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纯属巧合】(上)


  唐兴生此时表现的异常镇定,对他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诱顶,可越是如此,他的xīn态反倒变得越是冷静,唐兴生道:“你是张扬”虽rán张扬化了妆,可是他从张扬无法改变的口音,和张扬今天的种种表现上仍rán推测出他的身份,毕竟除了张扬以外没有人会对顾家人的生死这么关xīn,唐兴生道:“你是张扬,你找我是为了顾佳彤的事情,我可以指天发誓,我和顾佳彤的死毫无关系,我和顾家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害她,■是你害过我,害得我背井离乡逃往海外,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国内逃了出来,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渡过后半生,我根本没有想过报复”

  张扬的枪口虽rán还对着唐兴生的脑门,可是xīn中也不禁动yáo了,的确☆,唐兴生没有报复顾佳彤的理由,今天的事情,显rán有人在背后布局,上演了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他想设局抓住唐兴生,唐兴生显rán不甘xīn束手就擒,他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正是他求助的黎叔导演了这出好戏

  张扬道:“谁在设局害我们?”

  唐兴生道:“黎叔,这皮箱是他给我的,我不知道皮箱的夹层里有毒品,他一定向警方举报我们在进行毒品交易”唐兴生的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他yáo了yáo头道:“这只老狐狸,我本来以为他只是对我的钱感兴趣,现在kàn起来,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把我做掉”门外响起了警察的喊话声

  唐兴生道:“警察已经把我们包围了,kàn来我们逃不掉了”

  张扬道:“黎叔为什么要害你?”

  唐兴生道:“除非我见到我女儿平安,否则我什么都不会说”

  张扬道:“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说实话?”

  唐兴生道:“知道又有什么用?你一样○逃不出去,单单是这里面的毒品就已经把我们害死,我们完了”

  张扬道:“未必”

  唐兴生道:“在美国贩毒、劫持警察全都是重罪,我估计他们正在调动狙击手”我们能够利用的只有手头的这两个人质▲

  “逃出去再说”

  唐兴生yáo了yáo头道:“很难”

  张扬道:“跟我走”

  唐兴生充满嘲讽道:“你想从正门冲出去吗?别以为穿了避弹衣就能够挡住美国警察的子弹,不●知有多少狙击手在暗处等着我们”

  张扬指了指身后的墙壁

  唐兴生诧异的睁大了双眼,这厮莫不是疯了,他难道想穿墙而过?

  张扬已经走了过去,先用耳朵贴在墙壁上倾听”警察将他们所在▲◇的洗手间包围,多数集中在门窗有可能逃出的地方,确信隔壁房间内没有人伏击,扬起右拳,一式升龙拳的惊龙一怒,蓬地一声闷响,面前的墙壁被他砸出一个约莫一mǐ直径的大洞,唐兴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中国人,◎◇的洗手间包围,多数集中在门窗有可能逃出的地方,确信隔壁房间内没有人伏击,扬起右拳,一式升龙拳的惊龙一怒,蓬地一声闷响,面前的墙壁被他砸dexǐshǒujiānbāowéi,duōshùjízhōngzàiménchuāngyǒukěnéngtáochūdedìfāng,quèxìngébìfángjiānnèiméiyǒurénfújī,yángqǐyòuquán,yīshìshēnglóngquándejīnglóngyīnù,péngdìyīshēngmènxiǎng,miànqiándeqiángbìbèitāzáchūyīgèyuēmòyīmǐzhíjìngdedàdòng,tángxìngshēngwúfǎxiàngxìnzìjǐdeyǎnjīng”tāshìzhōngguórén,对中国功夫有所了解,可是如此强横霸道的中国功夫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张扬冷冷道:“还不走,你在等着美国警察反应过来吗?”

  唐兴生揪着那名美国特警从洞口钻了进委,张扬如法炮制,又是一拳洞穿了下一堵墙壁唐兴生还抓着那名美国特警不放,张扬道:“快走,扔下他”

  唐兴生这才将那名美国特警推倒在地上”他跟着张扬穿墙而出

  接连穿过三个房间之后,张扬想从窗户跳跃而出唐兴生却yáo了yáo头,他低声道:“跟我来”

  拉开房门,唐兴生和张扬大yáo大摆的从里面走出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防瓦斯面具,起到了很好的防护作用

  美国警察多数都集中在男洗手间的周围,虽rán听到里面的动静,可是因为忌惮自己人在里面,他们不敢贸rán闯入”这就为张扬和唐兴生的逃离营造了机会

  唐兴生选择从正门走出无疑是大胆的决定,外面埋伏了不少的警察,如果贸rán从窗口跳出,肯定会暴露行踪,他们刚刚走出房间就遇到了两名警察,唐兴生向对方伸出右手,做了一个PK的手势”rán后道:“我们去上面,你们继续守在这里”

  两名警察并没有识破他们的伪装”张扬和唐兴生大yáo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走向紧急通道

  远处又传来警察的大声喊话声”正在每洗手间内做最后通牒

  唐兴生和张扬沿着紧急通道迅向体育场的安全出口走去,唐兴生道:“这个出口通往停车场”此时他的手机突rán响了,唐兴生拿起电话,kàn到是黎叔的电话,xīn中恨到了极点,他接通电话:“黎叔,为什么要这么做?”

  黎叔叹了一口气道:“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你不要怪我”

  唐兴生道:“现在警察就外面,我走出去可能就会被他们乱枪打死”

  黎叔低声道:“谁都会死,你要是死了,我会替你照顾你的家人”

  唐兴生道:“是你们把顾佳彤的死栽赃到我的身上,也是你们找人去杀顾明健”

  黎叔哈哈大笑:“有些事,总得要有人承担,很不幸,你被选中了”

  “我给了你不少钱”

  黎叔冷冷道:“我已经得到了想要得到的,现在你对我,对所有人已经失去了价值”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黎叔望着体育场外闪烁的警灯,他冷笑道:“愚蠢的东西,他还以为是在国内,难道他不清楚知道的越多,就死得越快的道理?”

  唐兴生和黎叔的对话,张扬听得清清楚楚,这件事已经相当明朗,这个黎叔策划了一切,唐兴生只不过是个替罪羊而已,他们一步步将自己的矛头引向唐兴生,利用这个机会想要把自己和唐兴生一网打尽

  张扬道:“谁是黎叔?”

  唐兴生道:“华人黑社会社团东来社的头目,他在美国的能量艮大,我能够来到北美就是通过他的帮助”

  “你怎么会认识他?”

  唐兴生道:“王均瑶介绍我认识他的”

  “海瑟夫人?”张扬内xīn十分震骇”想不到王均瑶和唐兴生之间也有联系,这◆女人果rán深不可测,在北美拥有着不凡的实力

  唐兴生点了点头,两人此时已经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唐兴生除下防毒面具道:“我女儿在哪里?只要你把我女儿平安的交给我,我可以给你一百万”张扬道:“你还没●有告诉我黎叔为什么要杀你?”

  唐兴生道:“他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国内的许多避难者都通过他获得居留权,他从事帮忙把我们灰色收入变成合法……我的存在大概威胁到一些人的切身利益,所以他们想除去我,只有杀掉我,他们干得那些丑事才不会被人知道”,唐兴生说起这件事xīn中充满着怨恨,他已经逃亡了,他只想带着钱安安稳稳的渡过后半生,他不想危及到任何人,可事实证明,他无法获得想要的生活,仍rán有人想要除去他

  张扬低声道:“你是说国内一些人想要除去你?是谁?”

  唐兴生欲言又止,此时一颗子弹高射中了他的颈部,唐兴生颈动脉被子弹击中,鲜血涌泉般喷射出去,张扬根本没有想到会突rán遭遇伏击,他低下身去”一颗子弹贴着他的头顶飞掠过去,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右腿,张扬并没有感到疼痛,仿佛被蚊子叮了一下

  张扬kàn到唐兴生缓缓倒了下去,张扬拖着唐兴生的身体把他拉到汽车后,用手捂住唐兴生的脖子,却无法捂住高喷射的血流,唐兴生张开的五指”满是鲜血的手掌抓住了张扬的手臂,用微弱的声息道:“我……女儿……电脑……”他的话没说完,生命就已经脱离了他的躯体,张扬眼kàn谜底就要揭开,却想不到●唐兴生被人一枪射杀

  ……………………………………………………………………………………………………………………,十几名特警已经来到了地下停车场,张扬爆发出一声怒吼,他抓起冲锋枪向外扫射而去”却○□引来对方加猛烈地火力,他在地上匍匐行进”此时kàn到右上方的摄像头,体育馆内无处不在的监控设备暴露了他们的行踪,张扬举起冲锋枪,将摄像头打烂

  十几名特警分散开来,组队向张扬的位置逼近

●□引来对方加猛烈地火力,他在地上匍匐行进”此时kàn到右上方的摄像头,体育馆内无处不在的监控设备暴露了yǐnláiduìfāngjiāměnglièdìhuǒlì,tāzàidìshàngpúfúhángjìn”cǐshíkàndàoyòushàngfāngdeshèxiàngtóu,tǐyùguǎnnèiwúchùbúzàidejiānkòngshèbèibàolùletāmendehángzōng,zhāngyángjǔqǐchōngfēngqiāng,jiāngshèxiàngtóudǎlàn

  shíjǐmíngtèjǐngfènsànkāilái,zǔduìxiàngzhāngyángdewèizhìbījìn

  冲锋枪内已经没有子弹,张扬将冲锋枪扔掉,拔出腰间的手枪,正准备和这帮美国特警决一死战的时候,他忽rán留意到身后的车内传来细微的呼吸声

  张扬回头kàn了kàn,一辆香槟色的英菲尼迪吉普车停在那里,如果不是呼吸声吸引了他,他不会察觉到里面有人,张扬并不想伤及无辜,他正准备离那辆车远一些的时候,车门忽rán打开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举起手来”,虽rán对方说得是英文,可张扬居rán也▲能够听懂,这和他这两天听了太多的这句话有关,张扬出于本能反应,他的身体向一侧翻滚,rán后一枪射了出去,他瞄准的是对方握枪的手臂

  那握枪的男人显rán没有想到对方出枪的度会这么快,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就被张扬一枪射中了手臂,他惨叫一声,手枪落在了地上,张扬猛冲了过去,车内发出女人的尖叫声,对方还没有来得及关上车门,就被张扬一把给扯开,张扬用枪托将那名男子击晕,rán后举起手枪瞄准了前方驾驶座上的司机:“开车”

  张扬怎么都不会想到坐在驾驶座上的竟rán是曹mǐlì,她是冰公主关芷晴的表姐,副驾上坐着的是关芷晴,不用问,刚刚想在他背后偷袭,却被他一枪击中,rán后又打晕的家伙是曹mǐlì的未婚夫史蒂芬

  关芷蜻刚刚参加花样滑冰比赛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遭遇了这场枪战,按照她的意思本来是不想吭声的,却想不到史蒂芬不知哪来的勇气,突rán推开车门拔出手枪想要见义勇为,其自不量力的结果显rán是悲催的

  张扬虽rán改变了相貌,可是他的声音并没有改变,危急之中忘了掩饰本来的声音,关芷晴听到他说的是中国话,声音又是极其熟悉,xīn中不由得一动,她低声道:“他受伤了,必须送医院”,张扬认出了关芷晴,xīn中暗叫晦气,美国这么大,怎么偏偏就钻到了她的车上,不知是自己的幸运还是不幸,既rán已经这样了,也只能经错就错,张扬这会儿想起掩饰自己的声音了,用手枪抵住曹mǐlì的后脑,冷冷道:“别耍花样,赶快开车”,曹mǐlì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泣不成声

  关芷晴比起表姐要冷静许多,轻声道:“你要的是人质,抓一个和两个没有任何的分别,我来开车,你放他们走”

  张扬拉开车门,将史蒂芬推了下去

  曹mǐlì不等关芷晴说话,就已经推开车门逃走,关芷晴来到驾驶席坐下,平静道:“杀人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你的双手沾满血腥”,“开车”,关芷晴驱车向停车场的出口驶去,刚刚离开就听到曹mǐlì大声的哭泣和呼救声:“救命救命,我表妹被歹徒抓走了,哦天哪,他会说丰国话,他是华人,他是华人”,英菲尼迪吉普车驶出了体育馆,四辆警车呼啸着追踪而至,关芷晴从反光镜中kàn着后方的男子,她对这张脸感到陌生,可是刚才她明明听了张扬的声音,关芷睛联想到张扬并不意外,最近她在布法罗听到了张扬的不少闻,也kàn到了通缉他的视频就在今天的比赛前,她还和楚嫣rán通过电话,告诉她张扬已经来到美国,楚嫣rán表现的颇为震惊,在听说顾佳彤的死讯之后,楚嫣rán立刻决定要来布法罗,现在应该已经坐在了前往布法罗的飞机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