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野兽派】(上)


  第六百五十七章【野兽派】

  当天的晚宴结束之后,赵天才就留在hǎi天住下张扬跟着常hǎi龙的奥迪车离开,他的那辆皮卡车交给了赵天才,马上他就要离开南锡,用不着自己开车过去,趁着这个机会刚好让赵天才把他的皮卡车重调校一下

  张扬靠在副驾上瞥了一眼里程表,现常hǎi龙的这辆车已经跑了二十三万公里不由得有些惊奇:“hǎi龙,你这车蛮néng跑的啊”

  常hǎi龙笑道:“整天南lái北往的跑生意,不知不觉二十多万就跑下lái了,最近正打算换车呢”

  张扬点了点头道:“生意做大了是该再换一辆车了”

  常hǎi龙道:“想买辆吉普车,我现在跑工地居多,轿车有些不方便”

  常hǎixīn道:“你要是换车,爸肯定要说你招摇了”

  常hǎi龙呵呵笑道:“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时代的暴户,败家子儿”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lái

  常hǎixīn道:“听说你要出差?”这句话分明是冲着张扬去的

  张扬道:“是啊,后天走,李红阳也一起去,去南武参加一个体育会议,你去吗?跟着去南武玩玩”

  常hǎixīn撅起嘴道:“你们都是◆男同志,我跟着去多不方便”

  常hǎi龙道:“怕什么?反正公家报销,跟着去呗,你整天闷在南锡,对着电脑,xīn年纪轻轻就变成了黄脸婆”

  常hǎixīn扬起拳头在二哥的肩头捶了两下:“☆讨厌,你居然敢咒我”

  常hǎi龙笑道:“南武有座清xīn山,道教名山,风景好得很,开没多久,多数地方都保留着原始的风貌,现在不去,以后成了旅游热点,就没什么看头了,还有你去南武刚好可以去探望一下舅舅,上次我过去的时候他都抱怨了,说你都不去看他”

  常hǎixīn的舅舅袁芝吾是南武市书画院院长,南武市美协主席

  张扬道:“这次开咱们体委买的别克商务过去,你要是真觉着不方便,就留下”

  常hǎixīn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去”

  南武是云安省省会,云安省内遍布山脉,南部和平hǎi毗邻,东部沿hǎi,平hǎi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前往平hǎi之前,是这里的省委书记,在他的任职期间,云安省的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展,他的最大成就就是成功缩短了云安省东西部差距,让西部山区的经济得到大力展,云安矿产丰富,旅游业也在全国范围内位列前茅,虽然经济总产值和平hǎi还有所差距,不过,近几年的展势头迅猛,大有后lái居上之势

  张扬一行前往南武是为了观摩全国田径锦标赛,顺便参加国家体委组织的一个干部会议,其实这次出差可有可无,张扬还是听从了李长宇的建议,现在的南锡政坛风云变幻,自己留在南锡短时间内也没什么好做,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出去看看,彻底调整一下xīn态

  李红阳知道这次出差以休闲放松为主,没有什么硬xìng的任务,途中他向张扬介绍了一下南锡体育状况,以■及南锡在平hǎi省的体育水平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李红阳一直都想提醒张扬,南锡在平hǎi省内体育成绩一直都是倒数,虽然他们聘请国内高水平教练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可是想在一年之内彻底改变南锡市的体育面貌,◆根本没有任何可néng

  张扬知道李红阳的意思,他的提醒也是善意的,自己在南锡所有领导面前都夸过hǎi口,这次的省运会,南锡要在金牌榜和奖牌榜上双双夺得第话说得有点大,没有人认为他的目标可以实现

  商务车很宽敞,张扬舒舒服服的躺在后座上,午后的阳光很慵懒,透过车窗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昏昏欲睡,张扬道:“李主任,你觉着,就咱们目前的训练水平而言,十月的省运会néng够达到一个怎样的成绩?”

  李红阳道:“如果水平挥的话,不排除进入前三的可néng,前五应该是néng保住的”在李红阳xīn中南锡的体育总成绩néng排到前五已经很不容易了,应该说是南锡体育史上的一次跨越

  可张扬不这么认为,他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要求太低了,我都说要第一名了,拿不到,我多没面子”

  李红阳听到他的这句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想得只是自己的面子,可不néng为了面子就在外面大夸hǎi口啊李红阳道:“张主任,反正过去立目标的时候是徐光然,现在南锡是李书记说了算”李红阳的意思很明显,当初张扬夸hǎi口要拿下第一名,也是迫于徐光然的压力,现在徐光然都落马了,压力当然不存在了,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把台阶留好,就凭李长宇和张扬之间良好的关系,他不可néng在这件事上刁难张扬,先要做到的事,不要总是把拿到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挂在嘴上再提这件事,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张扬笑道:“你当我过去只玩儿?拿个平hǎi第一又那么难吗?”他冲着常hǎixīn大声道:“常,数据统计都是由你在做的,照你看咱们南锡有没有拿第一的希望?”

  常hǎixīn转过头lái,笑道:“有希望,不过前提是别的城市的优秀运动员一大部分没回lái参赛,咱们的优秀运动员全部参加这次的省运会,咱们说不定就néng拿第一了”

  李红阳笑了起lái

  张扬道:“你们啊,对咱们南锡市的体育就这么没有信xīn”

  李红阳道:“不排除这个可néngxìng,省运会历lái都得不到优秀运动员的重视,可以说平hǎi最优秀的运动员是不会lái参加这种低级别的赛事的,如果真的出现常所说的状况,咱们就稳稳进入前三了”李红阳的这句话表明他还是比较保守和谨慎的

  张扬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给足够的物质刺鸡,肯定néng让南锡最优秀的运动员全部回归”

  李红阳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运动员愿意回lái,国家队的教练未必同意放人”

  张扬咧开嘴笑道:“那就做教练员的工作,花钱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我就通过上层给他们施加压力”

  李红阳皱了皱眉头道:“咱们这么做,如果传出去可néng不太好”

  张扬道:“有什么不好的?奖励一定要高调,我们就是要让其他城市看到,你们想想啊,如果我们拿出一笔钱lái奖励运动员,让他们回lái参赛,其他城市的运动员会怎么想?”

  李红阳道:“肯定会产生负面情绪……”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常hǎixīn比他的反应要快得多,常hǎixīn道:“你好阴险啊,想用这种方法让其他城市的运动员产生负面情绪,我们重奖参赛的运动员,如果其他城市不照做的话,他们的优秀运动员就会产生不满,甚至会产生对抗情绪”

  张大官人微笑道:“xīn理战是必须的”

  常hǎixīn道:“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别的城市纷纷效仿你重奖运动员的做法,岂不是弄巧成拙?”

  张扬道:“其他城市不可néng像我们南锡这么重视省运会,就算有效仿者也不会太多我们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必须要想办法,néng消灭一个对手,就消灭一个”

  常hǎixīn忍不住笑了起lái,张扬还真是néng折腾

  经过九个时的奔波之后,汽车lái到云安省的省会南武市,南武市位于云安省中西部,副省级城市,这儿有明江的支流青天河贯通东西,将城市分成南北两部分,南武市旅游资源相当丰富,西方和北方有云横山脉,北向的山脉成为云安和平hǎi的分界线,其实从东江到南锡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因为要绕路的缘故,所以他们途中的时间达到了九个时,这一状况在下个五年中将得到改善,一条贯通云横山脉的隧道正在修建之中,隧道建成后将大大缩短云安和平hǎi之间的路程南武的正南方是云安最大的淡水湖泊齐天湖,齐天湖和清xīn山已经成为南武旅游的两大标志

  作为这次会议的主办方,云安省体委将这次会议的地址设在南武市体育宾馆,这是一家涉外五星级宾馆,位于南武市东郊闲云山公园西侧

  抵达体育宾馆已经是下午四点半,正是寒料峭时分,南武今天阴云密布,风很大,齐天湖的潮湿气息遍布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花草树木郁郁苍苍,枝叶上饱含了水汽,好像随时都会有露珠滴落下lái

  张扬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湿冷的天气,走下商务车,看了看停车场周围的环境,停车场内已经停满了汽车,多数都挂着外地的牌照,看lái已经有不少其他省份的体委干部赶到了这里

  张扬是第一次lái到这座城市,对一切都感到奇和陌生,如果说对这座城市最深的印象就是○乔振梁,过去乔振梁曾经在这座城市担任过云安省省委书记,想起这件事,张扬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洪伟基,过去江城市市委书记,后lái因为生活作风出了问题从江城lái到了云安,还担任了云安省副省长,一晃多年,▲不知这位老上司现在在云安魂得怎么样了

  几个人拉着行李箱往酒店的大堂登记处走去,lái到门外,却看到一位二十出头长披肩的年轻人走了过lái,张扬本lái以为是一姑娘,可仔细一看原lái是个伙子,个头还挺猛,一米八以上,长得也很英俊,就是头长了点儿,衣服穿得有些邋遢,牛仔衣看起lái几个月没洗过,上面还沾着不少的油彩颜料,一看就是搞艺术的

  那伙子冲着常hǎixīn走了过lái,还没到跟前,就咧着嘴巴笑了起lái:“hǎixīn姐”

  常hǎixīn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从脸上的轮廓分辨出这伙子居然是她表弟袁芬奇,舅舅一家人多数都是搞艺术的,连表弟的名字都这么艺术化,向大画家达芬奇致意的意思,不过他开始的名字叫袁抱山,很有气势很中国化的一个名字,舅舅袁芝吾一xīn想把他栽培成自己那样的书画家,从就培养他学习中国画,可这子到了中学忽然迷上了油画,该走西洋路线,可néng是□年轻人的叛逆xīn理,连名字都改成了袁芬奇

  常hǎixīn笑道:“芬奇,怎么长这么高,我都认不出lái了”

  袁芬奇把常hǎixīn手中的提包给接了过lái:“姐,你都五年没见我了”◇

  常hǎixīn点了点头道:“我在京城上了四年大学,工作后基本上没离开平hǎi,听说你去国外学习油画了,怎么?学成归lái了?”

  袁芬奇道:“我在法国呆了三年,刷了三年盘子,东西学到了一些,可惜lái到国内,油画市场的行情太差,这事不提也罢”

  常hǎixīn把张扬和李红阳介绍给表弟认识

  张扬和袁芬奇握手的时候现这厮手上都是油彩,xīn说常hǎixīn的这个表弟可够邋遢的,出门在外,不修边幅就算了,可总不néng连手都不洗干净?

  袁芬奇颇为健谈:“姐,我爸妈让我过lái接你,去我们家住”

  常hǎixīn笑道:“不了,我这次lái主要的任务是开会,还是住在体育宾馆,待会儿我就去你家探望舅舅舅妈”

  袁芬奇道:“我的车停在那边,等你登记完了,我带你过去”

  张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北京吉普停在花坛旁,车上也画得七八糟引擎盖上居然还画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忍不住道:“你画的?”

  袁芬奇不无得意道:“是啊,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野兽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