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俯视与仰视】(上)


  第六百五十八章【俯视与仰视】

  刘成平心里很恼火,当着这么多体育官员的面,这厮居然yào让自己给他让路,他以为张扬可能是宾馆里哪个不开眼的住客,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云安省体委主任康东升有些生气了,他瞪大了眼睛道:“这位同志,你怎么回事儿?没看到我men在迎接领导吗?你不会从旁边绕行啊?”

  张扬道:“怎么绕啊?你men这么多人把道路都给堵上了,我怎么出门啊?这里也没标明是领导的专用通道啊?我连走路的权力都没有了?”

  康东升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张扬道:“你哪个部门的?你men领导是谁?”

  张扬指着人群中想yào躲闪的谢云飞道:“谢主任,人j■iā找你嗳”

  谢云飞这会儿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了,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张扬真不是一般的麻烦,看来过去对于这个人的传说都是真的他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叫了声刘主任

  刘成平冷冷扫了他一眼,心说原☆来是你带的兵啊,低声道:“没什么事儿,大jiā别都聚在这里,的确影响出入”关键时刻,刘成平还是表现出宽阔的胸怀,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总而言之他表现出来了

  谢云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他去看张扬★,张扬却笑了笑道:“谢主任,你帮我解释,我得出门办点事儿”这厮把事情给挑起来了,自己却一溜烟闪了

  谢云飞苦着脸笑道:“刘主任,他年轻……不……”

  刘成平没说话,继续向电梯走去
  刘成平回到自己的房间,云安省体委主任康东来跟了进来,他已经打听到了张扬的身份,笑着向刘成平道:“刘主任,刚才那个同志是云安省南锡市体委主任”

  刘成平颇感诧异,哦了一声道:“这么年轻?”他的工作地点在京城,虽然见惯了年轻干部,可是这么年轻的处级干部也很少见到

  康东来道:“也不算年轻了,登记记录上写得是27岁,他叫张扬,听说是国务院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刘成平明显错愕了一下,刚才的愤怒瞬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子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挑衅自己的原因,这个年轻人果然有些背景

  康东来道:“我已经找他men领导谈过,让他好好批评批评这个子”

  刘成平道:“算了,年轻人气盛一些,有没有什么大的过失,再说了,你men刚才都挤在大厅里搞什么欢迎仪式,扰了宾馆的正常秩序,这种形式我不喜欢”

  康东来笑道:“刘主任,我可没组织什么欢迎仪式,都是他men自过来的,您在中国体育界的威信太高,大jiā仰慕你啊”马屁,绝对是拍马屁

  刘成平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你啊,真是健谈,明天的开幕式准备好了吗?”

  康东来点了点头

  这时候刘成平的秘书过来通报,有重yào客人到访

  来访的这位重yào客人是云安省重量级的人物之云安泰鸿钢铁集团老总赵永福,赵永福掌管着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之副省级干部,这次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也是泰鸿集团赞助他和刘成平是老朋友

  赵永福走入房内的时候,刘成平亲自迎接到门前,见到赵永福,他一扫人前的严肃,满面笑容的伸出手去和赵永福亲切握手道:“永福兄,我刚来南武,你就过来相见,真是让我感动”

  赵永福微笑道:“客气什么?本来我想去机场接你,可是集团临时有些事情需yào处理,所以耽搁了”

  刘成平把他请入房间内,跟赵永福一起前来的还有他的助理杨刚

  杨刚进门之后将一个皮箱放下,然后就退了出去,康东来和赵永福打了个招呼,也很识趣的告辞离开

  刘成平道:“永福兄,最近身体还好?”

  赵永福叹了口气道:“还过得去,人上了年纪,总不比年轻的时候,我和你men这些搞体育工作的没法比”

  刘成平和赵永福认识二十多年,两人的友情很深,他对赵永福还是极为了解的,自从儿子赵国梁死后,赵永福遭到很大的打击,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刘成平道:“听说国强已经担任了南锡市公安局局长?”

  赵永福道:“年轻人的事情我很少去管,政治上全靠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yào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刘成平点了点头

  赵永福把那个皮箱打开,其中放着一个青铜香炉,赵永福道:“这个香炉是朋友送给我的,我又不喜欢搜集这些东西,就借花献佛,送给你了”

  刘成平看到这个香炉,一眼就看出是商周时候的文物,当真是爱不释手,他拿起反复端详之后,重放回皮箱内道:“我不能收,君子不夺人所爱”

  赵永福笑道:“什么话,我都不喜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你那儿跟我手里又有什么分别”

  刘成平听他这样说方才收了下来,他低声道:“这次田径锦标赛你men泰鸿集团出资赞助,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赵永福道:“我一直都支持国jiā的体育建设”

  刘成平道:“对咱men国jiā来说,田径是个冷门,在牛jiā军出现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明星效应,很少◆有人会关注田径,毕竟这个大项目,我men的综合成绩不好”

  赵永福道:“这次牛jiā军的几位明星运动员来了没有?”

  刘成平道:“最大的明星就是牛俊生,他肯定会来,应该是晚上的飞机到”○

  赵永福道:“安排一下,我请牛俊生吃顿饭”

  “没问题”刘成平对这位老友的yào求有求必应

  此时刘成平的秘书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他向刘成平通报,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来了,◇□

  赵永福道:“安排一下,我请牛俊生吃顿饭”

  “没问题”刘成平对这位老友的yào求有求必应

  此时刘成平的秘

  zhàoyǒngfúdào:“ānpáiyīxià,wǒqǐngniújun4shēngchīdùnfàn”

  “méiwèntí”liúchéngpíngduìzhèwèilǎoyǒudeyàoqiúyǒuqiúbìyīng

  cǐshíliúchéngpíngdemìshūqiāoleqiāofángménzǒulejìnlái,tāxiàngliúchéngpíngtōngbào,pínghǎishěngtǐwěifùzhǔrènxièyúnfēiláile,正站在门外等候接见呢

  刘成平皱了皱眉头道:“跟他说我有重yào客人,没时间见他”

  秘书转身去了

  赵永福道:“有事吗?”

  刘成平道:“没什么事情,平海的这个体委副主任是过来道歉的”

  赵永福满脸质询的看着他

  刘成平把刚才生的事情说了,当赵永福听到张扬这个名字的时候,目光陡然一凛,儿子赵国梁惨被撞死的一幕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赵永福却始终难以释怀,因为儿子的惨死,大儿子赵国强方才下定决心yào去平海任职,他yào调查清楚这件事赵永福并不相信警方的结案报告,甚至对顾允知的证词,他都抱有极大地怀疑可张扬无疑是个有背景的人,有●●这么多人维护他,赵永福也不能轻举妄动,但是丧子之痛,他始终记在心底

  刘成平看到赵永福的面色不对,关切道:“永福兄,你脸色好像不太好看?”

  赵永福笑了笑道:“没什么,可能是这两天工作◇辛苦,有些累了”

  赵永福并没有将这段过去告诉刘成平,他站起身告辞离去

  谢云飞求见被拒绝之后,心情变得越的郁闷,他认为自己之所以遭到冷遇都是因为张扬的缘故谢云飞让秘书陈把张扬给叫到自己的房间

  张扬看到谢云飞的脸色并不好看,知道今天自己的作为肯定惹火了他,果然不出所料,谢云飞一见到张扬就抱怨道:“张啊,刚才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对领导一定yào尊重,你这样的行为,给领导会留下相当不好的印象”

  张扬笑了笑道:“谢主任,我就是一虾米,人jiā是大领导,根本不会跟我一般见识”

  谢云飞道:“你啊,这样做搞得咱men平海体育界很没有面子”

  张扬听到这句话心中就有些不屑了,你谢云飞自己腆着脸凑了上去,其结果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人jiā刘成平根本不爱搭理你,是你把平海体育界的脸面丢光了,我刚才是帮你挣回脸面,你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谢云飞看到张扬不说话,继续道:“回头你yào深刻检讨一下自己,写份检查缴上来”

  张扬再也憋不住火了,他摇了摇头道:“谁爱写谁写,反正我不写”

  谢云飞道:“你什么态度啊?”

  张大官人连刘成平这个国jiā体委副主任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一个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他起身道:“谢主任,您可能不太了解我,我就这脾气,说句真心话,我今儿就是故意冒犯他,领导怎么着?当领导的也不能搞特权主义,你把人ji○ā当成领导尊敬,神一样的供着,可人jiā未必看得起咱men,咱men不是社会主义国jiā吗?不是人人平等吗?我怎么在现实中就看不到呢?官大官,不都是给老百姓打工的吗?不都是公仆吗?谁比谁高贵啊?有些官◆员的傲慢都是被周围人给惯出来的,他men习惯于俯视下级官员,这不能怪他men,先我men自己是不是yào检讨?我men匍匐在地上仰视他men的时候,又怎么好怪别人站得笔直俯视我men?”

  谢云飞被张扬的这通话说得满脸通红,他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出张扬在影射什么?谢云飞道:“可是对领导同志应该有起码的尊重”

  张扬道:“我的尊重向来只留给值得我尊重的人,至于那种连尊重别人都不懂的人,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官多大,在我眼中,他屁都不算一个”

  张大官人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谢云飞目瞪口呆的被晾在那里他觉着张扬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可是他又认为,即便是领导俯视你,是因为人jiā的位置高,作为下级是不应该冒犯上级的

  当天晚上南武市体委在体育宾馆宴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会议代表,张扬和李红阳也在邀请之列,除了他men这些体育官员,还有部分运动员代表参加了晚宴

  平海的田径项目在全国范围内来说并不突出,从南锡市走出去的运动员不多见,这次来参加全国田径锦标赛的南锡运动员只有一个,男子中长跑运动员牛振伟,虽然牛振伟也姓牛,可他并不是牛jiā军,这次代表平海省参加男子组15oo米的中长跑项目,牛振伟在这一项目中并没有什么优势,这次能够闯进决赛已经很不容易

  吃饭的时候,李红阳专门把这个他men南锡籍贯的唯一运动员叫到了身边,给张扬介绍道:“张主任,这就是牛振伟,我men南锡市走出去的优秀中长跑运动员”

  牛振伟很憨厚,没什么架子,当然这和他并不出色的成绩有关,这次如果不是中长跑的两名队友一名受伤,一名感冒,也轮不到他代表平海参赛他伸出双手很恭敬的和张扬握了握手,握手的同时身体来了个9o°鞠躬:“张主任好”

  张扬笑道:“牛啊,有没有信心在这次的比赛中获得金牌啊?”

  一句话把牛振伟给问傻了,他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位张主任恐怕不懂体育,他对国内的中长跑水平并不了解,别说金牌了,就算他能够跑到前五名已经是给平海放了卫星,国内中长跑这一块儿,最厉害的是牛jiā军,只yào是牛俊生和他的弟子一到,基横扫中长跑项目奖牌的,听说这次参加男子15oo米的就有他的两名得意弟子,其中一人还是国内纪录和亚洲纪录的双项保持者,其他进入决赛的运动员也是强手林立,牛振伟事先估算了一下自己能够排到第八位已经不错了,如果挥常,能够挤进前五名,yào知道平海在这一项目的全国比赛中,最好的一次成绩也就是第五名,夺得金牌?根本是痴人说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