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搏起】(下)


  第六百六十章【搏起】下

  牛俊生这个人也是个得理不饶人de主儿,平时连延东省体委主任金树强都对他客客气气de,他根本不会把张扬这种年轻干部看在眼里,在金树强de劝说下到后面坐了,嘴里喋喋不休道:“现在de年轻人一点道德观念都没有”

  张扬心说我就算不给你让座跟道德观有啥关系?他懒得理会牛俊生,只当他de话是耳旁风,好在牛俊生叨唠了两句看到张扬不搭理他也觉着没劲,张扬看了看身边de那个女运动员高明,也没见她有晕车de征兆

  高明意识到张扬在看自己,给了他两个白眼,然后把脸扭到一边

  张扬心中暗笑,这高明还真把自己当成白天鹅了,瞧她de样子,一脸de青美丽疙瘩痘,浑身上下找不chū点女人味道,张大官人de目光邪恶de看了看高明de胸部,货真价实de飞机场,其实不止高明,连中长跑de女运动员多数都这个样子想起常海心丰盈挺翘de白兔,张大官人不由得又开始g■漾归荡漾,这货到现在心里都没底,常海心de反应太chū乎他de意料了,对昨晚de事情只字不提,实在太平静了,这么大de事情,难道这妮子能当成没生过?张大官人想不通,常海心在感情方面一直都是比较保守de◆yàngguīdàngyàng,zhèhuòdàoxiànzàixīnlǐdōuméidǐ,chánghǎixīndefǎnyīngtàichūhūtādeyìliàole,duìzuówǎndeshìqíngzhīzìbútí,shízàitàipíngjìngle,zhèmedàdeshìqíng,nándàozhènīzǐnéngdāngchéngméishēngguò?zhāngdàguānrénxiǎngbútōng,chánghǎixīnzàigǎnqíngfāngmiànyīzhídōushìbǐjiàobǎoshǒude女孩子,而且昨晚又是她de第一次

  汽车来到了瑞龙大酒店,张扬de沉思也告一段落,他等到最后才下车,李红yáng跟他先后chū了车门,李红yáng道:“张主任,别生气,名人脾气自然要大一些” ◇
  张扬道:“我犯不着跟他一般计较”

  李红yáng刚才看到了事情de全过程,这件事de确不怨张扬,是那个牛俊生太嚣张,他本来还想劝张扬两句,这时候平海体委副主任谢云飞也走了过来,经过张▲●扬身边de时候,语重心长道:“张啊,你这火爆脾气也得收敛一下,大家都是自己同志,搞好团结嘛”

  张扬笑了笑,心中对谢云飞què十分de不屑,都像你这样当缩头乌龟,平海体育界de脸面都让你给丢完□

  张大官人爱面子,在这次de会议活动中就表现为爱惜集体荣誉,他感觉平海体委并不受国家体委de待见,可能和平海de田径项目比较弱势有关,再加上谢云飞本身又是个弱势干部,没什么能力

  作为午宴de主办方,泰鸿钢铁集团董事长赵永福亲自到场迎接,当然他迎接de是国家体委de主要干部,至于其他来自全国各地de体育官员,则由泰鸿集团总经理姬若雁负责接待,姬若雁今年三十岁,身为女xìng来说她已经不再年轻,可是作为泰鸿钢铁集团de总经理,她还很年轻,年轻到让很多人羡慕姬若雁身材很高,在张扬认识de女xìng之中,除了秦清之外,少有和姬若雁身材相若者,粗略de估计她要在一米七五以上,再加上脚下de一双七公分高度de高跟鞋,姬若雁即便是站在这群男人堆里也显得鹤立鸡群,身穿黑色皮衣,黑色筒裙,脖子上彩虹般de丝巾恰到好处de点缀chū了女xìngde柔美她de五官轮廓十分de欧化,微笑从容而镇定,在门前一一和前来de嘉宾握手

  张扬和姬若雁握手de时候,她特地向张扬de胸牌上看了一眼,微笑道:“张主任久仰大名”

  张扬于是停留了一下:“好名还是恶名?”

  姬若雁呵呵笑了起来,她de身上带着普通女xìng很少见到de官气,可能是身高de缘故,看别人de时候,总有种凌人之上de气势,姬若雁道:“好坏参半,不过我还是相信自己de判断”

  张扬点了点头道:“有机会多多交流”他转身走了进去

  平海省体委de一帮人坐在了一起,坐下之后,谢云飞现常海心没到,向张扬问道:“常没来啊”

  张扬道:“她生病了,留在酒店休息呢”

  谢云飞哦了一声,又道:“她爸爸是岚山常书记,我和常书记很熟”

  张扬心说就你这种庸碌无为de废物,常颂那脾气很难跟你niao到一壶

  说是来吃饭,吃饭之前还是由领导例行讲话,张扬对这种假大空de讲话从来都没什么兴趣,坐在那儿哈欠连天李红yáng只当是自己昨晚打呼噜累得张扬没睡好,歉然道:“张主任,要不今晚我搬到司机那间房睡?他同屋de是南武体委de司机,不在这里住”

  张扬笑道:“搬什么搬?我睡觉沉,没事儿”

  李红yáng并不知道,这厮昨晚大半夜都在常海心房间里暖欲温香抱满怀,哈欠跟他打呼噜一点关系都没有

  赵永福和刘成平先后讲了话,然后云安省体委de康东升也上台言,本以为他们说完就结束了,可牛俊生又上去了,这是主办方泰鸿钢铁集团特地安排de一个会议环节安排牛俊生答谢泰鸿钢铁集团,顺便题字体育界de人基本上都知道牛俊生爱写字,字写de还不错,其实这种事情很常见★,因为社会上普遍都认为文体明星文化程度不高,素质参差不齐,所以这帮文体明星也想办法在公众场合树立自己涉猎广泛de形象牛俊生就是其中一个,他不但喜欢写,还喜欢秀,尤其是在公众场合作秀

  熟悉牛俊○生de人也知道,牛俊生最喜欢写de就是两个拼搏,果不其然,今天他写de还是这两个拼搏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看热闹,在场de嘉宾多数在书法上都是外行,看到牛俊生写完这两个字作为答谢礼物送给泰鸿钢铁集团,纷★纷叫好场面热闹非凡

  赵永福喜好收藏书法,他de眼力也很不一般,当然能够看chū牛俊生de这幅字只不过是平庸之作,但是赵永福看中de并非是书法本身,而是写书法de人,牛俊生和他所带领de牛家军■在田坛大火,连带着他de字也有了价值

  本来牛俊生写字没什么,可泰鸿钢铁集团方面还请了一位省书画院de老爷子过来品评,这位老爷子颤巍巍站了起来,从颌下de白胡子看起来应该颇有水准,可说chū来de话全都是阿谀奉承之词

  他品评de时候,现场很静,所以当他换气de时候,有人chū了一声嘲讽de大笑,这笑声显得格外刺耳,也格外de引人注目chū笑声de人正是张扬张大官人,他本来想忍着,可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老爷子把牛俊生de字夸得人间少有,甚至说他不搞田径,该行去写书法,就是一派大家,居然还把牛俊生de字和天池先生de字相提并论,说什么自天池先生辞世之后,再也没见过这么充满风骨de书法比别人倒还算了,拿天池先生作为比较,这不是侮辱天池先生吗?张大官人当然忍不住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张扬,那位白胡子老先生也看着他:“同志,你有什么不同de意见?”

  张扬笑道:“天池先生de字你见过没有?在这儿信口开河?就这两个字居然也敢拿着和天池先生作比较,你这是对天池先生de不敬”

  白胡子老先生一张老脸被说得通红,他大声道:“你懂书法吗?”

  张扬起身道:“我虽然不懂,可是就这两个字,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

  一句话把牛俊生气得脸色铁青,他认chū了张扬,就是刚才在汽车上跟他生冲突de那个子,牛俊生拿起麦克风道:“我没觉着自己de字写de如何如何好,可是我写de字不是给外行看de”

  张扬笑眯眯走了过去:“说我是外行,我承认,可是连我这外行都看不过眼de字,拿chū来糊弄内行,是不是有些遗笑大方啊?”

  “你……”

  张扬道:“这幅字猛一看,好象有那么点天池先生de意思,我想你应该很崇拜天池先生,所以临摹了他不少de字帖,真迹,我估计你也没多少机会见到,临摹de还都是他三十多岁de作品即便是临摹de境界也要分好多种,好de临摹作品形神兼备,次者,徒具其形,而这幅字正应了一句话”张大官人故意停顿了一下,此时所有人de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de脸上,白胡子老先生气得胡子一撅一撅de,牛俊生气得脸都绿了

  张扬大声道:“画虎不成反类犬”

  此言一chū座皆惊,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心中咯噔一下,心说我现在算是认清你了,你丫de就是一魂世魔王,唯恐天下不de魂世魔王,早知道南锡派你过来,这差我说什么也不会来,谁他妈愿意帮你顶雷啊

  在场de人中也有几个懂书法de,他们认为张扬所说dede确很有道理,也是实话,牛俊生de字写得最多算得上一般,那白胡子老头吹得太玄乎了,可既便如此,你张扬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人家呀,牛俊生现在在田坛de位置当得起是德高望重,张扬刚才de这番话不是当众打他de脸吗?

  牛俊生又是一个很爱面子de人,他被张扬de这番话气晕了,他de火气向来都不,认chū张扬就是那个在车上拒绝让座de子之后,牛俊生认为这厮站chū来说这番话是为了报复自己,也有不少人认为张扬是想chū风头

  其实张扬dechū点很简单,天池先生什么人?是这世上有数de让张扬打心底敬佩de人物之张扬对天池先生一直执以弟子礼,在他de眼中天池先生就是他de老师,你牛俊生何德何能,随便描画了那么几笔,就牛逼哄哄de跟天池先生相提并论,这不是对老先生de侮辱吗?这种心理很正常,随便天池先生de哪位弟子呆在这里de话,对白胡子老头刚才de那几句阿谀之词都会感到反感,不过敢于公然站chū来反对de恐怕也只有张扬

  牛俊生指着张扬大吼道:“你懂什么?你懂书法吗?”如果不是顾☆及他现在de身份地位,牛俊生恨不能冲上去,一拳砸在张扬de脸上

  张扬笑道:“懂不懂不是说de”他不慌不忙de来到主席台上

  现场de记者开始兴奋了起来,对他们来说,越是冲突越有戏剧x■ìng,越有闻价值,镁光灯嘁哩喀喳de响了起来,多数还是集中在牛俊生身上,当然少数也对准了张扬

  赵永福静静看着张扬,虽然他和张扬并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可是因为儿子de事情,他从侧面已经了解了这个年轻人de很多事

  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de脸上已经露chū不悦之色,昨天这子当众冲撞自己de大驾,今天又闹了这一chū,真是目无组织纪律xìng,刘成平de目光投向了下面坐着de谢云飞

  谢云飞从刘成平de眼里马上领会到了责怪和不悦,心中苦不堪言,看来刘成平又把这笔账记在了自己de头上,这次chū差真是倒霉透顶了

  张扬来到姬若雁身边向她笑了笑:“姬总,我也送给你们两个字”张扬de这句话一说chū口,下面不少人都笑了,笑de原因很简单,大家都认为张扬不识时务,你在南锡体育界算得上一号人物,可在这种场合下,你一个处级干部如同恒河之沙,根本显不着你,你以为什么人上来都能题字?那得要身份地位,牛俊生能题字,刘成平有资格题字,就算是你们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都没这种资格,你子充什么大头蒜?

  姬若雁笑了笑,她轻声道:“好啊,让我们欣赏一下张主任de墨宝”

  牛俊生冷冷看着张扬,他心里暗道,人都是自己丢de牛俊生也清楚自己de书法在书法界可能算不上什么大家,可是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体育界中写字最好de一个

  张扬笑眯眯来到书案之前,他看了看拼搏那两个字,笑道:“我字写得不怎么样,不过在京城de时候,有幸得到天池先生de点拨,在我心中,早已将天池先生视为我de老师,不过天池先生在世de时候一直不愿收我这样de徒弟,害怕我写de字太丑,给他老人家抹★黑,刚才听这位老先生口口声声说这两个字已经过了天池先生,我觉着老先生到底老了,眼花啊,所以我写几个字证明一下,写什么呢?”

  下面有好事者已经叫起来了:“也写拼搏”

  张扬呵呵笑道:“●都拼搏也没啥意思,既然你拼搏了,咱就写个鲜词儿”这厮捻起毛笔,饱蘸浓墨之后,刷刷刷,一看他de握笔和运笔动作,现场顿时静了下来

  先静下来de就是那位白胡子老先生,他算看chū来了,这位年轻人不容觑啊,单从运笔de气势来看是个练家子,绝对不简单啊

  张扬一路写完,将毛笔放在笔架之上

  姬若雁凑了过去,看清张扬写得这两个字,在心底骂了一句,子你可真够魂蛋de

  què●见那白宣之上龙飞凤舞de写着两个大字,搏起

  那位书画院de白胡子老先生看到这两个字de时候,整个人如同泥塑一样呆在那里,书法界de人没有见识过天池先生墨宝de人几乎找不到,他刚才吹捧牛俊生d◇e确有些过火,不过今天他是来捧场de,捧场是有劳务费de,泰鸿集团方面劳务费给de还是很优厚de,老先生一高兴,嘴上没把门de,可着劲de夸牛俊生,一不心给夸过了,他也没想到现场就有一位和天池先生渊源颇深看到张扬de这两个字,他内心de感受只能用震撼来形容,这两个字,他写不chū来,别看他写了一辈子de书法,还真没到张扬de境界

  刘成平和赵永福此时de目光也定在那幅字上,看到搏起两个字,两人心中都骂这子操蛋,可是他们又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字写得真是好

  下面又嚷嚷起来了,大家都起哄让把张扬写得字展示给大家看看,姬若雁有些为难de向赵永福看了看

  赵永福眨了下眼睛,姬若雁这才让两名礼仪姐,将张扬de那幅搏起展示于众人之前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要不怎么都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张扬de那幅搏起和牛俊生de那幅拼搏摆在一起de时候,即便是外行人都看chū来了,这两幅字差得可不是一点两点

  牛俊生一张脸这会儿变得跟猪肝似de,难堪,太他妈难堪了,这不是当众打脸了,是打完了又往他脸上啐了口唾沫

  闪光灯一个劲de闪,把牛俊生de尴尬模样全都记录了下来

  【看到了一些抱怨,看到了一些不解,至于某些同志看得爽不爽,反正最近我写得很顺,写得很爽,别低估作者de智商,俺也从不低估大家de智商,这世道,谁也不比谁笨多少,还是那句老话,写书图一个乐,承门g大家看得起,大多数de读者一直支持我,章鱼没理由不认真de写下去,周一de推荐票不少,但是名次不理想,原因有很多,章鱼能做de只能是勤勤恳恳de码字,如果大家认同章鱼de努力,还请投点推荐票给我,如果不认同,咱也没法子,文章还得照写不误,我必须得对得起每一个支持我de读者,可能年纪大了,人比较固执,我还会按照自己de构思一步一步写下去任他风雨飘摇,我心岿然不动,这应当也算一种坚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