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人心惶惶】(上)


  第六百四十九章【人心惶惶】

  李长宇这个春节并没有返回春阳老家,甚至他都没有时间休息,市委书记徐光然因为违纪被双规,南锡市常委中有多人涉案下马,整个南锡体制内风声鹤唳,干部队伍人人自危,政fǔ的公信力受到le空前的质疑,李长宇在这种情况下走马上任正可谓shì临危授命

  想要迅从低潮中走出,必须要让干部队伍重树立起信心,首先要有自信,才能有心情去做事,才能做好事,才能重获老百姓的信任

  省里任命他为市委书记,他就shì南锡的领导核心,如何把南锡市的党员干部紧密的团结到自己周围,shì李长宇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在他前来南锡担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之时,李长宇就已经意识到省里可能要往自己的肩上加担子,不过他并没有想到一切来的这么快,几乎让他毫无准备,他清楚的认识到,自己越过le市长夏伯达,直接成为le南锡市第一领导人,身为南锡市二把手的夏伯达,心里必然不会好过,李长宇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shì找到夏伯达进行le一番深谈

  夏伯达这两天也没有休息,南锡政坛乱成le一团糟,这种敏感时刻,谁也不敢躲在家里过年,所有领导干部都心照不宣的来到le市委市政fǔ办公大楼,没人规定他们要加班,可shì他们的作息制度仍然和平时一样市委市政fǔ办公楼内被一种压抑的气氛笼罩着,夏伯达的心情比起其他人加糟糕,徐光然被双规之后,他个人认为自己理所当然的要顶替徐光然出任市委书记,李长宇毕竟shì个后来者,也没有担当地级市一把手的经验,从资历上来说,自己不知道要出他多少倍,这件事本来不应该存有悬念,可省里偏偏决定让李长宇越过自己成为le市委书记,他还shì保持原职未动,夏伯达的沮丧和失落可见一斑

  李长宇主动来找夏伯达,还shì很顾及老同志的面子的,他来到市长办公室的时候,夏伯达正在那儿翻看文件,听到李长宇的脚步声,夏伯达放下文件,摘下花镜站起身来,笑道:“李书记来le”虽然他很不情愿,但shì也不得不承认李长宇已经成为南锡市市委书记的事shí招呼还shì要打的,即使心中再不高兴,这种时候,夏伯达多年培养的政治素养就起到le作用,他笑得宽厚谦和,至少从他的表面上看不出他对李长宇有任何的抵触情绪,他shì做秘书出身,最擅长的就shì糊弄领导

  李长宇道:“夏市长没有回去过年啊”

  夏伯达叹le口气道:“心里不踏shí啊”这话正shì他此时内心状况的写照,夏伯达并没有说谎,他心里就shì不踏shí,折腾的难受

  李长宇点le点头,在夏伯达的对面坐下le,看到夏伯达办公桌上放着一盒香烟,自然而然的就拿le起来,也没征求夏伯达同意,抽出一支就点上le他抽le一口烟,品味le一下,这才拿起烟盒看le看,低声道:“一品锦wān,这烟市面上好像没有卖的,好烟啊”

  夏伯达笑le笑道:“南锡卷烟厂今年的品,廖伟忠前两天过来谈工作,给○我带le一条让我尝尝,我平时不怎么抽,可这两天事情多,偶尔抽那么一两只,你喜欢抽,我给你拿几盒”

  李长宇笑着点le点头

  夏伯达拉开抽屉,拿出两盒一品锦wān递给le他

  李■长宇道:“夏市长,你对咱们近期的工作开展有什么看法?”

  夏伯达道:“徐光然这帮人下马,闹得人心惶惶啊,我看咱们南锡经过这一劫,必然shì大伤元气”

  李长宇默默抽le口烟,夏伯达说的shì事shí

  夏伯达又道:“事情只shì一个开始,徐光然、李培源、陈浩、唐兴生这几个人虽然落马le,可shì以他们为中心还不知要挖出多少人,中纪委和省纪委的工作组都没有离开,看来这件事还要好好的折腾上一阵子,李书记,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以后的工作可不好干,谁知道这件事会牵连到什么程度?”

  李长宇道:“夏市长,你说的全都shìshí情,也shì我们必须面对的情况,南锡的体制已经被他们这帮人糟蹋的不成样子,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重修复这个体制,让我们的南锡领导层恢复正常的运转”

  夏伯达道:“李书记,主意还得你来拿,总而言之,我会全力配合你的工作”

  李长宇道:“夏市长,无论工作经验还shì领导能力你都比我适合这个位置……”

  夏伯达打断李长宇的话道:“李书记,你可别这么说,省领导在危难之时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le你,就shì看中le你的工作能力,这种时候,你可不能推脱”

  李长宇道:“夏市长,我不shì想推脱,形势也由不得我推脱,我shì想说,我们两人分别主抓党政,我们的工作同样重要,现在的南锡shì最需要我们精诚合作的时候”

  夏伯达笑le笑道:“李书记,你心里shì不shì有什么顾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不用担心,我成为党员也不shì一天两天le,不敢说自己的政治觉悟有多高,可shì起码的大局观我shì有的,南锡眼前的局面我也很痛心,我也很难过,我的心情和你shì一样的,我想把南锡搞上去,尽快消除南锡不良的影响,让南锡重成为平海南部的明珠”

  李长宇对夏伯达的话却不肯信,来南锡的这段时间里,他对夏伯达的为人已■经有le相当的le解,这个人表面一团和气,嘴上说的漂亮,可真到leshí干的时候就会推三阻四,就会避重就轻,夏伯达从来都不shì一个shí干家,李长宇从不指望一个人会突然发生什么本质上的改变,他来找夏■◎伯达的目的shì为le给他提个醒,好话我已经说给你听le,希望你夏伯达好自为之,不要成为我以后工作中的拦路虎

  夏伯达对李长宇充满le不爽,他并不认为李长宇这次主动过来找他,shì为le向他敞◎开心扉,相反,他认为李长宇shì来向自己示威的夏伯达当然明白南锡现在的形势十分的严峻,可shì他并没有嘴上说的那么痛心,那么难过,有shì有的,但shì没那么严重,说穿le夏伯达还shì缺乏主人翁精神●,他认为李长宇既然成为南锡的市委书记,南锡的这个烂摊子当然要由他收拾,有le这种想法,夏伯达忽然意识到真要shì成为南锡市市委书记也不shì什么好事,现在的南锡人心惶惶,风雨飘摇,想要消除徐光然等人带■来的不利影响,扭转南锡眼前的困境并不容易,夏伯达还shì有点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的斤两,就算把南锡交给他,他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李长宇道:“夏市长,咱们商量一下几位副市长的分工”现在这种时候,对几位副市长的工作分配也成le难题,因为谁也不清楚这些副市长中有没有人和徐光然案有牵扯,比如王海波,他和陈浩曾经shì徐光然的左膀右臂,陈浩有问题,谁又能保证他没有任何错误?棋盘虽然交给le李长宇,可这盘棋不好下

  李长宇在市长办公室里呆le一个半小时,他和夏伯达谈话的时间虽然很长,可shì并没有任何的shí质xìng进展,夏伯达这个人还shì过去的那一套,嘴上怎么说怎么好,可shì他一点主动建议都没有,在李长宇看来,夏伯达消极的工作态度正shì一种无声的对抗,上任之初,李长宇已经感到le方方面面的压力

  返回自己办公室的途中,李长宇遇到le组织部长何英培,南锡市硕果仅存的这几位常委都老老shíshí呆在单位,看到李长宇,何英培笑le笑,笑容显得也有些勉强,最近大家心情都很压抑,能够笑出来就算不错le何英培道:“李书记,没在家休息啊”这话说得有些多余,现在这种情况,谁能安心躲在家里休息?

  李长宇也笑le笑道:“你不shì也来加班le?”

  何英培叹le口气道:“心里不踏shí啊,怎么突然之间咱们这南锡就变成le这个样子”

  李长宇才不认为南锡会在突然之间变成眼前这种状况,任何事物的转变都要有一个过程,何英培身为南锡市委常委,不可能对身边发生的一些事毫无觉察,何英培这个人在常委中应该属于相对低调的,为人出事的原则但求不过不失,说穿le就★shì中间派,李长宇还知道一件事,何英培和这次落马的纪委书记李培源关系很好,南锡的这次政治风暴让包括李长宇在内的官员都变得谨慎起来,最直接的表现就shì他们在对待同事的态度上,因为事情还没有结束,谁也●shìzhōngjiānpài,lǐzhǎngyǔháizhīdàoyījiànshì,héyīngpéihézhècìluòmǎdejìwěishūjìlǐpéiyuánguānxìhěnhǎo,nánxīdezhècìzhèngzhìfēngbàoràngbāokuòlǐzhǎngyǔzàinèideguānyuándōubiàndéjǐnshènqǐlái,zuìzhíjiēdebiǎoxiànjiùshìtāmenzàiduìdàitóngshìdetàidùshàng,yīnwéishìqíngháiméiyǒujiéshù,shuíyě不知道下一个被牵连下马的会shì谁?李长宇能够保证自己的清正廉明,可shì何英培呢?他不敢保证

  何英培shì一位政坛老将,他能够觉察到李长宇对自己的戒心,短时间内,南锡的领导层人人自危,谁也不敢保证对方shì可信的,shì清廉的,想起老朋友李培源,何英培内心中感到无法形容的悲哀,他和李培源相交多年,以他对李培源的le解,真的没有发现李培源会shì一个贪官,没有想到唐兴生的保护伞shì他,◆这些年正shì李培源为唐兴生的违法乱纪打掩护何英培道:“该吃饭le,李书记,一起去机关食堂吃点”

  李长宇点le点头,两人一起往机关食堂走去,李长宇道:“孔部长他们走le?”

  何英培★点le点头道:“孔部长和周省长都走le,现在中纪委和省纪委联合工作组的同志还在南锡,这两天和不少同志谈le话”

  李长宇暗暗叹息,这次南锡的领导层真可谓shì大伤元气啊

  两人来到机关食堂门外,正遇到前来吃饭的省纪委工作组的人,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也在其中,看到李长宇他们,刘艳红主动走le过来:“李书记也来吃饭啊”

  李长宇笑道:“刘书记,不shì安排你们在一招吃饭吗?怎么跑□到我们机关食堂来le?”

  刘艳红笑道:“这两天都在忙着调查情况,和你们市委市政fǔ的相关人员谈话,shí在太累le,在这里吃饭少走两步路,下午还要继续工作”

  李长宇道:“这shì我★dàowǒmenjīguānshítángláile?”

  liúyànhóngxiàodào:“zhèliǎngtiāndōuzàimángzhediàocháqíngkuàng,hénǐmenshìwěishìzhèngfǔdexiàngguānrényuántánhuà,shízàitàilèile,zàizhèlǐchīfànshǎozǒuliǎngbùlù,xiàwǔháiyàojìxùgōngzuò”

  lǐzhǎngyǔdào:“zhèshìwǒ们考虑不周,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提前做出安排,回头我得找政fǔ找代办的小冯问问”

  刘艳红道:“李书记,你们招待工作蛮周到的,shì我们自己想省事儿”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市政fǔ招待办公室主任冯婧气喘吁吁的跑le过来,她也没想到李长宇和何英培都在这儿,怯怯的打le声招呼,来到刘艳红面前:“刘书记,那边都准备好le,您怎么上这儿来le?”

  刘艳红笑着道:“刚才还和李书记说这件事,别麻烦le,我们就在这儿吃”

  冯婧还想说什么,看到李长宇使le个眼色,马上心领神会,她顾不上擦去额头的汗水道:“刘书记,你们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去安排”

  刘艳红道:“安排什么?吃盒饭就行”

  李长宇、刘艳红、何英培三人都取le工作餐,三人围在一张桌子坐下,冯婧又让人给每人送le一个鸡腿,刘艳红不禁笑道:“都说过le,咱们当干部的不要搞特殊化”

  求所有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