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工作与生活】(上)


  第六百五十四章【工作与生活】

  张扬离开的时候,宋怀明亲自把他送出门外,张扬道:“宋叔叔别送了,明天我再过来一趟,给送点药物”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说完之后,他又道:“张扬,明天上午十点以后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

  张扬来dào停车场,宋怀明的司机已经把皮卡车开回来了,让张扬意外的是,车内还有一个人跟着过来了,却是乔鹏举,张扬愕然道:“鹏举兄,你怎么来了?”

  乔鹏举笑道:“我们家老爷子看你送了这么多东西,觉着过意不去,让你跟我回家吃饭”

  张扬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因为乔鹏举坐在驾驶席上,他只能选副驾坐了,乔鹏举对张扬的这辆皮卡车赞不绝口:“这皮卡车的xìng能真是不错,外观却不起眼,你子真是懂得生活啊”

  张扬淡淡笑了笑道:“谁说不起眼,江chéng和南锡,谁看dào这皮卡车都知道是我来了,我正打算换辆车呢”□

  乔鹏举笑道:“你不是正处了吗?南锡市体委主任有专车啊”

  张扬微微一笑没说话

  乔鹏举道:“刚才那司机说得不清楚,说东西是你帮人捎来的,谁啊?”原来宋怀明的司机帮忙把那些鸡●羊送了过去,可说得不清楚,张扬本来是把钟长胜的名字告诉他的,可dào了乔家,司机把钟长胜的名字jiù给忘了

  张扬笑道:“钟长胜”他把途中遇dào钟长胜的经过向乔鹏举说了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难得他还想着我们家”其实乔鹏举对钟长胜也是有感情的,从他时候起,钟长胜jiù在他爷爷身边负责安全工作,过去没少带着他们几个辈玩耍,钟长胜被逐之后,他也找dào爷爷说情,不过乔老的脾气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所以钟长胜再想回去担任乔老的警卫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来dào乔家,先闻dào了一股烟火气,走入院子里,看dào时维和郭志江两人在那里引燃木炭,两人显然都不在行,眼睛被烟熏火燎的通红,★shuōyībúèr,suǒyǐzhōngzhǎngshèngzàixiǎnghuíqùdānrènqiáolǎodejǐngwèiyǐjīngméiyǒurènhékěnéng

  láidàoqiáojiā,xiānwéndàoleyīgǔyānhuǒqì,zǒurùyuànzǐlǐ,kàndàoshíwéihéguōzhìjiāngliǎngrénzàinàlǐyǐnránmùtàn,liǎngrénxiǎnrándōubúzàiháng,yǎnjīngbèiyānxūnhuǒliáodetōnghóng,时维是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刚巧张扬这会儿过来了,她也知道张扬近生了一些事情,这次前所未有的没有恶言相向,朝张扬笑了笑,很客气的说道:“张扬来了”笑归笑,脸上的泪水却还是哗哗的流

  张大官人忍不住调侃起她来了:“时维,你别这么鸡动,见dào我哭成这个样子,这让郭怎么想?”

  时维听dào这句话,马上知道这厮死xìng不改,张口骂道:“你脸皮真厚,我是被烟熏得,见你有什么好鸡动的?”

  郭志江站起身,也是一脸的泪,他一边擦眼睛一边道:“张扬来了,乔书记提议晚上吃烤全羊,我们俩负责生火”

  张扬这才知道怎么回事儿,乔振梁倒是能折腾,在自家院子里烤起全羊来了

  □乔家来了不少人,时维的父母时季昌和乔振红也来了

  张扬来dào客厅内才现有那么多人在,不免感dào有些拘谨,今天老乔是家人聚会啊,自己这个外人前来好像有些不合适

  乔振梁、时季昌、乔振◇红都在客厅坐着看电视呢,看dào张扬走进来,乔振梁笑着走了过去,向张扬伸出手去

  张扬赶紧快步上前,人家是省委书记,自己有必要表现出起码的尊重:“乔书记年好”

  乔振梁和他握了握手,又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道:“张扬啊,我让你过来,jiù是想专诚在你的面前说声谢谢”这句话包含的意义很丰富,老乔同志不可能为了谢张扬给他送鸡羊过来,他是感谢张扬勇闯美国,找dào了徐光然等**官员的犯罪证据,并将南锡的那帮**官僚一网打尽

  张扬当然明白乔振梁的意思,他恭敬道:“乔书记,这些都是我份内的事情”

  乔振梁牵着他的手,转向时季昌和乔振红道:“时维的父母你应该见过?”

  张扬笑着和时季昌、乔振红夫fù打了个招呼

  乔振梁道:“好了,你们先准备,我带张扬去楼上说点事情”

  张扬跟着乔振梁来dào了书房内,从进门起,他jiù没有看dào乔梦媛和这家的女主人孟传美,想必这母女俩不知躲dào哪里去念佛了

  乔振梁想和张扬单独谈论的事情正是徐光然一案,他让张扬在书房的沙上坐下,话题却先从宋怀明夫fù说起,微笑道:“宋省长儿子的情况怎么样?”乔振梁知道张扬来dào后先前往医院探望柳欲莹,jiù已经猜dào他这次为了宋怀明的儿子治病而来

  张扬道:“还好,只是先天不足,调养几天jiù会恢复正常”

  乔振梁感叹道:“宋省长老来得子,对这个孩子肯定是极其珍视,你要尽力帮忙啊”话锋一转已经回dào了徐光然一案上,乔振梁道:“你从美国带来的那些证据起dào了关键作用,根据那些证据,我们目前已经查实参与贪污**案的官员共计22人,中央纪委和省纪委工作组正在紧张的处理这件事”

  张扬道:“算得上是无心cha柳”他说的是实话,这次前往美国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寻找顾佳彤,在张扬的心底深处,唐兴生的证据并不重要,徐光然这些人能否落马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顾佳彤的xìng命,如果顾佳彤可以没事,他宁愿这些人继续逍遥法外,这些心里的话他无法说出来,即便是说出来,也少有人理解

  乔振梁道:“美国方面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不过免除责任的同时也意味着这次的功劳无法记在你的头上”

  张扬道:“无所谓”

  乔振梁站起身,来dào张扬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低声道:“张扬,节哀shùn变”乔振梁何许人也,他当然◎明白这次的事情根源在哪里,张扬已经公开承认顾佳彤jiù是他的未婚妻,而且以妻子之礼相待,这子看似玩世不恭,可事实上却相当的重感情,这也让乔振梁极为欣赏乔振梁道:“张扬,在我心中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一□直都将你当成子侄一般对待,我知道你是个坚强的人,不会轻易在挫折面前倒下”

  张扬道:“乔书记谢谢您”

  乔振梁道:“前两天我抽空去了趟北京,一来要向中纪委解释南锡的事情,二来去看了一下我的父亲,老人家还提起你,他说如果你去北京,一定不要忘记去见见他”

  听说乔老牵挂着自己,张扬的内心中不由得有些鸡动:“乔老的身体好吗?”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还好,他老人家现在是无官一身轻,平时的主要任务jiù是修心养xìng保养身体”他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话题回dào了工作上:“张扬,南锡的政坛经过这次的风波,可谓是深受创伤,你们南锡的这帮干部群体,先面对的事情jiù是要重树立党和政fǔ的公信力我想过,这次的省运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对于改善南锡市的政治面貌和chéng市形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你身为南锡市体委主任,肩头的担子可不轻呐”

  张扬马上表态道:“乔书记,我◎回南锡之后,马上开始努力工作,一定要把这次的省运会办好,一定不会让领导和平海省的老百姓失望”

  乔振梁满意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工作上的事情不用着急,先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拥有一个良好的状态才能◎好的投入dào工作中去,我所说的状态不仅是生理状态,还有心理状态哦”

  张扬笑了起来

  乔振梁道:“你还年轻,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心中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只管对我说,我毕竟经历的事情多了,也许能够给你一些帮助”

  乔振梁的这番话让张扬的内心深处感dào热乎乎的,身为省委书记能够以长者的口ěn说出这番话,足见乔振梁对自己的厚爱,无论乔振梁是不是处于所谓的政治目的,是不是为了收买人心,至少此刻他对自己的关切是实实在在的

  乔振梁对张扬的确很欣赏,不仅仅因为他在这次南锡政治事件中的突出表现,也不是因为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出类拔萃的书法,他欣赏张扬骨子里的顽强,这种永不服输,勇于担当的精神在年轻一辈的身上已经很少看dào

  门外忽然响起时维的声音:“大舅,火生好了,您不是要亲手烤全羊吗?”

  乔振梁笑着站起身来:“走,我给你们烤全羊吃”

  再次回dào客厅的时候,乔梦媛和母亲孟传美已经回来了,乔梦媛的目光扫过张扬面庞的时候,秋水般的明眸jiù定在了那里,张扬也看着她,角露出一丝微笑

  乔梦媛的脸色稍嫌苍白,终于她也笑了,她的笑容宛如一缕阳光扫去了俏脸上的所有阴霾,轻声招呼道:“嗨你来了”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其中却包含着对张扬的深深关切

  张扬来dào她们母女俩的面前,先跟孟传美打了个招呼,孟传美淡然笑道:“张扬来了,你们玩,我出去了一天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孟传美的为人十分的了解,孟传美一心礼佛,对于人情世故都没有太多的兴趣,和xìng情和蔼外向的乔振梁恰恰处于两个极端张扬甚至想过孟传美过去一定有过什么变故,方才让她的xìng情变成了这样,信佛也许只是她的一种寄托

  乔振梁亲自烤羊,他有过在内门g生活的经历,烤全羊极为拿手,家里也有烤全羊的全套工具,钟长胜送来的这头羊有二十斤,乔振梁让儿子帮忙把全羊架在炭火上,一群人都围在院子里看乔书记的表现

  张扬和乔梦媛站得相对较远,乔梦媛用眼角偷偷看了看张扬的侧脸,现他的确瘦了,这让他的轮廓比起过去显得加的坚毅分明,张扬道:“乔书记看来很在行啊”

  乔梦媛微笑道:“不是看来,是本来jiù很在行,我爸过去在内门g生活过三年,烤全羊,酿造马奶酒,制作奶酪,牧民会的东西,他基本上都会”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乔●振梁在家里的表现jiù像是一个慈父,从这一点上来说,乔振梁很懂得生活,他知道把工作和生活分开

  乔梦媛将一个黄色的布袋悄悄递给张扬,张扬接了过去:“什么?”

  乔梦媛声道:“平安符,或◎zhènliángzàijiālǐdebiǎoxiànjiùxiàngshìyīgècífù,cóngzhèyīdiǎnshàngláishuō,qiáozhènliánghěndǒngdéshēnghuó,tāzhīdàobǎgōngzuòhéshēnghuófènkāi

  qiáomèngyuánjiāngyīgèhuángsèdebùdàiqiāoqiāodìgěizhāngyáng,zhāngyángjiēleguòqù:“shíme?”

  qiáomèngyuánshēngdào:“píngānfú,huò许能够带给你一些庇护”

  张扬心中一暖,将平安符收好了

  乔梦媛又道:“你手机始终打不通”

  张扬道:“丢了,我还没来得及补办,明天一早我jiù去办理”

  乔梦媛点了点◎头,她轻声道:“什么时候开始工作?”

  “后天回南锡,东江还有一些事需要处理”

  乔梦媛的美眸望向熊熊燃烧的火焰,低声道:“如果时间能够调整好,我和你一起过去”

  张扬微微一怔▲,他诧异的看着乔梦媛,她还从没有对自己这么主动过

  乔梦媛从张扬的眼神已经意识dào他十有**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俏脸微微一红道:“我大哥让我去看看老体育场地块”

  张扬这才明白,王均瑶死后,她拍下的老体育场地块自然也搁置在那里,乔鹏举当初jiù对这一地块充满了兴趣,现在刚好有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他当然不会错过,虽然何长安愿意支持乔鹏举,可乔鹏举还是有自己的打算,他看dào妹妹乔梦媛在江chéng的南林寺商业广场搞得如此成功,于是动了心思,想要复制妹妹的模式,乔梦媛也jiù成了大哥合作的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