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吓信】(下)


  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吓信下

  张扬第一次感觉到赵静长大了,她对感情能够看得如此清楚,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够做到向她这般洒脱

  张扬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找一家学校实习,然后当一名人民教师,是准备留在东江还是huí江城?”

  赵静道:“我不想当老师了,半年的实习期,我也不想留在学校,兆勇哥跟我说,让我寒假去他公司帮忙,我发现自己对i行业很有兴趣,在这一领域我能发挥自己★的所长”

  张扬道:“还差半年毕业,你总得把毕业证拿到”

  赵静道:“兆勇哥说了,我去公司主管市场部,他负责帮我把实习的事情搞定,毕业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丁兆勇对赵静的能力一直都很赏识,★他让赵静帮忙绝不是为了弟弟的事情做出补偿,而是真正想让赵静去他那里发展

  张扬叹了口气,既然赵静已经决定了,自己当然也不好坚决反对,他提醒赵静道:“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女孩子家能有个安稳的工作挺好”

  赵静微笑道:“哥,都什么年代了,每个人活着的mù的不仅是要吃饱穿暖,还要实现自我价值,你这么能干,我这个当妹妹的当然不能拖你的后腿,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业,让你为我感到骄傲”

▲  张扬道:“这事儿,妈还不知道,她肯定不会同意”

  赵静道:“你帮我暂时瞒住她,等我想好了再跟她说”

  “今年过节huí家吗?”

  赵静点了点头道:“提前一两天huí去,你要●是huí去,就去东江找我,我搭你的顺风车”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习惯xìng的揉了揉赵静的头发,赵静抗议道:“哥,你病又犯了,还当我是小孩子”

  张扬道:“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一个小孩子”

  兄妹俩谈得正热烈的时候,常海心、胡茵茹、何歆颜三人一起过来探望张扬,虽然她们三个都知道张扬是在装病,可听说张扬的血压这么高,仍然有些担心,赵静见惯了哥哥身边美女成群,她俏皮的向张扬挤了挤眼睛,起身道:“我走了,今天中午答应陪干爸干妈一起吃饭,等晚上我再过来陪你”她又向胡茵茹她们笑了笑道:“我哥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胡茵茹笑道:“放心,你哥这么大人,根本用不着照顾了”

  常海心把张扬的几封信放在床头柜上

  张扬让她们三人在床上坐了,自己拉了椅子坐在她们对面,乐呵呵道:“我发现住院挺好的,每天都有人来看我”

  何歆颜啐道:“别胡说八道,大吉大利”

  胡茵茹道:“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和歆颜晚上的机票要返huí香港,就快年了,广告公司忙得很,我们争取尽快把公司的事情处理完,这样才能过一个安稳的年”因为常海心在场,有些huà不能说的太明,其实胡茵茹和何歆颜已经商量好了,今年春节全都陪张扬一起去春阳过年,欢颜广告留下的一堆事需要尽快处理,要把欢颜欠下的广告业务制作完成,还要huí公司总部做好年终工作,单单依靠海兰一个人是不行的

  张大官人望着三位如花似欲的美人儿,心说什么时候能够把她们三个全都推倒在一张床上,那该是怎样旖旎浪漫的一番情景

  何歆颜道:“你要多多注意身体,我们赶时间,这就得去机场了”

  张扬看出了何歆颜眼中的不舍,以传音入密向她道:“丫头,早点huí来,这次时间仓促,咱俩都没来得及多那啥几次……”

  何歆颜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她生怕被胡茵茹和常海心看出来,起身匆匆离去了

  张扬自然也不会冷落胡茵茹,同样的方法向她道:“早点huí来,带海兰一起huí来过年,咱们好好聚聚”

  胡茵茹眼波流转,她轻声道:“我们走了,海心,照顾好张主任”mù光落在张扬的身上又道:“你可要多多注意身体”这些huà单听没什么,可两句接在了一起,味道好像有些不同寻常

  常海心俏脸有些发热,张扬道:“帮我送送她们”

  常海心起身去送

  胡茵茹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你留下来陪他说说huà,省得张主任寂寞”她早就看出常海心和张扬之间有些暧昧,心中不由的感叹,张扬这个勾三搭四的xìng子什么时候才能收敛一下

  胡茵茹和何歆颜走后,常海心反而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常海心小声道:“在楼下遇到的,大家都很关心你”

  听到常海心用上了大家这个词儿,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我知道”他停顿了一下道:“单位没什么事?”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没什么事儿,大家都盼着你早点康复,早点huí到工作岗位上”

  张扬道:“你呢?”

  常海心的俏脸红的越发厉害了:“我……我和大家一样”

  张扬道:“告诉大家,我没什么事,休养一段时间就能huí去上班了”他的mù光落在床头柜上,看到那几封信,拿起来之后,发现其中还有一封是从外国寄来的,张扬拿起那封信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常海心知道他英文水平有限,小声道:“美国寄来的”

  张扬点了点头,拆开那封信,展开信笺,却发现上面只有一个鲜血淋漓的仇字,张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妈谁这么缺德?给他寄这种恐吓信张扬没有声张,他害怕常海心知道后为自己担心,悄悄将信折好,然后将信封交给常海心道:“你帮我看看,这封信是从哪里寄来的?”

  常海心看了看道:“纽约州,纽约市”

  张扬仔细想了想,楚嫣然mù前在洛杉矶,左晓晴在内华达雷诺大学医学院学习,两人都不在纽约,自己在纽约没啥熟人啊,他又想起了顾佳彤,这封信究竟是恶作剧,还是一个威胁?想起远在异国他乡的三位红颜知己,张大官人的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了

  常海心敏锐地觉察到了张扬★的不安,关切道:“信上有什么?你好像很紧张?”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一个朋友寄来的年问候”

  常海心知道张扬和楚嫣然的事情,也就没有多问在她有记忆以来,张扬居然第一次向她下起了☆逐客令:“海心,我没什么事,你huí去休息,我也有点困了,想睡个午觉”

  常海心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总觉着他看完那封信之后有些古怪,可她也不好继续留下来,轻声道:“要不要我帮你去打饭?”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用,等我睡醒了自己去食堂吃”

  常海心离去之后,张扬马上拿起电huà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huà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之中,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应该是洛杉矶时间的晚上七点,楚嫣然应该还没有入睡,可是她并不愿接自己的电huà张扬又打了一个电huà给顾佳彤

  顾佳彤很快就接听了电huà,她的声音很愉快:“张扬,怎么这时候想起来打电huà了?”

  听到顾佳彤的声音,张扬长舒了一口气:“佳彤,我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你了”

  顾佳彤听到张扬的情huà,心中一阵温暖,她柔声道:“我也想你,美国这边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根据mù前的工作情况,再有一个星期我就能完成美国的考察,春节前可以huí去了”

  张扬惊喜道:“太好了”

  顾佳彤道:“来到美国的这些日子马不停蹄的工作,真是有些累了,打算明天抽时间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玩,听说那儿冬天的景色很美,是一个冰雪世界,瀑布全都被冰dòng住了”

  张扬笑道:“瀑布被dòng住了还有什么好看”

  顾佳彤轻声道:“我去过尼亚加拉大瀑布两次,可是从没有看到过她在冰雪中的美态,我想那景色一定非常的壮观”

  张扬道:“真想陪你一起去看看”

  顾佳彤格格笑道:“一定有机会,你答应过我,有一天,你会陪我一起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看彩虹,我不会忘记的”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道:“我记得,等我忙完省运会的事情,我就陪你去尼亚加拉瀑布看彩虹”说完这句huà,张扬又想起了自己打电huà的mù的,他关切道:“佳彤,你在美国要多注意安全,毕竟不是在国内,我可以照顾你”因◆☆为害怕顾佳彤担心,他还是没说那封恐吓信的事情

  顾佳彤笑道:“放心,我这么大人,懂得照顾自己,对了前两天我在洛杉矶的时候,专门去见了嫣然,她已经是贝宁集团的e了”

  张扬道:“她还好?★☆为害怕顾佳彤担心,他还是没说那封恐吓信的事情

  顾佳彤笑道:“放心,我这么大人,懂得照顾自己wéihàipàgùjiātóngdānxīn,tāháishìméishuōnàfēngkǒngxiàxìndeshìqíng

  gùjiātóngxiàodào:“fàngxīn,wǒzhèmedàrén,dǒngdézhàogùzìjǐ,duìleqiánliǎngtiānwǒzàiluòshānjīdeshíhòu,zhuānménqùjiànleyānrán,tāyǐjīngshìbèiníngjítuándeele”

  zhāngyángdào:“tāháihǎo?

  顾佳彤卖了个关子道:“等我huí去跟你详细说”

  张扬和顾佳彤通完这个电huà,心头安稳了许多,他又给左晓晴打了个电huà,电huà是直接打到左晓晴宿舍去的,张扬和左晓晴近来的联系已经少了许多,可左晓晴听到张扬声音的时候,仍然第一个就想到了他,左晓晴已经记不起他们上次通huà是什么时候,这些年的留学生活已经让她变得自立而坚强,她再不是过去那个动辄流泪的小姑娘,左晓晴的声音十分◇的平静:“张扬,找我有事吗?”

  她的huà似乎在强调着和张扬之间的距离感,张扬道:“你还好吗?”

  左晓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桌面上的镜子,却看到了摆在桌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张扬穿着军■大衣,站在雪地上笑得阳光灿烂,左晓晴的mù光顿时变得温柔起来,她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张照片,时光的流逝并没有让她和张扬之间那段美好的记忆淡去,每次闭上眼睛,昔日的一切就会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会想起春水河边的漫步,想起清台山的山水,会想起张扬为她怒发冲冠,会想起他们在电影院内脸红心跳的牵手,会想起雨中张扬霸道而蛮横的那个亲wěn……

  想忘,却从未忘记真正的感情不会随着时光褪色,只会在时光中一点点沉淀,变得越来越清晰左晓晴道:“我很好,你呢?”

  张扬道:“我也很好……”他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忽然想起了我们在春阳实习的时候,所以给你打了个电huà”

  左晓晴言不由衷道:“很久了,许多事都记不得了”

  “美好的记忆永远也忘不掉”

  左晓晴淡淡笑了笑:“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也许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张扬道:“☆我没变,还是那么没心没肺”

  左晓晴轻声道:“人要是能一辈子都做到没心没肺也不容易”

  张扬不再说huà,他发现自己对左晓晴还是放不下的,尽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尽管他从一个卫校实习生已★经变成了南锡市体委主任,可是他的感情没变,嘴上说自己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可他对和自己相处的每个人都透着关心,真真正正的关心,张扬道:“一个人在外面,多多注意身体,很晚了,你早点休息”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huà

  电huà那头的左晓晴反倒愣在了那里,她本想告诉张扬自己今年春节要huí江城,可没来得及说

  张扬望着那封信,望着那个触mù惊心的仇字,心中仍然感觉到有些紧张,究竟是什么人,从美国给他寄来了这封恐吓信,谁对自己拥有这么大的怨念和仇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