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同样手段】(上)


  第六百四十六章【同样手段】

  朱怀明离去不久,省委书记乔振粱约见了王伯行,王伯行走入乔振粱的房间,内心是非常忐忑的虽然如此,他走入房间的时候脸上还是保持着喜气洋洋的表情:,“乔书记,给您提前拜个早年啊”

  乔振梁淡淡笑了笑,zhǐ了zhǐ对面的椅子道:“坐”

  王伯行在乔振梁的对面坐下,目光向电视机看了看:“乔书记没看春节晚会啊?”,乔振粱道:,“伯行同志,你有个妹妹在美国”

  王伯行点了点头:,“她叫王均瑶,六十年代末去了美国,在美国奋斗了几十年,也算是有些成就,这两年已经开始在国内投资,江城清台山的影视娱乐城就是她投资兴建的,对了南锡体育场土地也由她的集团拍得,正准备开发商业呢”

  乔振梁道:“我知道,她在美国从事什么生意?”

  王伯行道:“娱乐业为主,具体生意上的事情我也没有问过她”

  乔振粱道:“你妹妹当年在北原省荆◎山市小石洼村插队当过知青,这些事你都还记得吗?”

  王伯行笑了起来:“乔书记,您怎么突然对这些事这么感兴趣?说实话,她下乡插队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六十年代末她离开国内去海外闯荡,以后我们兄妹的联▲☆络就几乎中断了,yī直到改草开放之后,我们才重联系上乔书记,您到底在怀疑什么?说出来听听我yī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乔振粱道:“有传言,王均瑶和国内官员的洗钱行为有关”

  王伯行表情■肃然,他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我对她很了解,她从不干违法经营的事情”乔振粱道:“你很了解她?那么你知道她在,喘年的时候通过何种方式离开了中国吗?”

  王伯行没说话

  乔振梁道:“偷渡”

  王伯行叹了口气道:“乔书记,文革那种特殊的时代,想要离开并不容易,她那时还年轻,年轻人容易冲动她做出这样的选择也不难理解”

  乔振梁道:“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资料已经可以初步断定她和国内官员洗钱的行为有很大的关系”

  王伯行低声道:“有证据吗?不是我要维护自己的妹妹,而是我认为她没必要做这些事,她的财富根本用不完为什么要铤而走险为国内的yī些**官员做这种事?”
★   乔振梁道:“很快就会有张yáng掌握了不少的证据,只要他返回国内,我们就会开始收网行动”王伯行道:“乔书记,今天您留大家在这里,是不是因为怀疑我?”

  乔振梁道:“你是平海**厅厅长,y▲ī个接受党和国家培养多年的干部我相信你有自己的操守,你懂得大是大非”

  王伯行道:“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

  乔振粱道:“伯行同志,我希望我们的每yī位干部都敢问心无愧的说这句话,有些事你或许不知道,许常德、董得志还有你的妹妹王均瑶,过去都曾经是小石洼村下乡插队的知青许常德的儿子许嘉勇在美国留学期间,你的妹妹给予了很大的关注,董得志的子女如今也在美国,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他们出国的担保手续都是王均瑶帮忙办理的”

  王伯行道:“任何人都有朋yǒu,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们要为朋yǒu的错误负责”

  乔振梁微笑道:“你的儿女也都在美国,说说为什么让他们去美国是为了学习西方先进经验,以后好的报效国家,还是有其他的想法?”

  王伯行道:“乔书记”在可能的情况下,让子女得到好的教育机会,我想每位父母都会这样做您女儿也在美国留学多年,至于许嘉勇,我不了解,您对他的了■解应该比我要多得多”王伯行也不是等闲之辈,在乔振梁的话越来越咄咄逼人的时候,王伯行开始进行yī定的反击

  乔振粱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女可以付出yī切,但是要坚守不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利益损★害的底线伯行啊咱们这些当官的最怕什么?”

  王伯行没说话,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笑容了

  乔振梁道:“晚节不保要是晚节不保yī辈子努力得来的官声和清誉就会全都付之东流,所以我现在每yī天◎过得都是诚惶诚恐,步步惊心,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王伯行道:“没有,我很快就离休了,我已经开始交接工,”这幅担子太沉重,我背了这么久是时候该歇yī歇了”

  乔振粱道:“知不知▲guòdédōushìchénghuángchéngkǒng,bùbùjīngxīn,búzhīdàonǐyǒuméiyǒuzhèyàngdegǎnjiào?”

  wángbóhángdào:“méiyǒu,wǒhěnkuàijiùlíxiūle,wǒyǐjīngkāishǐjiāojiēgōng,”zhèfúdānzǐtàichénzhòng,wǒbèilezhèmejiǔshìshíhòugāixiēyīxiēle”

  qiáozhènliángdào:“zhībúzhī道我为什么要把大家都留下来?”

  王伯行道:“乔书记是不是已经采取行动了?”

  乔振粱微笑道:“打草惊蛇我们高层的yī些小动作,下面很多人就会揣摩出无数的可能,你说那些做贼心虚的人会不会害怕,会不会有人主动出来交代自己的贪污犯罪行为?”

  王伯行道:“我做了yī辈子的**,纪委的工作我从未触及过”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的恐慌也极其的愤怒,乔振梁分明已经将自己锁定为最大的嫌疑人

  乔振粱道:“我是个眼睛里容不下yī粒沙子的人,我真的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大家还能够坐在yī起其乐融融的喝酒谈心”

  王伯行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了,包括我在内很多老同志都要退了”

  乔振粱呵呵笑道:“伯行啊伯行,你是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对自己没才信心呢?”

  张yáng抬脚踹开了前方的铁棂,外面就是河道,他看了看外面,确信没有人埋伏,这才向赵天才招了招手,他担心背囊中的电脑,里面记录着唐兴生的诸多秘密,牵涉到南锡市的很多官员

  “……电脑不会进水?”

  赵天才笑道:“防水背囊,没事,就算进水,我也已经将里面的重要数据备份在光盘中,不会有任何的闪失”

  两人从排污口yī起跳入小河之中,赵天才也是yī位游泳健将,两人不多时就游到了小河对岸,爬到河堤上,他们迅脱下湿漉漉的衣服,从随身携带的防水行囊中取出干爽的衣服换上,赵天才道:“咱们去哪里?” □
  张yáng道:“联系萨德门托参议员”虽然和舒英恒说好了,在脱困之后和他联络,可有了今天使馆被困的经历,张yáng再也不想累及他人

  赵天才点了点头,他提醒张yáng道:“这位参议员可能会出卖我们”

  张yáng道:“只要他有胆子只管去做”

  领事馆门前的僵持状态仍然没有解除,在经过yī番激烈追逐之后,楚嫣然驾驶的那辆丰田吉普车也被警方堵截其结果当然是yī无所获,麦克已经察觉到这件事很不对两辆冲出去的汽车全都是诱饵,为了引诱他们的部分力量离开,中方不会无聊到这种地步,他们yī定有所动作

  此时中方总领事舒英恒终于同意让他们率领yī支小队进来搜查领事馆麦克接到这yī消息非但没有感到高兴反而觉着事情不妙,难道张yáng已经从领事馆内离开,不然舒英恒又怎么敢让他进去搜查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麦克知道,如果在领使馆内找不到张yáng,他必将面临向中方道歉的问题”而中方得理之后,肯定会向他的上级部门进行严正抗议

  麦克率领小队进入中国领事馆之前已经吩咐下去,严格检查各机场、车站、码头,决不能放任张yáng离开尤其是重点盯防玛格丽特yī家玛格丽特当初准备安排张yáng乘坐她的私人飞机离开在这种形势下,她的私人飞机根本没才任何可能起飞

  在纽约**和FBI联手布下天罗地网的时候,张yáng和赵天才已经坐在参议员萨德门托安排的汽车内萨德门托望着这两今年轻的中国人,恨不能将他们干掉,可是对右手中握有他的证据,萨德门托投鼠忌器,他不敢轻举妄动,萨德门托道:“今天下午三点,我的私人飞机会把你们送往墨西哥”

  张yáng道:“谢谢你的帮助,只要我们安全抵达墨西哥,我会把那些东西全部销毁”

  萨德门托点了点头,他低声道:“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为什么会盯上我?是因为我提出的**议案吗?”这厮显然想多了,他yī直都是个强硬的**分子,近期又在参议员提出对华经济制裁的议案,已经获得了不少参议员的支持,萨德门托联想到这件事很正常,他认为张yáng是yī个中国间谍,这次前来美国的目的就是冲着他来的,萨德门托却没有想到自◎己是自作多情,张大官人遇到他在红五月**根本就是误打误撞

  张yáng将错就错道:,“我想参议员先生应该从中美长远的利益做考虑,任何针对中国不利的提案最终损害的都是双方的利益,不会让贵国得到任◆何的好处”这厮说出的很多言论都是从CCTV中听来的,他可没有那样的高度,可以站在国与国的关系的高度说话

  萨德门托道:“我会重考虑这个议案”

  张yáng微笑道:“参议员如果有机会,欢迎你去我们平海做客,我相信你只有亲自去yī趟中国,才会了解这片土地”这货顺便做起了政治交流

  萨德门托对张yáng恨得牙痒痒,他虽然不甘心被对方要挟,可现在这种形势下,由不得他不低头,他点了点头道:“好,如果有机会,我yī定去中国访问”

  张大官人很豁达的向他伸出手去:“希望我们以后能够成为好朋yǒu,为推动中美关系做出应有的贡献”

  萨德门托握着张yáng的手,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这感觉复杂极了像萨德门托这种老谋深算的政客,关键时刻是能够狠得下心来可是他把这件事想得太复杂,认为张yáng握有他的不雅照片和录音,其目的是试图改变他的提议,在张yáng的背后有yī个庞大的组织给他支持这件事很麻烦,萨德门托不敢轻易向张yáng下手,干掉张yáng,也不能确保自己平安无事,萨德门托几经斟酌,最终决定帮助张yáng离开美国,这厮是个瘟神,还是尽快把他送走的好

  麦克在中国领事馆的搜索yī无所得,中方领事舒英恒态度顿时变得极其强硬,他向麦克咆哮着抗议,抗议他今天围堵领事馆的行径,麦克变得有些灰溜溜的,其实他搜查领事馆之前就对这yī结果有了心理准备,事情的关键就在张yáng身上抓不住张yáng他就在道理上站不住脚,人家向他发难再自然不过,麦克也算得上能屈能伸,当场向舒英恒表示了歉意率领他的手下匆匆收工至于白志军,他也不敢继续留难,下令将白志军释放

  麦克率领手下人撤走之后舒英恒长舒了yī口气,这次的事情的确很险,毕竟他们是在美方的土地上,这帮FBI特工无孔不入,他清醒的意识到事情还没完,张yángyī天没有离开美国这件事就不会结束可张yáng自从经由下水管道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和舒英恒联系过,舒英恒感觉有些不妙了,这小子该不会落入FBI的手中了?无论张yáng现在的情况怎样,至少他已经不在领事馆内,眼前的燃眉之急毕竟得到了解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