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生死玄机】(下)


  第六百四十七章【生死玄机】下

  徐光然已经预感到自己噩运将至,自从唐兴生的死讯传来,他整个rén就处在极度的不安中,这几天各种各样的传言满天飞,徐光然在官场中魂迹多年,对一些政治手法早已le然于胸,如guǒ上头真的掌握le证据,纪委的rén早就找上le自己,徐光然认为这些传言十有**是上头故意放出风来的,唐兴生死le,一个死rén又会留下什么证据?就算留下证据,又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找到?徐光然总觉着其中包含着太多的玄虚,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表现出rén一等的镇定,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真正让徐光然感到害怕的是前常务副市长陈浩的突然失踪,陈浩在初一的清晨没有和家rén打招◇呼,一个rén突然离家出走,没有rén知道他去le哪里,如guǒ过去,徐光然不会多想,可是在如今这种非常时刻,徐光然却不能不多想,他无法继续镇定下去

  今天他的日程安排是要去慰问军烈属,徐光然□早早的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内,他拿起电话,正准备询问一下陈浩失踪的事情,办公室的房门被从外面推开le,平海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陪同两位中纪委的工作rén员一起走le进来,徐光然马上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他仍然保持着足够的平静,轻声道:“刘书记有事?”

  刘艳红点le点头道:“有事,工作上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车子在外面等着呢”

  徐光然点le点头,他低声道:“稍等,我好文件,把今天的工作交代一下”

  刘艳红淡然道:“不用,省里会做出工作安排”

  徐光然缓缓站le起来,顷刻间他似乎老le许多,昔日的精气神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低声道:“去哪里?”

  刘艳红道:“去le你就知道”

  南锡市纪委书记李培源此时正在省纪委,坐在曾来州的办公室内,这次省纪委紧急召他过来,为的是le解南锡领导层的sī情,他感叹道:“唐兴生这个rén是我们南锡领导层的耻辱,他以权谋sī,贪污受贿,利用职权,无所不为,他虽然死le,可是给我们南锡带来的巨大的损失,恶劣的影响很长时间都不会消除”

  曾来州点le点头,此时门外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走le进来,曾来州道:“仲和同志,什么情况?”

  高仲和道:“根据我们刚刚收到的消息,王均瑶畏罪自杀le,不过唐兴生留下的证据已经带回来le,上面的证据表明,南锡市有多名高层干部和唐兴生一案有关,他们之间相互勾结狼狈为jiān,形成le一个巨大的罪恶网络,无耻的损害着国家和rén民的利益”

  曾来州双手交叉在一起低声道:“中纪委已经派rén下来le,徐光然刚才已经被双规”

  李培源的脸色微微变le一下,他表情愕然道:“这件事竟然和徐书记有关?”

  曾来州和高仲和都没有理会他,曾来州道:“有没有通知陈浩的家rén?”

  高仲和点le点头道:“通知过le”

  李培源越听越觉着不对,此时他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曾来州把他招到东江谈话,难道只是为le南锡市领导层**贪污的事情?唐兴生留下le什么证据?

  高仲和在李培源的身边坐下,他忽然道:“南锡向阳小区的爆炸案跟你有关?” ○
  李培源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问得愣在那里:“高厅长,你什么意思?”

  高仲和道:“爆炸发生的时候你不是在现场吗?爆炸发生之前,唐红英给你打过电话,怎么?你忘le?”

  李培源挤出☆一丝笑容道:“你看看,你看看我这记xìng,只想着唐兴生的事情,居然把这件事给忘le”

  高仲和道:“唐红英说le什么?她在电话中对你说le什么?”

  李培源道:“不是已经记录在案le吗?高厅长,你不是怀疑我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高仲和点le点头道:“唐红英应该没发现什么le不得的秘密,可是她的话却让有些rén感到心惊,他以为傅连胜留下le什么,所以一定要把唐红英除掉”

  李培源道:“是不是徐光然,他害怕自己和唐兴生、傅连胜之间的关系败露,所以才铤而走险杀rén灭口?”

  曾来州道:“徐光然和傅连胜之间没什么关系,他和朱俏月之间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唐兴生留下的这份证据表明,朱俏月还和南锡市的某位常委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

  李培源内心惊慌到le极点,这种时候唯有用愤怒来掩饰他恐慌的情绪:“曾书记,这件事一定要查到底,决不可姑息,身为南锡市纪委书记,我对身边发生的这些**现象如此麻痹大意,真是惭愧,我的工作中存在着严重的失职,我要向各位领导请罪,我要向全体市民道歉”

  高仲和冷冷看着李培源道:“唐红英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张扬刚巧在你的办公室,你让他送你回向阳小区,这样就多le一位证rén,证明你和唐红英的事情无关,而且煤气爆炸案发生的时候,你的父母也受le不同程度的轻伤,所以没有rén怀疑到你”

  李培源道:“高厅长,你究竟什么意思?如guǒ你怀疑我和唐红英的死有关,你大可以起诉我”

  曾来州忽然扬起手重重拍le拍桌子,拍得如此用力,连桌上的茶杯都跳le起来

  李培源被吓le一跳,他向曾来州看le一眼

  曾来州怒道:“李培源,都什么时候le,你还敢伪装,唐兴生贪赃枉法你早就知道,你也早就掌握le证据,你身为纪委书记,不履行自己的职责,不去检举唐兴生,反而和他同流合污,唐兴生在留下的资料中说得清清楚楚,和朱俏月有不正当关系的那个rén就是你,不但如此,你还多次从唐兴生手中收取贿赂,为他保驾护航,唐兴生案发之后,你第一时间向他通风报讯,你怎么对得起党员这两个字,你怎么对得起国家和rén民对你的信任?”

  李培源这才知道自己的的事情已经全都被上级掌握,他宛如泄le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沙发上,低声道:“我是受害者……我是受害者……唐兴生被rén举报,我得到le举报材料,他知道这件事之后,让那个女rén去勾引我,在我的饮料中下药,拍下le我和她的照片,他利用这些照片威胁我……是他威胁我……”

  曾来州怒气冲冲的站le起来,指着李培源呵斥道:“他威胁你?当初提出杀朱俏月的那个rén是谁?是你唐红英母女是无辜的,你因为担心自己和唐兴生勾结的事情败露,竟然连这对孤儿寡母也不放过,你是不是rén?你还有没有rénxìng?”

  李培源道:“我……我……走错le一步,我想回◆头,可是他们不停的威胁我,让我越陷越深,我是受害者……我……”

  曾来州已经转过身去

  李培源此时忽然发le疯一样向外冲去,房门打开,两名全副武装的警察迎le个正着,将李培源一下就扭倒■在地,干脆利索的把他的双手给反铐le李培源歇斯底里的叫道:“放开我,放开我……”

  高仲和冷冷道:“为什么不给你自己保留最基本的自尊?”

  曾来州低声道:“他连怎么做rén都忘le,又怎么会懂得自尊?”

  平海省常委、省组织部长孔源,平海省副省长周武阳奉命同时抵达le南锡,张扬带来的罪证,对南锡领导层造成le前所未有的震动,市委书记徐光然被双规,市组织部长李培源因为涉嫌凶杀★被捕,前常务副市长陈浩被双规,算上已经死去的前公安局长唐兴生,常委之中涉案官员就已经达到le四rén,这一数字是极其惊rén的,孔源和周武阳在此时来到南锡,是为le稳定军心,南锡市委市政fǔ上上下下惶■恐不安,和这四名常委有关系的官员很多,很多rén都害怕被牵连进去就算是没有关系的那些官员,也无心工作,南锡可谓是风雨满城

  孔源和周武阳来到南锡之后马上主持召开le紧急常委扩大会议,没有被牵连的常委,以及全市副厅级以上干部全都参加le这次会议

  会议由副省长周武阳主持,周武阳过去曾经担任岚山市委书记多年,和南锡市的很多官员都很熟悉,坐在小会议室内,他的目光环视在场的众rén,心中暗○自叹息,经过这次的政治风暴,南锡市无论政治经济都会遭受重创,和蓬勃发展的岚山相比,此消彼长,只怕会被岚山将两者间的差距越拉越大周武阳道:“大家好,最近这两天,南锡发生le一些事,我想大家应该听到le很◎■多的风言风语,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个会,首先要声明一点,大家要保持稳定的心态,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投入太多的关注,只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才是一个称职的干部,一个合格的党员”

  南锡市的▲这帮官员从周武阳的话中都听出来le,他们这次过来是为le稳定军心,国不可一日无君,一座城市也不能缺少主心骨和领头rén,可官员们担心的并非是徐光然等rén最终的命运,很多rén担心的是这次的政治风暴会◆不会牵连到自己

  其中也有不少rén感到幸灾乐祸的,市长夏伯达就是其中的一个,市委书记徐光然出事,他是理所当然的最大受益者,虽然常务副市长李长宇也有些竞争力,可是他毕竟刚来,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呢▲,省里应该不会把南锡交给他多数rén都没有心情去幸灾乐祸,徐光然、李培源、陈浩这些rén都是南锡政坛响当当的角色,在场的干部中和他们有关系的不在少数,虽然远近不同,可是如guǒ省里真的要坚决查办,一些小事也会在这非常时期变成大事,搞不好就会被牵连进去,过去和他们关系走得越近的,心里就越不踏实,副市长王海波开会期间脸色始终很难看,他深得徐光然的赏识,在很多rén的眼中,和陈浩一样,都是徐光然身边的红rén,自从知道徐光然被双规之后,王海波的内心就没踏实过他现在什么野心都没有le,只盼望着这次的风波不要波及到自己,哪怕是一辈子当个副市长,敲敲边鼓也无所谓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暗自感叹,他来南○锡没几天就遇到le这场政治风暴,可以说南锡这次的政治地震比起当初的江城有过之而无不及,涉及到的贪污金额之巨大,违法违纪xìng质之恶劣前所未有,其中还有多起谋杀事件,李长宇担心的是这次的事情会带给南锡□的影响,南锡在这次的政治地震中是一蹶不振,还是破茧重生,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

  周武阳和孔源交换le一下意见,把话筒交给le孔源,孔源清le清嗓子道:“周副省长说的很清楚,要求大家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不要受到外界事情的影响,我知道这两天,大家都有些心神不宁,对南锡的一些领导的确出le严重的违纪问题,至于具体的情况,目前中纪委和省纪委的联合工作组还在调查之中,调查的最终结guǒ出来之前,我们还不方便宣布,但是南锡是平海的经济重镇,这是一列在改革开放道路上高奔驰的列车,我们不可能让列车缺少司机,省里让我和周副省长过来,一是为le安定军心,二是为le宣布几个重要的决定”

  会场鸦雀无声,很多rén甚至连呼吸都屏住le,孔源接下来的话关系到南锡的未来命运,也关系到以后这些干部该如何去站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