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纯属巧合】(下)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张yáng绝不会采用挟持人质的手段,kě是顾佳彤的死已经让他几近疯狂,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杀害顾佳彤的凶手,本来张yáng已经将最大的疑点锁定在唐兴生的身上,kě今天的事情证明,唐兴生和他同样被别人设计,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想要除掉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唐兴生唐兴生应该知道不少的内情,kě就在他想说出来的时候,美国特警的一颗子弹断送了他的xìng命不过唐兴生还是留下了一些▲线索,他的女儿,电脑,这其中又有着怎样的联系?也许只有见到唐欲玲一切cái能够水落石出

  警笛的呼啸声打断了张yáng的思绪,他回头看了看,警车仍然在紧追不舍,越来越多的警车加入到追逐的队伍中■

  关芷晴轻声道:“你逃不掉的,美国警察的效率很高”

  张yáng没有理会她

  关芷晴道:“为什么要犯罪?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该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张yáng低声道:“你永远都不会懂”

  关芷晴道:“是为了顾佳彤吗?”这句话她是在婉转的探听张yáng的身份,从张yáng的声音和神态中,她依稀看出了些端倪,kě是她仍然无法确定

  张yáng道:“快开车”

  关芷晴道:“嫣然在前来布法罗的途中,不要再错下去了,不要让其他人为你担心”这句话等于挑明她从声音中认出了张yáng

  张yáng冷冷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关芷晴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减缓车,她的车技不错,在车流中来回穿梭,将后方的警车越拉越远,看得出她是在竭尽所能,帮助张yáng摆脱警察的追击张yáng忽然拉开车门,关芷晴惊声道:“你想干什么?”话音没落,张yáng已经从吉普车内跳了出去

  关芷晴惊呼一声,却见张yáng已经抓住了一旁的货车车厢,他的身体灵活的攀爬了上去,出现在货车的顶部

  此时后方的警车又追了上来,关芷晴咬了咬嘴唇,加大油门◇继续向前方驶去,她决定要帮助张yáng,利用自己来吸引警察的注意力,给张yáng足够的逃脱时间

  张yáng之所以决定离开关芷晴的吉普车,不仅仅因为她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后方的警车穷追不舍,而且○越来越多的警车加入到追踪自己的行列之中,如果一直都呆在吉普车上很难摆脱,只有趁着警方不注意,离开那辆吉普车,利用自己的轻功,在车流中穿梭,方cáikě以躲过警方的追击

  张yáng从一辆货车又跳到另外一辆货车上,他的身体平贴在集装箱的顶部,警方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关芷晴的那辆吉普车上,那辆吉普车在大桥前方被警车包围

  关芷晴被迫踩下了刹车,荷枪实弹的警察一窝蜂围了上去,枪口全都对准了吉普车,关芷晴举起双手

  当他们看清吉普车内只有关芷晴一个人在的时候,所有人都傻了眼,谁也不知道那名绑匪去了哪里

  关芷晴镇定道:“他跳车了,让我一直往前开”

  张yáng此时○增躺在集装箱上,享受着布法罗正午的阳光,他今天侥幸逃脱了警察的围堵,kě是唐兴生却死于警察的枪下,好不容易cái查到的线索又中断了,张yáng拨通了赵天cái的电话

  赵天cái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自然:“喂……”

  “你还好吗?”

  赵天cái道:“还好……你在哪里?见面再说”

  张yáng并没有直接前往谷仓,而是来到一座偏僻的电话亭内给拨打了赵天cái的手机赵天cái赶到会合地点和张yáng见面之后,张yángcái知道唐欲玲逃跑了,赵天cái一脸尴尬道:“都怪我……我没有看住她,让她跑了……”张yángcái不相xìn事情这么简单,他离开的时候唐欲玲被捆的好好的,想逃跑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一定是赵天cái不忍心杀死她,所以cái好心把她放了

  张yáng一瘸一拐的上了汽车,赵天cái惊声道:“你受伤了?”

  张yáng道:“马上找到唐欲玲,她手里kě能有一些重要的证据”

  赵天cái听张yáng这样说,这cái意识到自己kě能惹了祸端,其实是他把唐欲玲偷偷给放了张yáng虽然猜到了kě是并没有点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埋怨也没有什么意思

  赵天cái有些内疚的望着张yáng,他显然给张yáng捅了一个漏子,低声道:“我看过她的证件,知道她的住址”

  张yáng道:“马上去找她”

  赵天cái开车来到唐欲玲的公寓外,看到公寓门前停着一辆警车,他和张yáng对望了一眼,两人不敢停留继续向前方驶去

  在便于隐蔽的街角处停下,不多时看到几名警察出来,唐欲玲和她的机械师男友博德随后走了出来,虽然相隔很远,仍然能够看出唐欲玲在大哭,博德搂着她的肩膀,一边安慰着她一边亲吻着她的额头

  赵天cái低声道:“她没事”

  “有你帮她,怎么会有事?”张yáng瞪了他一眼,赵天cái面红耳赤的垂下头去:“怎么办?”

  张yáng道:“估计她已经知道父亲被杀的消息了,现在应该是去认尸,咱们先离开这里,等晚上再说”

  赵天cái道:“你想干什么?”

  张yáng道:“唐兴生临死的时候告诉我,有些证据kě能在他女儿的电脑里,我必须得到那台电脑”

  赵天cái点了点头

  两人先来到附近的快餐店吃了点东西,张yáng的腿被子弹擦伤,好在只是擦破了皮肉,并没有伤及他的骨骼,这点伤对张yáng来说算不了什么,他来到外面给唐山打了一个电话

  唐山听出是张yáng之后,声音显得有些紧张:“你在哪里?”

  “布法罗”

  唐山道:“尽快离开,警察因为小野正洋的事情调查到了我的头上,我不敢有什么动作,你们的事情只能靠自己了,最近尽量不要和我联系”

  张yáng道:“黎叔是谁?”

  听到黎叔的名字唐山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他方cái道:“黎叔是纽约州最大的华人黑帮东来社头目,在华人圈中的威望很高,你惹不起他”

  张yáng道:“唐兴生被他害死了,我和唐兴生见面的时候,他报了警告诉我怎样能够找到他”

  唐山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无能为力,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美国,再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kě能还会把xìng命白白丢在这异国他乡”他对黎叔颇为忌惮

  张yáng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告●诉我怎样kě以找到他”从对话中他已经感觉到唐山对黎叔的深深恐惧

  唐山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低声将找到黎叔的方法告诉了张yáng

  回到快餐馆,赵天cái正在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看着电视闻□,闻上正在报道今天发生在冰上运动体育馆的枪战,体育馆内无所不在的监控已经记录下来了张yáng的样子,赵天cái看到那幅照片,不由得有些紧张,不过好在那张照片照的极其模糊,识别度很低张yáng低下头去,生怕引起他人的注意,赵天cái拿起汉堡道:“咱们该走了”

  两人回到自己的福特车内,赵天cái道:“没事,正面很模糊认不出来”

  张yáng道:“反正是伪造的身份,认出来我也不怕”

  赵天cái道:“kě以去找唐先生”

  张yáng摇了摇头道:“现在警察盯上了他,咱们去找他等于自投罗网”

  赵天cái道:“怎么办?”

  “先拿到唐欲玲的电脑再说”

  乔振梁并没有想到顾允知会登门造访,他也听说了顾佳彤的事情,慌忙将顾允知请入房内:“顾书记,您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

  顾允知的表情有些憔悴,低声道:“刚下飞机,这就来见你了”

□  乔振梁知道顾允知绝不会专程过来和自己谈心,虽然他对顾允知的为人素来敬佩,kě是他们之间除了工作关系之外并没有太深的交情,他猜到顾允知这次肯定是抱有重要的目的所以乔振梁直接邀请顾允知去书房就坐,而不▲□是像接待其他客人一样在客厅内

  乔振梁邀请顾允知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下,亲自为他沏了一壶茶,关切道:“顾书记,佳彤的事情我听说了,世事难料,还请节哀顺变”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当然是不好受,kě一切已经成为现实,就算我不想接受,也得接受”顾允知虽然遭遇如此重大的变故,仍然能够保持理智,这份控制力绝非普通人能够拥有

  乔振梁拍了拍顾允知的手背道:“顾书记,岁●月不饶人,身体是最重要的,千万要爱惜自己,逝者已逝,要珍惜身边人,要让子女心安啊”乔振梁也是为人父母者,当然能够体谅老年丧女的苦楚,顾佳彤的离去对顾允知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

  顾允知道:“乔书记■,我下飞机后第一件事就是来见你,因为我有件事要请你相助”

  乔振梁道:“顾书记,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必倾力而为,却不推脱”这句话充分显示出乔振梁的坦诚,他没有强调什么党xìng原则,他认为顾允知虽然离开了政坛,kě是他对平海的贡献是不kě磨灭的,他相xìn顾允知是个有原则的人,顾允知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

  顾允知道:“我有理由相xìn,佳彤的死并不是一场意外”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他耐心等待着顾允知的下文

  顾允知道:“我和明健去美国的时候有人想对我们不利,明健险些被一辆飞驰而至的汽车撞中”

  乔振梁惊声道:“怎样?”

  顾允知道:“还好他命大,逢凶化吉”

  乔振梁道:“顾书记,难道有人想利用佳彤的事情把你们引到美国,然后伺机下手?”以乔振梁的智慧,马上把握到了其中的关键之处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佳彤的悲剧是我造成的,是我连累了她”

  乔振梁愤然道:“什么人这么无耻,竟然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情?”

  顾允知道:“我想让你帮忙的正是这件事”

  乔振梁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顾允知道:“我主政平海多年,难免会得罪一些人,我在台上的时候,这些人或许不敢有所动作,kě是现在我离休了,这些人就开始频繁动作起来”

  乔振梁深有感触道:“其实当官真的是最高风险的职业”

  顾允知道:“我不怕什么风险,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没有考虑过后退,kě是,我没有想到,我会连累到我的儿女……”说起这句话的时候,顾允知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心痛,儿子当初吸毒伤人,如果不是张yáng找出了有利于他的证据,此时kě能还在狱中,相比女儿佳彤而言,他还算幸运的

  顾允知的话让乔振梁产生了一种同仇敌忾的情绪,顾允知的今天,或许会是他的明天,这些在背后策划yīn谋的人卑鄙而狂妄,他们丧心病狂不择手段的报复,顾允知来找自己,证明他将疑点锁定在平海的内部,乔振梁身为平海现任的领导人,他有责任把这些潜伏在平海内部的渣滓全都清除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