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六百五十六章【官场失意】(下)


  地六百五十六章【官场失意】下

  wú明也看出刘艳红的情绪并不太好,他很绅士的站起身,帮助刘艳红移开椅子,等到刘艳红坐下,他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很殷勤的帮助刘艳红倒了一杯豆浆:“先喝杯豆●浆暖暖胃”

  “谢谢”刘艳红握着那杯暖暖的豆浆,内心深处却仍然感到冰冷非常

  wú明并不知道刘艳红情绪低落的原因,还以为她在南锡的调查工作遇到了困难,微笑道:“想吃什么?你看看菜单,这里的粤菜不错,大厨shì专门从香港请来的”

  刘艳红无精打采道:“你看着点,我无所谓”

  wú明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自作主张了”他点了几个菜,又将自己带来的一瓶红酒交给服务员开了

  倒上红酒之后,wú明端起杯子:“来,为了我们在南锡的相逢”

  刘艳红跟他碰了碰杯子,抿了一口红酒,将杯子放下,并没有吃菜的意思

  wú明体贴的问道:“shì不shì工作很忙?”●

  刘艳红道:“还好啦,南锡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再有几天我们调查组就要离开了”

  wú明道:“看得出,你今天不太开心,该不shì我的缘故?shì不shì我的形象严重影响到你的食欲?” ○
  刘艳红不禁笑了起来:“别胡说,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行了,话题别总shì围绕着我,说说你自己”

  wú明喝了口酒道:“我有什么好说的,从岚山来到南锡,换汤不换药,还shì个市委副书记,继■◎续安心搞我的党务工作”wú明自从在和常颂在竞争岚山市委书记的斗争中落败,整个人就变得低调了许多,这次被调来南锡,wú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他反而感到欣喜,毕竟他在岚山已经被定位成一个失败者,想要翻身☆◎续安心搞我的党务工作”wú明自从在和常颂在竞争岚山市委书记的斗争中落败,整个人就变得低调了许多,这次xùānxīngǎowǒdedǎngwùgōngzuò”wúmíngzìcóngzàihéchángsòngzàijìngzhēnglánshānshìwěishūjìdedòuzhēngzhōngluòbài,zhěnggèrénjiùbiàndédīdiàolexǔduō,zhècìbèidiàoláinánxī,wúmíngbìngméiyǒugǎndàotàiduōdeshīluò,tāfǎnérgǎndàoxīnxǐ,bìjìngtāzàilánshānyǐjīngbèidìngwèichéngyīgèshībàizhě,xiǎngyàofānshēn几乎没有太多可能,虽然常颂并没有因为他过去的作为进行报复,可shì想让常颂重用他很难,市zhǎng常凌空在年龄上比他有优势,他留在岚山也没有任何的展,这次因为南锡领导层的变动,他被调来南锡,对wú明来说意味着一个全的机会,他来到南锡的时间虽然不zhǎng,可shì他对南锡的官场现状进行了一番深入的研究

  以徐光然为的一批常委因贪污**下马,让南锡留下了许多的权力真空,南锡的政权必将面临着一◇个重洗牌和再次排列组合的过程,大的变动意味着大的机会

  市委书记李zhǎng宇临危受命,这就意味着他在南锡的政治基础并不稳固,市zhǎng夏伯达shì个奉行中庸之道的人物,说穿了就shì这个人◎不敢承担责任,可以说如今南锡的政坛一片魂,越shì魂越有出头的机会,wú明认为一个全的政治机遇摆在了他的面前,只要他掌握得当,在南锡未来的政坛还shì可以占有一席之地的

  刘艳红对wú明还算shì有些了解的,知道他这个人很有野心,当初因为和常颂竞争岚山市市委书记费尽周折,落败之时的沮丧,她还记忆犹,刘艳红道:“我倒不信,你能安心做你的市委副书记”

  wú明当然记得自己当初失意沮丧的样子全都被刘艳红见到,他笑道:“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现在的心态就像一个入定的老僧,对于权力早已不像过去那样热衷,大概shì经过一场波折的缘故”

  刘艳红提醒他道:“你这种心态可不好,当干部的有野心不怕,只要这种野心用在事业上,用在正规的途径上就shì上进心,如果真的变得无欲无求,我看这样的干部十有**就shì要不作为”

  wú明哈哈笑道:“还没怎样,你就给我扣上了一顶不作为的帽子,我所说的只shì心态,并不shì说我无欲无求,可能shì经历一些波折之后,人才能变得现实起来,我在想我过去太执着于官位本身,而忽略了我真正要去重视的责任,这次的变动对我来说shì一个机会”

  刘艳红打趣道:“改过自的机会?”

  wú明笑道:“可以这么说,我想为南锡做点事,多做一些好事”他体贴的为刘艳红剥了一只虾,放在她的围碟内

  刘艳红道:“你不用这么客气”

  “○你shì领导,就当我在巴结你”

  刘艳红道:“我有什么好巴结的,只要你不违纪,不犯错误,我就不会找你的麻烦”

  wú明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听曾书记说,他离休后,纪委可就shì由你来负☆责了”wú明和曾来州的关系很好,所以从他那里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提起这件事刘艳红不禁神情黯然,她轻声叹了口气道:“我哪有那个能力”

  wú明在官场之中魂迹多年,擅zhǎng察言观色,从刘艳红的表情中已经意识到这件事可能有变,他有些后悔提起了这个话题

  刘艳红道:“组织上已经确定了,中纪委党风廉政办公室主任刘钊同志来平海担任纪委书记一职”人在郁闷的时候总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只要shì在体制中,无论你shì男人还shì女人,官场失意的打击都shì巨大的

  wú明终于明白刘艳红为何今天始终情绪不高,原来纪委书记一职旁落,她和自己一样,在这次的政治变动中也shì原地踏步,难怪她会不高兴,wú明微笑道:“还记得上次在东江一起吃饭吗?”

  刘艳红点了点头

  wú明道:“那时候我的心情比你还要低落,其实官场就shì那么回事儿,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那种感觉谁都向往,可shì能够做到的只有一个人,我们觉着自己的位置不够高,始终仰望着上面,总想着欲穷千里目上一层楼,真正爬上去,会现上面还有无数层,我最近开始反思,我们这些官员整天脑子里想的shì不停的往上爬,却很少有人真真正正停下脚步,好好欣赏一下身边的风景,就算爬到了高出又怎么样?会不会感觉到高处不胜寒呢?会不会回想起来,自己在不停攀爬的过程中看到的只shì石阶,而错过了沿途的风景呢?”

  刘艳红的双目变得明亮起来,她没想到wú明能够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

  wú明道:“对我们来说遇到挫折未尝不shì好事,可以让我们清楚的认清自己,可以让我们端正做人的态度,做官的态度”

  刘艳红主动端起那杯红酒道:“冲着你这句话,咱们干一杯”

  海天的内外装修已经全部完成,但shì还没有正式开业迎宾,袁波将开业日期初步定在三月八号,fù女节,在这一天他专程邀请了南锡市fù联主任前来剪彩,酒店的装修全都shì常海龙的金典公司一手包办

  袁波节后就来到了南锡,准备酒店的开业事宜,今天这顿饭一shì为了迎接张扬的重回归,二shì对各位朋友的答谢,出席晚宴的有张扬、赵天才、qiáo鹏举、qiáo梦媛、常海龙、常海心、程焱东、高廉明本来袁波也邀请了梁成龙,可梁成龙因为忙于在东江竞标,所以无法到来

  张扬听说梁成龙又在竞标,不禁道:“梁成龙的摊子铺的可够大的,南锡这边两块工地还不够他忙活的?他同时要开几家啊?”

  qiáo鹏举笑道:“没有人嫌钱咬手,赚钱这种事,当然shì越多越好”

  在场经商的人不少,对qiáo鹏举的这句话都深有同感

  袁波道:“赚钱shì一方面,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也shì一方面,钱赚得太多,如果身边没有了朋友,也就没有任何快乐可言”

  常海龙道:“袁总的话让我感同身受,钱shì赚不完的,友情shì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袁波端起酒杯道:“感谢大家能够光临海天,也感谢各位朋友一直以来对我不遗余力的支持,这里我着重要感谢张主任”正式的场合下袁波都shì这么称呼张扬的

  张扬笑道:“别这么说,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说我在你的海天有股份,你再这么说,我加的说不清楚”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

  大家一起把这杯酒干了,在座的多数都shì老朋友,赵天才在其中shì个面孔,自然也成了众人敬酒的对象,赵天才的酒量不怎么样,喝了几杯酒就已经满脸通红,张扬看到这么下去,这子非喝高了不可,替他挡酒道:“赵天才酒量不行,大家不要老围着他劝酒了”

  高廉明笑道:“天才,你这名字起得真shì牛逼啊,咱俩都属于一个类型的,我廉明,你天才,咱俩得喝一杯”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又显着你了,你子就会挑软的捏,有本事你找我喝几杯”

  高廉明哈哈笑道:“你当我傻啊,跟你喝酒,我不shì找死吗?”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张扬道:“天才shì个出色的机械师,他的专zhǎngshì汽车维修,以后你们有谁的车想改装,谁的车出了毛病,找他保管手到擒来”

  赵天才很谦虚,他笑道:“只要shì张主任的朋友,你们的事情就shì我的事情,我尽力而为”

  袁波道:“我刚买了辆老爷车,正准备大修一下,以后搞婚宴的时候接送人,到处找修车厂都没人敢接招,天才,要不你帮我弄弄”

  赵天才道:“没问题”

  袁波道:“虽然shì朋友,咱们工钱照算”

  赵天才笑道:“不用钱,一点忙罢了”

  张扬道:“要不这样,袁总,你在酒店给天才提供一个房间,他初来南○锡一直都住在南洋国际,还没来得及找房子,先到你这儿住着,也好帮你修车”

  袁波爽快的答道:“海天这么多房间,随便你挑选”

  高廉明接上一句道:“要shì我就挑总统套房”

  赵天★才笑道:“普通标间能洗澡就行”

  张扬和qiáo梦媛喝酒的时候,低声问道:“考察的怎么样?”

  qiáo梦媛微笑道:“只shì看了看那块地,顺便了解了一下过去金山集团的展规划,我还需要○审慎考虑”

  qiáo振梁感慨道:“生意就shì生意,亲兄妹也得明算账,要shì梦媛不看好,我这个大哥说尽好话也没有用”

  常海龙道:“大家搞开,千万不要忘了我的公司,我跟着大家敲敲边鼓魂口饭吃”

  qiáo振梁笑道:“就你说话谦虚,你的装饰公司这些年展的度很快,在平海也数的着了”

  常海龙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岚山南锡这两个地方还有些知名度,平海比金典规模大的装饰公◎司多了去了现在全国到处都在搞开建设,大大的建筑装饰公司一窝蜂都上来了,生意比起过去shì越来越难做了”

  其实在场做生意的人都有这种感触,qiáo梦媛道:“这shì社会展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之▲初,很多胆大的人先赚到了钱,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并没有什么特zhǎng,只不过他们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头,敢为天下先,别人都没有经商的时候,他们先走出了这一步,钱当然很好赚,可shì随着改革开放的展,随着大家经济意识的增加,现在经商的人shì越来越多,想要赚到钱,想要生意越做越大,就必须具有前的眼光和灵活的思维”

  袁波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shì人脉,在咱们中国做生意没有社会关系shì寸步难行啊”说完这句话,他笑着向程焱东道:“程局以后还要多多照顾”

  海天并非shì程焱东的辖区,袁波这样说也只shì客气程焱东微笑道:“海天有过前车之鉴,袁总切记要合法经营啊”

  袁波呵呵笑道:“这一点大家尽可放心,想要把生意做得zhǎng久就不能搞歪门邪道,海天这块品牌,我会重竖立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