wǒ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你”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你可能会生一场重病,mùzhīzhōngliúlùchūzhènhàimòmíngdeguāngmáng

  zhāngyángyǐchuányīnrùmìxiàngfànsīqídào:“fànxiǎojiě”wǒxiǎngbúchūháiyǒushímebànfǎkěyǐjiùnǐ”suǒyǐzhīnéngchūcǐxiàcè,nǐkěnénghuìshēngyīchǎngzhòngbìng,xiàndàideyīxuétiáojiànyīnggāichábúchūnǐdéleshímebìng,yěwúfǎwéinǐ提供治疗,利用这个机会,你可以申请保外就医,甚至引渡回国虽然会遭到警方的监管,失去一些自由,可是要比你从此入狱好的多,在此期间你会承受一些痛苦,可是也只有这种方式”wǒ们可以换取一些时间”

  范思琪望着张扬,她仔细倾听着张扬的每一句话,身体的冰冷麻木感却越来越剧烈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