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风正疾】(下)


  常海心一直都在张扬de车里等着,从她惶恐de眼神中就知道她仍然惊魂未定,高廉明准备去医院找专家询问下范思琪de病情资料,张扬也不想等他,让他自己打车回去,自己先把常海心送回住处

  常海心住在体委附近de兰香苑,房子是常海龙帮她租下来de,为de是让妹妹住de舒服,两室一厅de房子,里面收拾de很整洁,张扬把她送进房内,本想走,常海心轻声道:“留下来陪我吃饭,我怕”

  看到她楚楚kě怜de样子,张扬实在不忍心弃她而去,点le点头道:“我下去拿瓶酒上来”

  常海心做le几个小菜,又弄le一只冬笋盹鸭,细心de她也看出张扬de情绪有些低落,向张扬道:“你先去看电视,我很快就能把菜做好”

  张扬嗯le一声,打开le电视,此时顾明健打来le电话,顾明健de声音显得有些焦急:“张扬,你知道吗?我表哥被双规le”

  张德放被双规是张扬预料中de事情,只是◆他méi想到这件事来de这么快,他低声道:“我méi听说”

  顾明健道:“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找我爸说点事,méi想到这么快就出事le,张扬,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你帮我打听打听”

 ● 张扬道:“明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kě能和过去海天de非法经营有关,这件事你kě以去问夏市长”

  顾明健道:“这件事太突然le,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他”

  张扬道:“明健,这件事很复杂,你应该先征求一下顾书记de意见”

  顾明健道:“我知道le,我这就去找我爸,看看他怎么说”

  ……………………………………”……“………………………………………………

  顾允知元旦后就来到le西樵,这个春节他打算在西樵渡过”女儿顾佳彤去美国考察,儿子顾明健也忙于公司de业务整天不着家,顾允知也习惯le离休生活,随着退下来de时间久le,他发现自己渐渐归于平凡”周围人对他已经méi有当初刚刚退下来时候de关注,而他de心境也真正归于平静

  夏伯达经常给他打电话,来到西樵后,这位昔日de老部下又过来探望自己,此时夏伯达就坐在顾家老宅de客厅里,陪着顾允知吃饭

  顾允知de晚餐很简单,清粥一碗,夏伯达也陪着他喝起le清粥

  顾允知笑道:“别勉强自己”冰箱里还有饭菜,你要是吃不饱,我去给你做”

  夏伯达笑道:“我最近晚上很少吃饭,我老婆跟我说什么过午不食,我按照她de方法来,果然最近瘦le许多,血压也降le下来”

  顾允知道:“人上le年纪,胃肠功能就会退化”再好de东西也是无福消受le”

  夏伯达喝le清粥,夹起一根腌黄瓜咬le一口:“这些年几乎都泡在酒场上,什么东西都尝过le,现在想想反倒是清粥咸菜最合胃口”

  顾允知微笑道:“等你将来退休le,就会知道当一个平凡老百姓de乐趣”

  夏伯达道:“我永远也到不le顾书记de境界”说到这里他叹le一口气道:“顾书记”我今天来是想告诉你,张德放已经被双规le”

  顾允知de表情依然如古井不波,他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消息”kě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并不意外,他虽然很少过问外甥de事情,kě张德放平时de所为都看在眼里,张德放为人处世de原则他并不认同,顾允知在位de时候不止一次de敲打过张德放,kě看来并méi有起到任何de效果,他退休之后”张德放很少来看他,不过逢年过节还是会打来电话”顾允知在电话中最多也就是问问他工作是否顺利de话,深入xìngde谈话在记忆中好像méi有

  顾允知道:“已经双规le?”

  夏伯达点le点头道:“举报材料中有很多详实de证据”海天过去长期从事非法经营,他在任de时候充当le海天de保护伞,从中收取le不少de利益,生活作风方面也存在一些问题,“”,顾允知摆le摆手示意夏伯达不要继续说下去le,低声道:“他是一个成年人,也是一名**员,有些事做le就得负责méi有人kě以帮他”

  夏伯达叹le口气道:“我只是觉着很惋惜,他本来应该有大好de前途,kě惜在金钱和美色de面前终究▲还是méi有抵抗住诱惑,所以才落到le这样de境地”

  顾允知道:“什么是是非他懂,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也懂,身为一个执法者,他知法犯法,一个人如果约束不住自己,如果抵抗不住来自方方面面de诱★惑,那么,他就要为自己de行为买单”顾允知站起身,向院落中走去,夏伯达起身默默跟le出来

  顾允知双手负在身后,望着夜空,空中看不到月光,外面de风很大,庭院中de翠竹在夜风中发出尖锐de啸响顾允知低声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你东西南北风”顾允知深邃de双目宛如暗夜中de星辰,撕裂le这yīn霾de夜色,他忽然转过身向夏伯达道:“做人做官都要有坚持,把握不住自我,早晚都会犯错”

  夏伯达暗自惭愧,或许他永远做不到顾允知所说de这种坚持,他低声道:“南锡de政局很复杂,我担心有人要利用张德放de事情做文章”

  顾允知道:“做好本职工作,再去考虑其他,如果一个人连自己de份内事都做不好,去担心别de事情,岂不是杞人忧天?就算他看出le什么?他又能改变什么?”

  夏伯达脸皮一阵发热,接下来de话全都婆在喉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le

  风正疾”雨点稀稀落落de滴落下来

  ………………………………………………………………………………………………

  张扬和常海心面对面吃着晚餐,平时能言善道de张扬今天很闷,酒喝le半斤,话却méi说一句

  常海心望着他,终于忍不住道“你心里在想什么?kě不kě以跟我说,就算我帮不le你,至少有人和你分担一下”

  张扬道:“纪委找我谈话le”

  常海心点le点头,她知道这件事,也知道石胜利被检察院叫去协助调查de事情,她小声道:“我相信你”

  张扬忍不住笑le起来:“相信我什么?”

  常海心道:“我相信你méi问题”

  张扬道:“有人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就算我méi有问题,也一样会有人做文章”

  常海心撅起樱唇道:“你啊,整天méi完méilede得罪人”

  张扬道:“张德放被双规le”

  常海心啊le一声”十分de诧异,她知道张扬和张德放认识le很久,张德放是南锡公安局代局长,想不到赵国强刚到,张德放就被双规

  张扬道:“因为海天de事情,有人举报他为海天de非法经营提供保护,从中牟取暴利,还存在生活作风问题,他de情人钟海燕也在事情发生之前逃走le”

  常海心似乎猜到le什么,小声问道:“袁波接手海天是你起到le作用?”

  张扬道:“有时候我太人慈,段金龙在海天遭遇食物中毒事件之后已经无路kě退,他过来找我,很kě怜”我就放le他一马,让袁波接下le海天,当时我认为”杀人不过头点地,段金龙已经输得这么惨,他又登门求饶,我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常海心轻声道:“kě是你méi想到,艳离开南锡之后,连你也一起恨上le,这次他举报张德放”也méi有放过你”

  张扬微笑道:“现实版de东郭先生和狼,看来对小人永远都不能有同情心”段金龙de事情让张扬终于认识到le这个道理”如果当初他不给段金龙任何de机会,就会把段金龙逼入绝境”他根本拿不到那六百万,而段金龙在走投无路de情况下,必然会和张德放反目,张德放de事情kě能还会暴露,不过自己就不会被牵扯到其★中,正是自己de一念之人,放le段金龙一马,而段金龙离开南锡之后,反过来咬de人,一个是张德放,另外一个就是自己,段金龙并méi有因为自己放他一条生路而感动,段金龙认为海天拱手让给别人都是拜张扬所赐,★他又怎能不恨

  常海心道:“你又méi做错事,就算他举报你,纪委也要把情况调查清楚,同样是举报,张德放已经被双规le,而你méi事,证明纪委根本就méi有掌握任何de证据无凭无据de他们能做什么文章?”

  张扬喝le酒道:“丫头,你听说过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

  常海心美丽de双眸眨le眨,她méi懂张扬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什么不顺心de事情让他遇上le?她小声道:“还有什么事?”

  张扬笑le笑道:“méi什么,这两天事情多le点,感慨也就多le点,你别担心”张扬说出这句话并不是méi有理由de,广告展示屏从南洋国际de楼上被风刮落,而且砸死le一名保安,这件事de直接责任人是何卓成,kě何卓成是他介绍给南洋国际de,像这样de广告牌还有几家,出le安全事故,他当然会负有一定de连带责任,麻烦de是,何卓成目前已经联系不上le,他一定是听到le消息,害怕承担责任

  张扬de担心并非杞人忧天,当晚南洋国际de董事长李光南就打电话过来,他也想找何卓成,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是不会给张扬打这个电话de,kě是酒店刚刚开业就出le这么大de事情,现在矛盾焦点全都对准le他们,李光南de压力很大,他并不是要推卸责任,kě他不应当承担主要de责任,他和欢颜广告公司是有合同de,广告展示屏de安装和使用都由欢颜广告公司负责,合同中写得清清楚楚,他们南洋国际只是将顶楼租用给广告公司使用,除此以外,不承担任何de责任李光南当然也想到要联系何卓成,kě他想尽一切办法也联系不上何卓成,让他头疼de是,派人去岚山欢颜公司总部,发现公司也关门le,何卓成溜之大吉,méi有人知道他de下落

  李光南de语气充满le为难和无奈:“张主任,我实在是méi办法le,现在死者de家属百把口子人全都聚在我们酒店门口闹事,客人们看到这种状况都不来le,已经住店de旅客也纷纷退房,张主任,你帮帮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何卓成,他kě把我害惨le”

  张扬能够体谅李光南现在de处境,他照实回答道:“我也在找他,手机关机,电话无人接听,传呼也不回”

  张扬能做de也只是安慰李光南两句,在这件事上他de确有些对不起李光南,何卓成这个人太méi担当,出le事马上就当le缩头乌龟,当初如果不是看在何歆颜de面子上,他就不会帮助何卓成,现在回想起来,何歆颜竭力反对他帮助自己de父亲还是正确de

  放下电话,发现常海心充满担心de看着自己,张扬不禁笑道:“干嘛这么看着我?怪怪de?”

  常海心柔声道:“南洋国际de事情跟你也有关系?”

  张扬点le点头道:“广告公司是我介绍de”

  常海心叹le口气,她总算明白张扬为什么会说刚才那句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l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