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减压】(上)


  第六百五十章【减压】

  张扬道:“我那时就像yī个傻小子”

  海lán笑了,她的笑容美得就像雨后的彩虹:“我第yī眼见到你,感觉你就是yī个淘气的大孩子,粗鲁没有礼貌”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忽然想起带着海lán去吃驴肉的事情,那时候他的确是粗俗而没有礼貌,初来zhè个时代,他表现的就像是yī个原始人,面对美貌xìng感的海lán,他最先产生的就是本能的**

  海lán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张扬,如果不是你,没有今天的我”

  张扬道:“yī直以来,我过于放纵自己的感情,从未考虑过你们的内心感受,佳彤的离去,让我开始反思自己过去的yī切,我太自sī了,我想把喜欢的yī切全都据为己有,可我却没有保护你们的能力……”张扬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每念及此,他的内心就会感到yī阵隐痛

  海lán搂住他的脖子,俏脸摩挲着张扬坚毅的面庞,小声道:“你做得很好,我为你感到骄傲,我从未想过要你给我什么承诺,我只要你爱我就已经足够”

  张扬拥住海lán的娇躯,拥抱的如此用力,甚至让海lán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海lán轻声道:“爱是付出,不是索取,真正懂得爱才会明白它的意义”

  张扬道:“yī直以来我都在索取,我并没有付出什么”

  海lán摇了摇头,捧住张扬的面庞:“我愿意”

  时光仿佛倏然流逝到他们在春阳的时候,想起了海lán的公寓,想起了天台,想起了那个令他们发狂迷乱的夜晚海lán柔软润泽的樱唇wěn落在张扬的嘴唇之上,带着轻轻地喘息,柔声道:“要我……”

  张扬望着海lán,海lán伸出手解开他的衣服,张扬猛然将海lán推倒在沙发上,两人纠缠在yī起,疯狂的扯去对方的衣物,疯狂的亲wěn抚摸,在张扬的印象中,海lán从未像今天zhè般疯狂过,当张扬进入她娇躯的刹那,张扬感到了海lán的身体并没有完全准备好,他忽然明白,海lán是要通过zhè样的方式帮助自己舒缓压力,张扬停顿了yī下,海lán敏锐的觉察到了他的变化,四肢紧紧缠绕住了张扬,滚烫的娇躯紧贴在他的身上,娇声道:“什么也别去想,我要你要我,怎样都行……”

  张扬紧紧拥抱着海lán,海lán拥着他宽阔而健壮的身躯,感受着yī股股热流涤荡着她的身体深处,她不忍心看到张扬处于zhè样沉重的压力之下,她要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他释放自己,柔嫩的舌尖轻轻添弄张扬的耳垂,继而用整齐的贝齿咬住它,小声道:“你是我的男人,你要坚强,我为你骄傲……”

  张扬站在南湖别墅的平台之上,远方暮色苍茫,南湖的冬天有些冷清,雪虽然停了,可是风很猛,海lán洗完澡裹着羽绒大衣走了出来,从后面拥住张扬的身躯道:“外面风好大,赶快回去”

  张扬笑了笑,拥住她的肩膀走回房内,他明白,自己不可以终日沉浸在悲痛之中,他要为zhè些爱他的关心他的人好好活下去

  海lán走路的姿势显得有些不自然,张扬稍yī琢磨就知道是什么缘故,关切道:“弄疼你了?”

  海lán俏脸绯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睫毛道:“没事儿,早知道zhè样,真应该把茵茹也留下”言外之意,自己yī个人真有些吃不消他了

  张扬展开臂膀,将海lán横抱而起,海lán的手臂勾住他的脖子,轻声道:“我算不算是舍己救人?”

  张大官人道:“古有高僧割肉喂鹰,今有lán姐舍己救人,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zhè辈子都要zhè样做”

  海lán小声道:“早有思想准备,不过还是……”

  “怎么?”

  “还是吃不消你,你啊,真是yī头驴子……”

  张扬笑了起来,看得出他的心情好了许多

  海lán道:“晚上吃火锅怎么样?”

  张扬道:“好啊,顺便喝点酒”

  海lán从他的怀中挣脱开,自己走了下去,脱下厚厚的羽绒服,舒展了yī下窈窕的身姿:“酒能乱xìng,还是别喝的好”

  张扬道:“你不是打算舍己救人吗?”

  海lán道:“现在是舍身饲虎了,你不是人,是yī只老虎,yī头驴子……”她说着格格笑着朝厨房走去

  张扬来到客厅的沙发坐下,zhè些天他终日沉浸在悲伤之中,把自己隔离于现实社会之外,今天忽然有了yī种重回到现实中的感觉陈雪有句话说的很对,自己不该把悲伤的情绪传递给关心自己的人,他要把对佳彤的爱深藏在心底,佳彤已经成为他心灵的yī部分,永远不可能磨灭,永远不可能遗忘

  打开电视,电视上正在播出江城闻,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前往福利院慰问孤寡儿童并讲话,张扬忽然想起了yī件事,yī件始终在困扰着他的事情,王均瑶虽然已经死了,可是她和许嘉勇到底是什么关系?当年的小石洼村的那些知青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lán准备好了火锅,来到张扬的身边坐下,剥开yī颗开心果塞到他嘴里,海lán对政治闻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自从她去了香港星空卫视,对国内的闻少关注,她瞥了yī眼荧幕道:“每到重大节日,zhè些领导就开始出来作秀”

  张扬道:“老杜还是个实干家”

  海lán道:“古今中外的政治都是yī样,全都离不开作秀,作秀无可厚非,如果能做到在作秀的同时多做yī些实事,那就是yī个不错的官员”

  张扬道:“官场zhè条路真的很不好走,zhè些年我看到身边太多人倒下”

  海lán道:“那是因为太多人sī心太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zhè种话只存在于政治课本上”

  张扬道:“你好像对国内的体制颇有怨念啊”

  海lán道:“当然有怨念,你喜欢看政治闻都多过看我”

  张扬笑道:“好,不看了,不看了,我陪你吃饭”

  海lán笑道:“我只是说说,你是国家干部,关注闻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你先看着啊,我去准备”她起身走开

  张扬对江城闻也没有太多的兴趣,毕竟现在他已经去了南锡,江城的事情和他的关系不大,拿起遥控关上了电视听到海lán道:“张扬,你还记得当初你跟我说过的那段话吗?”

  “哪yī段啊?”

  海lán道:“厚黑学那段啊”

  张扬当然记得,他来到桌旁,轻声道:“最初民风淳朴,不厚不黑,忽有yī人又厚又黑,众人必为所制,而独占优势众人看之,争相仿效,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制你独有yī人,不厚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势譬如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货真价实,忽有yī卖假货者,参杂期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yī家货真价实认清目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衰、不败……”

  海lán点了点头道:“就是zhèyī段,你在官场中呆了也有几年了,照你看,其中是厚黑者多呢,还是不厚不黑者多?”

  张扬搓了搓手道:“真香啊”◇

  海lán看出了他的狡黠,啐道:“别打岔,快说”

  张扬道:“厚黑也罢,不厚不黑也罢,那得分对谁,对厚黑者,咱们必须要比他还黑,对宽厚者,咱们也要以诚相待,为官之道在于为民造福,只要□是能够达到zhèyī目的,就算是耍点手段也无可厚非”他兜了yī圈还是没有正面回答海lán的问题

  海lán看到张扬总算恢复了几分精气神,芳心中暗暗高兴,她轻声道:“南锡zhè次发生了zhè么大的事情,你回去之后,是不是又要升官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做事要有始有终,省运会的事情我还没有做完不过,李长宇当了书记是好事儿,至少南锡的官场能够得到整顿”

  海lán把涮好的羊肉□放在他碗里:“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上班啊?”

  “暂时没想好,我打算在江城呆两天,有些事还没有解决”

  海lán在玻璃杯中给他倒了满满yī杯茅台酒,自己则在高脚杯内倒上了芝华士,浅笑道:■“祝你工作顺利,官场上节节升高”

  张扬和他碰了碰杯子,喝了yī大口酒,想起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有没有何卓成的消息?”

  海lán落下酒杯点了点头道:“年前的时候他给歆颜打了yī个电话,当时人在海南,歆颜让他回来交代zhè件事,他吓得匆匆挂上了电话,zhè个人太没担当”

  张扬道:“歆颜的脾气比较好强,zhè次我都有感觉,她总觉着在zhè件事上对不起我”

  海lán道:“还好你没事,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我们也基本上解决了”

  “我的麻烦却要你们帮我买单,真是惭愧”

  “在你心底还把我们当成外人吗?”海lán不无嗔怪道

  张扬端起酒杯,低声道:“她们走得那么急,公司真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海lán眼波儿转了转,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她的表情自然瞒不过张扬的眼睛,其实事先她和胡茵茹何歆颜三人商量过,虽然三人都想留下在zhè种时候多陪陪张扬,可是考虑到留下的人越多,反而越不利于开解他,想来想去决定由海lán留下,海lán为了帮助张扬也是费尽思量,人的压力释放有好多种方式,海lán选择的zhèyī种也算行之有效

  张扬看到海lán的表情,心中明白她们几个的苦心,轻声道:“你们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自暴自弃的消沉下去”

  海lán道:“你要有责任心,招惹了zhè么多的女孩子,需要对她们尽责”

  张扬道:“我会尽力”

  海lán脸儿红红道:“你还是留点力气,真怕被你折腾死了……”

  张扬的突然造访让杜天野感到惊喜,他也听说了张扬的事情,对zhè位小兄弟的状况相当的担忧,看到张扬虽然瘦了yī些,可是精神还算不错,杜天野终于放下心来,他笑着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张扬,你小子可不够意思,过年都不知道给我打yī个电话”

  张扬道:“我最近霉运连连,害怕把霉运传染给了你,所以才没有和你联系”

  杜天野笑道:“扯淡,哪有那么邪乎?咱们**人可不信zhè个”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了,杜天野让来的秘书吴永去泡茶

  张扬道:“有秘书了,怎么不配yī女的?”

  杜天野瞪了他yī眼道:“你zhè不是废话吗?咱们能配女秘书吗?”

  张扬道:“每次见你我都忍不住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

  “担心你就zhè么过yī辈子,打yī辈子光棍”

  杜天野呵呵笑了起来,秘书吴永泡好了茶,放在茶几上,向张扬看了yī眼,又匆匆离去了杜天野道:“zhè个小吴头nǎo不够灵活”杜天野之所以发出zhè样的感叹是因为拿吴永和过去的秘书江乐相比,有道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zhè个吴永的头nǎo和姜亮相比差了不止yī筹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让江乐再回来啊?”

  杜天野道:“那小子头nǎo太灵活了,所以才犯错误”他看了张扬yī眼道:“你也是个耍小聪明的主儿”

  张扬道:“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发现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大都内敛”

  “我看你zhè辈子都学不会内敛了,你人如其名,张扬”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张扬端起茶杯喝了yī口茶,低声道:“我想求你yī件事儿”

  【求十月保底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