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黑马】(下)


  第六百六十三章【黑马】下

  张扬并没有加入祝贺牛振伟的队伍之中,他来到了牛俊生身边,笑眯眯道:“牛教练,怎么样啊?”

  牛俊生的脸色很不好看,不过还shì表现出了大将风度:“胜败乃兵家常事,恭喜了啊”

  张扬道:“牛教练,别忘了咱们的赌约啊”

  牛俊生道:“愿赌服输,我会免费给nǐ们平海省运会做代言”

  张扬哈哈大笑,向一旁的常海心道:“小常,回头nǐ拟订一份合约,我和牛教练把形象代言的事情定下来”他shì觉着口说无凭,害怕牛俊生日后反悔

  常海心喜孜孜的点了点头,牛家军现在在国内红得发紫,有他们帮忙做平海省省运会的推广工作,必然事半功倍芳心之中对张扬shì爱慕,这个小情郎真的shì无所不能

  体委副主任李红阳乐得合不拢嘴,他现在对张扬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刚开始张扬和牛俊生打赌的时候,他还认为张扬意气用事,可现在看来张扬心中早已成竹在胸,利用这件事成功让牛俊生和他的牛家军为他们南锡充当省运会形象大使,以牛家军现在的风头而论,他们要比起冰公主关芷晴,比起许怡、比起邹德龙加的具有亲民xìng,体坛的轰动效应和影响力也大

  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表现的比他们还要鸡动,已经冲到赛场内向教练员祝贺,向运动员祝贺

  凭心而论,牛家军的真正王牌项目shì在女子中长跑上,男子中长跑项目在国内虽然领先,可shì还远没有达到世界级的水平,但shì今天因为和张扬的这个赌约,牛俊生对1500米的金牌志在必得,他认为也没有问题,毕竟他的两名弟子在国内的水平shì远远出其他运动员的,可今天比赛的结果让他大跌眼镜,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南锡运动员牛振伟不但夺到了金牌,还破了赛会、国家和亚洲三项纪录,牛俊生直到现在对这个结果都保持高度的怀疑,他的两名弟子发挥正常,也shì按照他预先制定的战术执行的,成绩也算过得去,牛俊生也没理由埋怨他们,拍了拍两名弟子的肩膀道:“不用灰心,niào检的结果还没出来呢”这句话就表明牛俊生怀疑牛振伟的比赛成绩可能有猫腻

  张扬shì最后一个过来恭喜牛振伟的人,牛振伟握着张扬的手,心中的感鸡溢于言表,没人比他清楚今天shì怎么回事儿,要不shì张扬给他扎了几针,他哪有今天的神威,他紧握着张扬的手:“张主任,谢谢您,谢谢您”

  张扬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nǐ谢我什么?这次夺得金牌shì依靠nǐ自己的努力,放心,等这次比赛结束,nǐ抽空回趟南锡,我给nǐ开个表彰会,顺便把三万kuài的奖金颁发给nǐ”

  牛振伟兴奋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他心里还shì有些没底,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低声向张扬道:“张主任,我niào检不会有问题?”

  张扬哈哈笑道:“绝对没问题,不过千万别忘了,这shì咱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牛振伟连连点头

  这时候○◎谢云飞走了过来,张扬道:“谢主任,今天小牛给我们平海体坛挣了这么大的面子,我们市里奖励他三万kuài,省里shì不shì也要有所表示啊?”

  谢云飞这会儿的心情大好,他点头道:“好,省里奖励五◇千kuài”

  张扬暗骂谢云飞小气,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能帮着牛振伟争取一点就争取一点

  张扬原本想留下来观看牛振伟的颁奖仪式,可梁成龙这会儿打来了电话,电话中语气明显带着歉意:“哥们,对不住啊,委屈nǐ了”

  张大官人道:“怎么回事啊?nǐ不shì要跟我恩断义绝吗?”

  梁成龙那边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nǐ丫也太小心眼了,自己哥们,哪有隔夜仇啊”

  张扬道:“搞清楚了?”

  梁成龙道:“我和丁兆勇都在香荷湾呢,nǐ赶紧过来一趟,那坛酒被我们找到了”

  张扬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两人还真有了发现,张扬道:“等等啊,我这就过去”

  梁○成龙那边放下了电话,向丁兆勇和林清红道:“他这就过来”

  林清红冷哼了一声,梁成龙刚才过来兴师问罪,林清红实在shì不堪其扰,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还把自己去医院的体检证明拿了出来其实梁成龙从☆☆张扬那里出来之前已经琢磨出这件事十有**和张扬无关,如今看到这么多的事实证据,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这应该shì针对林清红布下的一个局,张扬只shì不巧被卷进去了

  丁兆勇道:“这别墅不错,我方不★方便参观一下?”他只shì找个借口走开,好留给梁成龙两口子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林清红道:“随便nǐ”

  丁兆勇起身向门外的花园走去

  梁成龙道:“清红……”

  “别这么肉麻,叫我林清红,要不nǐ叫我林总”林清红没好气道

  梁成龙道:“nǐ不shì我老婆吗?我叫nǐ清红怎么了?”

  林清红道:“梁成龙,nǐ有毛病?大老远的跑来就shì为了没事找事?”

  “我不shì关心nǐ吗?”

  “关心我?nǐ怎么有脸说这句话?nǐ关心自己的面子要不shìnǐ看到了那几张照片,nǐ会巴巴的跑到南武来?nǐshì害怕我给nǐ戴绿帽子,害怕nǐ自己的脸面不好看”

  梁成龙这会儿心里舒服多了,林清红说的shì气话,事实已经证明她和张扬没有任何暧昧关系,梁成龙道:“哪个男人不爱面子?谁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偷人啊?”

  林清红道:“nǐ怕啊”

  梁成龙点了点头

  “怕就赶紧跟我离婚,不然nǐ早晚得被绿帽子给压死”

  梁成龙笑了笑道:“nǐ不shì这样的人”

  林清红柳眉倒竖道:“梁成龙,nǐ这个王八蛋,nǐ害怕戴绿帽子,我跟nǐ结婚之后,nǐ可没少给我戴绿帽子,我告诉nǐ,我现在算shì想开了,谁离开谁不能过?这世上两条腿的男人多得shì,我林清红想找男人,nǐ以为能挡住我?”

  梁成龙笑得有些尴尬:“清红,咱别说气话,对了啊nǐ说这次到底shì谁陷害nǐ啊?”梁成龙故意岔开话题

  林清红道:“滚蛋,跟nǐ没关系”

  梁成龙道:“清红,一个女人再强,身边也得有个男人,nǐ看,我不在nǐ身边,就有坏人打nǐ的主意,想要陷害nǐ,如果不shì遇到了张扬,这件事麻烦大了”

  林清红道:“nǐ别在这儿假惺惺的,我这就去把离婚协议书拿来,nǐ赶紧给我签字走人”

  梁成龙道:“让我签字除非我死”

  林清红道:“nǐ这么大一男人,出门在外怎么都算shì一个人物,怎么这么赖皮?”

  梁成龙道:“我过去不知道珍惜,可我现在明白了,这世上没有比nǐ对我好的人”

  林清红道:“nǐ让我恶心”她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丁兆勇和张扬一起进来了,张扬咧着嘴笑道:“嫂子,今天当着梁成龙的面nǐ得帮我昭雪,这货要跟我恩断义绝呢”

  梁成龙道:□“我不shì给nǐ道歉了吗?”

  林清红道:“这种小人nǐ也跟他做朋友,恩断义绝就恩断义绝,nǐ怕什么?”

  梁成龙道:“不带这样的,我错了,我给nǐ们道歉还不行吗?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要不shì在乎nǐ,我至于跟兄弟翻脸吗?”

  林清红道:“妻子如衣服,朋友如手足,当然shì朋友重要”

  梁成龙道:“手足可断,衣服不能不穿,我这人重色轻友,为了nǐ,我就算跟所有朋友绝交都没关系”

  丁兆勇和张扬同时骂道:“无耻”其实他们也只shì在配合梁成龙,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够帮忙改善他们两口子的关系

  梁成龙的表现并没有打动林清红,她轻声道:“闹够了就走,我没精力陪nǐ玩了”

  张扬道:“不shì说找到那坛酒了吗?”

  林清红点了点头,指了指茶几上的那坛酒道:“找到了,还好那天晚上酒没喝完,剩下的酒被服务员给收起来了,我去醉翁居好不容易才问了出来,为了这坛酒我花了一千kuài”

  张扬走过去拿起那坛酒,晃了晃,里面还有四两左右

  梁成龙凑到张扬身边:“这里面掺了春药?”

  张扬点了点头,拧开软木瓶塞仔细闻了闻,那天晚上他并没有留意,当时只尝了一口,现在得到了这坛酒,他方才认真分辨,里面应该有五石散的成分

  林清红道:“我已经提取了一些样本交给了我医学院生化研究室的朋友,让她帮忙化验成分”

  张扬道:“能够想到谁会往酒里面放这种东西吗?”

  林清红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真的很烦,对不起,我公司还有重要事情,不能陪nǐ们了”她向他们下了逐客令

  张扬和丁兆勇对望一眼,看来林清红shì铁了心要和梁成龙离婚,他们先离开了林清红的别墅,没过多长时间,梁成龙也跟了出来,表情显得很沮丧,手里拎着那坛酒

  丁兆勇道:“nǐ带酒出来干什么?”

  梁成龙道:“这东西害人,我怕她一不小心又喝下去了”

  丁兆勇和张扬一起笑了起来

  梁成龙愁眉苦脸道:“真他妈窝囊,谁他妈这么yīn险,居然向一个女人下药?”

  丁兆勇道:“下药的人肯定有目的,shì不shì想利用这些照片威胁林清红?”

  张扬道:“我听嫂子说,把照片拿给她看的shì她的前夫程国斌”

  梁成龙道:“他怎么会得到照片?我shì林清红的老公,就算想害清红,也应该先把照片拿给我看?没道理拿给她前夫看啊?”

  丁兆勇道:“nǐshì怀疑程国斌和这件事有关?”

  张扬道:“我觉着这个人也有问题,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第二天一早就拿着照片过来☆找嫂子,而且nǐ这么快就收到了照片,如果shì生意对手想利用这些照片威胁嫂子,应该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直接找嫂子多好?为什么要到处张扬?为什么要nǐ知道?根本shì想破坏nǐ们两口子的感情”

 ◆zhǎosǎozǐ,érqiěnǐzhèmekuàijiùshōudàolezhàopiàn,rúguǒshìshēngyìduìshǒuxiǎnglìyòngzhèxiēzhàopiànwēixiésǎozǐ,yīnggāibúhuìcǎiqǔzhèyàngdeshǒuduàn,zhíjiēzhǎosǎozǐduōhǎo?wéishímeyàodàochùzhāngyáng?wéishímeyàonǐzhīdào?gēnběnshìxiǎngpòhuàinǐmenliǎngkǒuzǐdegǎnqíng”

 ◆ 梁成龙道:“程国斌当初不想跟林清红离婚,shì因为他出轨,所以清红才坚持跟他离婚的”

  丁兆勇道:“林清红也真够不幸的,前夫出轨,nǐ又闹出白燕那件事,她不恼火才怪”

  梁成龙道:“◇ liángchénglóngdào:“chéngguóbīndāngchūbúxiǎnggēnlínqīnghónglíhūn,shìyīnwéitāchūguǐ,suǒyǐqīnghóngcáijiānchígēntālíhūnde”

  dīngzhàoyǒngdào:“línqīnghóngyězhēngòubúxìngde,qiánfūchūguǐ,nǐyòunàochūbáiyànnàjiànshì,tābúnǎohuǒcáiguài”

  liángchénglóngdào:“行了,我都内疚死了,我现在就去找程国斌问个究竟”

  张扬主动请缨道:“我跟nǐ去我擅长察言观色,从nǐ们谈话,我就能判断他shì不shì说了实话”

  程国斌在办公室内接见了梁成龙和张扬○,见到梁成龙,他一脸的笑:“梁先生这么快就到了,nǐshì为了清红的事情”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程队长,我今天来shì想找nǐ问点事儿”

  程国斌笑道:“问,有事只管问,看在清红的份★上,我能帮nǐ的一定帮nǐ”

  这话让梁成龙听得很不舒服,nǐ他妈凭什么看在清红的份上,我才shì林清红现在的丈夫梁成龙道:“我收到了一些照片,和nǐ给我妻子看得差不多”梁成龙特地强调了我妻子,shì要让程国斌明白,老婆shì自己的,跟他程国斌没有任何关系

  【本周推荐票惨淡,求点推荐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