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笔会】(上)


  第六百六十二章【笔会】

  张扬明白了肯定是自己上午在瑞龙大酒店的表现太过高调,那件事通过那位白胡子老先生传了出去,suǒ以才会惊动南武市书画界的名人,书画界和武术界区别也不大,这帮人表面上说是切磋,可心中肯定是对自己不服气,搞不好要琢磨什么手段让自己难堪

  袁芝吾邀请他们进入陶然居内

  包间内已经有几位南武书画界的名人等着,其中一位就是今天在瑞龙大酒店点评牛俊生书法的白胡子老头,这位老先生叫夏言冰,是云安省书画院过去的副院长,在云安书法界很有名气,他和袁芝吾又是师兄弟关系,书画同样师从已故的国画大师萧伯龙,夏言冰今天在瑞龙给牛俊生捧场,想不到中途杀出了个程咬金,遇到了年轻气盛的张扬,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位年轻的小伙子不但眼力群,而且一手字写得是漂亮,夏言冰今天在瑞龙可谓是颜面尽失,他回去之后和袁芝吾谈起这件事,袁芝吾听说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外甥女常海心也在南锡市体委工作,suǒ以就通过这层关系把张扬请了过来夏言冰对张扬的字是推崇备至,夸得是人间少有,袁芝吾知道这位师兄喜欢夸大其词,对他的话也是将信将疑

  张扬看到夏言冰就明白今晚这顿饭的目的,他笑着朝夏言冰点了点头道:“老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夏言冰不禁有些老脸发烧,他呵呵笑道:“张主任,今晚可不是偶遇,我听说袁院长请你吃饭,特地主动请缨过来陪酒”

  张扬笑了笑,众人坐下,袁芝吾把前来的几位书画名家一一向张扬介绍,张扬表现的也很客气,但是他对这帮人并没有特别的兴趣,正如袁芬奇路上suǒ说,现在书画院内真正做学问的并不多

  袁芬奇因为辈分的缘故,当晚承担了倒酒的责任,几杯酒下肚之后,夏言冰道:“张主任,我听说您是天池先生的高足?”因为张扬今天在瑞龙大酒店的那番话,suǒ以夏言冰才会有此一问

  张扬笑道:“在瑞龙的时候我是说着玩的,我虽然想拜他老人家为师,可我这点水平,又怎么能入大师的法眼,说着玩玩的,夏先生不必当真”

  除了常海心之外,其他人当然不相信张扬会和天池先生有什么联系,不过夏言冰今天亲眼看到了张扬书写的那幅字,单从那幅字的水准来说,夏言冰自叹弗如,他对个人的书法水准还是很自信的,大的不敢说,在云安省范围内,他认为自己的水准是稳入前三的,在他心中真正服气的人也只有他的这位师弟,南武市书画院院长袁芝吾suǒ以离开瑞龙之后,马上将这件事告诉了袁芝吾,这些书画界的名家,最感兴趣的就是他们专业内的事情,袁芝吾对书画是痴迷,suǒ以安排了这场饭局,借口给张扬接风洗尘,实际上是想亲眼验证一下,张扬的书法水平是不是真的有师▲兄说得那么厉害

  在场的有一人是陶然居的老板,此人也是书画院的工作人员,姓江名凤城,江凤城提议道:“今天机会真是难得,要不这样,我让服务员准备笔墨纸砚,咱们吃过饭之后,借着酒兴来个笔会怎么样?☆xiōngshuōdénàmelìhài

  zàichǎngdeyǒuyīrénshìtáoránjūdelǎobǎn,cǐrényěshìshūhuàyuàndegōngzuòrényuán,xìngjiāngmíngfèngchéng,jiāngfèngchéngtíyìdào:“jīntiānjīhuìzhēnshìnándé,yàobúzhèyàng,wǒràngfúwùyuánzhǔnbèibǐmòzhǐyàn,zánmenchīguòfànzhīhòu,jièzhejiǔxìngláigèbǐhuìzěnmeyàng?

  张扬还没说话,袁芝吾已经率先点头道:“好啊,咱们就来个笔会芬奇,你也参加”

  袁芬奇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他现在主攻的是西洋画,跟他们这群人格格不入啊

  张扬早知道今晚是为了这件事,他就不来了,他感觉很无聊,自己的书法也不是为了在众人面前展示的,他不在乎那个虚名,常海心也看出他有些不情愿,吃晚饭休息的时候,常海心小声道:“我舅舅在书画方面是个痴人,你就随便写两个字,满足一下他的好奇心”

  常海心既然都开口了,张扬当然不好拒绝,他笑了笑道:“就怕我那两把刷子拿出来贻笑大方”

  常海心道:“你一定行,我对你有信心,你干什么都能干好”

  张大官人重复道:“干什么都能干好?”

  常海心从他不怀好意的眼神中忽然领会到了什么,俏脸微微一红啐道:“你好坏”

  张大官人看到常海心娇羞难耐的小女儿神态,心中不免一荡,可这种场合,他是不敢公开和常海心打情骂俏的,他清了清嗓子道:“走,别管我字写的怎么样,今天得帮我要几幅字画,我带回南锡送人也好”

  说是笔会,其实是摆好了场面,专等张扬展示,除了亲眼见识过张扬书法的夏言冰以外,谁也◆不当真相信这个年轻人在书法上能有多深的造诣

  出于礼貌,江凤城先上场,经商之后,他只能算半个书画界的人了,拿起笔,画了一幅花鸟,博得了一片赞誉袁芝吾道:“凤城兄,看来你昔日的功底还没有搁下” ★
  江凤城感慨道:“不行了,业精于勤荒于嬉,我现在的水准只能贻笑大方,不过身为地主,我理当抛砖引欲”文化人说起话来也是文绉绉的,听起来很谦虚,可表情还是不免流露出几分得意

  袁芝吾的目光落在儿子袁芬奇脸上

  袁芬奇明白老爷子的意sī,是想让他也画上两笔,袁芬奇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爸,我学西洋画的,我来不了这个”

  夏言冰道:“芬奇,你过去不是学过十年的国画吗?随便画上两笔,让我们开开眼,看看你从法国回来都学到了什么”

  袁芬奇道:‘我学的是西洋画,夏伯伯,跟你们不是一路“

  “艺术无国界袁芬奇,你就画上两笔呗”说话的是张扬,这厮是唯恐天下不乱,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跟着掺和,袁芬奇给他的印象就是不学无术,是个顶着艺术两个字的魂魂

  袁芬奇道:“那好,我就献丑了”他来到画案前拿起了毛笔,从他拿笔的姿势,张扬看出袁芬奇还是很有些功底的常海心小声告诉张扬,她这个表弟四岁就开始学习中国画,一共学习了十年,功底很深,舅舅对他的期望一直都很大,可到了十四岁那一年不知怎么了突然迷上了西洋画,从此将中国画扔到了一边,后来是为了学习西洋画去了欧洲,父子俩的关系也因此而变得恶劣

  袁芬奇下笔行云流水,不一会儿已经在宣纸上画了一个露ǒ女,露ǒ女骑在一只野兽上,他的笔法没有任何问题,yòng墨也很精到,不过这画面实在是写意到了极点,露ǒ女全都由水墨构成,看起来黑漆漆的像个黑人,野兽是夸张,说是一只野兽,还不如说是写出来的象形文字

  袁芝吾的脸色很难看,儿子的画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画的是什么玩意儿,乌七八糟,连小孩子都不如

  夏言冰几个书画界的前辈也都笑得很尴尬,没人好意sī评价,照实说不好,袁芝吾的脸面肯定不好看,你说好,可从这画上的确找不出任何的优点

  张扬却盯住那幅画仔仔细细的看,他看懂了,真的看懂了,袁芬奇这小子能画出这幅画真是让张大官人刮目相看,虽然聊聊数笔,可是画中的意境意境完全展露了出来,张扬道:“好画“

  一句话把suǒ有人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夏言冰心说,你小子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这还能叫好画?袁芝吾心说,你挖苦我儿子?

  张扬道:“袁芬奇,你留出这么大块空白,是准备题字?”

  袁芬奇笑道:“可惜我的书法实在拿不出手”

  张扬上前一步,捻起羊毫,微笑道:“我给你配上”

  袁芬奇向后撤了一步,给张扬留出空间,却见张扬凝神片刻,笔走龙蛇,一行让人赞叹的小字跃然纸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萝;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dù衡,折芳馨兮遗suǒsī;

  余处幽篁兮终不见天,路险难兮独后来;表独立兮山之上,

  云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昼晦,东风飘兮神灵雨;留灵修兮澹忘归,

  岁既晏兮孰华予;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怨公子兮怅忘归,

  君sī我兮不得闲;山中人兮芳dù若,饮石泉兮荫松柏;君sī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爰啾啾兮xùe夜鸣;风飒飒兮木萧萧,sī公子兮徒离忧

  大家虽然看不懂袁芬奇的画,可张扬写得这行文字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来自于屈原《九歌》,其中描写了一位气质独特的美女,后人称之为山鬼,袁芬奇画得应该就是山鬼

  张扬写完将狼毫搁置一旁,他的书法和这幅画配在一起产生了让人称奇的效果,整个画面越看越是和谐,越看越是舒服,诗书画仿佛融为一体袁芝吾见识到张扬的书法,终于相信师兄suǒ说的话,这个年轻人在书法上的功力简直可以yòng炉火纯青这四个字来形容可是即便是张扬的书法这么出色,儿子的那幅画和他的书法摆在一起,却并没有显得在气韵上落于下乘,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张扬微笑道:“袁芬奇,你这幅画可真够写意的,对中国古代文字研究了不少日子,绘画中已经将书法的元素糅合进去,我见过这么多的画作,你是第一个啊”

  袁芬奇目光明亮,在场的这么多书画界名家都没看出来他的意sī,张扬却读懂了,他有些鸡动地点了点头道:“想不到,你还真是我的知己”

  张扬哈哈笑道:“这幅画,我留下了袁芬奇,其实你国画的功底真的很强,为什么要舍弃自己的suǒ长,我看你画中国画要比西洋画有前途”

  袁芬奇道:“个人爱好罢了”

  袁芝吾虽然承认儿子yòng笔yòng墨构图都不算差,可是他绝不认为这幅画有张扬suǒ说的那么夸张,这种奇古怪的画作,只能吸引一些小青年的眼球罢了,☆是一定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返回酒店的时候,李红阳在房间里等着张扬,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询问李红阳为什么不睡的原因,却是李红阳害怕打呼噜影响他睡眠,想等张扬睡着了之后再睡

  张扬□◆不禁笑道:“你睡你的,都说我睡觉沉了”

  因为明天有南锡市运动员的体育比赛,suǒ以张扬建议尽早休息,两人熄灯之后,没多久李红阳就打起了呼噜,张大官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李红阳的床边,伸出手指点中◎了他的昏睡xùe,让李红阳睡个够,当然这也是避免李红杨识破他的动向,自己则悄然溜到了常海心的房间内

  常海心刚刚洗完澡,她早有预感,果不其然张扬今晚又潜入了自己的房间,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把张扬放进了自己的房间,脸儿红红的冲着张扬道:“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张扬道:“睡不着,跟你说说话”

  常海心点了点头:“坐”

  张大官人目光向床上瞄了一眼:“要不,咱们躺着说”

  常海心垂下螓首,自己钻到被窝里,没过多久,就感觉到这厮也掀开被角,钻入了自己的被窝中,常海心背朝着张扬,感觉到他的手臂从后面伸过来圈住自己,常海心伸手关掉了床头灯,黑暗中听到张扬道:“你不怪我?”

  “怪你什么?”

  张扬道:“那啥”说话的时候,身体有些夸张的向前挺了一挺

  【下一放在晚上如果能满五十张月票,今天一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