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百炼钢、绕指柔】(上)


  第六百五十九章【百炼钢、绕指柔】

  林清红笑了起来:“都说wǒmen生意人现实,你比wǒmen可现实多了,wǒ下个月回平海,到时候把合约给签了,还有一件事就是找梁成龙把离婚协议给办了”

  张yáng看到林清红已经有了些酒意,轻声提议道:“嫂子,wǒ看咱men今晚就喝这么多,wǒ和海心回去还有事呢”

  林清红道:“wǒ没事,好久没有人陪wǒ这么聊天了,再聊一会儿,她端起酒杯,却似乎连酒杯也要端不住了,里面的酒洒出来不少

  张yáng道:“嫂子,别喝了,酒喝多了也伤身”

  林清红叹了口气道:“好,不喝,你以后也别叫wǒ嫂子”

  张yáng笑道:“叫习惯了,一时间改不了了”

  林清红道:“改不了也得改,以后叫wǒ林姐、清红姐、林总甚至直接叫wǒ林清红都行,就是别叫wǒ嫂子,wǒ和梁成龙没有任何关系”

  张yáng点了点头道:“好,林总咱men该走了”他害怕林清红再喝下去就失态了

  林清红叫来服务员把帐结了,常海心这会儿俏脸绯红,脚步都有些轻浮了,张yáng挽住她的手臂道:“你又不能喝,喝这么多干吗?”

  常海心道:“高兴呗……”至于为什么高兴,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人喝酒之后思维明显减慢

  张yáng和常海心是打车过来的,林清红开了辆宝马迷ni,张yáng看出她有些不胜酒力,当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开车回去,抢了她的车钥匙道:“林总,wǒ送你回去,你住哪儿啊?”

  林清红道:“离您men的体育宾馆不远,闲云山脚下的香荷湾别墅区……wǒ给你指路……”

  张yáng把常海心扶到后座●★上坐下,林清红摇摇晃晃在副驾坐好了,手指很夸张的向前一指:“开车”

  林清红的头脑明显有些不太清醒了,指的方向也是乱七八糟,张yáng接连走了几次弯路,最后干脆不听她的了,向路人问明了香荷湾别□墅区的方向,载着她men两人来到了林清红位于香荷湾b区18栋的独体别墅

  现在有钱人都偏爱18这样的吉利数,张yáng看到门牌号,又想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1818的房号,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国人什么时候开始热衷于迷信数字?他打开车门,林清红双眼迷离,俏脸通红,低声骂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张yáng道:“林总,到家了”心说今晚自己算是代梁成龙受过,这些话原本都是骂他的

  林清红此时头脑非常糊涂,把张yáng当成自己的司机了:“小于啊钥匙在遮阳板下面,你……你去开门”

  张yáng有些无奈,早知道林清红酒量这么差,今晚就不该让她喝这么多,再看常海心,这会儿也在◆说胡话,嘴里还嚷嚷着:“wǒ好渴”

  张yáng不忍心把她留在车内,一手搀着常海心,一手挽着林清红,半拖半抱的把她men两个弄到别墅门前,林清红家里没有其他人,一个人住这么一大套房子,连个保姆◆□都没有,的确太孤单了点儿

  张yáng拉着林清红,常海心就软绵绵靠在了他身上:“wǒ好渴……”

  张yáng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谁让你喝这么多的?活该”好不容易打开了房门,林清红跌跌■☆撞撞的冲了进去,嘴上还嘟囔着:“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张大官人暗暗叫苦,今儿自己不知交了什么霉运,居然遇到了两个女酒鬼

  林清红摇摇晃晃的本着洗手间去了,张yáng把常海心放在沙◆发上,他起身去厨房给她men倒水,看来两人醉得都不轻,赶紧给她men弄点白开水醒醒酒,这女儿红以后干脆改名叫女儿醉得了

  张yáng从厨房倒了两杯水出来,看到常海心,俩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蹦出来却见常海心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上,身上的大衣脱掉了,羊绒衫也脱掉了,上身仅仅穿着一件轻薄的黑色蕾丝小背心,白嫩的肌肤微微泛出红意,丰盈的双峰呼之欲出张大官人的目光差点没从常海心的身上拔出来,这厮强忍着一阵头晕目眩,走了过去,拿起大衣给常海心披上,常海心迷迷糊糊的推开他的手:“好热……好渴……”

  张yáng把水凑到她的唇边:“你先喝口水再说”常海心靠在他的身上,迷迷糊糊说着胡话,张yáng只能搂住她赤露ǒ嫩滑的香肩,喂她喝水,常海心一口气将杯中水喝了个一干二净,螓首重靠在张yáng的肩头:“张yáng……wǒ好爱你……”

  张大官人打了一个鸡灵,妈妈咪呀,这话该不会让林清红听到他开始觉着常海心今天的状态有些不对,好像并不是单纯的酒醉,难不成这酒里面还加了什么料?

  张大官人这边正琢磨着呢,林清红从洗手间里晕乎乎走了出来,让张yáng尴尬不已的是,林清红身上的衣服脱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胸罩和一条贴身的三角kù,林清红的身材也是相当的惹火,虽然比不上常海心的肌肤细嫩如水,可是浑身上下峰峦起伏,曲线极其的xìng感张大官人虽然好色,可原则还是有的,林清红是梁成龙的妻子,朋友妻不可欺,再说了,张大官人对林清红一点念想都没有,他拿起沙发巾走过去把林清红裹住了:“嫂子你喝多了……”谁曾想林清红一把就把他给抱住了:“你好没良心……你好没良心……”沙发巾也从身上掉下去了,近乎赤露ǒ滚烫的娇躯紧贴在张yáng身上,张yáng这个尴尬啊,额头的汗都冒出来了,这边常海心不知什么时候从后面贴了上来,搂住张yáng的身躯,俏脸贴在他的后背上,娇躯在他的身上不停厮磨着,林清红搂着张yáng就想亲他,张大官人哪遇到过这样的场面,所幸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伸手点中了林清红的xùe道,又回身将常海心的xùe道给点住了

  抬起衣袖擦去额头的大汗,这他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张yáng感觉一定是那坛女儿红有问题,搞不好里面掺了催情药之类的东西,张yáng重用沙发巾裹住林清红,抱起她把她放在了卧室内,望着满面潮红的林清红,张yáng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脉门,察觉到林清红的脉搏▲跳得很快,应该是中了春药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对身体不会有太大的害处,等到药力消褪自然可以痊愈张yáng拿起林清红的手机,翻到一个熟悉的电话,林清红的助理曹静,张yáng给曹静打了个电话,这种情况下,他▲并不适合在这里逗留,还是让曹静过来陪她为好,如果留在这里过上一夜,肯定说不清楚

  曹静接到电话之后很快就来到了林清红的家中,看到张yáng坐在客厅内,他的身边还靠着沉睡不醒的常海心,这会儿功夫,张yáng已经把常海心的衣服帮她穿好了,表面上看不出异样

  曹静之前见过张yáng几次:“张主任,怎么了?”

  张yáng笑道:“她men两个都喝多了,林总在楼上休息呢,她给了wǒ电话,让wǒ把你请来照顾她”

  曹静点了点头,有些担心道:“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张yáng笑道:“不用,多喝了点,酒醒了就会没事你帮她用凉开水多擦擦身子,帮助她早点醒酒”

  张yáng把林清红交给了曹静之后,就放下心来,他带着常海心离开了香荷湾别墅群,打了辆车,直奔体育宾馆而去

  回到体育宾馆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张yáng担心常海心会胡说八道,也没敢解开她的xùe道,直接把她送到了她的房间,幸好路上没遇到什么熟人,和常海心同住一个房间的北港市体委副主任曹艳艳因故缺席了这次会议,刚好为张yáng照顾常海心创造了便利条件

  张yáng帮着常海心脱去鞋袜,看到小妮子一双晶莹xìng感的欲足,忍不住在她足踝上轻轻捏了两下,可他留意到常海心的足踝之上起了一些细小的红点儿,张大官人内心一怔,将她的kù腿向上卷了卷,发现常海心白嫩的小腿之上也布满了细小的红点,她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张yáng暗叫不妙,难道这小妮子对酒中某种药物的成分过敏?如果真的如此,搞不好会有xìng命之虞

  张yáng不敢怠慢,反手将房门锁好了,将常海心的外衣全都脱掉,常海心的娇躯之上只剩下一套黑色蕾丝内衣掩住妙处,张大官人望着这活色生香的场面,咬了咬牙,吞了口口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比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刚刚来到云安的地界上就遭遇到这么多意志的考验,张大官人感觉到自己有些悲摧了心中叫■苦不迭,可是他对常海心的情况却不敢怠慢,发现常海心的颈部四肢不少地方都起了那细小的红点,应该是药物过敏,再探了探她的脉息,发现常海心的脉息竟然变得细弱起来,这可不好

  张yáng咬了咬牙,先解○开常海心的xùe道,然后又迅点了她的哑xùe,他是害怕常海心一旦叫起来,把周wéi领导全都惊醒了,到时候,他就算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常海心睁开美眸,眼神迷乱的看着张yáng,樱唇微启,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张大官人低声道:“海心,你听着,你中了别人下得**药,又不巧对药物过敏,wǒ必须要用内力帮你把迷药给逼出来”

  常海心望着张yáng,素来清丽的俏脸之上充满了妩媚诱惑之色,张yáng暗叹这迷药的厉害,就算是冰清欲洁的女孩子,中了这种迷药也会变成荡fùyín娃,他伸手捉住常海心的脉门,常海心就势贴在了他的怀中,张大官人叫苦不迭,他解开常海心xùe道的目的是害怕制住她的xùe道会影响她的血循运转,加重迷药对身体的损害,进一步引起过敏反应,可常海心此时体内的药力正达到最大,她紧贴在张yáng的身上,双手拼命想去撕扯张yáng的衣物,张yáng只能重制住她的xùe道,双掌抵住她的后心,自身真气缓缓度了过去,为常海心驱除迷药之前,张yáng已经预料到效果不会太好,这种**药对血液的作用只是其次,刺鸡神经系统引起幻觉才是最为关键的,内力就算可以驱除部分毒素,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已经兴奋的神经系统

  内力在常海心的娇躯内催吐了一周之后,发现她身上的红点非但没有减退反而越来越多,常海心的体温也烫得吓人,张yáng看到效果甚微,不敢制住她的xùe道,他担心林清红发生同样的状况◇,又给曹静打了个电话,所幸林清红没事

  常海心一张俏脸烧得通红,张yáng也知道治好她的方法,可是君子不欺暗室,现在常海心根本就是意识不清,自己要是对她那啥,岂不是有点卑鄙了

  张大官▲人决心再试一次,凝神屏气,正准备再次为常海心驱除迷药之时,忽然感觉到双腿间一紧,却是常海心的一只纤手握住了他的命根子

  张大官人心如绕指柔,某处却坚如百炼钢,目光再度落在常海心的身上,乖乖里格隆,了不得,这会儿功夫这丫头已经把身上仅存的那点儿衣物脱得干干净净

  【继续求评价票,今晚会稍稍晚一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