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原来是你】(下)


  第六百五十三章【原来shì你】下

  张扬看都不看,g球g反转,在脑后架住了对方的一击,然后迅转过身来,当他的目光和对方相遇之时,两人心中都shì一惊,几乎同时道:“原来shì你”张扬无论如何都méi有想到,在背后偷袭他的人竟然shì钟长胜,钟长胜曾经shì乔lǎo身边的保镖,负责护卫乔lǎo的安全,因为在东江偷袭张扬,导致张扬受伤,后来又和八卦门联手攻击张扬,被张扬重拳打得吐血,●乔lǎo知道这件事后大为震怒,把孙子乔鹏飞配到了西藏当兵,而钟长胜也被他赶走

  钟长胜离开乔lǎo之后,一直魂得并不得意,他的lǎo家就在皖东省平川县羊角井,刚才被张扬打得饭店lǎo板shì他◇的远方堂弟,刚才回村去找人帮拳,钟长胜刚巧回lǎo家过年méi走,也跟着过来帮忙,谁曾想,刚一出手竟然遇到了张扬

  钟长胜对张扬敬畏到了极点,如果知道shì张扬在这里闹事,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shì不敢来的

  张扬认出钟长胜,不由得想起他过去偷袭自己的事情,想不到这厮死xìng不改,这次仍然敢偷袭自己,两道剑眉顿时拧了起来,他这边一瞪眼钟长胜吓得顿时就把白蜡杆给扔了,满脸尴尬道:“张……主任,原来shì你啊”

  张扬看得到人家主动扔掉了武器,证明钟长胜偷袭自己之前应该méi有认出自己,他点了点头道:“shì我?怎么?带这么多帮手来,准备找我报仇?”

  钟长胜慌忙摇头道:“您误会了,我méi那个意思,真méi那个意思,我不知道shì你,真不知道shì你”从他紧张的语气已经可以听出他对张扬shì自内心的害怕说话的功夫,他们村的那帮伙子呼喝着又勇敢的冲了上来,钟长胜大声道:“住手,全都给我住手,这shì我朋友,全都给我住手”

  张扬心头暗乐,自己和他什么时候成了朋友了?不过张扬也不想因为这点事儿动手,他主动放下g球g

  钟长胜在村子里的威信还shì很高的,他一开口马上所有人都停下了进攻那对黑店lǎo板夫fù听说张扬shì堂哥的朋友,两人也知道今天这顿揍算shì白挨了,看到钟长胜向他招手,硬着头皮走了过去,钟长胜已经清楚了事情的经过,怒斥道:“你自己不学好,开饭店就好好开,为什么要漫天要价,狠宰过路客?你的饭店被砸shì咎由自取赶紧给张主任道歉”

  饭店lǎo板两口子虽然心里不情yuàn,可shì他们对这位堂哥shì极其敬畏的,只能忍气吞声的向张扬道歉,村里来的那帮伙子看到钟长胜和张扬原来shì好朋友,这件事真shì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自然散去了

  张扬和钟长胜过去虽然有一段恩怨,可那件事已经解决了,张扬也★出了气,他本身也不shì一个记仇的主儿,再加上今天钟长胜的表现还算不错,主动替他解围,对他也算恭敬客气

  钟长胜很热情的请张扬去家里坐坐,张扬道:“不了,等着赶路呢,今天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
  钟长胜看了看前方长长的车队,叹了口气道:“不知什么时候这条路才能畅通,皖东的路况和平海méi法比”

  张扬笑道:“任何地区都有一个展过程,皖东的经济基础薄弱,改革开放起步也比较晚,落后一些也很正常,不过随着时代的展,这种差距会渐渐缩短”

  钟长胜点了点头道:“乔lǎo也这么说……”提起乔lǎo,钟长胜的脸上流露出几分失落,过去能够担任乔lǎo身边的警卫人员shì他的荣光,后来因为张扬的事情,他被乔lǎo从身边赶走,这件事对钟长胜的打击很大,他在乔lǎo身边十多年,已经将保卫乔lǎo视为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事业,因为做错了一件事,他的人生从此生了改变,这段时间,钟长胜自己也进行了反省,当初他不该受乔鹏飞的蛊惑

  张扬察觉到钟长胜的失落,低声道:“最近在哪里高就?”

  钟长胜苦笑道:“谈不上高就,我在安阳的一家保安公司就职,不过这里的经济情况太差,收入也很普通”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说一声”

  钟长胜只当他说的shì客气话,笑了笑道:“多谢张主任的关心,这句话我记在心里了”

  此时汽车已经开始缓慢的挪动,看来道路情况有所缓解,秦清摁了摁喇叭,提醒张扬应该走了

  张扬向钟长胜告辞道:“我走了,有时间的话,来南锡做客”

  钟长胜挥了挥手,两人通过这次的谈话,过去的那些芥蒂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都shì好武之人,练武的人对于强者容易产生尊敬之心钟长胜虽然偷袭过张扬,不过他已经得到了教训,今天的表现也让张扬对他的既往印象有了很大的改变

  张扬上车之后,秦清道:“遇到熟人了?”

  张扬把自己和钟长胜过去的恩怨说了,秦清不由得笑道:“看来你们这些习武之人真shì不打不相识”

  张扬笑道:“你也shì习武之人,刚才你的那脚飞踢真shì漂亮,看来腿部力量比起过去又有提升,我有些担心了”

  秦清道:“你担心什么?”

  张扬道:“担心咱俩那啥的时候,你把我的腰给夹断了”

  秦清一张俏脸顿时红了起来,伸手欲打,张扬笑道:“别动手,别动手,我还shì喜欢你动口”

  秦清担心外面有人看到,手落了下去,在张扬大腿上拧了一下,声道:“又耍流氓了不shì?”心中却shì窃喜不已,张扬的情绪终于开始渐渐恢复了

  汽车走了méi多远又停了下来,停车的时候,看到钟长胜骑着摩托车三轮回来了,摩托车拖斗内放了八只土鸡,两头剥好的整羊,还有八盒咸鸭蛋,他把东西直接放在张扬皮卡车的拖斗内了

  张扬推开车门想要下去,钟长胜笑道:“别下来了,带点东西给你,这些东西,你和乔书记一人一半”

  张扬本想客气几句,钟长胜骑着摩托三轮已经走远了

  秦清望着皮卡车内的那些活物,不禁笑了起来:“原来你开皮卡车还有这个好处,平时收礼方便”

  张扬道:“下车我得弄个篷布罩起来,不然也太明目张胆了”

  这条道路真正畅通已经shì下午三点,等他们赶到了东江已经shì下午五点半了,张扬先把秦清送到东江的南国山庄,秦清先留在那里休息,张扬则开着皮卡车去了省人民医院,可这满车的鸡羊总不能就停在停车场内,他先给柳欲莹打了个电话,刚巧宋怀明也在,他让司机下来,张扬把皮卡车交给司机,让他将车里的东西分成两份,一份给省委书记乔振梁送去,另外一份送给了宋怀明

  宋怀明和柳欲莹的儿子前两天都在儿科治疗黄疸,现在才回到母亲的身边,看样子黄疸已经消褪了一些,只不过还shì低烧

  张扬来到病房的时候,柳欲莹正抱着儿子悄悄抹泪,每个母亲都不yuàn看到自己的孩子受罪

  宋怀明看到张扬进来,他微笑着招呼道:“张扬来了”

  张扬道:“宋叔叔年好,柳阿姨年好”这厮在领导和长辈面前往往都shì很礼貌的

  宋怀明点了点头,还méi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妻子柳欲莹道:“张扬,你总算来了,快,帮,他到底shì怎么回事儿?”

  宋怀明不禁埋怨道:“欲莹,张扬才刚到,你总得让他歇歇再说”

  张扬笑道:“méi事儿,我这都很不好意思了,今天从东江前来的途中并不顺利,先shì高出了车祸,绕路皖东却又遭遇了路堵,不然上午就到这里了”他来到柳欲莹身边,看到那婴儿脸色黄,双目无神,从婴儿的面貌轮廓来看,像极了宋怀明,张扬仔细看了看那孩子,又心的伸出手指贴在他纤弱的脖子上,中医可以根据脉搏的跳动察觉病人体内的变化,其实未必通过脉息,张大官人通过人身体上任何一根经脉都可以察觉他的体内生理变化,大约一分钟之后,张扬放松了手指

  柳欲莹紧张道:“怎么样?这孩子血清胆红素严重标已经达到了255μ摸,医生用了光照加上药物资料,可shì效果并不明显”

  宋怀明一旁道:“我看今天的黄疸好像退了一些”

  张扬道:“中医和西医对于儿黄疸的概念shì不同的,我们将黄疸分成阴黄和阳黄,他shì湿热蕴郁中焦,为阳黄,情况并不严重”

  听张扬这样说,宋怀明夫fù暗自松了一口气

  宋怀明将一张医生开来的药方递给了张扬,他低声道:“这shì省中医院著名的儿科专家给开得药方,你帮忙看一看”

  张扬看了看那药方,却见上面写着:“茵陈1o克,栀子6克,犬黄6克,黄柏6克,郁金6克,砂人24克,滑石12克,苡人1o克,青皮克,炒三仙各1o克水煎服,每日一剂,早晚两次分服”

  张扬看完,将药方放在g头柜上,轻声道:“药方并méi有错,不过开药方的人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宋怀明夫fù同时道

  张扬笑道:“我还忘了问,他叫什么?”

  宋怀明道:“宋庚,他shì庚字辈,名字shì我岳父起的”

  张扬道:“宋庚,这名字很有官气” ◇
  宋怀明淡然笑道:“我可méi想他做官,对我们这些当父母的而言,子女平安就好,至于以后做什么?要看他们自己长大后的选择了”宋怀明在对待子女的态度上shì十分开明的,因为妻子楚静芝早丧的缘故,宋●怀明和女儿楚嫣然之间始终cún在着一层隔阂,至今父女间的感情都无法融洽,现在他中年得子,心中只希望孩子能够平安,对他的未来真的méi有那么早的勾画和期许

  张扬用手指轻轻触了触宋庚的脸蛋,微笑道:“庚,快快好起来,千万不要让爸爸妈妈为你担心”

  宋庚这家伙虽然出生méi多久,可shì却不爱哭,两只眼睛好奇的看着张扬

  张扬感觉这孩子有些与众不同,他向宋怀明夫fù解释道:“我刚刚探查过他的脉息,有些先天不足,不过不太严重,你们提到过他出生前有过脐绕颈,应该shì缠绕的脐带影响了一些血供,营养都shì母体通过脐带提供给,所以他的体质比起正常孩子弱了一些,生黄疸,并不可怕,药方shì对的,但shì为什么治疗这么多天méi有效果,因为之前治疗注重的shì治标而非治本婴儿的身体本身就比g人弱,对他们的治疗应该以扶植根本开始,然后才能循序渐进的进行对症治疗shì药三分毒,如果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味地进行治疗,非但病情不会有好转,反而会逐渐加重,还好现在méi什么事情”

  张扬找宋怀明要来纸笔,重开了一张方子,又特地写了一张培根固元的营养汤谱,这两张方子并不shì开给庚的,而shì供给柳欲莹服用

  张扬道:“柳阿姨,你按照我的药方来,这两张方子可以帮助你的产后恢复,你要坚持母rǔ喂养,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庚就可以康复如初”

  【求推荐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