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袭警】


  王启明摇le摇头,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是一守法公民…………王启明看到事情闹大,他当然感到害怕,哪敢继续跟着掺和

  张扬不等他说完,一脚就踩xiàle油门,警车呼啸向远处的拖车追去

  王启明望着远去的警车,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复杂到le极点,这小子究竟是个什么人物?一句英文都不懂,刚来到美国就把两名警察给揍le,还抢le警车,麻烦大le他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却没留意后方那个白人警察又摇摇晃晃站le起来,扬起枪托狠狠在王启明的脑后来le一xià,砸得王启明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那警察掏出对讲机:“总部……,…刚刚有一名亚裔华人男子……他偷袭我们,抢走le我们的警车,警车号码是,……

  张扬终于在第三个街口处追上le那辆拖车,他之所以击倒两名警察,抢夺警车追上来,其目的就是要尽快找回自己的护照张扬过那辆拖车,逼迫拖车在路边停靠xià来

  开车的司机有些纳闷,他实在搞不懂,怎么会从警车上出来le一个身穿便装的华人男子

  张扬一言不发,翻身来到拖车之上,他向那辆雪佛兰皮卡车nèi望去,希望看到自己的行李箱,可是让他震惊的是,皮卡车的车门被撬开le,车nèi空空如也,后座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原本放在那里的行李箱不翼而飞

  拖车司机骂骂咧咧的走lexià来,他刚刚走出车门,就被张扬一把给推到车身上,张扬扬起拳头,怒吼道:“车里的东西呢?”

  那司机听不懂他的话,他的身高要有一米九五,比张扬大得多,可是在张扬的面前,他根本没有反手之力,挣扎着叫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张扬一拳砸在车门上,车门上立刻多出le一个清晰地拳印”吓得那名司机差点没niù子,他颤声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远处传来警笛的呼啸声,张扬抿le抿嘴唇,他一把推开那名司机,飞向前方跑去,转瞬之间就消失在远方的街角

  ………………………………………………………………………………………………

  王启明清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愤然抗议:“我要告你们,我是美国公民,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我要见我的律师”

  此时房门被推开le”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走le进来,其中那名略微有些秃顶的中年人来到王启明的面前,他把王启明的证件归还给他,做le个手势,室nèi的警察全都退le出去

  王启明望着那名中年男子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美国公民,拥有合法的居留权”

  那中年人笑le笑道:“我叫麦克,FBO”他向王启明出示le自己的证件

  王启明有些糊涂le,FBO是中央情报局,如果说张扬的事情惊动移民局很正常,可怎么会把中央情报局给扯进来?他来美国这么久还从没有跟中情局打过交道,仅有的点认识都是从电影电视中看来的,印象四的没多少好鸟

  麦克拉le张椅子在王启明的对面坐xià,翘起二郎腿”他抽出一支雪茄,向王启明道:“介意吗?”

  王启明摇le摇头:“如果给我一支的话,我就不会介意”

  麦克表现的很和蔼”递给le王启明一支雪茄,拿出火机帮他点上,自己也点燃le雪茄,他拿出一张照片,照片走路口的监控摄像抓拍的,照片上张扬正在急狂奔,所以拍的并不是很清楚麦克道:“可以告诉我这个人的资料吗?”

  王启明抽le雪茄”望着照片装出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过le一会儿”方才摇le摇头道:“不认识,看起来熟悉”可我怎么就想不起来他是谁呢?”姜启明还是很有些小智慧的

  麦克道:“王先生,今天你从布法罗机场把他接走,然后来到le尼亚加拉瀑布城,前往警局调查三名中国青年遭遇车祸的事情,你会不知道他是谁?”

  王启明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些,既然你对一切都这么清楚,你还问我干什么?”

  麦克道:“告诉我他的资料”

  王启明虽然不知道FBO调查张扬干什么,可是他清楚,只要是这帮人找到门上准没有什么好事王启明道:“我跟他不熟,大家都是中国人,所以我就稍他一程,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清楚”

  麦克笑着点le点头,他把雪茄扔在地上,低声道:“王先生,你大老远的从纽约过来接机,现在跟我说你不认识他,你以为我会相信?”

  王启明道:“信不信由你,你如果不相信,你去抓他,找他跟我对质”

  麦克脸上的笑容骤然收敛,冷冷道:“我很快就会抓住他”

  张扬躲过le警察的搜索,他沿着大街大步走着,目光无意中看到路边小店的橱窗,他走le进去,从小店的模特头上去xiàle那顶深蓝色的b□āng球帽,看le看上面的标价,拿出一张美钞放在柜台上,还好有五千美元他是随身携带的,没有丢失

  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的国度,这座小城的人口根本无法和国nèi的多数城市相比,天气很冷,道路上行◇人很少,张扬戴上bāng球帽,遮住他黑色的头发,黑黑的眼睛,让他在人群中不是那么的显眼

  他在路边拦住le一辆出租车,虽然他不懂英文,可是他记得王启明说过小镇的名字,波特瓦纳

  大胡子司机眯着眼睛看着这位年轻的中国人,张扬向他笑le笑,他的笑容也失去le昔日的阳光:“波特瓦纳”

  司机点le点头,示意他坐进去

  张扬在后座坐好”系好le安全带,低声遵:“职”

  …………………………

  东江的晨曦很美,海瑟夫人捧着两束百合花,一束放在许常德的墓碑前,一束放在许嘉勇的墓碑前”望着两座紧紧挨在一起的坟墓,海瑟夫人的双目中流露出难言的忧伤,她掏出纸巾,很小心地擦去许嘉勇照片上的浮尘,轻声道:“不知道你们过得开不开心?”

  说完沉默le好一会儿,她方才小声道:“我很不开心”一颗泪珠顺着她的面颊滑落,缓缓滴落在百合花上,白色的花瓣微微悸动,那颗如同露水般的泪珠又顺着花瓣滑落到地上,泪珠碎le,心也早已破碎不堪

  海瑟夫人低声道:“他们没有机会回来le”

  lóng贵站在海瑟夫人的身后,虽然相隔一段距离,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他仍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痛苦看到海瑟夫人站起身,lóng贵慌忙走过去,搀住她的手臂

  海瑟夫人摇le摇头”lóng贵慌忙又放xià手

  海瑟夫人眯起双目,望着远处冉冉升起的朝阳,轻声道:“美国应该快到晚上le?”

  lóng贵道:“已经将消息透露给唐兴生,他很紧张,认为张扬是要去对他不利的”他会找人对张扬xià手”

  海瑟夫人淡然道:“这件事好像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lóng贵点le点头:“事情一定会按照计划进行”

  海瑟夫人转身看le看晨光中的墓碑,充满感伤道:“人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扬终于在风雪中抵达le波特瓦纳镇,付完司机的车费”他踩着风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向小镇,这座小镇位于90号高公路的出口处,镇上人口并不多,道路宽广,因为风雪的缘故,路上的行人是稀少

  从离开机场到现在,张扬还没有吃饭,他迎着风★雪走向小镇,小镇的入口处有一家名叫北京的中餐馆”张扬推开店门走le进去

  因为风雪的缘故,餐馆的生意并不好,里面没有一个客人,餐馆的老板娘是一个胖乎乎的老板娘,看到张扬进来她热情的招呼道:“先□■生,您是中国人?”

  张扬笑le笑,能够在这座边远的小镇遇到中国人倍感亲切,他点,le点头道:“大姐,我是中国人,英文不太好,一眼就看到你们灯箱上的汉字le”

  老板娘笑道:“快请坐,▲我给你拿菜单,看看吃点什么”

  张扬拿出一百美元递给她道:“随便弄点吃的,我着急赶路”

  老板娘道:“那就炒两个菜,烧个西红柿鸡蛋汤,再来两碗米饭”

  张扬点le点头道:“成,钱够吗?”他在国nèi就听说美国消费高,所以担心这一百美元不够用

  老板娘笑道:“够的,够的,我还得找你钱呢”

  张扬道:“不用找钱le,多出来的算是给你的小费”张扬为人素来慷慨,反正都要消费,钱让外国人赚,不如让同胞赚

  老板娘去张罗le,张扬坐在餐桌旁,望着外面的风雪,一会儿功夫好像又大le许多,电视中正在播出闻,张扬看到屏幕上出现le一张自己的照片,拍得很模糊,他nèi心不由得一惊,想不到自己成le通缉犯,他向周围看le看,还好没有其他客人,老板娘坐在那里看着报纸,目光羊没有看电视闻,应该没有注意到刚才的照片

  饭菜很快就做好le,老板娘把饭菜端到张扬的面前,笑道:“平时我们都是按照美国人的口味,饭菜弄得酸酸秫甜的,你从国nèi来,所以我特地吩咐厨师让他给你做正宗的中国菜”

  张扬看le看,一个青椒炒ròu丝,一个宫爆鸡丁,一大碗番茄鸡蛋汤”这里是美国,能够吃到中国菜已经很不容易le他端起米饭大口大口的吃le起来,老板娘也没走,就在他对面坐xià,微笑道:“先生从哪里来?”

  “平海”张扬说完又有些后悔”自己不该暴露太多的个人信息,现在他是个没有护照,没有身份证明的两无人员,和一个偷渡客无异,在尼亚加拉瀑布城因为急于找回自己的行李,他出手将两名警察击倒在地,这应该构成le袭警,自己的麻烦还真不少

  老板娘笑道:“我是北京人”平海我去过,现在发展的很不错

  ”,张扬笑le笑,他有意从老板娘这里打听一些消息:“镇上的华人多吗?”

  老板娘叹le口气道:“不多,可是开餐馆的不少,单单是中餐馆就有三个,相互之间的竞争很厉害有华人在的地方,不是相互帮助,而是相互拆台”现在的利润是一天不如一天le,我只能勉强维持,有时候想想真准备不干le,可儿子还在这里读书,我得等他xué业完成才能离开”

  张扬点le点头”低声道:“可怜天xià父母心”

  老板娘笑道:“咱们中国人就是这样,为儿女不完的心,对le”你这次是来旅游还是公办?”

  张扬道:“有点事,大姐,你听说过前天这里发生的一起汽车坠崖事件吗?”

  老板娘点le点头道:“听说le,一辆吉普车从沿河公路上失去控制冲xiàle峡谷,落入尼亚加拉河里,警方正在进行搜救工作,我听说车里面有三名中国人”都是女孩子,有两人的尸体已经发现le”吉普车也打捞上来le,很惨”两个女孩子困在车nèi窒息而死”

  张扬的nèi心抽搐le一xià,他再也吃不xià去le,他低声道:“大姐,三人中有我的朋友,你知道他们的尸体存放在哪里吗?我想去认尸”

  老板娘道:“应该在警局,这些事我不清楚,我也很少跟警察打交道,警局距离我这餐馆不远,你出le门右拐一直往前走就能看到,不过这么晚le,他们应该不会让你去认尸”

  张扬点le点头,他起身道:“谢谢,我去看看”他向门外走去,走出房门的时候,迎面一名警察走le进来,张扬xià意识的低le低头,害怕对方看清他的样子

  那名警察和张扬擦肩而过的时候,向他看le看,没等他看清张扬的样子,张扬已经走出le餐馆

  张扬离开餐馆之后快步向前方走去,可没等他离开太远,身后就响起那名警察的声音:“嗨站住”

  张扬装出没听到,继续向前走去

  “嗨你给我站住”

  张扬眼睛的余光向后瞥le瞥,看到那名警察的手正放在枪套上,他停xià脚步,心中暗叫倒霉,想不到刚刚来到小镇就被警察给盯上le

  那名警察走le过来:“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

  张扬慢慢转过身来

  警察道:“举起手来,转过身去”

  张扬无奈地摇le摇头,他忽然抬起脚,只一脚就把那名警察手里的枪踢飞,然后一拳将他打晕在地

  中餐馆的老板娘听到动静从餐馆中走出来,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张扬向她笑le笑:“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现在回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老板娘吓得转身就逃入le餐馆

  张扬拾起地上的手枪,☆又从警察的身上找出车钥匙,拖着那名警察来到他的警车旁,点中他的昏睡xué,把他塞到警车nèi,用手拷将他拷在方向盘上,最后将手枪扔在手套箱里,事情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le

  …………………………◆☆……………………………………………………………………

  张扬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xué习英文,在这个国度里,不懂英文就意味着寸步难行他透过中餐馆的玻璃窗看到那名老板娘正在打电话,说不定●她是在报警,自己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可离开又能去哪里呢?他要去警局,他要亲眼见证那两具尸体中有没有顾佳彤,可他甚至连路标都不认识张扬忽然想出一个主意,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些警察带着自己过去

  张扬的这个念头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听到警丰的呼啸声,两辆警车来到le他的面前,四名警察从车nèi冲le出来”他们举着手枪瞄准le张扬,大声道:“举起手,转过身去”

  张扬举起le手,转过身,一名警察冲上来,将他的手栲住几名警察很快就发现le那名被拷在车nèi的同伴,不过他现在正在昏睡

  张扬又看到le那名中餐馆的老板娘,她向警察说着什么”张扬咧开嘴笑le笑:“大姐,一点乡情都不念啊”无疑■是这女人出卖le自己

  老板娘这会儿胆子大le,她瞪着双眼道:“我们华人的声誉都是被你们这帮偷渡者搞坏的,年轻轻的不xué好,居然袭警”刚才给张扬留xià的那点儿良好印象瞬间消失殆尽

 ◇ 几名警察商量着要送那名同事去医院,他们中有两人把昏睡不醒的同事送往le医院,另外两人把张扬押上警车,带往警局

  小镇上的警局也没有多大,就相当于国nèi的派出所,晚上只有三个人值班,来到警局之后,他们把张扬带到审讯室,让张扬意外的是,那名中餐馆的老板娘也跟来le,原来这些警察不懂中文,特地把她叫来当翻译的

  负责张扬案子的那名警察在他对面坐xià,上xià打量le一xià他,叽里呱啦说le一通

  餐馆老板娘帮着翻译道:“你叫什么?从哪儿来?为什么要袭警?”

  张扬道:“你帮我告诉他,我不想闹事,我只想看看车祸中的死,者,我认识其中的一个”

  老板娘把张▲扬的话传给那名警察,这时候另外一名值班的黑人警察走le过来,他手中拿着一份资料”通过比照已经认出眼前这个华人青年就是今天在尼亚加拉瀑布城击倒两名警察,抢走警车的那个”黑人警察来到张扬面前:“你这只黄种○猪,不但偷渡,而且敢袭警”他伸出大手扯掉张扬的帽子,一把揪住他的头发

  张扬冷冷看着他,低声道:“他说什么?”

  餐馆老板娘到底是中国人,听到黑人警察说出这种侮辱xìng的语言,也觉着脸上挂不住,她尴尬的咳嗽le一声没敢翻译出来

  张扬道:“你骂我?”

  黑人警察望着张扬狞笑道:“你这个劣等的货色,无耻的偷渡客,信不信我把你的卵蛋拧xià来,塞到你的嘴巴中去”说完他冲着餐馆老板娘道:“帮我翻译给他听”

  餐馆老板娘红着面孔把这句话翻译完le,张扬道:“帮我告诉他,我生气le”

  两名警察听说张扬生气le,都哈哈狂笑起来,黑人警察揉搓着张扬的头发:“生气?你在我面前只是一只蚂蚁,一只可怜虫“……”,张扬双臂拧动,只听到喀嚓一声,精钢打造的手栲就已经被他从中拧断,谁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黑人警察第一个反应le过来,他伸手想要卡住张扬的脖子,张扬一把就抓住le他的拇指,一个逆时针的挣动,只听到咔啪一声,黑人警察的拇指已经被扭断,他哀嚎le一声,双腿弯曲lexià去,张扬就势抽出他的警棍,一棍捣在他的双腿之间,黑人警察的惨呼声惊天动地

  另外陪审的那名警察,慌忙去掏枪,张扬扬起警棍甩le出去,蓬地一声砸在他的手臂上,手枪当啷落地,张扬势如猛虎出闹,一个箭步冲le上去,单手扣住他的咽喉,随即点中le他的xué道

  外面值班的那名警察听到动静,从外面赶le过来,刚刚推开房门,张扬的左脚挑起椅子,椅子飞le过去,砸在那名警察的身上,将他砸到在地,转瞬之间,张扬已经将三名值班警察全都放倒在地

  那名中餐馆的老板娘吓得尖叫不已,张扬冷冷看le她一眼:“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中国出le这么多好汉jiān”

  那老板娘吓得魂不附体:“别……别伤害我”

  张扬抓住那名黑人警察,把他拉到中餐馆女老板的面前,帮我问他:“出事的两名中国女孩,尸体存放在什么地方?”

  老板娘哆哆嗦嗦把张扬的话翻译le一遍,那黑人警察这会儿早就被张扬的神武吓得魂飞魄散,颤声道:“镇北停尸房……”

  张扬冷哼le一声”在他的头顶拍le一巴掌:“带我去”他又向那名瑟缩在墙角的老板娘道:“你也一起去”

  小镇的停尸房距离警局大概有两公里的距离,张扬逼着那名黑人警察和他同去,至于另外两名警察,全都被张扬制住lexué道,自然解xué需要十二个小时

  黑人警察的拇指被张扬拧断le”痛得面部的表情都有些扭曲le

  张扬提醒他道:“老老实实听话,我保证你没事,不然,xià次捏断的就是你的脖子”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也向那名中餐馆的老板娘看le一眼,吓得她又打le一个冷颤

  停尸房的守夜人一脸倦容的开le门,他和那名黑人警察很熟悉,打着哈欠抱怨道:“尤恩,这么晚le”你过来干什么?”

  尤恩强忍着手指钻心的疼痛,他是真被张扬吓怕le,过去只是在电影中见识过中国功夫的厉害,今天见着真的le,精钢手拷就这么轻轻松松扭断,一出手就将他们三名警察放倒,神奇的是,他用手指这么一戳,两名同■事就一动不动le,这小子一定是个能者,尤恩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可胆子很小,美国人多数都很怕死”他们信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轻易不会想着奋不顾身的充当烈士

  尤恩道:“我带人认尸,嗯”就是吉普车◇坠河事件的那两具尸体”

  老板娘老老实实的在一边翻译着

  守夜人点le点头,带着他们走入le停尸房,小镇人口不多,所以平时停尸房nèi也没多少尸体,守夜人来到编号7冷柜前,先抽出le上层的尸体

  张扬走le过去,nèi心剧烈跳动着”真正要面对现实的时候,他才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nèi心承受着怎样巨大的压力尤恩拉开裹尸袋,尸体被泡得浮肿”又经过冷藏,皮肤的颜色苍白骇人,张扬紧咬着嘴唇,仔细辨认着尸体的面目,不是顾佳彤,他摇le摇头

  守夜人将尸体推le回去,又把xià面的抽le出来,这具尸体形容加的骇人,张扬从尸体脸上的黑痣辨认出,也不是顾佳彤,他又摇le摇头虽然没有找到顾佳彤的尸首,张扬的nèi心却变得越发沉重,吉普车跌xià五十多米深的峡谷,坠入湍急的尼亚加拉河,顾佳彤生还的希望极其渺范离开停尸房,那名黑人警察尤恩低声道:“有没有你要找的人?”

  ☆张扬道:“吉普车nèi一共有三个人,有没有第三个人的消息?”

  尤恩摇le摇头:“搜救行动还没有结束,纽约领事馆也来le人,据说失踪的那个人是位中国高官的女儿……”

  张扬皱le皱眉头▲,风雪中他隐约听到警笛的声音,张扬没有继续问xià去,他快向远方跑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漫天的风雪之中

  ………………………………………………………………………………………………

  ★因为担心被警察围堵,张扬离开le波特瓦纳镇,在小镇外临近河边的树林冉渡过le一夜

  清晨悄然到来le,张扬缓缓睁开双目,他躺靠在一颗大树的枝桠上,雪xiàle一整夜,他的身上裹满le冰雪,稍一☆动作,雪就落lexià去

  这一夜他都被痛苦和仇恨折磨着,他可以断定顾佳彤遭遇的这次噩运是别人刻意制造,目前唯一掌握的情况就是顾佳彤失踪le,来到美国本想查清这件事,可倒霉的是,他刚刚来到这里□,护照和行李全都弄丢le,自己突然之间就成为le一个身份不明的偷渡者

  张扬呼吸le一口清冷的空气,他缓缓站起身,舒展le一xià手臂,抖落le身上的积雪,然后从五米高的大树上一跃而xià,双○足落在雪地之上,没有留xià丝毫的印迹,张扬走向公路,他需要帮助,来到公路边的公话亭nèi,张扬拿起电话,昨晚他想起le楚嫣然,也想起le左晓晴,可是他最终否决le向她们求助的想法,他不想她们牵涉到这件事中来张扬斟酌再三,电话直接打给le中国驻纽约领事馆

  电话中传来le一个悦耳的女声,说的是英文

  张扬道:“我想找领事馆的负责人”

  对方愣le一xià,轻声道:“先生,你需要帮助吗?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领事岂是那么随随便便见到的,国nèi官员的等级制同样带到le国外

  张扬道:“我是中国官员,来到布法罗办事,可刚xià飞机,行李就丢le,我的护照和商务邀请函全都在里面,我想和你们的负责人通话”

  “先生,可以告诉我你的姓名和身份吗?”

  张扬道:“我叫张扬,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的干儿子,让我和你们的负责人通话”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张扬也不会将干爹的身份搬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引起领事馆的重视

  对方惊奇的咦le一声,她随即道:“你请等一xià”张扬主动表明身份引起le她的注意

  张扬站在公话亭中耐心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复,目光不时望向外面,生怕有警察注意到这里,清晨的公路上并没有太多的汽车,一辆铲雪车缓缓行进,后面几辆小汽车小心翼翼的跟随着

  听筒中响起le一个女声,这声音有些熟悉,不过肯定不是刚才接电话的人,她充满惊奇道:“张扬?你到le美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