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百炼钢、绕指柔】(下)


  第六百五十九章【百炼钢、绕指柔】下

  张扬此时真是热血上头,看到常海心这幅模样,他可怜的那点儿坚持就快土崩瓦解,他闭上眼睛,仅存的意识还在犹豫,常海心火烫的娇躯已经扑le过来,搂住他的脖子,樱上

  嘴接触在一起的刹那,张大官人看着常海心诱人的媚态,心中一荡,周身的血液似乎都涌上le头部一手握住她坚实挺翘的胸膛,张嘴ěn住她的粉颈,常海心在这强烈的刺鸡下也忍不住微微喘息起来,她的身体震颤著,随著张扬的亲ěn,她的呼吸变得越的急促纤手解开张扬的kù带,柔嫩的手掌直接将张扬的某处紧握在其中张扬感觉到常海心的肌肤越灼热le起来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帘投射进来,她美丽的俏脸上满是沉醉迷的神情,火热的身体也在迎合著张扬温柔的爱抚,张扬的手悄然伸向她大腿根部,在她那隆起的柔嫩部位轻轻摩挲,手指灵活的挑逗着常海心最敏感的地方,常海心象触电似的全身颤抖,两条雪白的美腿拚命的想夹住张扬可恶的手指,随著他的抚摸shēngshēng娇喘著,手握著张扬坚挺的某处紧紧不放,宛如溺水的人抓著求生的木棍一般,月光下星眸半闭,粉颊通红,挺翘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

  张扬亲ěn著她娇巧晶莹的耳垂,他的手指却没有停止对常海心身体的撩拨,指尖触及的地方早已是一片泥泞寂静的深夜,月光朦胧,室内温暖如,怀中活色生香,只怕这世上没有任何正常健康的男人能够忍受这种诱惑,张扬感觉到自己的体温不断上升,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le,抓住常海心腻滑坚挺的胸膛,跪在她的两腿之间,膝盖将她的大腿分开,他心而鸡动地开始le和常海心前所未有的亲密接触

  常海心感到le疼痛,撕裂般的痛楚让她的意识短暂的恢复le些许的清醒,她似乎察觉到生le什么,可是她的身体清楚地告诉她,自己需要什么,张扬敏锐地察觉到常海心的娇躯正在剧烈的收缩他感受到常海心娇躯深处的潮湿和温暖,张扬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健壮的身体有节奏的动作★着,体会着常海心完美的身体带来的**感受

  张扬一次比一次加猛烈的冲击著常海心柔嫩的身体她的娇躯在张扬疯狂的冲撞下剧烈的颤动著,因为被张扬制住le哑穴,常海心的反应多的集中于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她□的腹也不自禁的向上耸动,似乎希望能够强烈的感受到来自张扬的刺鸡强烈的快感冲击著她,追求快乐的感觉细胞已完全攻占le她的神经中枢常海心的雪白娇躯如同波浪般在张扬的身下起伏,两条细嫩雪白的手臂也紧紧围在他的身上,感觉自己如同被爱的潮水包围,愉悦和舒爽蔓延到她身体的每一部分……

  常海心的迷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澈而明朗,她肌肤上的红点已经完全褪去,来得快,去得一样很快虽然她的俏脸加的红润,可是那是鸡□情过后的作用

  望着已经恢复理智的常海心,张扬宛如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眼前生的一切,他该如何向常海心解释,说自己是为le给常海心治病?是舍身救人?鬼才会相信?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好半天□张扬方才意识到自己还压在她的身上,慌忙想爬下来,却被常海心伸出手臂,紧紧箍住,嘴儿撅起,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张大官人对于女xìng的心理还是有些心得的,难怪说通往女xìng心灵的是那啥,看来自己的卖力表现已经把常海心的心灵给征服le

  张扬解开她的哑穴,低shēng道:“事情其实是这个样子的”

  常海心道:“我不听”她察觉到张扬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的胸膛,俏脸不由得又红le,她伸出白嫩的手搂住张扬的脖子,主动将樱将娇嫩柔软的舌尖递le进来,张扬的大脑轰的一片茫然,热烈的吸shǔn著她那香甜的舌头,搅动著她的口腔,让津液随著舌头的进退在彼此紧密缠绵的口中流动沸腾的热血将他们烧得浑身◇烫他们忘情的沉醉在这迷人的时刻常海心在张扬耳边剧烈的喘息著她那香甜的气息让张扬如同坠入le一个不愿醒来的美梦之中……

  李红阳醒来的时候现张扬早已回到le房间内,他肉le肉后脑勺,觉着有些头昏■脑胀

  张扬打le个哈欠也从g上坐起身来:“老李,早”

  “早”

  李红阳迷迷糊糊的看着他,还是想不起他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张扬道:“昨晚你呼噜打得够响的”

  李红阳挠le挠头,不好意思的笑le起来:“平时在家,我老婆都跟我分房睡,受不le我的呼噜”

  张扬**着上身站起身来,李红阳有些羡慕的看着他健美的肌肉,想当初自己年轻的时候也这样,现在老le,张扬拉开窗帘,室内猛然亮le起来,李红阳这才留意到,张主任的脖子上有一个红色的淤痕,李红阳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本来想提醒张扬一shēng,可话到边又咽le回去,有些事还是别说的好,说出来反而尴gà

  就算李红阳不说,张扬洗脸的时候也看到le,脖子上很清晰的一个印儿,肯定是和常海心昨晚疯狂缠绵的时候留下的,他旅行袋里有创可贴,趁着李红阳不注意,弄le个创可贴,对着镜子把这点淤痕给遮住,咱们国家干部得注意个人形象不是?

  出去之后,看到李红阳并无异状,张扬稍稍放下心来,他特地挑选le一套立领羊毛衫穿上

  李红阳看到张扬在那儿欲盖弥彰的样子,差点没笑出shēng来,不过他在官场上魂也不是一天两天le,关键时刻懂得掩饰自己,他轻shēng道:“张主任,酒店准备le自助早餐,餐劵凭房卡兑换”

  张扬道:“成,我去叫常一shēng”

  张扬来到对面常海心的房间,敲门之前内心还是忐忑le一番,经过昨晚,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有le实质xìng的展,和过去可是完全不一样le,虽然昨天晚上两人坦诚相见,可今天天亮le,不知见面之后会不会很尴gà张扬酝酿le一下情绪,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常海心从里面打开le房门

  看到门外站le一个人,把常海心吓le一跳,看清张扬之后,她不由得嗔怪道:“你站门口干什么?不知道敲门?”

  张扬看到常海心的神态还算正常,他笑道:“我正想敲门呢”

  常海心一眼就看到le张扬脖子上贴着的创可贴,轻shēng道:“你脖子怎么le?”

  张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她:“那啥……你明白的”

  常海心顿时霞飞双颊,shēng啐道:“懒得理你”其实她身上也有不少的淤痕,不过张扬到底是经验丰富,没有在暴露的地方留下他爱的印记

  张扬道:“昨晚的事……”

  常海心摇le摇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轻shēng道:“别提le好不好?”

  张扬嗯le一shēng,提议道:“去吃早餐”

  常海心shēng道:“不去le,对le上午的开幕式我也不去le”

  张扬以为昨晚的事情给她造成le什么影响,关切道:“你怎么le?”

  常海心难为情的摇le摇嘴,shēng道:“有些疼……我想休息……”

  张大官人这才明白是什么缘故,如果说昨晚第一次是为le给常海心解除迷药的作用,可以后的几次,就不能用治病来解释通le

  常海心柔shēng道:“你去,我休息一会儿就会没事,反正我也不喜欢参加什么开幕式”

  张扬道:“那我回头给你带点吃的过来”

  常海心点le点头

  开幕式定在上午的十点钟,张扬吃完早餐之后现这里的自助餐不许外带,他又来到宾馆的外卖部,买le一份早点,给常海心拿le回去,让他困惑的是,常海心对昨晚生的事情只字不提◇,张大官人也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既然他和常海心有le这层关系,以后怎么都得对她负责

  刚刚把早点给常海心送到,林清红的电话就打le过来,林清红也是刚刚睡醒不久,头痛的要命:“张扬,昨晚到底生le什么?”

  张扬道:“没什么?你喝多le,海心也喝多le,我把你送回你的住处,又给你的女助理曹静打le个电话,让她过去照顾你,现在怎样le?酒是不是醒le?”

  林清红叹le口气道:“头疼的厉害,口干舌燥的,双眼花,感觉跟大病一场似的”

  张扬听她这样说,不禁有些想笑,林清红没那么好命,没人给她解除药力,苦熬le一夜,当然身体不会舒服,他关切道:“多喝点水,以后心情不好也别去喝酒le,昨晚幸亏遇到我和海心,不然你一个人喝醉le岂不是麻烦?”张扬并没有提起酒中另有玄机的事情,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些猫腻,可张扬不想他和常海心之间的事情被外人知道

  林清红道:“海心怎么样?”

  张扬道:“还好le,比你情况好一些”

  林清红又叹le口气道:“真是不好意思,等我恢复过来,一定登门去向你们赔罪”

  张扬这边挂上le电话,向常海心道:“你好好休息,我得去体育场参加开幕式le”

  常海心点le点头,忽然道:“昨晚那酒是不是有问题?”

  张扬道:“这件事啊,说来话长,等我回来再慢慢给你解释”

  常海心点le点头,目光和张扬相遇,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和迷,一张俏脸顿时又红le起来她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后悔,内心深处反而是幸福和温馨的,自从张扬在那个深夜潜入她的闺房,钻入le她的被窝,她的一颗芳心就已经完完全全系在le张扬的身上,昨晚的事情虽然来得突然,可是她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丝毫的悔意

  林清红努力回忆着昨晚的一切,虽然脑海里偶尔闪过一些支离破碎的影像,可这些影像不足以形成一个完整的记忆曹静整晚都在陪着她,给她端le一杯水,林清红喝le口水道:“曹静,你回去休息,对le,给公司打个电话,上午我不过去le”

  曹静点le点头

  此时门铃响le,曹静起身去开门,现门外站着一位身穿军装的男子,却是林清红的前夫程国斌,程国斌是南武市武警消防总队的大队长,长得也是仪表堂堂

  曹静看到程国斌登门微微愣le一下,还是笑着道:“程队长,是您啊”

  程国斌的表情很严肃:“曹静,清红在吗?”

  曹静点le点头

  程国斌举步就要往里面走,曹静慌忙拦住他:“我们林总还没起g呢”虽然他们过去是两口子,可现在毕竟已经是过去时

  程国斌道:“好,我在客厅等她,你请她下来”

  曹静慌忙去找林清红le

  程国斌在沙上坐下,拿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le,抬头看到墙上挂着的巨幅婚纱照,娘是林清红,可郎并不是他,而是林清红现在的丈夫梁成龙,程国斌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嫉恨交加的目光虽然他和林清红已经离婚,可是他在内心深处仍然是爱着这个女人的

  足足抽le两支烟,林清红才从楼上下来,她已经洗漱过,换好le衣服,林清红的头脑这会儿稍稍有些清醒le,她现自己几乎是光着身子睡去的,自己的衣服究竟是谁给她脱下来的,她没好问曹静,也许应该先好好回复一下,然后仔细回忆昨晚到底生le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