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原来是你!】(上)


  第六百五十三章【原来是你】

  接到柳欲莹的这个电话,张扬没敢继续耽搁,第二天yī早他就离开了江城前往东江,海兰和徐雅蓓约好了yī起回香港,还要在江城多逗留yī天,不过张扬这次的归程并●不孤单,秦清跟着他的车yī起返回东江

  上午十点钟的时候,路程已经过半,秦清担心张扬开车疲惫,让他在前面的休息站休息,顺便两人换yī下,接下来的路程由她驾驶

  休息站名为梁楚,这里的特◇产就是咸鸭蛋,秦清在休息站的市内转了yī圈,买了两盒咸鸭蛋回来

  从市里yī出来,就看到yī群人围在前方,张扬也在其中,却是休息站的工作人员刚刚接到通知,前往东江的高公路平川段出了重大车祸,现在正在紧急救援中,建议过往车辆在前方孟家桥出口下路,经由省道绕过平川路段然后再返回高

  张扬拿着yī瓶矿泉水yī边听yī边喝,秦清来到他的身边,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臂道:“怎么了?是不是很严重?”■

  张扬叹了口气道:“看来今天要晚些时间才能到东江了,平川路段出事了,十二辆汽车追尾,死伤惨重”

  “平川?”秦清皱了皱眉头,平川并不是平海省管理的范畴,平海有部分的版图和皖东省相连,■

  zhāngyángtànlekǒuqìdào:“kànláijīntiānyàowǎnxiēshíjiāncáinéngdàodōngjiāngle,píngchuānlùduànchūshìle,shíèrliàngqìchēzhuīwěi,sǐshāngcǎnzhòng”

  “píngchuān?”qínqīngzhòulezhòuméitóu,píngchuānbìngbúshìpínghǎishěngguǎnlǐdefànchóu,pínghǎiyǒubùfèndebǎntúhéwǎndōngshěngxiànglián,平川恰恰是皖东的辖县,这么重大的交通事故生在任何地方都会引起全省关注,秦清第yī个念头就是庆幸,现在的平海的确禁不起折腾了,南锡的那场政治风暴还没有完全平息,作为平海政坛的yī份子,她不希望平海再有任何不好的事情生

  张扬想得却是柳欲莹那边,自己答应了她上午就抵达东江,特地起了yī个大早赶路,可欲则不达,谁曾想高公路上又出了事情,现在只有两个选择,yī是在休息站等待,什么时候前方道路疏通,什么时候继续赶路,还有yī个选择就是听从建议经由孟家桥出口绕行

  张扬是个没多少耐xìng的人,所以他决定选择后者

  这段路都是在皖东省境内,皖东和平海虽然紧密相邻,可是两省的经济实力却有着天壤之别,平海是中国的经济大省,沿海城市众多,改革开放中展很快,而皖东过qù曾经是革命老区,山川众多,旅游资源丰富,但是经济相对落后,这几年的经济生产总值甚至没有达到平海的yī半,要知道皖东省的面积要过平海百分之十,人口比平海却要少八百多万

  从孟家桥下路之后,马上就对皖东的落后有了深刻的理解,虽然是省道,可是道路坑坑洼洼,皮卡车良好的通过xìng和减震xìng在这样的路面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汽车的xìng能再好,在这样的路况下也不可能开得太快,因为高出事,多数车辆都选择这条道路通行,道路上车流量突然增加,这条本来就不宽阔的道路压力骤然加大了数倍

  皮卡车走走停停,yī个时只走了不过三十公里的距离,张扬感觉有必要给柳欲莹说yī声,他打通了柳欲莹的电话,告诉她自己在路上堵车,可能要晚些时候才能到东江,柳欲莹虽然着急,可是她也明白孩子的病情并不能急在yī时,她让张扬耐心形势,不要着急,孩子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

  来到羊角井的时候,前方又出现了路堵,所有车辆都过不qù了,yī个个着急的摁着喇叭

  秦清干脆把引擎熄灭了,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yī点多了,★他推开车门走了下qù,没过多久就折返回来,向秦清道:“麻烦了,前面堵了将近两公里,说是两辆大货车撞在了yī起,其中yī辆侧翻,车上的黄沙洒了yī地,没有两个时清理不完,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休息站等着呢▲

  秦清安慰他道:“你别着急,都说欲则不达,看来今天咱men真应了这句话”

  张扬指了指道路旁边的yī座饭店:“走,咱men先qù吃饭,反正这车yī时半会也走不了”

  秦清点了点头,下车和张扬yī起向那边的饭店走qù

  这片区域没有其他人家,只有路边的这座饭店,招牌上写着羊角井土菜馆,等他men走进了院子才知道,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没办法,这里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眼看到了中午,司机men又不能离qù,只能选择在这里填饱肚子

  对店老板来说今天可谓是天降横财,那菜价比平时翻了三倍都不止,不过谁也没打算跟他计较,物以稀为贵,谁让这里就他yī家饭店的

  张扬好不容易才等到了yī个位子,点了个土鸡煲,yī个素炒双菇,yī盘农家咸肉,酒他自己带来了,可刚把自己的那瓶茅台放在桌上,店老板娘就走了过来,人家也算热情,笑眯眯道:“对不起大哥,咱men家店,不允许自带酒水”

  张大官人yī听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就这座破地方,也他妈不让自带酒水?不过遇到今天这种状况,人家偶尔得瑟yī下也是应该的,张扬的眼睛往柜台后那么yī扫,里面压根就没什么能看上眼的◇酒,现在白酒假冒产品比较多,张大官人虽然厉害,也不敢以身试毒,他低声道:“那就拿两瓶啤酒,这样总成?”

  老板娘笑逐颜开道:“成,成,yī瓶十块啊”

  张大官人心说坑爹呢,秦清也觉着这■店实在太黑了,他men这里卖的啤酒,平时价钱不过是yī块,就因为今天路堵,大家都来吃饭,居然翻了十倍

  秦清道:“大姐,您是不是要的太贵了?”

  老板娘笑容不变,可说出的话却是够呛人的:“嫌贵你menqù别家吃qù,我又没请你men进来,这位姐,看你长得不错,怎么这么抠门呢?”

  秦清懒得跟她理论,向张扬道:“走,别吃了,咱men车里还有泡面呢”

  张扬也不想受这人气,起身要走

  那老板娘听说他men要走,顿时不乐意了:“咋地,要走?鸡都给你men杀好了,菜都切了,你men要走,我men的损失咋办?”

  张扬yī听就知道遇到泼fù了,他耐着xìng子道:“这位大姐,我菜都没点完呢?你就把鸡杀好了,咱能别这么夸张不?实话告诉你,我men没钱,你men这饭店太高档,我men消费不起”

  秦清也来了气:“张扬,别理她,咱men走”

 ◆ 那老板娘拦住他men的qù路,叉着腰尖叫道:“没钱,没钱你qù卖啊,放着这么好的模样,千万别浪费了啊”

  秦清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么蛮不讲理的泼fù,yī时间气得俏脸通红:“你……”

  ◎◆ 那老板娘拦住他men的qù路,叉着腰尖叫道:“没钱,没钱你qù卖啊,放着这么好的模样,千万别浪费了啊”

  秦清什么时候遇到过 nàlǎobǎnniánglánzhùtāmendeqùlù,chāzheyāojiānjiàodào:“méiqián,méiqiánnǐqùmàiā,fàngzhezhèmehǎodemóyàng,qiānwànbiélàngfèileā”

  qínqīngshímeshíhòuyùdàoguòzhèmemánbújiǎnglǐdepōfù,yīshíjiānqìdéqiàoliǎntōnghóng:“nǐ……”

  张大官人这个怒火噌地就上来了,他大声道:“老板呢?”

  yī名黒壮的大汉走了过来,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看情形大有yī口要把张扬给吃了的势头,怒视张扬道:“咋了?谁他妈欺负我女人?”

  ■张扬抡起右手,yī个大耳刮子就扇了过qù,打得那厮眼冒金星,yī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大爷的,知道我为什么打你?自己女人没管好,我不打女人,可我得教育你,这种泼fù下次别放出来丢◆人现眼”

  那老板娘看到男人被打了,疯yī样向张扬冲了过来,张扬是真不想对女人出手,可人家冲上来了可不能yī味躲闪,就在此时,身边人影yī晃,却是秦清迎了上qù,yī脚就把那泼fù踹倒在了地上◆,秦清现在的功力早已今非昔比,对付这种泼fù,根本不在话下

  以秦清的涵养今天也不由得有些生气,何况看到那泼fù要攻击张扬,有道是兵来将敌水来土堰,男对男,女对女,她当然要为自己男人挺身而出 ◎
  这边yī开打,那边店里吃饭的司机全都叫起好来,其实大伙儿都憋着yī口气,这店太黑了,来这里吃饭的长途货运司机居多,大家都赚得是辛苦钱,来到这里无辜被宰,可毕竟是过路客,往往不敢招惹这些本地人☆,看到有人出手,yī个个的火气都点燃了,不知是谁叫了yī声:“打得好,这他妈就是yī黑店,大伙儿yī起动手,把它砸了”这句话如同点燃了火药桶,所有司机menyī起动员,掀桌子的掀桌子,砸板凳的砸板凳,◇yī时间饭店内乒乒乓乓

  张扬和秦清也没想到忽然就演变成了yī场动,两人退出饭店,过了没多久就看到店老板两口子鼻青脸肿披头散的跑了出来,后面还有几名司机操着板凳腿在追,那老板经过张扬身边的时候,恨恨指着张扬道:“你给我等着……”说话的时候,后背上又被人砸了yī棍子

  秦清无奈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真是人”

  张扬却知道事情没那么快结束,这种麻烦他是不想招惹的,毕竟他今天有事在身,如果不是饭店老板娘辱骂秦清,他也不会按捺不住脾气出手

  路堵仍然没有缓解的征兆,如果道路能够及时疏通也不会生接下来的麻烦没过多久,店老板夫fù果然带来了不少人,整整八拖拉机,每辆拖拉机上十多个精壮的伙子,粗略估计也得有yī百多人,听说人家找帮手过来了,那帮司机顿时作鸟兽散

  张扬本来站在路边吃着泡面,秦清看到势头不对,拉着他的手臂,让他qù车里躲着,不是害怕,是不想招惹这种麻烦

  可那老板两口子开始yī个车yī个车的搜寻起来,他men想找的就是张扬和秦清,刚才砸店的人虽然很多,可挑起事端的是张扬,他men能够记住的也只有张扬和秦清,其实张扬和秦清出手都是留有分寸的,反倒是那帮司机下手没轻没重,不过人家认准了他men,也没有办法

  张扬从后车窗看到他men越来越近,苦笑道:“我越是不想惹麻烦,这麻烦越找到我身上”

  秦清叹了口气道:“躲不过q○ù了”

  张扬道:“你在车里呆着,我qù应付他men”

  秦清对张扬的武功是很有信心的,也曾经多次见识过他以寡敌众的情景,可毕竟还是关心,她轻声道:“yī定要心,吓走他men就行了,千☆万别把事情闹大”

  张扬点了点头,推开车门走了下qù,秦清叫了他yī声,把车里的yī根g球g递给他,虽然张扬厉害,可毕竟对方人多,有个家伙在手稳当yī些

  张扬向秦清笑了笑,手握g球g☆,缓步走了过qù

  那老板两口子看到了张扬,指着他大声道:“就是他”这yī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张扬身上

  马上就有十多名精装的伙子,挥舞着白蜡杆向张扬急冲而qù现场道路基本上☆☆,缓步走了过qù

  那老板两口子看到了张扬,指着他大声道:“就是他”这yī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huǎnbùzǒuleguòqù

  nàlǎobǎnliǎngkǒuzǐkàndàolezhāngyáng,zhǐzhetādàshēngdào:“jiùshìtā”zhèyīsǎngzǐbǎsuǒyǒuréndezhùyìlìdōuxīyǐndàolezhāngyángshēnshàng

  mǎshàngjiùyǒushíduōmíngjīngzhuāngdehuǒzǐ,huīwǔzhebáilàgǎnxiàngzhāngyángjíchōngérqùxiànchǎngdàolùjīběnshàng都被汽车给堵住了,这样的地形对张扬为有利,确保前来的百把口子人无法对他形成合围之势,张扬迎着冲了过qù,狭路相逢勇者胜,张大官人的勇武向来无人匹敌

  白蜡杆呼地yī声冲着张扬的nǎo门飞劈而来,张扬手腕yī晃,稳稳抓住白蜡杆,g球g扬起,yī下就问候到对方nǎo袋上,yī名汉子倒地,另外两人勇敢的冲了上来,张扬g球gyī晃,架住两根白蜡杆,飞起右脚,连续两脚,将对方踢得飞了出qù

  连续击倒对方三人之后,张扬忽然感觉到身后风声飒然,这yī棍的度奇快,单从鸡起的风声来判断,这yī棍的力量和度已经出寻常人数倍,偷袭他的绝对是yī个高手

  【每位读者,每天都会有免费的推荐票产生,周yī的推荐票往往是最为重要的,希望大家不要嫌麻烦,点击投票,让我men在的yī周里能够有yī个愉快的开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