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与时共进】(上)


  第六百五十一章【与时共进】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遭遇的重大变故,张扬的脾气xìng情沉闷了许多,和他熟识的rén都有所觉察,不过大家谁也没提zhè些事儿,多数的时间都shì在喝酒

  张扬的海量依然未变,凡shì来找他喝酒的,来者不拒

  曹向东道:“今天请大家吃饭,主要shì为了感谢各位去年在机chǎng建设上辛苦的付出和努力,过年了,邀请大家聚一聚,总结过去,zhǎn望未来,冠冕堂皇的话我也不多说,总而言之,我希望咱们今年能在去年的基础上大干特干,拿出你们全部的精气神,把机chǎng工程高标准严要求,保质保量的建设好”他冲着张扬笑了笑道:“真shì没想到今天能够遇到张主任,张主任可shì咱们江城机chǎng建设的元老,说shì开拓者也不为过”

  张扬笑道:“曹市长,您别把我的位置摆zhè么高,我过去在机chǎng就shì一打杂的”

  “谦虚”

  徐彪跟着帮衬道:“谦虚使rén胖”

  孙东强道:“张主任最近瘦了,多谦虚谦虚,能多长点肉”

  大家又笑了起来,中午zhè顿饭吃得很和谐,zhè种饭局大家都时常经历,官职大的rén主动一些,从容一些,他们的表现风轻云淡,谈笑风生,zhèshì一种亲民的表现,官职的rén表现的就相对拘谨,即使shì微笑,也陪着足够的心

  饭局的时间不长,一个多时就结束,离去的时候,●曹向东专门和张扬握了握手,从某种意义上曹向东shì宋怀明的rén,他知道眼前的zhè个年轻rén不但shì省领导的红rén,同时也shì国务院副总理的干儿子,既然有了zhè个见面的机会,shì一定要加☆深印象的,感情shì需要慢慢培养的,下次见面,就算shì朋友了

  大家各自散去,秦白来到张扬面前道:“我先回家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等会儿我过去给秦叔叔拜年”

  秦白笑了笑◇,转身去了

  常凌峰留下来,他有不少话想和张扬单独说

  张扬也有不少话对他说,常凌峰提议道:“我请你去南林寺喝茶”

  张扬笑道:“去南林寺喝茶?”

  常凌峰点了点头道:◎“南林寺开了一家茶馆,寺院自己经营的”

  张扬道:“和尚开茶社?该不shì三宝和尚搞出来的?”

  常凌峰道:“不shì他还有谁?三宝现在可shì咱们江城佛教界的名rén,和尚搞商业南林○寺也不shì头一个,说起来,南林寺的商业化,主要责任rén还在你的身上”

  张扬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当初我只shì帮他们修葺寺庙,现地宫,可没教他们经商”

  “你在南林寺外搞了zh●è么大规模的商业广chǎng,zhè些和尚耳濡目染,也无心清修,现在南林寺的商业氛围shì越来越重,我听说今年初一的头柱香已经飙升到了2o万,就初一那一天,南林寺的香火钱就收到了好几百万”

  张大官rén当初shì没有想到南林寺会如此迅的商业化的,看来当和尚也shì一个很有前途的行业,当张扬见到三宝和尚的时候,有zhè样的感触

  他和常凌峰来到南林寺茶社,现茶社外的停车chǎng已经停满了汽车,来zhè里喝茶,可以听禅诵经,虽然shì一个商业化的chǎng所,可氛围却shì极其的古朴,茶社开在南林寺的西北侧,zhè里过去shì属于纺织厂的一块地,后来经过张扬的努力帮助南林寺争取▲过来,原本shì想提供给zhè些和尚念经礼佛,却想不到和尚们在改革的大潮中开动脑筋,将zhè块地单独开辟出来对外经营成了茶社

  他们来到茶社门外的时候,三宝和尚刚巧从外面回来,他现在已经shì■江城佛教协会理事,南林寺实业zhǎn有限公司总经理,汽车都配上了,崭的一辆红旗车,还有专门的司机,zhè厮从汽车上下来,身上的袈裟也shì颇为光鲜,阳光直射到他的秃脑袋上,璀璨生光,三宝和尚很有气派的■摆了摆手道:“你去休息,下午三点钟过来接我”

  他的司机也shì一个和尚,笑容可掬道:“经理,我先走了,您要用车就呼我”

  三宝和尚点了点头,拎着一个手提包,迈着方步走向茶馆,他的移动☆★电话放在包里,做和尚的毕竟要低调一些,不能像那些个暴户,走到哪里都把大哥大拿着,接个电话扯着嗓子喊,生怕别rén不知道似的

  三宝和尚埋着头走,佛家弟子的特质还shì不能丢的,zhèshì最基◇diànhuàfàngzàibāolǐ,zuòhéshàngdebìjìngyàodīdiàoyīxiē,búnéngxiàngnàxiēgèbàohù,zǒudàonǎlǐdōubǎdàgēdànázhe,jiēgèdiànhuàchězhesǎngzǐhǎn,shēngpàbiérénbúzhīdàosìde

  sānbǎohéshàngmáizhetóuzǒu,fójiādìzǐdetèzhìháishìbúnéngdiūde,zhèshìzuìjī本的修养,可他就zhè么埋头走着,差一点撞到了一个rén,三宝和尚马上来了一句:“阿弥陀佛……”正想卖弄两句呢,可一抬头看到shì张扬

  三宝和尚的一张大嘴顿时就咧开了,他满脸堆笑道:“张主任,您怎么来了?”看到张扬身边的常凌峰,他顿时明白了,一定shì常凌峰把张扬带来的,最近一段时间常凌峰时常到zhè边来喝茶

  张扬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三宝和尚几眼,笑道:“行啊,出息了,好好的和尚不当,当起总经理来了,专车都配上了”

  三宝和尚尴尬无比,干咳了一声道:“改革开放,我们当和尚的也得与时俱进”张扬shì三宝和尚有数佩服的rén物之他笑着把张扬和常凌峰请了进去,安排他们去条件最好的一间茶室坐下,据三宝和尚所说,zhè间茶室shì专门接待市委领导用的,平时不对外开放

  三宝和尚亲自给他们沏了一壶好茶,张扬向他道:“忙你的去,我和常主任聊几句,你该干嘛干嘛去”

  三宝和尚连连点头,放眼江城内外,也只有张扬能zhè么使唤他

  常凌峰笑道:“他还真shì听你的话”

  张扬道:“zhè个和尚shì个滑头,不过脑筋够灵活,如果做生意说不定能大财”

  常凌峰:“一定的事情”他端起茶盏喝了口茶道:“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最近心情怎么样?”

  张扬道:“还凑合,已经生过的事情,总得去面对”

  常凌峰点了点头,他低声道:“南锡的zhèchǎng政治风暴震动了整个平海政坛,我大哥也受到了调查”

  张扬并没有感到意外,常凌峰的大哥常凌空过去曾经shì南锡市常务副市长,shì徐光然最为器重的干部,徐光然有了问题,组织上肯定会对常凌空进行调查,张扬道:“没事?”

  常凌峰摇了摇头:“还好,我大哥那个rén做事很有分寸,他对于仕途有着高的期待,所以不会在经济上栽跟头”常凌峰对自己的大哥还shì很了解的,对他颇有信心

  张扬对常凌空并不了解,知道zhè个rénshì平海年轻干部中的翘楚,将来的提升空间很大,像zhè种rén,应该不会在经济上犯错,他们不会拿自己的未来和前途做赌注

  张扬笑了笑道:“说说你自己,在机chǎng干得怎么样?”

  常凌峰道:“曹市长zhè个rén很精明”

  单从zhè句评价,张扬就能够听出常凌峰对曹向东似乎没有太多的好感,他微笑道:“看起来还shì很平易近rén的”

  常凌峰道:“干部有很多种,但真要shì分成类别,大体可以分成三类rén”

  张扬缓缓放下茶盏,笑眯眯的看着常凌峰

  常凌峰道:“第一种shì最常见的,一心想往上爬,想做官,做大官,zhè种rén最常见,第二种shì踏踏实实做事,把为老百姓办实事放在第一位,不考虑个rén得失的,zhè种官员shì最少见的,还有一种就shì一心谋求个rénsī利,想尽办法把公家的□变成自己的,损公féisī的,zhè种官员也shì大有rén在”

  张扬道:“我应该shì第二种”

  常凌峰哈哈大笑起来,zhè厮从来都不知道谦虚,他没有急着评价张扬,轻声道:“曹市长◆属于第一种,虽然他表面平和,可shì我看得出,他正在积极地捞取政治资本,他想往上走”

  张扬道:“想当官不shì错,身处在zhè个官chǎng上,谁不想往上爬?”

  常凌峰道:“zhè个rén太现实,虽然有些能力,平易近rén只shì对他能够用上的,如果你对他毫无用处,他根本就懒得搭理你”

  张扬道:“shì不shì有想法了?”

  常凌峰道:“当初我来江城帮你,shì因为你帮我治病,现在你rén都走了,机chǎng也搞得差不多了,shì时候该功成身退了”

  其实张扬早就想把常凌峰给挖到南锡去,可惜当初杜天野有言在先,他才不好意思开口,现在shì常凌峰自己萌生退意,张扬当然求之不得,张扬笑道:“既然干的不如意,你就到南锡来,我上班后就要全力准备省运会的事情,正在用rén之际,你要shì能过来,我省了不少的心思”

  常凌峰笑道:“你难道听不出来,我shì对整个官chǎng厌倦了,而不仅仅shì对江城,我不想在体制中魂下去了,没意思,没意思透顶”

  张扬道:“做rén得义气一点,你看着我zhè么忙,难道就不出手相助?我最近什么事情都shì一团糟,你忍心见死不救?”

  常凌峰叹了口气道:“我真不知上辈子欠你什么?本想埋头老老实实的在家里看书做做学问,却想不到要被你拉着到处跑,你真当我shì你的师爷吗?”

  张扬哈哈大笑□,还别说师爷zhè个词儿倒shì蛮适合常凌峰的

  常凌峰也忍不住笑了,他shì经过顾佳彤介绍给张扬认识的,他对张扬和顾佳彤之间的感情有所了解,知道顾佳彤的离去带给张扬莫大的打击,zhè种时候张★扬的确需要有rén帮他走出低潮,无论shì作为顾佳彤的朋友,还shì作为张扬的朋友,他都应该在zhè个时候向张扬伸出援手

  张扬道:“省运会十月要在南锡举行,体育中心我建起来了,国内知名教练我也请来了,可shì怎样经营才能赚钱,我心里还没谱,大话我都吹出去了,说到就得做到啊”

  常凌峰道:“单从省运会本身来说,你shì不太可能赢利的,毕竟zhè种级别的运动会无法吸引太多商家的眼球,什么周边经营,做能做,但shì真正得到的收益肯定微乎其微,所以你想盈利主要就得靠企业赞助”

  张扬道:“我也shìzhè么想,利用火炬拍卖,比赛冠名尽可能的多弄点钱”

  常凌峰道:“南锡生了zhè么大的事情,领导班子换了zhè么多rén,我看zhè次的省运会意义肯定格外重大他们肯定想通过zhè次的省运会打一个漂漂亮亮的翻身仗,扭转之前许多不利的影响”

  张扬道:“凌峰,早点过来帮我”zhè算shì正式邀请

  常凌峰终于点了点头道:“我帮你搞完省运会,你也得答应我,zhè件事过后,你得给我自由”

  张扬道:“好一言为定”zhè厮嘴上说得痛快,心里却暗忖,到时候再说,我不信想不出理由把你留下张扬喝了口茶又道:“对了,章睿融也一起过去,我可不想害得你们两地分居”

  提起章睿融的事儿常凌峰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尴尬道:“我们还没到那份上”

  张扬一脸坏笑道:“虚伪,你zhèrén就shì虚伪,你们俩背着rén干什么,反正我也不想知道,那啥……你还不承认跟她谈恋爱吗?”

  【精疲力竭,今天尽了全力,只有zhè一万两千字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