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报仇】(下)八千字


  哎西瓦娅睁开双目,看到张扬正坐在自己de身边,她笑了起来,绽放如冰山上de雪莲花:“你来了?”

  张扬笑道:“于博士说手术很成功,你本身体质又好,完全康复de希望很大”

  艾西瓦娅眨了眨绿宝石般de美眸,轻声道:“谢谢你了……”

  张扬笑道:“不用谢我,应当谢于博士才对,你想吃什么?我买来给你”

  艾西瓦娅微笑道:“鸭舌头”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艾西瓦娅小声道:“她怎样了?”

  张扬马上明白艾西瓦娅口中de她指de是范思琪,他犹豫了一下,是不是yào将范思琪生病de事情告诉她

  艾西瓦娅道:“刚才高律师来看我……告诉我她住院了,跟我在同一所医院,病情很重”,张扬道:“应该没事,医生说没yǒu生命危xiǎn”,心中暗骂高廉明多事,什么话都往外说

  艾西瓦娅道:“我和她之间de事情,你应该知道,上次我骗了你,我说我不恨她,其实,我心里很恨她,我把所yǒude遭遇全都归咎到她de身上,可现在,我真de不恨她了,不是因为她为我做了什么,而是我终于放下了那个心结”

  张扬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她de手背,安慰她道:“不用多想,以后yǒu机会说这些事”

  艾西瓦娅道:“张扬,谢谢你给了我希望其实人只yàoyǒu希望,内心就会变得平和而宽容”

  张扬微笑道:“冲着你这句话,我现在就去给你买鸭舌去”

  于子良这时候过来查房,看到张扬,他不禁笑道:“我刚才去找你,发现你人不在”原来你到这里来了”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

  于子良检查了一下艾西瓦娅de情况,和张扬一起离开,来到门外,于子良yǒu些不解道:“你de血压怎么回事?低压180gde

  张扬笑道:“我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于子良de目光充满怀疑de看着他:“你自己解决不了?”,张扬道:“你没听说过,医者不自医这句话吗?”,于子良笑了笑,他知道张扬高血压这件事肯定yǒu蹊跷,不过他也不会刨根问底,以张扬de水准,就算真得了高血压他也能够治好于子良道:“手术很成功,你开得药方我也交给她家人了,三个月应该能够看到一些成效,这边de事情我都交给钟院长了”明天我就得返回江城,钟院长会把艾西瓦娅de情况及时通报给我,再过来可能yào年后了”,张扬点了点头:“于博士辛苦了”,于子良道:“没什么辛苦de,手术只是一个开始,最为关键de是后续康复治疗,那方面yào靠你了”

  张扬道:“大概需yào一个月de恢复过程,等她de身体条件允许,我会对她进行针灸治疗”帮助她四肢功能早日恢复正常”

  于子良多次见证过张扬神乎其技de医术,对他充满了信心,拍了拍他de肩膀道:“你真该把自己de医术推广开来,让多de人得到治疗”,张扬笑道:“等我将来闲下来,或许我会写一本关于针灸de书”,于子良笑道:“我一定会第一个去买还得让你在上面亲笔签名”,………………………………………………………………………………………………

  张扬de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了电话,一个沙哑低沉de声音从里面传来:“信收到了吗?”

  张扬内心不由得一紧,他大步走到一边,来到走廊de尽头,低声道:“你是谁?”

  “我们素不相识,可是你却毁掉了我de一切……”

  张扬道:“yǒu胆做没胆认?”,“你是不是很紧张?这世上其实yǒu很多事情你掌控不了”

  张扬道:“再不说你是谁,我挂电话了”,“别急着挂越洋电话很贵de”

  张扬de表情越发凝重,他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三十分

  对方de声音节奏十分缓慢:“你yǒu没yǒu来过尼亚加拉大瀑布?”

  张扬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de脑海中忽然回想起顾佳彤de声音明天抽时间去尼亚加拉大瀑布去玩”听说那儿冬天de景色很美,是一个冰雪世界……

  对方低声道:“现在是冬天”这里气温很低,昨天下了很大de雪”整个尼亚加拉大瀑布从上到下都结了冰,这儿完全成了一个冰雪世界,你可以看到千姿百态de冰雪美景,今年de寒流特别强劲,整个大瀑布全都被冰封住,这里很像我们中国de东北”

  张扬道:“你想干什么?”,他de声音微微yǒu些颤抖

  “你害怕了?你一定想到了什么,对我给你打电话,当然不会yǒu什么好事,我想报仇”,张扬竭力提醒自己yào冷静,他低声道:“你想报仇,来找我,我给你一个面对面报仇de机会”

  对方呵呵笑了起来:“我不喜欢正面交锋,我喜欢在别人de背后下手,喜欢躲在yīn暗de角落里,默默欣赏你悲痛欲绝de表情,你一定很爱她?一位中国公民,消失在一场暴风雪中,你说会不会引起美国政fǔde关注?”,张扬按下了手机de录音键,他一字一句道:“你给我听着,无论你是谁?你想报仇,只管来找我,如果你敢伤害她一根头发,我找遍天涯海角,也yào将你碎尸万段”

  “啧啧啧你好紧张,看来我真de没yǒu选错目标,我好怕,你来找我啊,我在美国,这里天寒地冻,清晨五点多钟,昨晚暴风雪刚停,很多人冒着低温来尼亚加拉看日出”冰雪世界de日出真de很美,你来,我保证,你一定会永生难忘”,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de内心宛如灌了铅一样,不断地往下坠,他感到一种前所未yǒude热惧感,他汛拨通了顾佳彤de电话

  电话响了数声之后,顾佳彤终于接听了电话”她对张扬在这时候打来电话,颇感诧异:“张扬怎么这么早?”,说完她又笑了起来:“我忘了,南锡还没yǒu到晚上?”,她所在de纽约州和北京时差在十二个小时,现在她那里是清晨五点半,张扬那边还没yǒu到六点

  张扬紧张道:“佳彤,你在尼亚加拉?”,顾佳彤道:“我正在前往尼亚加拉大瀑布de路上,昨晚下了一夜de暴风雪,雪积了很厚”我们出发de很早,正打算去欣赏冰瀑de日出我想那一定会很壮观

  张扬道:“你听我说,不yào去那里,马上回来”,顾佳彤诧异道:“你怎么了?我和两个朋友在一起”,张扬紧张de用手捶着墙壁,他低声道:“我刚刚收到了一个恐吓电话”yǒu人想对你不利,他知道你去尼亚加拉,他yào伤害你”

  顾佳彤笑道:“张扬”美国de治安没yǒu你想象de那么不堪,何况我de身边还yǒu两位朋友,你放心,我会小心”

  “不我听得出来,那不是一个恶作剧,佳彤”

  顾佳彤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她轻声道:“你等一等啊”好像吉普车陷在雪地里了”

  张扬大声道:“不yào挂上电话,你这就回来”电话突然中断了

  张扬否打过电话”电话却接不通了,张扬紧张到了极点”他在走廊内来回踱步,一遍又一遍拨打着顾佳彤de电话顾佳彤de电话始终打不通,足足过了十分钟左右,顾佳彤才打电话回来

  张扬急得已经满头大汗:“佳彤,你没事?”

  “当然没事啊对了,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吉普车熄火了,还好遇到了警察,他们用拖车带着我们回下面de小镇修车”,张扬松了一口气道:“你没事?”,“真de没事,放心,你别担心,又起风雪了,我们决定不去看日出了,回去后准备一下,我明天就飞回国内好不好?”,顾佳彤听出了张扬de担心

  张扬道:“好,我去机场接你,你回来”,顾佳彤道:“张扬,你别怕,我会照顾好自己”,手机信号似乎不好,她断断续续道:“…………等我到了镇上再给你打回去……”

  张扬合上电话,他抬起手背擦了擦额头上de冷汗,手机铃再度响起,张扬拿起电话:“喂”

  “你没yǒu来过尼亚加拉,真是遗憾,你没yǒu见过从伊利湖滚滚而来de尼亚加拉河水,垂直从五十多米de高度上倾斜下去,巨大de水流如同银河从九天飞流直下,冲下悬崖,震耳欲☆聋de声音可以传到数里之外,气势磅礴,雷霆万钧,只yǒu到了这里,你才会意识到大自然de力量,你才会感到人类de渺”,“你闭半”,“你不想知道我是谁?我告诉你,我可以让你痛不欲生,我可以主宰她de生死☆又下雪了这样de天气,吉普车坏在雪地里,真是一件糟糕de事情,不是吗?”,张扬内心紧张到了极点:“收手,我会忘记你做过de一切,如果你敢伤害她,我保证,今天发生在她身上de事情,我会十倍百倍de偿还在○你de身上”,“哈哈哈哈”,对方发出一连串de大笑,他低声道:“从我所在de位置,可以看到拖车沿着尼亚加拉河岸缓缓而行,走得de很慢,吉普车固定在拖车上,前方是一个拐弯,还是一个上坡,坏了那辆吉普车怎●nǐdeshēnshàng”,“hāhāhāhā”,duìfāngfāchūyīliánchuàndedàxiào,tādīshēngdào:“cóngwǒsuǒzàidewèizhì,kěyǐkàndàotuōchēyánzheníyàjiālāhéànhuǎnhuǎnérháng,zǒudédehěnmàn,jípǔchēgùdìngzàituōchēshàng,qiánfāngshìyīgèguǎiwān,háishìyīgèshàngpō,huàilenàliàngjípǔchēzěn么从拖车上滑落下去了?下面就是深不见底de峡谷”掉下去了,掉下去,我听到了绝望de惨叫声……”

  张扬挂上了电话,他de神经已经麻木了,手指颤抖着摁下了重播键”顾佳彤de电话再也没yǒu信号……

  寂静,死一般de寂静,对方又打来了电话,不等他说话,张扬冰冷de声音缓缓道:“如果佳彤yǒu事,你会死,你所yǒude亲人全都会死”

  “我在尼亚加拉等你,如果你敢来不你一定会来”因为你很快就会收到她de死亡通知书”

  张扬挂上了电话,他无力de蹲了下去,脑海中全都顾佳彤绝望de面孔在闪动,他de脑子很乱,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做,顾佳彤de电话再也没yǒu打通过,他必须yào去美国,他yào去尼亚加拉”他yào亲眼见证顾佳彤是否平安可他现在在中国,不可能说走就走

  张扬想到了国安,可他马上又否决了,一旦动用国安de关系,势必和国家de利益联系在一起”这件事de影响可能会很大,他又想到了干妈罗慧宁,以干爹文国权de能力送自己去美国并不难”可是如果他们出面做这件事,势必会给他们造成影响,张扬想来想去,最终想到了何长安de身上,何长安人脉很广,方方面面前yǒu一定de关系,他曾经帮助何长安将秦萌萌和秦欢解救出去,只yào自己提出yào求,何长安肯定不会拒绝自己

  张扬站直了身躯”悲痛和愤怒充满了他de内心,如果佳彤真deyǒu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yào找到那个凶手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不知道等待他de会是什么?

  何长安接到张扬de电话之后,并没yǒu追问他为什么,他低声道:“你放心,我会在最短de时间内为你办好一切de手续,最迟明天,你就可以登上前往美国de飞机”

  张扬低声道:“我等不到明天”,何长安察觉到一定yǒu重大de变故发生在他de身上:“我这就为你办理你现在就可以前往上海”,从这一刻起,张扬失去了和顾佳彤de一切★联系,除了何长安以外,没yǒu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顾允知在第二天接到了美国方面de电话,电话是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打来de,总领事舒英恒是顾允知de老朋友,他带着遗憾和深深地惋惜向顾允知道:“允☆知兄,我很遗憾de告诉你一件事……”

  顾允知从舒英恒沉重de语气中敏锐de洞察到了什么,他强自镇定道:“什么事?是不是和佳彤yǒu关?”,顾佳彤前往美国之前,顾允知还专门让女儿去纽约领事馆拜会舒英恒,代他向这位老友问候一声

  舒英恒道:“佳彤昨天一早和两位朋友一起去尼亚加拉大瀑布欣赏日出,中途遇到了暴风雪,他们乘坐de吉普车,从临河de公路上失去控制,落入峡谷中,目前警方正在进行★紧张de打捞工作,因为风雪很大,打捞工作进展并不顺利……”,接下来de话,顾允知一句也听不到了,他握住电话听筒de手微微颤抖着,双目红了起来,左手扶着茶几,支撑着自己没yǒu瘫软下去,过了好一会儿,舒☆◎英恒呼唤他de声音方才把他从这种失魂落魄de状态中唤醒顾允知强迫自己抑制住悲伤道:“yǒu没yǒu希望?”,舒英恒没说话,低声叹了口气

  顾允知道:“英恒,尽一切努力,找到她,生,我yào见人■,死我yào见尸”

  “允知兄,我会尽力”

  顾允知挂上电话,马上拨打了女儿在美国de手机号码,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他用力咬了咬嘴唇,只yào还没yǒu证实这个噩耗,他就不可以放弃希望,顾允知拨通了儿子de电话,他de语气不容置疑:“明健,准备一下,我们马上yào去美国”,就在顾允知准备前往美国de时候,张扬已经在何长安de帮助下,经过近二十个小时de辗转飞行来到了美国布法罗市,这座纽约州第二大城,位于伊利湖东端,尼亚加拉河de源头,在美de华人多称之为水牛城

  张扬是第一次来到这陌生de国度”原本他对美国曾经yǒu过一些憧憬,一度盼望看到这里来,因为这里yǒu楚■嫣然,yǒu左晓晴,他甚至做好了准备,等到省运会结束,他就前往那里,然而他这次匆忙来到这片土地,却是为了顾佳彤机场上几台扫雪车正在来回忙碌着张扬抬起头,看了看布法罗de天空如此yīn沉,他de内心也是◆一片昏暗

  走出布法罗机场,张扬看到了闸口处yǒu人向他挥舞着手臂,手里高举着一块牌子”上面用汉字写着张扬de名字那是何长安联系前来接机de一位朋友,张扬走了过去,那人三十多岁,身材在一米八左右,穿着棕色de皮夹克,下面是蓝色de牛仔kù,棕色de翻毛大头皮鞋,虽然是华人,却是典型de美式打扮,因为戴着墨镜,看不清他de容貌,他向张扬咧开嘴笑了笑,伸出大手道:“张扬是?”,张扬点了点头”现在de他连笑得心情都没yǒu,伸出手和对方握了握:“你是王先生……”

  “王启明,何先生过去de司机”他让我来接机,我专门从纽约过来de”,这个名字张扬感觉到yǒu些熟悉,他想起前两年看过de一部电视剧,好像是讲北京人在纽约生活de,其中de男主角就叫这个名字

  王启明很热情de帮着张扬去拿行李,张扬并没yǒu带太多de东西,临上机de时候”何长安给了他一万美元,因为中国海关yǒu规定”中国公民出国旅行,商务考察只能带最高限额一万美元de或者同等价值de其他货币

  王启明de雪佛兰皮卡车就停在机场de停车场内”他拉开车门,邀请张扬上车这辆皮卡车和张扬de那辆从外观到内饰不可同日而语

  打火de时候,汽车de车身剧烈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散架,吭哧吭哧de打了三次,才算把火打着了,王启明笑道:“别看我这辆破车,真正跑起来xìng能绝对uenygood,我从纽约开到水牛城,三百多英里de距离,我只用了五个小时,雪地开车能够yǒu这样depeed,真de很不多见”,他倒是能自吹自擂

  张扬发现王启明很健谈,而且说起话来中英文夹杂在一起,显得yǒu些不伦不类

  王启明看到张扬不怎么说话,他笑了笑道:“刚下飞机,时差没倒过来?先睡上一觉,我开车带你去找家汽车旅馆好好洗个澡,休息休息

  ”他见张扬没什么反应,又道:“想不想找两个金发碧眼de美国妞爽一爽,好不容易才来了一趟,怎么也得洒下点鸡情de种子,趁机扬我国威”,张扬哪还yǒu这种心境,他低声道:“何先生托你de事情,你查到了吗?”,王启明抽出一张报纸,递给了张扬,同时又递给他一张名片:“上面yǒu我de联系方式,还yǒu咱们中国驻美大使馆和各领事馆de电话,兴许会用de上”

  张扬看不懂英文,看到头版头条上yǒu雪ā图,还yǒu三张小幅照片,其中一个就是顾佳彤,张扬感到呼吸变得困难起来,他用力咬着自己de嘴唇

  王启明道:“车祸,吉普车在尼亚加拉遭遇了暴风雪,可能是对当地de地形不熟,司机在风雪中把车开到了峡谷里,吉普车坠入了尼亚加拉河,警方在下游打捞到了吉普车de残骸,搜救工作一直都在进行,我去当地警局打听了一下,已经发现了两具尸体,还yǒu一个大概是被水冲走了,到现在都没yǒu发现,不过应该是凶多吉少,这种天气,从这么高de地方摔下来,就算没被摔死,在河水里也冻死了……”,他停下了说话,因为他看到张扬扭过身望着车窗外,他de身躯在剧烈颤抖着

  王启明道:“咱们现在de位置是伊利县奇克托瓦加镇,我知道一家不错de汽车旅馆……”,张扬de声音■低沉而沙哑:“我想去认尸”,王启明yǒu些同情de看着张扬“你真de不需yào休息?”

  张扬摇了摇头:“不需yào”,汽车沿着尼亚加拉河行进,张扬落下车窗,头伸向车外眺望着

  王启明★道:“你看到de这条河就叫尼亚加拉河,很宽,但是不怎么长,大家通常也称它为尼亚加拉海峡,全长只不过五十多公里”可是它却连通着北美五大淡水湖中de两个伊利湖和安大略湖这段地区多数都属于美国和加拿大共yǒu,历史上发生过很多de争端”,张扬低声道:“水流很急”,他似乎看到吉普车从拖车上坠入峡谷de情景,看到顾佳彤绝望de眼神,看到她在水中挣扎de情景,张扬痛苦de闭上了眼睛

  王启明点了点头”□他带着张扬去得地方是尼亚加拉瀑布城,尼亚加拉瀑布城共yǒu两个,美国和加拿大都在尼亚加拉瀑布de旁边修建了一座城池,也都命名为尼亚加拉瀑布城,他们yào去是美方de这座城市

  雪佛兰皮卡车沿着□90号高公路向尼亚加拉城驶去,尼亚加拉瀑布城是布法罗北部de一座卫星城,一路之上,张扬始终一言不发”不是目光投向窗外望着白浪滔天de尼亚加拉河水,就是呆呆望着报纸上顾佳彤de那张照片

  王启明虽然健谈,可是面对毫无谈话兴趣de张扬,也失去了说话de兴致,汽车驶入了尼亚加拉瀑布城,王启明带着张扬来到了市警察局,来到问询处,王启明着流利de英语询问昨晚暴风雪中发生de这起交通意外

  负责接待他们de警察和王启明说了一会儿话”了解到张扬是专程为了这件事从中国飞来de之后,他走过一边去联系相关探员

  王启明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他去帮忙联系了,这件案子好像不属于他们负责”

  张扬很紧张,他不安de抿起嘴唇

  王启明提醒他道:“老弟,自然点,你很紧张,这里是警察局,看到你这个样子,别人会产生怀疑de,就算走在大jiē上,很快就会yǒu移民局de官员来问候你,这里是美国,和咱们社会主义中国不同”,张扬de紧张并非是因为害怕,他牵挂着顾佳彤de生死”如果真de确信顾佳彤死亡,张扬不知自己能否承受这巨大de痛楚”他不断提醒自己,一定yào挺住”事情或许没yǒu▲他们想象中那么糟糕

  警察打完电话之后,来到他们de面前,向王启明说了几句,王启明笑着点了点头他拉了拉张扬de手臂,和张扬一起来到警局门外,刚刚来到外面,张扬就迫不及待de问道:“怎么说?”,◆王启明道:“这件事发生在波特瓦纳镇,目前吉普车和尸体全都留在小镇上,如果想了解事情de详情,可能yào去那里”

  张扬道:“走”

  王启明de表情却突然变得yǒu些惊慌,他大步向前方跑去:“嗨,up”,张扬顺着他奔跑de方向望去,却见王启明de那辆雪佛兰皮卡车被一辆拖车倒托着向远处驶去,此时已经驶过前方dejiē角

  张扬忽然想起了自己de行李箱,他de护照和商务邀请函全都在行李箱内,因为顾佳彤de事情,他始终心神不宁,竟然疏忽大意”护照没yǒu及时从行李箱中取出

  张扬也大步狂追,他很快就过了王启明,王启明没跑几步就跑不动了,他双手扶在膝盖上,上气不接下气de喘息着,大口大口de白汽随着他de呼吸喷了出来,他大声道:“别追了……别追了……回头咱们打车去停车场……”

  张扬距离那辆拖车已经越来越近,他当jiē狂奔de情景吸引了一辆巡逻警车de注意,警车拉响警笛,加过了他,两名婺察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其中一名警察指着张扬,大声喊话,让他站在那里

  张扬听不懂这名警察在说什么,不过从他们de表情能够猜到个大概,他指着远处de那辆拖车大声道:“我de护照在上面”,王启明看到不妙,慌忙向这边跑了过来

  一名警察一手捂着腰间de手枪,一手指向张扬道:“双手放在脑后,转过身去”

  张扬怒道:“都他妈不知你说什么?我东西在车上”

  王启明总算跑了过来,他大声解释道:“警官,误会,误会了,我们de车被拖走了”,他还没yǒu靠近张扬,一名身高体壮de白人警察,上前突然拧住他de手臂一下就将他撂倒在地上,大声道:“老实一点,你de护照”,另外那名警察怒视张扬道:“你de护照”,王启明惨叫道:“快把护照给他”

  张扬哪还yǒu护照给他们看,看到那名警察伸手去摸手锋,一步步靠近自己,张大官人忍住没动,在对方握住他de手腕想yào将他拷住de时候,张扬de手腕泥鳅一样脱离了对方到束缚,抢下手锋,把对方给拷了起来

  那名控制王启明de高壮警察看到势头不妙,慌忙去拔枪,张扬冲上前去,抬起脚,一脚就踢在他de下颌上,踢得那名警察四仰八叉de摔倒在地面上,口鼻之中鲜血涌泉般流了出来

  张扬一把将王启明从地上拉了起来,王启明根本没想到张扬会突然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干脆利落de放倒了两名美国警察,在美国袭警可不是好玩de,王景明目瞪口呆道:“张……张……,这是美国……你…………你不…………不能这样”,张扬没理他,看到那名被自己踢到de白人警察哆哆嗦嗦去掏枪,张扬走过去又是一脚,将这厮踢昏在地,然后他拉开警车de车门坐了进去,启动警车之后向王启明大声道:“你来不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