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章【谁是黄雀】(下)


  唐xìng生摇le摇头,又回头向身后望le一眼,看来黎叔还真shì有些先见之明一百万美金无法骗过安检的眼睛,可shì这个箱子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tā深吸le一口气,缓步向入口处走去

  唐xìng生走入体育馆内不久给张扬打le个电话:,“我在西看台六排三十二号”,,“你先去坐下

  唐xìng生因为女儿落在对右手里,只能按照tā所说的去做

  张扬在人群中用微型望远镜寻找着唐xìng生的位置,终于tā看到le拎着黑色皮箱,正在走向座椅的唐xìng生,tā又移动方向,观察唐xìng生的身后,看到有两名男子远远跟在tā的身后,虽然tā们距离唐xìng生很远不过从tā们不时飘忽的目光可以看出,tā们跟踪的正shì唐xìng生

  唐xìng生果然不老实,tā今天不shì一个人过来的

  等到唐xìng生坐好之后,张扬并没有急于给tā打电话

  唐xìng生等le一会儿,现场的比赛都已经开始le,仍然没有电话打过来,tā有些沉不住气le,目光向四周不停张望着终于tā掏出le手机,再次拨打le女儿的电话号码,现在唐欲玲的电话就在张扬的手上

  张扬没有接电话,直接将电话挂断,继续通过望远镜观察着唐xìng生的周围又有几名男子在tā的附近出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xìng生变得越发不安起来

  张扬对唐xìng生不敢掉以轻心,这shì一只老狐狸,在南锡的时候tā不但shì公安局长,shì一名出色的刑警,具有相当的反跟踪能力,唐xìng生贪污杀人事发之前,tā的工作能力在平海公安系统shì得到很多人认同的一度被视为公安厅副厅长的最佳人选

  张扬就shì要消磨tā的耐xìng,有道shì关心则乱,唐xìng生心系女儿的安危,tā不可能保持冷静的心态

  唐xìng生再次拿出le电话”tā犹豫le一下终于没有按下重拨键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tā,对方正在和自己展开心理战,就shì想让自己心神不宁方寸大乱,唐xìng生坚信对方一定躲在体育馆内的某处静静观察着tā唐xìng生转身向周围看le看,看到黎叔的几名手下目光不时的向tā这边望来,唐xìng生暗叫不妙恐怕这几个人十有**都已经暴露le

  张扬的目光来到le比赛场上,tā居然看到le在场边做准备的冰公主关芷晴嗯不到她也会来到这里参赛,不过她肯定认不出现在自己的样子看到关芷晴,张扬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南锡还没才做完的工作,也许tā再也不会回到南锡,从此就要告别仕途

  唐xìng生在煎熬中等待le二十分钟之后”张扬的电话终于再度打le进来张扬低声道:,“三号出口你去右侧的洗手间

  唐xìng生站起身,迅向三号出口走去

  张扬比唐xìng生早离开le三号出口,途中接到le赵天才的电话赵天才道:,“好像有些不对体育馆门外来le很多警车,

  张扬道:“你先离开这里回谷仓看住她,等我脱身之后,会和你联系…

  ……,”…………………………,“……………………………………………………,”……………………

  唐xìng生看到le洗手间tā谨慎的向四周看le看,tā的电话响le唐xìng生拿起电话,打电话来的却shì黎叔

  黎叔低声道:,“还没有解决?

  唐xìng生道:,“tā很狡猾,你的人不要跟我太近,容易引起tā的警惕

  黎叔道:,“tā们只shì为le确保你的安全”

  唐xìng生冷冷道:,“多谢关心tā合上电话,走入洗手间内

  洗手间中有四名男子全都站◆在小便池前唐xìng生不知shì哪一个才shì给自己打电话的人,tā也站在一旁装出要小便的样子

  tā的电话响le起来,唐xìng生一动不动

  身边的三个人先后离去唐xìng生的目光转★向身后,此时东北侧的一扇门开le,一名棕发带着墨镜的男子走le出来,tā也在看着唐xìng生

  唐xìng生警惕地打量弃tā

  那戴墨镜的男子向tā笑le笑:,“为什么不接电话?,此人正shì张扬

  唐xìng生道:,“你要的东西我拿来le,人呢?

  张扬道:,“外面好像还有你的朋友,为什么不清tā们进来?

  唐xìng生知道对方肯定一直都在注视着自己,tā摇le摇头道:,“我自己过来的,没有其tā人,

  让张扬感到奇怪的shì,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冲进来,其实张扬对唐xìng生一方有多少人并不在意以tā的武功足可以将tā们全部拿下

  唐xìng生道:,“人在哪里?

  张扬的目光看le看tā的手提箱:,“你带来le?,

  唐xìng生点le点头

  “给我看看”

  “先告诉我人在哪里?”

  张扬一把抓住唐xìng生将tā的身体重重撞击在厕所的瓷砖墙面上低吼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为什么要杀死佳彤?

  “我没做过我和这件事毫无关系

  张扬冷笑道:,“毫无关系?你认不认得这张照片?”tā拿出那张莱森和唐xìng生父女的合影

  唐xìng生看到那张合影,充满迷惘道:“这张照片又有什么问题?”,张扬怒道:,“你女儿的男朋友找人要搂死顾明健,你敢说你不知情?

 ◆ 唐xìng生道:,“我不知情,我根本就不知情你shì谁?为什么认定le我和这件事有关?为什么要抓我的女儿?

  张扬正要说话,忽然听到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tā不仅微微一怔,很快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话,只可惜tā听不懂英文

  张扬不懂可shì唐xìng生却听得清清楚楚听到外面有人叫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le,我们shì警察,举起手走出来”

  张扬怒道:,“你tā妈居然报警,“唐xìng生愕然道:“我没报警我女儿在你的手上,我怎么可能去报警,我不可能置我女儿的xìng命于不顾”

  黎叔望着外面越聚越多的警车,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tā拍le拍那只装有一百万美元的皮箱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tā不会想到箱子里shì什么,可惜le我的那些可卡因

  唐xìng生的额头上满shì冷汗tā感觉到这件事很不对头,按理说黎叔的人应该冲进来le可到现在那几名跟着自己走入体育馆的人全都没有跟进来

  张扬从外面的脚步声已经听出至少外面要有几十名警察,tā们已经将洗手间的入口和窗户封锁住张扬仔细回想le一下,自己和唐xìng生见面的过程应该不会引起警察的注意,究竟shì谁报警?tā的目光落在唐xìng生的皮箱上,低声道:,“打开它”

  冷汗沿着唐xìng生的脸颊滑下,箱子里没有一百万美元,可事到如今tā只能老老实实将皮箱打开低声道:“见不到我女儿,你休想拿到钱”

  皮箱内除le薄薄的一层美钞外,下面全都shì废纸,张扬扬起拳头朝着唐xìng生的小腹给le一拳痛得唐xìng生闷哼le一声蹲le下去,张扬骂道:,“老狐狸,你居然敢骗我看来你真没把你女儿的xìng命放在心里”

  唐xìng生捂着肚子,忍着痛道:“现在外面这么多警察,你和我都逃不掉既然你shì冲着我来的就不要为难我女儿,堂堂正正的像个男人”

  张扬冷笑道:,“去你妈的你也算男人”

  此时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有催泪弹已经从外面扔进来le唐xìng生打开水龙头,打湿衣袖捂住口鼻tā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警察将tā们团团围困最大的可能就shì黎叔,黎叔出卖le自己,tā的目光落在那个黑色手提箱上,难道shì手提箱有问题

  外面又有催泪瓦斯扔le进来,张扬屏住呼双,tā并不怕这玩意儿美国警察扔得越多越好洗手间内硝烟弥漫唐xìng生趴在那里似乎丧失le反抗的能力

  张扬听到le脚步声,特警队员已经开始进入,tā抓起地上的黑色手提箱向特警队员的方向扔去,张扬虽然视野受到干扰,可shìtā单从听力就能够准确判断出对方的位置两名特警队员手中的冲锋枪全都瞄准le皮箱连续射击,皮箱上顿时多出le无数弹孔,弹孔中弥散出不少白色的粉末,张扬扔出手提箱真正的用意shì转移tā们的注意力,在两名特警射击的刹那tā宛如猎的般窜le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人击倒在地,一名特警的冲锋枪摔落在地上,刚巧落在距离唐xìng生不远处,刚才看来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唐xìng生,忽然敏捷地动作起来,tā一把抓住le冲锋枪

  张扬一直没有放松对tā的关注,抬脚将地上的皮箱踢飞,皮箱重重撞击在唐xìng生的手臂上,刚刚拿起的冲锋枪因为手臂酸麻而掉落在地上

  张扬抄起一把冲锋枪,不等唐xìng生再次拿起地上的枪支,已经将枪口对准letā的脑袋

  唐xìng生的身上脸上沾染le不少的白色粉末,这shì刚才皮箱撞击在tā身上的时候留下的,唐xìng生擦le一下,用舌尖添le添,心中震惊到le极点,这些白色粉末竟然shì可卡因,全都藏在皮箱的夹层里,事情已经很明lele黎叔在设局,tā在设局将自己和对方全都陷入困境之中,一安shì黎叔通知美国警察,单单shì毒品交易这桩罪责已经让tā们无法解脱唐xìng生暗骂黎叔卑鄙,张扬黑洞洞的枪口指向tā,tā并不慌张,一边咳嗽一边道:,“杀le我,你也要死……”

  张扬忽然一把推开tā,一排子弹从唐xìng生刚才所在的位置飞掠而过,张扬举起冲锋枪向外反击,烟雾之中听到一声惨呼,一名特警被子弹击中le腿部倒地后叫得惨无人声

  张扬向唐xìng生道:,“把tā们两个拖过来”

  唐xìng生爬过去将两名特警拖le过来”首先扒下le其中一人脸上的防毒面具,捂在脸上用力的呼吸le两口,两名特警全都被张扬点中xué道,虽然意识保持清醒,可shì两人都动弹不得,只能任凭唐xìng生摆布

  唐xìng生从其中一人身上找到对讲机,tā冲着对讲机用英文道:“你们才两个人在我们的手上,不要尝试继续行动,如果再有人胆敢侵入这里,我们会先杀掉一个”唐xìng生shì正牌警官大学出身,英文基础很好,再加上tā已经来到加拿大这么久,口语水平也shì突飞猛进,这一点上张大官人shì望尘莫及的,其实这次tā来到美国之后,已经多次意识到不懂英文的弊端,看到唐xìng生英文也说得那么bāng,张扬有些受刺鸡le,难怪有人说当今的时代不懂英文和计算机就等于文盲,麻痹的,想当初老子在大隋朝那会儿也算得上一才子,可穿越到现在居然成le文盲人都shì那么回事儿,知耻而后勇张大官人意识到自己的差距,现在已经下定决心,等这件事过去后一定要把英文学好

  唐xìng生说话的时候,张扬已经在那儿开扒特警的衣服,唐xìng生也跟tā学着这样做,危急关头,两人的步调出奇的一致因为有人质在tā们的手上外面的美国警察一时间果然不敢再发起进攻,唐xìng生换好le衣服,穿上避弹衣,想去拿手枪的时候,看le看张扬,伸到中途的手又缩le回来tā知道张扬不会让tā碰枪,唐xìng生道:,“无论咱们之间有怎样的仇怨都得先放一放,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张扬冷冷看着tā,掏出手枪指着tā的脑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