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敲山震虎】(上)


  张扬道:“很多官员都通过黎叔这条线洗钱,tā们把子女送往国外,贪污得来的黑钱通过黎叔的关系洗白,变成了合法收入,黎叔为tā们洗钱,为tā们办理居留权,为tā们安置在国外的生活,以此得dào高额的利润,唐兴生的死可能是因为tā掌握了太多的内情,黎叔从tā的身上榨取dào了不少钱,唐兴生为了转移这种压力,tā把手伸向了国内的一些干部,tā知道内情,逼迫那些人给tā钱,所以终于激怒了这些人,对tā生出了杀心”

  顾允知的内心异常的沉重,一个唐兴生不知要牵出多少人,黎叔负责在海外洗钱,国内的官员yòu是通过谁和tā联系?tā不知道这时代是怎么了?究竟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当初一个个握着拳头对着党旗宣誓的这群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违背tā们的信仰,为什么tā们会逐渐的走向堕落?

  顾允知道:“有没有王伯行的资料?”

  张扬低声道:“tā是王均瑶的亲哥哥,王均瑶这个人,藏得很深,所以……”

  顾允知道:“我明白了,张扬,无论用怎样的方法,你都要把唐兴生的那份材料带回国内,材料涉及dào的这些人不会让你顺利达成愿望的,你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张扬不无惋惜道:“可惜没有找dào王均瑶的犯罪证据”

  顾允知轻声道:“别考虑太多,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虽然是大nián三十,可是乔振梁却没有感dào节日来临的喜悦,顾允知刚刚打来的这个电话让tā的心里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单单是张扬提供的几个人名已经让乔振梁无法安寝了,几nián前江城黎国正案tā仍然记忆犹,想不dào南锡的领导层出现的事情比起江城加的恶劣

  顾允知深感惭愧,tā领导下的平海经济保持持续增长,可是在这光鲜的表面下已经悄然埋藏下了诸多的隐患,tā挖出了黎国正,清除了许常德,却没有发现南锡领导层的腐龘败比起江城有过之而无不及,张扬得dào的名单已经涉及dào了南锡市的多名常委,这次事件影响之大,震动之广会前所未有tā认为自己应该负有相当大的责任,虽然tā已经离休,可是tā在领导干部的考核方面存在严重的不足,没有尽早发现这些隐藏在党内的蛀虫可顾允知也知道,现在绝不是自我批评的时候,tā给乔振梁提出了一个建议:“敲山震虎”

  何谓敲山震虎?根据张扬提供的资料,王均瑶应该是洗钱集团的重要成员之一,黎叔已经死了,必须要果断控制王均瑶,对公龘安厅厅长王伯行也要进行监管,乔振梁和顾允知商量之后,决定暂时对涉案名单保密,但是要泄露出一些风声,让这帮涉案人员人人自危,主动露出马脚

  大nián三十的省常委会议选在省政龘府一招举行,这还是很少有的事情,会议先是由省长宋怀明做了平海省工作的nián度总结,因为就要nián的缘故,每个常委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发言也轻松自由的多

  轮dào乔振梁总结性发言的时候,乔振梁微笑道:“大家把手机都拿出来,交给秘书,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有电话打扰”

  常委们都有些奇怪,乔振梁道:“今天是除夕,何谓除夕?相传在远古时候,我们的祖先曾遭受一种最凶猛的野兽的威胁这种猛兽叫nián,它捕百兽为食,dào了冬天,山中食物缺乏时,还会闯入村庄,猎食人和牲畜,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人和‘nián‘斗争了很多nián,人们发现,nián怕三种东西,红颜色、火光、响声于是在冬天人们在自家门上挂上红颜色的桃木板,门口烧火堆,夜里通宵不睡,敲敲打打这天夜里,‘nián‘闯进村庄,见dào家家有红色和火光,听见震天的响声,吓得跑回深山,再也不敢出来夜过去了,人们互相祝贺道喜,大家张灯结彩,饮酒摆宴,庆祝胜利”

  在场的常委都是有阅历的人,对这个传说并不陌生,可是乔振梁现在气定神闲的把这件事说出来,难道仅仅是为了科普那么简单?好像没有必要?这位省委书记的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

  乔振梁道:“让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想在座的大家都不迷信,大家应该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nián这种怪兽的存在?”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很轻,谁都听出乔振梁话里有话

  乔振梁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不过猛兽真的来了,我们身为平海的父母官是不是应该挺身而出,为老百姓除去这只怪兽,为平海迎来一个安宁平和的nián?”

  所有常委都知道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乔振梁道:“今晚大家全都在这里过除夕,我会让秘书处的同志通知各位的家人,我相信家里人都应该会理解我们,为大家舍小家,这是一个党员的本分”乔振梁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盯住了王伯行:“大◇家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高仲和同志会负责今晚的治安”

  这是一个明显至极的信号,乔振梁针对的是王伯行,王伯行身为公龘安厅厅长此前对乔振梁的决定一无所知,乔振梁绕过tā直接向公龘安厅副厅长高仲和下令,这摆明了就是对王伯行的不信任

  王伯行的脸色有些变了,心说你乔振梁如果有证据大可以双规我,为什么要摆下这样的局面?tā很快就想明白了,乔振梁没有任何的证据,tā在虚张声势

  纪委书记曾来州的脸色也不好看,乔振梁这么做等于行使了纪委的权力,难道tā连自己也不信任?

  在平海省常委们全都留在省政龘府招待所开会的时候,一些小道消息已经悄然散播了出去,省常委中有人被双规,这一消□息迅传遍了平海省内  王均瑶静静龘坐在南锡的别墅内,她裹着裘皮披肩,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温暖的阳光并没有让她感dào温暖,她的手很凉,刚刚她已经收dào了黎叔被杀的消息,这一消息让她感dào十分的突然,▲在美国的土地上,以黎叔的实力,竟然命断张扬之手,是tā过于轻敌,还是张扬太厉害,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真正让王均瑶担心的是唐兴生留下的证据唐兴生的证据会涉及dào平海的不少官员,这些证据如果大白于天下,这些官员通过境外洗钱组织洗白贪污款的事情就会曝光,她和她的集团利益就会受dào毁灭性的打击,如果让国内的贪污官员们看dàotā们的洗钱网络并不安全,谁还会放心把贪污款交给tā们?

  龙贵来dào王均瑶面前,看得出tā有些紧张,低声道:“夫人,外面来了好多警龘察”

  王均瑶淡然笑道:“有警龘察yòu怎样?我们yòu没犯法?”

  龙贵道:“黎叔会不会说什么?”

  王均瑶道:“tā能说什么?tā手里yòu没有关于我的证据”她自认为做得很小心,就算是黎叔的手上也没有自己任何的证据

  “可是……”

  王均瑶道:“没什么可是,也没什么好怕,就算唐兴生手里有□些证据,那些证据根本牵涉不dào我们,现在的中国法制已经越来越完善了,没有证据,tā们不能胡乱抓人,莫须有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其实王均瑶的内心并没有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镇定,她联系不dào大哥,大哥应该出了☆

  龙贵道:“夫人,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如果等dào张扬回来就晚了”

  王均瑶怒视龙贵:“tā可以回来吗?我要让tā永远无法踏足中国的土地”

  舒英恒打量着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张扬道:“不觉得”

  舒英恒道:“你小子啊”tā和顾允知是多nián的老友,因为顾允知交代在先,tā也不好对张扬深责,tā叹了口气道:“你们的护照,我已经让人在补办,准备一下,马上把你们送回国内”

  张扬道:“给您添麻烦了”这厮总算知道说句客气话,舒英恒是自己人,而且yòu是纽约领事馆总领事,只有通过tā的帮助,自己才能顺利返回国内

  此时田玲慌慌张张走了进来,她向舒英恒道:“领事,外面来了不少的警龘察,tā们怀疑我们领事馆藏匿罪犯”

  舒英恒皱了皱眉头:“来的这么快?”

  张扬道:“我去看看”

  舒英恒瞪了tā一眼道:“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tā们不会闯进来的,你少给我添乱就好”这小子真是让舒英恒头疼不已

  舒英恒来dào领事馆的大门处,果然看dào外面停了不少的警车,tā怒道:“真是胡闹,我要向美国外交部提出抗议”

  田玲道:“tā们并没有进入领事馆范围,没有违反国际公约”

  舒英恒叹了口气,看来张扬和赵天才藏身领事馆的事情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就在这时候,白志军开车从外面采购nián货回来,还没有靠近大龘使馆就被警车拦住了,一名黑人警龘察拍了拍tā的车窗道:“下车,例行检查”

  白志军落下车窗,出示自己的证件道:“我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

  “下车”对方怒吼道

  白志军无奈,只能下车,两名警龘察开始对tā的车辆进行搜查,白志军看着有些恼火,tā大声抗议道:“我有理由提醒你们,你们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

  一名警龘察冷冷看着tā,忽然拧住tā的手臂,逼迫白志军趴倒在汽车上,大声命令道:“岔开双腿,现在我怀疑你暴力袭警,我要拘捕你”

  白志军怒吼道:“混蛋,放开我,放开我”tā毕竟力量单薄,加上就tā自己一个人,对方几名警龘察一拥齐上已经给tā上了手龘铐

  白志军被铐的时候,FBI的一帮人都坐在汽车内笑眯眯旁观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一名联邦特工提醒麦克道:“头儿,这里是中国领事馆,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可能引起的国际影响?”

  麦克冷笑道:“我们没有违反国际公约,没有冲dào领事馆内抓人已经给足了tā们面子,这个家伙和那名间谍是一伙的,你们难道忘记了,我们在马路上一动不动的躺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我们虽然不能冲进去抓人,可是我们可以严格盘查领事馆的进出人员,我会让tā们不得安宁”

  白志军被抓就发生在领事馆的大门前,舒英恒看了个清清楚楚,tā肺都要气炸了,这帮美国鬼子欺人太甚,tā本想冲出去抗议,可作为一个领事在关键时刻还需要保持最基本的冷静,对方前来挑衅的目的就在于张扬,在这一点上,tā的确为张扬提供了庇护场所,舒英恒转身去打电话,tā要向美国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

  白志军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是警龘察显然接dào了命令,并没有就此放过tā的意思,仍然拖着tā向警车走去,白志军怒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此时tā看dào●那名FBI的头目麦克向tā走了过来,白志军顿时明白了,这么多警龘察来dào这里并非偶然,应该是FBI有目的策划的一场阴谋事件

  麦克来dào白志军面前,笑着点了点头道:“白先生,咱们yòu见面了?”

  白志军毫不畏惧的瞪着麦克,毕竟这里是在领事馆门口,tā的底气也足一些,白志军大声道:“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不知道你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美国政龘府,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正在制造一场外交争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