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吓信】(上)


  “张yáng道:……我也整不明白,这血压说高就高起来了,也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调养调养”

  袁波道:“该不是海天的事情惹得你着急上火

  张yáng道:“你觉着我这么容不足事儿?”

  袁波笑道:“刚才我去纪委说明了一下情况,当初我和段金龙签署转让合同的时候,有律师和公证处的人在场”我还把签约过程进行了全程录音”当时我就看出段金龙这个人绝非善类,所以留了一手,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现在还怎能派上用场,你放心,海天的事情不会牵连到你”

  张yáng道:“我压根也没担心过”

  袁波道:“事实上你也没有从中捞取过一分钱的好处,我接手海天之后,连饭都没请你吃过一顿呢”

  张yáng笑道:“先欠着,等你把海天装修完成,开业之后,我每天都去吃白饭”

  袁波哈哈笑道:“没问题”他拍了拍张yáng的手臂道:“哥们”对不住,这次是我连累了你”,张yáng道:,“都没什么事”说这么多kè气话干什么?”,这时候又有人敲门走了进来,却是体委副主任崔国柱,这厮脸上的表情很苦闷,他刚刚接到了通知,张yáng因病住院,市里决定让他暂时接管张yáng的工zuò,倘若在过去,崔国柱一定会为这个机会欢欣鼓舞,可现在不一样,他是真不想要这个权力,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真正意识到张yáng出众的工zuò能力,体委能有今天的格局,全都是因为张yáng努力的结果,现在张yáng遇到点麻烦,住进了医院,突然就这么大一个摊子甩手给他”他没这样的本事所以李长宇找他谈话的时候,崔国柱明确表示,自己在张yáng生病期间代理工zuò可以,但是张yáng病好之后”自己马上把权★力交出去

  崔国柱其实已经跟体委党组成员一起探望过张yáng一次了,他这次过来目的是当面向张yáng解释清楚”他害怕张yáng误会,他真没想到过要夺权

  张yáng看到崔国柱进来,微笑◎道:“崔主任来了,快请坐”

  袁波看到有人来,他起身道:“我先去海天看看装修的进展情况,这两天我在南锡”暂时不会走,有事给我打电话”

  张yáng点了点头,装出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也没从床上起来送袁波,既然装病了,就得装出点样子,要是再拿出平时生龙活虎的劲头,别人指不定又要说什么了

  崔国柱等到袁波走后”小心地把房门关上,然后又来到张yáng的身边坐下”低声道:“张主任,李市长刚才找我谈话,让我暂时接管您的工zuò”,张yáng并没有威到意外”他笑道:“好啊,你办事我放心”

  崔国柱道:“张主任,我害怕我干不了,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这么大的活动”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胜任组织领导工zuò,你现在病倒了,我们都失去了主心骨,张主任”你赶紧把病养好”

  张yáng马上明白崔国柱是来向自己表白心迹的,他显然害怕自己会多想”害怕自己认为他趁火打劫抢了自己的权◇力,张yáng道:“我高血压挺重的”估计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崔主任,我住院期间,咱们体委的工zuò就拜托给你了,你不要有什么顾忌”只管放手去干,我一定会支持你”

  崔国柱苦笑道:“张主任”我清楚◎lì,zhāngyángdào:“wǒgāoxuèyātǐngzhòngde”gūjìyàohǎohǎoxiūxīyīduànshíjiāncuīzhǔrèn,wǒzhùyuànqījiān,zánmentǐwěidegōngzuòjiùbàituōgěinǐle,nǐbúyàoyǒushímegùjì”zhīguǎnfàngshǒuqùgàn,wǒyīdìnghuìzhīchínǐ”

  cuīguózhùkǔxiàodào:“zhāngzhǔrèn”wǒqīngchǔ自己的能力,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咱们体委的工zuò真的离不开你”

  张yáng拍了拍崔国柱的肩膀道:“老崔”别多想了,其实这个地球离开谁都照转,多给自己一点信心,体委的工zuò能够有今天的局面■”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单单是依靠我一个人”根本干不成事儿,我在或者不在都是一样,你们都要把工zuò干好,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回到工zuò岗位上”

  崔国柱连连点头,张yáng的◆话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崔国柱害怕自己在这件事上得罪了张yáng,所以才主动来到他面前坦诚这件事,事实证明,张yáng的胸襟还是很宽广的”他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到自己的身上

  ………………………………………………………………………………………………

  第二天上午李长宇和葛春丽一起前来探望张yáng,刚刚抵达南锡的赵静也跟着他们一起过来了,张披没想到赵静会来,他笑着坐起身来:“小静也来了,什么时候到的?”,赵静笑道:“刚刚下车,我听干爸说你病了,所以赶过来看看”

  张yáng道:“这事儿你千万别跟mā说,我怕她担心”,赵静点了点头道:“哥,你放心,我知道,家里我什么都没说■”赵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人也变得成熟了许多

  张yáng这才放下心来

  葛春丽把鲜花和营养品放下

  李长宇在张yáng身边坐●■”赵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阅历的丰富,人也变得成熟了许多

  张yáng这才放下心来
”zhàojìngyǐjīngbúzàishìdāngchūnàgèzhāzheyángjiǎobiàndexiǎogūniáng,suízheniánlíngdezēngzhǎng,shèhuìyuèlìdefēngfù,rényěbiàndéchéngshúlexǔduō

  zhāngyángzhècáifàngxiàxīnlái

  gěchūnlìbǎxiānhuāhéyíngyǎngpǐnfàngxià

  lǐzhǎngyǔzàizhāngyángshēnbiānzuò下,看了看他的床头卡,轻声道:“感觉怎么样?”

  张yáng道:“还不错,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葛春丽和赵静知道他们两人有话要说,两人借口出去打水,离开了房间

  李长宇道:“你病得太突然,外面有不少人说你是装病”,张yáng笑道:“我就是真装病又能怎么着”有人憋着劲要打我的板子,我偏偏不让他得逞”

  李长宇当然明白张yáng所说的有些人就是徐光然,他低声道:“我刚才◎和纪委李书记沟通了一下,海天的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至于欢颜广告公司,现在那帮kè商已经接受了补救条件,死者的家属也接受了二十万的抚恤金”表示不会继续追究”看来事情不会继续恶化下去” ◎
  张yáng道:“这两天我冷静的考虑了一下”之所以闹出这么多的事情,和我自身处理问题不够成熟有关”

  李长宇道:“徐书记现在的态度也有所缓和,昨天的常委会上有多名常委站出来帮你说话,你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负担,好好养病”组织上不可能当这些事都没发生过,不过对你的处理也不会太严重,毕竟省运会还要等着你来组织,谁也不想临阵换将,你小子敢在这时候病倒是不是算准了自己还是很重要的?想利用生病来证明一下?”李长宇的话十分的耐人寻味

  张yáng道:“我没觉着自己有多重要,地球离开谁都照转不误,自从来到南锡之后,我整天围着省运会的事情忙活,现在体育中心建设搞得七七八八了,钱也要来了一部分,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换成谁都能把工zuò做好”

  李长宇道:“说的容易真正重要的事情还在后面,省运会这么大的活动不是随便谁都能组织起来的,昨天我和崔国柱谈话,让他在你生病期间暂时代理你的工zuò,他拼命拒绝好像我害了他似的”

  听李长宇这么说,张yáng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昨天他来看过我”把这件事都跟我说了我给他做了点思想工zuò”让他好好接替我的工zuò,千万别有什么思想压力”

  李长宇道:“马上就过年了,这段时间没什么重要事情要忙活”不管你真病还是假病,我给你放个大假,让你好好休息休息凭你自己的医术”就算你真有病也一定能够治好,别想偷懒省运会的工zuò还等着你去做,你不去做,换成别人我还真不放心”

  张yáng道:“李市长,你这么顶我,不怕因为我得罪了有些人?”

  李长宇哈哈笑道:“我是帮理不帮亲,你小子的确犯了错,可你的错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你今年的先进工zuò者和十佳青年都没戏了”我还准备给你一个处分,你说给个什么好?”,两人的关系的确非同一般,李长宇这些话都不避讳张yáng,全都说了出来

  张yáng道:“那就给个警告处分,您要是给我记了过,我以后就有政治污点了”

  李长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养病”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想”他还有事,来这里主要是给张yáng吃上一颗定心丸,李长宇也明白通过这次的事情,自己和徐光然▲的矛盾已经挑明了,还好市委常委中他并不是孤家寡人,包括纪委书记李培源,组织部长何英培在内的多数人都建议给张yáng一个机会,通过这件事他也看清楚一件事,常委中和徐光然不同意见的人已经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很好的苗头

  ………………………………………………………………………………………………

  赵静送走了李长宇夫fù,回到病房,看到张yáng已下床来到了窗前,赵静有些紧张道:“哥,医生不是让你卧床休息吗?你怎么忘了?”

  张yáng笑道:“我没事,我根本就是装病”在自己妹妹面前,他当然不用伪装什么

  赵静将信将疑

  张yáng道:“我的身体壮的像头牛,怎么可能出问题”

  赵静来到他身边,挽住他的手臂道:“哥,是不是你工zuò上遇到什么麻烦了,所以才装病?”赵静多少听说了一些事情

  张yáng笑道:“你这丫头真是鬼精灵,对了,你别关心我的事情◆”最近和丁斌怎么样啊?”

  提起丁斌的名字,赵静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她垂下头去,小声道:“挺好的……”,张yáng满怀深意的看着妹妹”有些嗔怪道:“你还当我是你哥哥吗?有什么话都不向我说” ☆
  赵静咬了咬嘴唇道:“哥”你有听到什么流言蜚语了?”,张yáng道:“丁斌是不是要出国了?”

  赵静听哥哥问起这件事,知道瞒不住了”她默默点了点头,悄悄放开张yáng的手臂,来到床边坐下

  张yáng来到妹妹身边,赵鼻把脸拧了过去

  张yáng探出身去看了看她的眼睛,发现赵静的眼圈红了,闪烁着两点晶莹的泪光,张yáng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妹妹”低声道:“是不是他欺负你了?我去找那个混小子算账”

  “不”赵静拉住张yáng的手臂:“哥,你别多想,他没有欺负我,只是……只是……”

  张yáng道:,“只是怎么?”,赵静擦去眼角的泪痕道:“我终于发现,我和他之间并不适合”

  张yáng虽然是赵静的哥哥,可对她感情方面的事情还真不好多说话,他这个妹妹xìng格很独立,并不喜欢家人干涉她的事情

  张yáng道:,“一句不适合”你们这么久的感情就完了?”

  赵静道:,“我们的家庭出身不同,他的一切父母都安排好了”

  张yáng道:,“如果是因为这个缘故”你不必担心,他能上英国留学,我一样耳以供你去英国读书”张yáng对这个妹子相当的疼爱

  赵静摇了摇头道:“其实自从发生我被打的事情之后,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再也回不到过去的那种状态,他和我在一起像是为了还债”补偿对我的亏欠,他很小心,生怕得罪了我,我知道,那是因为你的缘故”

  张yáng没说话,当初他为了赵静被打的事情,一怒之下冲到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的家里大打出手,丁斌被他吓破了胆子,如果是这个原因,他才和赵静谈了这么多年的恋爱,自己非但没帮妹妹,反而是耽误了她

  赵静道:“分手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看得出,他办好去英国留学手续之后如释重负,他和我在一起并不快乐”也许这几年他都生活在压力之中”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勉强他呢,就算勉强在一起,以后呢?我不想成为别人的压力,不想成为别人的负累,既然不快乐,我不如早点放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