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黑马】(上)


  第六百六十三【黑马】

  两人当场就赌上了,延东省体委主rènjīn树强在一旁乐呵呵看着,心说这个年轻人自不量力,今天的男子15oomǐ比赛,牛家军的两名队员至少撇开其他人十秒以上,张○扬输定了

  他们之间的打赌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放眼国nèi体坛,在中长跑项目上敢于向牛俊生挑战的还真找不到几个,平海省体委副主rèn谢云飞听到他们打赌的事情,把李红阳叫了过去,为什么叫李红阳?谢云飞也不是傻子,他也能够看出张扬这子是个刺儿头,不卖他这个省体委副主rèn的帐,谢云飞埋怨道:“你们搞什么?打什么赌啊?影响多不好”

  李红阳笑道:“张主rèn跟牛教练闹着玩的,他们个人的事情”李红阳对这位年轻上司的操蛋脾气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他也没认为打赌是多大不了的事情

  谢云飞一脸的严肃:“个人的事情?你说得轻巧,谁把这次打赌当成他个人的事情?人家都认为是平海和延东在打赌,关乎于我们平海的荣誉,他打赌不要紧,凭什么把我们平海的荣誉给搭进去”

  “没那么严重”

  “你跟他说说,让他别搞,如果造成了恶劣影响,损害到我们平海的荣誉,省里一定会追究他的责rèn”

  李红阳听谢云飞这样说,也觉着这件事很严重,他来到张扬身边,悄悄把他叫到一旁,低声将谢云飞刚才的话说了,张扬朝谢云飞的方向望了一眼,咧嘴笑道:“他自己怎么不跟我说?”

  李红阳心说,人家不跟你说是因为怕你当面顶撞,面子上不好看,这种话李红阳当然不能说破,他叹了口气道:“张主rèn,咱们国nèi中长跑项目基本上都是牛家军的天下,就拿15oomǐ这个项目来说,牛振伟个人的最好成绩还没有跑进三分,4分o1秒,人家牛家军的两名选手平时的比赛成绩都是跑入3分4o秒的,差jù太大了,你在这件事上跟牛教练打赌,不是百分之百的输吗?”

  张扬道:“还没比你怎么就认定我输呢?别人对我们南锡运动员没有信心就算了,你是南锡体委副主rèn,怎么对自己的运动员也一点信心都没有?”

  李红阳道:“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赛场上实力决定一切,如果差jù在十秒钟之nèi,中长跑项目中可能还◆有一搏,可现在差得是二十几秒,张主rèn,好的运动员,二十几秒可以跑二百mǐ了,一千五百mǐ被人撇出二百mǐ是什么概念?”

  张扬笑道:“实力一方面,挥是另外一方面,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对牛☆◆有一搏,可现在差得是二十几秒,张主rèn,好的运动员,二十几秒可以跑二百mǐ了,一千五百mǐ被人撇出yǒuyībó,kěxiànzàichàdéshìèrshíjǐmiǎo,zhāngzhǔrèn,hǎodeyùndòngyuán,èrshíjǐmiǎokěyǐpǎoèrbǎimǐle,yīqiānwǔbǎimǐbèirénpiěchūèrbǎimǐshìshímegàiniàn?”

  zhāngyángxiàodào:“shílìyīfāngmiàn,huīshìlìngwàiyīfāngmiàn,búguǎnnǐmenzěnmexiǎng,fǎnzhèngwǒduìniú振伟很有信心”他不再理会李红阳,又来到牛振伟的面前,拍了拍牛振伟的肩膀道:“牛,有没有信心?”

  牛振伟被逼到这份上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有”

  “大声点”

  “有”牛振伟大吼道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吸引了过来

  张扬道:“好好跑,今天这块jīn牌拿下来,我代表南锡市体委奖励你两万块”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牛振伟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两万块,这比大会的奖jīn多多了

  牛俊生在一旁看着张扬,这会儿的目光已经全都是鄙夷了,他还以为张扬能有什么招儿,搞到最后还是物质奖励,你奖两万,钱是不少,可牛振伟有实力拿吗?赛场上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你就算拿出一千万来,他牛振伟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也拿不到jīn牌

  牛振伟极其的兴奋,张扬拍了拍他的后背,牛振伟有感觉到一股暖流送入他的体nèi,他这会儿的状态出奇的好,接连大叫了几声

  牛俊生皱了皱眉头,麻痹的,怎么这么兴奋?这货该不是给运动员喂了兴奋剂?

  别人没说什么,可牛振伟的教练员看不下去了,他走过来,还算客气的对张扬道:“张主rèn,比赛就要开始了,请大家离开运动员,不要给他制造太大的压力”

  张扬笑了笑,向牛振伟竖起大拇指道:“jīn牌啊,两万”

  常海心跟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从没见过有人这么**裸鼓励运动员的

  张◆扬离开了跑道,可是他就站在场地边,没走远,今天他要亲眼见证牛振伟夺去jīn牌的一幕

  除了张扬自己以外,没有人会相信牛振伟可以夺得jīn牌

  贵宾席上,国家体委副主rèn刘成平和泰鸿钢●铁集团的老总赵永福都来了,两人知道打赌的事情稍稍晚了一些,听说这件事之后,刘成平忍不住笑了:“到底年轻气盛,明知道必败也敢跟牛教练打赌”

  赵永福淡然笑道:“年轻气盛和自不量力是两回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刘成平道:“赛场上经常会有奇迹出现”

  赵永福微笑道:“你说中国队奇迹出现偶尔击败一次巴西队我信,可是你说中国队可以连克诸强,拿到世界杯冠军,打死我都不信,你会相信吗?”

  刘成平笑道:“我也不信”男子15oomǐ比赛,强手如林,牛振伟在其中排名靠后,就算牛家军的两名队员不参赛,他冲入前三的希望都很渺茫,这些运动员不可能集体挥失常

◎  令枪响起之后,牛振伟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他的教练看到这一情景,急得直跺脚,根据他预先制订的策略,牛振伟应该采取的是跟随跑的战术,只要跟住第一团队,或许可以冲入前五名谁也没有想到,比赛一开始就是这◆种状况

  牛俊生看到现场的情况,抱着双臂不禁笑了起来,中长跑和短跑不同,是要讲究技战术水平的,这么长的jù离,必须要将自己的体能分配到最佳状态,如果开始冲得太猛,比赛的后半程就会体力不济,这样的做法,可以使用,不过是一种战术,在多名队员参加同一场比赛的情况下,利用一名队员打其他运动员的步骤,而这名运动员往往是主动牺牲名次的一个

  牛俊生算准了牛振伟在第一圈过后领先的优势就会被缩,他的体力会出现严重下降可是让牛俊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圈过后,牛振伟的度竟然不见减缓,他已经领先第二名大约二十mǐ的jù离牛俊生皱了皱眉头,第二圈仍然如此,牛振伟虽然没有把这种优势扩大,可是也没有被身后的☆对手将差jù缩,八百mǐ已经过去了

  牛俊生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脸色渐渐变得严峻起来他的两名弟子也开始加,赛场上开始分成了三个明显的集团,第一集团是牛振伟,这厮还是一马当先,领先第二名二十多m●●ǐ,第二集团是牛俊生的两名弟子,他们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计划在跑,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训练水平在此时充分体现了出来,第三集团才属于其他的运动员,现在已经被牛俊生的两名弟子撇开了近五十mǐ

  第三圈过了●大半,牛俊生的两名弟子在缩短和牛振伟之间的jù离,不过彼此间还有十mǐ的差jù看台上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他们大声叫喊着牛家军加油过去比赛中,见过了太多牛家军后来居上,勇夺jīn银牌的画面,赛场上多数人都这么想,都这么认为,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牛家军的

  牛俊生明显紧张了,他在场边大声吆喝着,做着加的手势,剩下的jù离只有四百mǐ了,让牛俊生纳闷的是,牛振伟的体力似乎还很充沛

  看台上的刘成平和赵永福也有些愣了,刘成平张大了嘴,他真没想到今天的男子15oomǐ比赛会杀出一匹黑马虽然不知道今天的最终结果如何,可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来自南锡的运动员仍然领先

  牛◆俊生的两名弟子开始加,看台上的加油声一浪高过一浪,他们jù离前面牛振伟的jù离已经越来越近,十mǐ、八mǐ、七mǐ……五mǐ、四mǐ……就在他们双双即将完成越的时候场边张扬大吼道:“牛振伟,三万块给我●冲看着前面,往前冲”他比牛振伟的教练高调多了

  牛振伟在两名牛家军队员不断逼近他自己的时候,心理上的确起了波动,他认为自己今天已经是常挥,在这个时候体力上也开始有些下降,看情形自己可以取得第三名了,这已经是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还有三百mǐ的jù离,他不可能跑赢牛家军的两名队员,人一旦有了想法,难免会产生分神,放弃往往都是先从精神上开始的

  所以张扬的这一嗓子尤为关键,他一嗓子把牛振伟给唤醒了,而且他在原有的奖jīn基础上又给增加了一万,这是一种怎样的刺鸡,牛振伟紧咬嘴,妈的今天拼了,就算跑得吐血,也要拼一次

  牛家军的两名运动员已经和他并驾齐驱了,牛俊生看到此时的情况,表情终于恢复了轻松,他认为牛振伟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他的两名弟子还保存着相当的体力,胜负已经没有rèn何的悬念,牛俊生不无得意的向远处的张扬看了一眼,心说子,你今天是自找难看

  可当他的目光重回到赛场上,现形势又有了改变,原本他认为体力耗尽的牛振伟竟然又开始加,很快就将他的两名队员甩开,而且jù离在不断地拉大

  现场静了下去,为什么会静?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场观众心里都认为一定是牛家军拿冠军,现在看到形势不对了,竟然是来自平海的运动员跑在第心理上的落差太大了,没反过神来

  平海这边的体育工作者全都兴奋了起来,包括平海体委副主rèn谢云飞在nèi,他挥舞着双臂,兴奋的大白脸通红:“加油,加油”谁都有集体荣誉感,谢云飞也不例外,他也想平海运动员夺得jīn牌,可是因为他们平海在中长跑项目上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才不敢想,现在看到成功唾手可得,他当然兴奋,当然要欢呼

  看到终点越来越近,牛振伟越来越兴奋,他跑得越来越快,和牛家军两名队员的jù离也越拉越远,终于现场的加油声重响起,牛振伟在众人的欢呼和喝彩声中,高举双手冲过了终点,冲过终点线之后,牛振伟还是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当他的教练员和队友都向他冲过去恭贺的时候,牛振伟这才意识到自己拿到jīn牌了,他幸福的捂着嘴,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整个人脱力一样瘫倒在地上仰八叉的睡在跑道上,过了好半天,他才重站起身来,双手攥拳振臂一呼

  牛俊生铁青着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事实,牛振伟赢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运动员竟然夺走了男子15oomǐ的jīn牌,而且是以绝对优势夺得的,他的成绩最终定格在3分36秒,不但打破了赛会记录、全国纪录,还打破了亚洲纪录,牛俊生想起自己赛前的豪言壮语,心中郁闷到了极点,虽然只是其中的一项男子中长跑项目,可是他和张扬打了一个赌,他认为肯定要赢得的比赛竟然输了,不但输在了赛场◎上,而且,他的赌约也输了,输得那么惨

  牛俊生认为很奇怪,牛振伟平时的最好成绩才4分o1秒,他怎么可能在短时间nèi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他不相信这个结果,也许一切都要等到n▲iao检结果出来才能最终定论

  【晚上还有一月票还差13票到4,大家帮忙达到这个目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