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不惜代价】(上)


  第六百三十六章不惜代价

  张扬很快就从shēng音中分辨出,对方竟然是田玲,王学海的妻子田玲,张扬曾经在火车上帮助田玲解过围,本来关系不错,可后来因为王学海的事情,田玲也跟他产生了隔◇阂,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络过,记得田玲过去就在外交部张扬有些不能置信的问道:“田姐?”

  田玲欣喜道:“张扬,真的是你没想到你会来美guó”

  张扬也没想到田玲会在纽约领事馆,毕竟能够找到一个熟人是好事,张扬将自己的麻烦说给田玲听了,田玲听完之后,安慰他道:“你不用着急,我马上去找总领事反映一下,我给你一个电话,领事馆已经有人去了搜救现场,他叫白志军,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我让他去接你”

  张扬将自己目前的大概位置说了

  田玲放下电话,首先给白志军打了个电话,让他去波特瓦纳镇附近的公话亭去接张扬,然后她去了总领事舒英恒的bàn公室

  舒英恒正在打电话,等他打完电话,抬起头来,向田玲道:“什么事?”

  田玲来到他面前,小shēng将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

  舒英恒听完,表情凝重道:“他的护照丢了?居然还打伤了美guó警察?”

  田玲道:□“张扬很不简单,我看他zhè次来美guó一定和顾佳彤的失踪有关”

  舒英恒道:“刚刚收到消息,顾佳彤的鞋子和外衣打捞到了,外套上沾染了许多的血迹,根据现场情况分析,她应该凶多吉少了”

 ★ 田玲咬了咬嘴唇,她见过顾佳彤,对顾佳彤十分欣赏,想不到美丽而年轻有为的顾佳彤会死于一场车祸,心中感到非常的惋惜

  舒英恒起身道:“我要去布法罗,顾中午就要到了,zhè么大年纪了,失去了女儿,zhè件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

  张扬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一辆丰田吉普车停靠在公用电话亭旁,一个三十多岁的中guó男子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看到公用电话亭内没有人,抬起手看了看时间,然后点燃了一支香烟

  张扬确信周围没有其他可疑的人物,zhè才从树林中来到了道路前,翻越护栏,走向那名男子

  那男子看到张扬,向他迎了上去,低shēng道:“张扬?”

  张扬点点头

  男子道:“上车再说”

  张扬跟着他来到吉普车内,那名男子zhè才伸出手:“你好,我是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我叫白志军”

  张扬跟他握了握手道:“久仰”客套话,他也是刚刚从田玲嘴里知道zhè个名字的

  白志军一边开车,一边道:“我听说你的事情了,真是不小心啊,护照都能弄丢,不过你弄丢护照应该第一时间联系我们领事馆,大使馆也行,为什么要攻击美guó警察?我听说你昨天在尼亚加拉城瀑布城袭警,然后又来到波特瓦纳镇上的警局闹了个天翻地覆,现在警察到处在找你,事情很麻烦啊”

  张扬道:“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白志军道:“我先送你回领事馆,顺利的话,今天晚上我们就能抵达纽约领事馆”

  张扬突然道:“停车”

  白志军微微一怔,他仍然继续驾驶着,没有停车的意思

  张扬怒吼道:“我让你停车”

  白志军zhè才踩下煞车,愕然望着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在找到顾佳彤之前,我不会离开”

  白志军怔怔的看着张扬,过了一会儿方才道:“你不知道,救援队今天清晨在尼亚加拉河下游发现了她的衣物和鞋子,上面有很多的血迹,从她失踪到现在已经整整七十二个小时了,整条尼亚加拉河都搜遍了,没希望了”

  张扬面部的肌ròu因为痛苦而抽搐起来

  白志军同情的看着他:“我想你应该面对现实”

  张扬用力摇了摇头,他低shēng道:“带我去搜救现场”

  白志军道:“现在警察到处都在找你,你去搜救现场岂不是自投罗网?”

  张扬道:“带我去,大不了把我驱逐出境”

  白志军道:“你是guó家工作人员,你要知道zhè样做的后果”

  张扬道:“带我去,佳彤是我的未婚妻”说出zhè话的时候,张扬忽然有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他相信顾佳彤心底一定是想嫁给他的,可是还没等实现zhè个愿望,她就已经离开了自己,张扬用手堵住嘴唇,试图用zhè样的方式来堵住自己的泪水

  白志军望着张扬发红的眼圈悲痛欲绝的表情,他终于点了点头

  舒英恒通过外交途径给美方施加了一定的压力,所以自从顾佳彤乘坐的吉普车失踪之后,美方展开了一系列的搜救工作,吉普车的残骸已经打捞上来,车内发现的两具遗体都不是顾佳彤,今晨在下游发现了顾佳彤的衣服和鞋子可以说zhè72个小时内,美方已经尽全力搜救,他们认为顾佳彤没有生还的希望

  白志军专程前来跟进搜救行动,他对搜救的情况十分清楚,此前他和张扬并不熟悉,只是刚刚从田玲的口中知道,张扬是guó内某地级市的官员,重要的是,他是现任guó务院副总理文guó权的干儿子田玲在电话中强调了张扬在美guó惹下了很多的麻烦,让白志军务必要保护好他,尽量不要让事态恶化

  白志军知道总领事舒英恒和顾佳彤的父亲顾允知相交莫逆,所以舒英恒才会对zhè件事如此关注,他并不知道张扬和顾佳彤的关系,到目前为止,具体的内幕他了解的很少,可张扬的悲伤多少感动了他,张扬不远万里从中guó来到zhè里,就是为了证实爱人的生死,zhè样的人的确是至情至xìng,白志军决定带张扬去现场看看,也许只有现实才会让张扬死心

  美guó方面的搜救队已经停止了工作,在尼亚加拉河下游,有一间搭起的帐篷,zhè是美方搜救队临时的指挥所

  白志军把吉普车停在帐篷旁边,他向张扬道:“我带你过去,你什么都不要说,一定要保持冷静,辨认那些物品之后,我们马上离开,一旦引起美guó警方的注意就会很麻烦”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

  白志军带着张扬来到搜救现场,搜救人员已经准备收队,他和领队交谈了两句,一名美方工作人员带着他们来到帐篷右侧,两名搜救队员正在那里找到的物品,一只鞋子,一件染满鲜血的外套,还有一个手袋,白志军○走了过去,搜救队员跟他已经很熟悉,他们从手袋中找到了护照和证件,将护照递给白志军,白志军看了一眼,然后转交给张扬

  张扬的手颤抖着打开了护照,当他看清上面顾佳彤的照片的时候,眼前一黑,胸口宛如○一柄冰冷的尖刀刺了进去,他的身躯摇晃了一下,面孔顷刻间变得毫无血色,白志军扶住他的手臂,低shēng道:“你没事?”

  张扬摇了摇头,看到眼前的一切,他终于意识到,顾佳彤已经永远离开了他顾佳彤的笑靥不时钻入他的脑海之中,张扬用力闭上了眼睛,热泪宛如决堤的洪水般滚滚流下

  白志军充满同情的看着张扬,他低shēng道:“节哀顺变,zhè是一次意外”

  “不是意外”张扬的话刚刚说完,两辆黑色讴歌汽车先后来到了现场五名身穿黑色西装的联邦调查局特工将张扬围堵在那里,为首的一人是麦克

  张扬拿着顾佳彤的那张护照,眼睛始终盯着顾佳彤的照片,仿佛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白志军的脸色变了,他暗叫不妙

  麦克走到张扬的面前,他盯住张扬的眼睛道:“先生,请上车”

  白志军道:“对不起,我们是中guó驻纽约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我们有外交豁免权“

  麦克用手臂拦住白志军,冷傲的看着他道:“走开,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烦的话“

  张扬将护照交还给白志军,他没有说话,两名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将他夹在中间,他们的手都放在西服里,明显握着手枪瞄准了张扬麦克望着张扬道:“张先生,你zhè次来美guó的目的是什么?张扬没有理会他

  麦克道:“你可以不说,可是,我保证你会后悔”身边的一名f逼特工居然懂得中文,虽然不怎么熟练,可是充当翻译还算胜任

  张扬道:“我来找我的未婚妻”

  麦克摇了摇头道:“不要骗我,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一些资料,有理由证明,你zhè次来到美guó想要从事间谍活动”

  张扬没说话,他的表情充满了忧伤

  “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一旁的f逼特工用手枪抵住张扬的腰间,张扬忽然抽搐了一下,他的身体瘫软下去

  几名f逼的特工都是一愣,再看时,张扬已经倒在那里,麦克大shēng道:“小心他伪装”可看张扬的样子并不像是在伪装,麦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颈侧,脸色顿时变了,张扬的心跳竟然消失了

  麦克趴在张扬的胸口又听了听,确信没有任何心跳的shēng音,又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懊恼道:“死了他自杀了”他实在是搞不懂,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张扬怎么会如此从容的自杀

  白志军始终没有走开,他目睹眼前的一切也感觉到太过突然,他愤怒的冲了上去,大shēng抗议道:“你们是什么人?他死在你们的手上,我要向你们的政fǔ提出抗议”

  麦克一把推开了他,他向手下使了一个眼色,zhè样的结果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刚刚找到张扬,想不到张扬就死了他们上了汽车,驱车离去,谁也不向死去的张扬看上一眼zhè具尸体是个麻烦,f逼对活着的间谍感兴趣,对死人可没有任何的兴趣,既然是中guó人,还是交给中guó人自己去处理

  白志军来到张扬面前,他摸了摸张扬的颈部,发现张扬的心跳果然消失了,就在此时,他听到张扬的shēng音:“带我离开,我装死的”

  白志军愕然向张扬看了看,zhè厮还是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没有其他人说话,好像也没有人听到张扬的zhè句话

  白志军以为自己听错了,张扬又道:“自然点,别让其他人看出毛病”白志军zhè次相信了,张扬的确是在跟他说话,装死能够装到zhè个境界也实在是令人佩服,不过刚才的那种情况下,也的确想不出其他脱身的bàn法

  白志军把张扬的尸体拖上了吉普车,驱车离开了搜救现场

  汽车驶入高公路之后,张扬才从后座上坐了起来,白志军幸亏知道他是装死,不然一定会以为是诈尸,吓都吓死了,白志军充满不解道:“他们为什么会找上你?”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zhè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yīn谋”他向白志军伸出手:“电话给我”

  白志军把电话交给了他

  张扬联系了邢朝晖,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想要找到杀害顾佳彤的真凶,单靠孤军奋战是不可能的,何况f逼找上了自己

  邢朝晖听说张扬人在美guó,也是无比诧异,他愕然道:“你去美guó干什么?”

  张扬低shēng道:“佳彤死了,美方认为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我不zhè么认为,在她死前,有人给我打过威胁电话f逼刚才也找到了我,我装死门g混了过去”

  邢朝晖对顾佳彤和张扬的关系有所了解,顾佳彤之死对张扬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以他对张扬的了解,zhè次他一定会为了找出真凶而不惜一切代价,邢朝晖道:“你现在在哪里?”

  张扬道:“我和纽约领事馆的人在一起”

  “先回领事馆,我会让人跟你联络”邢朝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zhè件事令邢朝晖相当的棘手,他主管的部门是guó安四局,美guó方面的工作并不属于他的工作范围,他深思熟虑之后,前往十局将zhè件事告诉了十局的主任章碧君

  章碧君听☆说zhè件事也是颇为震惊,她惊shēng道:“顾佳彤死了?”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张扬已经去了美guó,他说在顾佳彤出事之前,有人给他打过恐吓电话”

  章碧君皱了皱眉头,低shēng道:“你是说,顾佳彤的死绝非意外,而是有人策划?”

  邢朝晖叹了口气道:“我担心的是张扬,他刚到美guóf逼就找上了他,我真不知道为什么美guó人会无缘无故的盯上他?zhè次他前往美guó并非是为了执行我们的任务”

  章碧君道:“张扬的脾气你知道的,为了给顾佳彤报仇,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邢朝晖道:“我担心的也是zhè一点,我害怕他的复仇行动会影响到我们的组织”

  章碧君道:“必须阻止他”

  “怎么组织,境外的事务不属于我们四局的范围”

  章碧君道:“zhè件事交给我来做”说完之后,她又停顿了一下,低shēng道:“必要的时候,或许要否认我们和他之间的一切联系”

  邢朝晖从章碧君的zhè句话中意识到了什么,他打心底暗自叹了一口气,zhè小子的前景只怕不是那么乐观

  白志军忽然发现反光镜内两辆黑色讴歌正在飞向他追赶而来,他微微一怔,惊shēng道:“他们追上来了”

  张扬道:“产生怀疑了?”

  白志军有些紧张道:“怎么bàn?你继续装死”

  装死对张扬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他再度躺了下去,白志军将吉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两辆讴歌车一前一后将他的吉普车夹在中间

  五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举起手枪瞄准了吉普车内,麦克大吼道:“下车全都给我下车”

  白志军听得清清楚楚,他是在说全都给他下车,难道张◇扬装死的事情败露了?

  白志军推开车门,举起双手走了下去,刚一下车,就被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抓住手臂,粗鲁的压在汽车的引擎盖上,白志军怒吼道:“你们想干什么?我是中guó驻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我要向你们的政fǔ严重抗议”

  麦克冷哼一shēng,来到白志军的身上,从他的外衣上取下了一颗小小的**,zhè是麦克刚才趁着白志军不注意在他身上留下的,张扬死的太突然,麦克对此很怀疑,所以才动了些手脚,可没想到居然发现了张扬装死的事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