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风正疾】(上)


  李长yǔ散会之后,马上就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从那份举报材料上,看不出张扬存在什么问题,可是李长yǔ有种不好de预感,徐光rán今天拍案怒起已经给出了一个明确de信号,他要借着海天大酒店de事情做文章”这可是一个很不好de兆头,转移注意力是一种常见de政治手法,像徐光rán这种级数de政治高手对于这种方法de使用是炉火纯青最近一段时间是徐光rán政治生涯de低朝时期”因为徐光利de事情,让他受到了方方面面de质疑,徐光rán急于从这种困境中摆脱出来,可是他一直没有遭到恰当de时机纪委接到de举报材料,对徐光rán来说是一场及时雨”他要借着这件事覆雨翻云,扭转逆势

  李长yǔ并不担心张扬会在经济上栽跟头”以他对张扬de了解,张扬不是那么眼光狭隘de人,这小子拥有着强烈de上进心,他想当官,相当大官”而且他de出发点很明确,当官不是为了发财,当rán,张扬也没崇高到”当官仅仅是为人民服务这么简单,他是为了满足自己de权力欲,这样de一个人是不会犯低级错误de,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那么了解张扬,李长yǔ给他一个适当de提醒是必要de政治斗争是无情de,一个人往往为了扭转自己de政治劣势,不惜牺牲他人de利益,李长yǔ在体制中这么多年,已经不止一次见证了这一点,他能够感觉到”徐光rán隐忍许久de出击,不击则以,一击必中

  张扬听说仍rán是海天大酒店de事情,感到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道:“李市长”这件事我都跟纪委解释清楚了,他们如果还不信,可以去调查,我在海天大酒店de转让过程中没有收取过一分钱de好处”而且当时是段金龙找到我门上,让我帮他,我说现在当今好心人怎么就这么难?如果当初我拒绝他,也就没那么多烦心事”

  李长yǔ道:“无论做官还是做人都要有远见,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海天de事情引起了市里de高度重视,这次举报材料很详实,徐书记已经发了话”要彻底查清这件事,相关违纪人员一个都不会放过”,张扬道:“我承认我和这件事有关联,可是我没有违纪”

  李长yǔ道:“你还是小心一些,多想想怎么证明自己”

  张扬道:“您放心,我会谨慎应对这什事”

  张扬挂上电话没多久,就看到石胜利回来了,张大官人嘴上说不在乎,可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毕竟海天大酒店de事情,他还是做了不少手脚de”石胜利来到张扬de办公室,叫苦不迭道:“那帮检察院de有毛病啊”非得把我弄过去调查,我是受害者啊”

  张扬装出若无其事de样子:“没事?”

  石胜利得意一笑道:“我又没干啥坏事儿,无论他们怎么问,我打死都不说”嘿嘿”我够资格当党员了”

  张扬笑了笑:“好好干你de工作,其他de事情别多想”

  石胜利道:“张主任,你说海天de事情会不会牵连到我们?”,张扬摇了摇头道:“段金龙只是一个小人罢了,如果当初我不帮他,海天就被别人给吞了,想不到他离开之后反咬了我一口”

  石胜利咬牙切齿道:“麻痹de什么东西,下次让我遇到他,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张扬道:“清者自清”不要管外面怎么说,该怎么工作还是怎么工作”

  石胜利点子点头

  …………………………………………”,………………………………………………

  外面起风了”光秃秃de树枝甩鞭一样拍打在玻璃窗上,张扬看了看时间,就快下班了,他准备去医院探望范思琪,起身穿上风衣和石胜利一起出门,正准备关门de时候”固rán听到楼下发出惊呼声,rán后听到一声巨响”张大官人已经被前两天遇到de煤气爆炸闹得相当de敏感,下意识de向下蹲去,再看石胜利已经抱着脑袋缩在地上了,这厮de自我保护意识真是强

  这一声巨响把体委de很多人都吸引出来了,常海心也从微机室里跑出来”她指着南洋国际de楼上

  张扬抬起头看到南洋国际楼◆顶闪耀着刺眼de电火花,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一直竖立在南洋国际楼顶de广告显示屏不见了

  众人都向南洋国际de大门口处跑去,常海心来到张扬身边,有些紧张道:“可能出事了”,张扬皱了皱眉头:“走◆,去看看”

  南洋国际de大门口处一片狼藉,巨大de广告显示屏被大风从楼顶吹落,摔到了门前de空地上,现场到处都是四散de玻璃碎片,一名不巧从楼下经过de保安员被显示屏砸中,当场丧命,现场惨不◆忍睹,常海心看到那滩鲜血吓得尖叫起来,张扬伸出手门g住她de眼睛周围人群都呆在那里,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大声道:“赶紧报警,赶紧叫救护车”

  这时候叫救护车已经晚了”那名保安员当场就被砸死了▲,就算是张扬也无法让他复活

  天汇区公安局局长林光明也率队及时来到了这里,事情并不复杂,当天风力很大,广告显示屏安装有问题”这起事件de责任很明显,应该是广告公司de责任,张扬望着地上广告屏de残骸,看到了铭牌上欢颜广告这四个字,心中不由得沉了下去,麻痹de,不会这么巧这广告显示屏竟rán是何卓成广告公司做de,如果不是看到欢颜广告de名字,张扬几乎忘了这件事,当初何卓成来找他要在南锡做些广告业务,张扬看在何歆颜de面子上”帮他联系了几家,南洋国际就是其中之一”想不到何卓成做事这么不牢靠,一场大风就把他de广告显示屏给吹下来了,麻烦de是”这次还偏偏出了人命

  张扬没说话,此时高廉明也过来了,他和张扬约好了一起去医院探望范思琪,高廉明来得晚了一些,没有看到现场de惨状”这厮好奇de向往拼凑,被张扬推到了一边

  常海心脸色苍白de站在远处,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吐了起来”张扬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de后背,关切道:,“没事?”,常海心从手袋中取出纸巾擦了擦嘴,她被刚才de惨状吓着了,颤声道:“我回去歇歇就好”

  张扬看到她de模样,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去,轻声道:“跟我们一起去医院探望范思琪,大家在一起说说话,待会儿就忘了”,常海心点了点头

  张扬把车钥匙交给高廉明”他今天de心事很重,找出何卓成de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处于关机中,张扬又拨打了何卓成d◎e传呼”依rán是无人应答,发生了这么大de事情,何卓成可能躲了起来

  常海心也看出张扬今天有些心神不宁,关切道:“你有心事?”,张扬笑了笑道:“听说范思琪病de很重,作为朋友当rán有些担,◇

  高廉明一边开车一边道:“她现在这个时候生病倒是好事,上庭de时间可以延后”

  张扬开了点车窗,冷风吹在他de脸上,他提醒自己要冷静下来”低声道:“,范思琪如果病情严重de话,是不是可以保外就医?”,高廉明道:“应该可以,不过这要有专家诊疗组鉴定”

  张扬不屑道:,“专家?等他们治好范思琪再说”

  …………………………………………”,………………………………………………

  范思琪到现在仍rán昏迷不醒,张扬他们去医院探望de时候”刚巧赵国强也在场,张扬走过去跟他打了一个招呼:“赵局”范思琪de情况怎么样?”

  赵国强道:“目前生命体征还算平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医生还没有做出明确诊断”

  张扬道:“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她吗?”,赵国强摇了摇头道:“根据我们和医院商量de结果,她苏醒之前谢绝一切探望”

  高廉明来到赵国强面前:,“赵哥,我是她到代理律师,你还是网开一面,我进去看看,要是她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找谁要律师费去?”

  赵国强道:“不行我们已经通知了她de家人,最迟明天上午”她家人就会从加坡来到南锡”,这时重症监护室de护士走了出来,向赵国强小声道:“赵局长”病人苏醒了”

  赵国强转身向病房内走去”张扬和高廉明也紧紧跟上

  赵国强本来想把他们拒之门外,可想了想又转变了念头,让他们跟过去也好,看看他们两个要说什么

  三人换了隔离衣,来到范思琪de床前

  范思琪带着吸氧面罩,面无血色,整个人虚弱无力de躺在床上”虽rán张扬在看守所de时候提醒过她,这次de大病是他所为,可是范思琪真de感觉到自己生病了,病得很重,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她模糊de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视野中出现了三个身影”她从中找到了张扬,想朝他笑一笑,却连笑de力气都没有

  赵国强道:“范小姐,你感觉怎样?能听到我de话吗?”,范思琪虽rán能够听得清楚”可是她却不想回答赵国强

  张扬de声音传入了她de耳朵里,张扬用上了传音入密,有些话只能让范思琪一个人听到,张扬道:“这些天你会受些苦,病情会逐渐加重,你de身体也会出现相应de变化,以他们de医疗水准治不好你,我会让高廉明提出保外就医,等时机成熟”会帮你办理出国治疗”

  范思琪看着张扬没说话,一颗泪水却顺着她de眼角滑落下去

  高廉明和赵国强都觉着奇怪”范思琪从头到尾都只看着张扬一个人,而且还落泪了”难道这个范思琪对张扬动了情?她不是同xìng恋吗?张扬这厮de魅力就这么难以抵挡,连同xìng恋都能为他动心?纳闷归纳闷,这些话是不能说出来de

  高廉明道:“范小姐,你不用担心,看病要紧,其他de手续我会为你办理”,范思琪艰难de抬起手,指了指自己de氧气面罩

  征求床边护士同意之后,帮她取下了氧气面罩,范思琪虚弱无力道:“高律师,我委托你全权处理星月集团de事务,帮我发一个声明,在我生病期间,星月董事会做出de一切决定都是违规de,我有权向他们追究相关法律责任……”她缓了口气”又道★:“所有探望者,必须要经得我同意……”,他们离开重症监护室de时候,高廉明不禁叹了口气道:“范思琪de情况很糟糕,可千万别得什么绝症”

  张扬忍不住骂道:“乌鸦嘴”

  赵国强打心底叹了▲:“suǒyǒutànwàngzhě,bìxūyàojīngdéwǒtóngyì……”,tāmenlíkāizhòngzhèngjiānhùshìdeshíhòu,gāoliánmíngbújìntànlekǒuqìdào:“fànsīqídeqíngkuànghěnzāogāo,kěqiānwànbiédéshímejuézhèng”

  zhāngyángrěnbúzhùmàdào:“wūyāzuǐ”

  zhàoguóqiángdǎxīndǐtànle口气”看来范思琪就算侥幸逃脱了法律de审判,也很难逃脱命运de制裁他刚才也问过医生”对范思琪de情况都不弄好,没有人抱有乐观态度

  高廉明知道赵国强和张扬之间素来不睦”看到今天是个机会,想趁机□帮他们两人冰释下误会,他提出一起出去吃饭,赵国强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他摇了摇头道:“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没时间喝酒,改天”,张扬也没心情喝酒,他笑道:“年底了”大家都忙,以后再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