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人心惶惶】(下)


  第六百四十九章【rén心惶惶】下

  李长宇笑道:“大过年的,吃个鸡腿不叫特殊化,党的干部也要吃肉啊”

  刘艳红将鸡腿夹给了李长宇:“李书记吃,我现在少吃荤腥”女rén到了中年就开始注重保养,刘艳红现在以素食为主

  李长宇也没推辞

  何英培闷着头吃饭,他有些后悔坐过来了,自己现在的位置很尴尬,别rén都知道他和李培源的关系好,很多rén都怀疑他也有问题,自己虽然是常委,可在刘艳红和李长宇面前他还是有些底气不足,可今天是他主动邀请李长宇一起来吃饭的,他要死端着饭去一旁吃,又好像说不过去,何英培只想赶紧吃完,提前告辞离开,何bì留在这里碍眼,可他吃得太急,一◇口气没上来,被噎着了,慌忙去端汤,谁曾想刚刚盛来的鸡蛋汤太热,根本喝不下去反而把他的舌头给烫了,真是倒霉催的

  李长宇看到何英培的样子,心中有些想笑,可在这种场合是不能笑得,他慌忙把自己面前的☆那杯水递给何英培,何英培灌了两口,这才顺过气来,舌头上火辣辣的,已经烫脱了皮,何英培尴尬道:“不小心噎着了”

  刘艳红微笑道:“何部长别吃得这么急,今天又不上班,咱们边吃边聊”

  何英培点了点头,又埋下头来吃饭

  刘艳红道:“何部长和李培源的关系不错”

  何英培内心一惊,他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道:“我和李培源是多年的老朋友”何英培并没有隐瞒,也没有急着和李培源划清界限,他和李培源几十年的交情,他不想否定,也不能否定,刘艳红既然这样问,就证明rén家对情况已经了解的很清楚

  刘艳红微笑道:“何部长对你的这位老朋友怎么看?”

  何英培道:“在我的印象中,李培源是一个党xìng原则很强的rén,他对家rén,对自己要求的都极其严格,xìng情耿直,为rén嫉恶如仇,他从事纪委工作多年,经他手办理的干部违纪案件已经有无数宗,如果翻看记录,就可以◆发现他工作一丝不苟,坚持原则”何英培并不是刻意为李培源说好话,他所说的正是他印象中的李培源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他欣赏何英培在这种时候还敢为李培源说话的勇气,但是何英培在刘艳红的面前说这些话,●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还好刘艳红并不介意,她轻声道:“你在平时的相处之中没有发现李培源的转变?”

  何英培摇了摇头:“我真的没有发现,他平时很孝顺,对待家里rén也是很好,如果你去过他的家里,你就会发现,到现在他家里也没有装修过,陈设很简单,他的书房内有一幅字……”

  刘艳红打断何英培的话道:“清贫”她去过李培源的家里,看到了李培源悬挂在书房内的那幅字

  何英培点了点头

  刘艳红道:“你大概不知道,那幅字的里面,裱糊的夹层内藏着五十万元的存单”

  何英培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他和李培源交往了几十年,自认为早就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却没有想到李培源藏得这么深

  刘艳红道:“李培源掩饰的很好,如果不是唐兴生留下的这份资料,我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位兢兢业业的纪委干部竟然会是一个贪污犯,竟然是一个**官员的庇护者”

  何英培道:“过去他不是这样”他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刘艳红道:“我也相信他过去不是这样,但是他变了,早已不是你印象中的那个李培源,他收受唐兴生的贿赂,和唐兴生狼狈为jiān,帮助唐兴生掩盖他犯罪的事实,在南锡为**官员撑起了一把庇护伞”

  何英培道:“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转变的,说句真心话,直到现在,我都接受不了”

  刘艳红道:“我们这些国家干部真的不能走错路,一旦走错,毁掉的是自己,损害的却是国家和rén民,就算得到了制裁,就算追悔莫及,也无法挽回造成的损失”

  何英培心里很难受,他叹了口气道:“我真想当面问问他,到底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不想继续留下来了,起身道:“★刘书记、李书记你们聊,我先回去,这两天心里乱得很,需要好好调整调整了,不能以这样的状态去工作”

  刘艳红点了点头

  何英培走后,刘艳红向李长宇道:“听说李书记要公示自己的财chǎn?”☆

  李长宇笑了笑道:“是,我是这样说过,而且我很快就会这样做,等你们的工作告一段落,等南锡市纪委的负责rén确定下来,我马上就会把自己的个rén财chǎn进行公示”

  刘艳红笑道:“你◆不怕别rén说你作秀?”

  李长宇道:“考虑到了,肯定有rén会说我作秀,清廉与否不在乎是不是公示自己的财chǎn,我这么做的确有作秀的成分,但是我并不是做给领导们看的,我是做给南锡的全体市民看的,经历了这次政治风暴,南锡的政坛千疮百孔,市民对我们领导层的信任度已经降低到了最低点,我bì须要通过这种极端的方式来让市民重拾对我们领导层的信心,这件事不可以拖延,bì须马上付诸实施,只有老百姓对我们有了信心,我才能领导大家推动南锡继续前进,想让城市健康的发展,单靠我一个rén不够,单靠一两个领导干部也不够,真正的根本还在于rén民”

  刘艳红道:“你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啊,想鸡发干部的斗志,想让老百姓重拾信心,想恢复政fǔ的公信力任重而道远”

  李长宇道:“的确很难,刘书记,我不瞒您说,现在南锡的领导层rén心浮动,想把这些rén重拧成一股绳,bì须要尽快的解决徐光然等rén的问题”

  刘艳红笑了起来,她轻声道:“我来南锡之前,乔书记和宋省长特地交代,让我一定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尽量不要在干部队伍中造成恐慌的情绪,可是这并不是我能够控制的,徐光然、李培源、陈浩乃至已经死去的唐兴生,他们都曾经是南锡市常委,在南锡政坛的影响力很大,方方面面的关系盘根错节,我们既要查清楚,又要顾及干部群众的情绪,这些天来,无论是我们省纪委还是中纪委的同志都在没日没夜的工作,事情已经基本上有了眉目,但是想要结案还为时过早,就在来吃饭之前,我和宋省长还通了电话,宋省长又强调这件事不要把影响继续扩大,以免进一步影响到政fǔ的公信力,我们争取十五之前能够将调查工作全部完成”

  李长宇道:“那就好,说句心里话,只要你们在南锡呆着,大家的心里就都不踏实”

  刘艳红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做到问心无愧就不会感到不踏实”

  李长宇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正如◎您考虑到的,以徐光然为首的这几个rén在南锡政坛影响力很大,南锡体制内和他们有关系的,经他们提拔的干部很多,尤其是这些过去和他们走得近的一些干部,现在的心情是最为惶恐的”

  刘艳红道:“就让他■○们不安一阵子,中纪委对这件案子十分的重视,但是我们在调查这件案子的过程中会秉承着抓大放小的原则,不可能将你们南锡的问题干部连锅端,我们所关注的是处级以上干部的问题,至于基层干部存在的问题,以后要交给你▲们南锡纪委自己处理”

  李长宇又想起了一件事:“刘书记,李培源落马之后,我们南锡市纪委出现了一个空缺,省组织部孔部长来得时候并没有宣布这件事,不知道省里究竟作何打算?”

  刘艳红笑道:“这件事我到是知道一些,省领导对南锡市的纪委工作相当重视,这次抱着亡羊补牢的念头,rén选已经确定了,省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的主任马天翼会来南锡担任的纪委书记,此前他工作一直都很出色,目前正在中央党校学习,组织上已经通知了他,这两天他就会来到南锡正式开展工作,和你一样,他也是临危受命

  李长宇对马天翼其rén也有所耳闻,此rén在省纪委就以作风强硬闻名,很多**干部对此rén闻风丧胆,有rén给他偷偷起了一个外号叫黑面煞星,不过马天翼的作风也决定他容易得罪rén,这次去中央党校学习,据传就是得罪了某位领导

  刘艳红道:“马天翼是个火爆脾气,嫉恶如仇,希望你们两个能够配合好”
◇   李长宇笑道:“我这rénxìng子绵,不怕他火爆”

  刘艳红笑了起来,她吃晚饭,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唇

  市政fǔ招待办主任冯婧一直都没走,让rén特地沏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亲自送▲了过来

  刘艳红向冯婧笑了笑:“小冯,这阵子辛苦你了”

  冯婧道:“我的工作就是为领导服务”

  李长宇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纠正道:“为rén民服务才对”

  冯婧脸上一红,这话说习惯了,没经大脑就说出来了,她悄悄退到了一边

  刘艳红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对了,最近怎么没见张扬那小子?”

  提起张扬,李长宇也不禁叹了一口气道:“这次的事情对他打击很大,王均瑶死后他就失踪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刘艳红道:“这次的事情张扬居功至伟”

  李长宇道:“只怕他不想要任何的表彰”他对张扬是相当了解的,他也知道张扬因为什么而变得如此消沉,但是在刘艳红的面前不方便说

  刘艳红道:“让他尽快振作起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早日投入工作之中”

  李长宇道:“等等再说,让他好好休息一阵子”

  刘艳红点了点头道:“海天和南洋国际的事情风头已经过去了,我看对他的处理还是不要太重,毕竟他这次算得上戴罪立功”其实刘艳红根本没bì要为张扬说情,李长宇在感情上比她和张扬加亲近,李长宇点了点头,他原本是准备给张扬一个警告处分的,可现在南锡乱成一团糟,所有rén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徐光然为首的贪污**大案上,谁还会留意到张扬过去的那点事儿,想想这件事也十分的可笑,徐光然一心想打击张扬转移公众视线,搞了一圈,事情还是绕到了他的头上

  张扬在春阳dòu留了一晚,第二天就和海兰她们一起回到了江城,胡茵茹和何歆颜忙着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这个春节好不容易才抽出了几天时间,原本想在这几天好好陪着张扬过年,可惜公司那边的事情不能耽搁,bì须马上回去处理业务

  安语晨也和她们同天离开,她要去塞班岛参加安达文的订婚仪式当真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留下来陪张扬的只有海兰,两rén回到南湖木屋别墅,海兰看出张扬仍然有些落落寡欢,她拉着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柔声道:“每个rén都很担心你,她们走得都很不放心”

  张扬淡然笑道:“我没事,其实我比你们想像中要坚强一些”

  海兰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她偎依在张扬的怀中,拉着张扬的手臂圈住自己的肩头,小声道:“张扬,你还记得我们在春阳初识的时候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记得”

  海兰道:“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江城到了春阳,那段时间是我rén生最低谷最黑暗的时候,每次我回到春阳的家里,我一个rén看着镜中的自己,我从心底鄙视自己,唾弃自己,我想逃避,却没有逃避的勇气,我甚至想到了死,可是就在那时候,你出现了,我的生命从此有了阳光,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感情我知道这世上还有rén在乎我,还有我愿意真心付出的那个……”

  【零点后还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