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让领导先走】七千字


  第六百六十四章【让领导先走】七千字

  程国斌道:“梁先生,我收到le那些照片,感到有人会对清红不利,你知道的,我虽然和清红离le婚,可是在我心中,我仍然关心她爱护她,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梁成龙听得直皱眉头:“打住啊,我说程队,你和林清红都已经离婚le,现在你的关心和爱护是不是有些多余?”

  张扬一旁听得心头暗乐,如果不是顾及到梁成龙的感受,这厮早就忍不住笑出●hàitā”

  liángchénglóngtīngdézhízhòuméitóu:“dǎzhùā,wǒshuōchéngduì,nǐhélínqīnghóngdōuyǐjīnglíhūnle,xiànzàinǐdeguānxīnhéàihùshìbúshìyǒuxiēduōyú?”

  zhāngyángyīpángtīngdéxīntóuànlè,rúguǒbúshìgùjídàoliángchénglóngdegǎnshòu,zhèsīzǎojiùrěnbúzhùxiàochū声来le

  程国斌还是表现出很好的涵养,他笑道:“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想什么就说什么,梁先生千万不要见怪”他向张扬看le一眼道:“我看到照片上……”停顿le一下又道:“好像照片上其中一个就是这位张先生”

  梁成龙道:“张扬他是我好兄弟,他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程国斌道:“梁先生当然le解自己的朋友,可是我不le解,我看到那些照片,我感觉事情不妙,所以第一时间把照片拿给清红看,我害怕有心人拿这些照片制造事端,会对清红不利”

  梁成龙道:“我有点不明白,有心人为什么要把照片寄给你,你和清红现在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程国斌笑le起来:“梁先生,谁说离婚le◇就一定要成仇人?我对清红可不是这样,一日夫妻百日恩,虽然我们离le婚,可在我心中我还是把她当成我的亲人”

  梁成龙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le多年,他又怎能听不出来,程国斌今天是在存心气他,越是如此◎,自己越是不能生气梁成龙道:“清红可没把你当成亲人,提起你,她挺烦的,整天跟我说你们的那段婚姻是个错误,她后悔极le”

  程国斌道:“你和清红结婚也有一年多le?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如我们久,可是你对她的脾气xìng格也应该有些le解,清红太好强,她眼里揉不得沙子,无法容忍别人的一丁点错误,我那时候年轻,我们两人的脾气都比较冲,发生le矛盾,谁都不想低头,所以闹到最后,关系越闹越僵,最后以离婚收场,我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后悔”

  梁成龙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le,后悔也晚le”

  程国斌道:“梁先生,我听说你们的婚姻好像也遇到le问题?”

  梁成龙打肿脸充胖子道:“我们没问题啊,挺恩爱的,挺好的”

  程国斌笑道:“梁先生,其实咱们男人坐在一起说话,应该坦诚一点,我和清红聊过你们的婚姻,清红现在很痛苦,她没想到她的第二次婚姻又遭遇le和第一次一样的问题,梁先生,咱们都是过来人,本来我没资格说你什么,可是我又不忍心看着清红痛苦,既然你娶le她就要对她负责,不可以在感情上背叛她”

  梁成龙有些火le,他直视程国斌道:“程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  程国斌还是一脸的笑:“正是因为我犯过错,因为我的错误让清红受过伤,所以我不希望她再受到同样的伤害,可惜……”

  张扬一言不发的在旁边观察着程国斌,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程国斌,可是他已经能够断定◇,这个人绝对是一个心机深沉的家伙,比起梁成龙他还要显得老道许多,在谈话的过程中,他不停的利用他和林清红的关系来刺鸡梁成龙,梁成龙已经有些沉不住气le,谈到yīn谋诡计,商人比起官员还是差上一筹

  梁成龙道:“我想我们没必要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我和我妻子的婚姻,是我们家庭内部的事情,轮不到外人指手画脚,我只是想问,那些照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程国斌道:“我也想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回事?梁先生,这些照片无论是真是假,传出去都会对清红的名誉造成损害,无论是作为前夫还是作为朋友,我都不想清红受到伤害”

  梁成龙道:“我只是对别人会把这些照片寄给程队感到好奇”

  程国斌笑道:“梁先生好像在怀疑我,我是一个军人,这种卑鄙下作的事情我不会做,而且,我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

  梁成龙道:“这件事我不会这么算le,我一定要查出这个幕后的tōu拍者是谁?”

  程国斌道:“希望你能够早点查出结果”

  梁成龙和张扬离开南武市消防总队后,梁成龙向张扬道:“你看出什么疑点没有?”

  张扬道:“程国斌这个人很滑头,他在故意鸡怒你”

  梁成龙也看出来le,他叹le口气道:“我觉着这件事十有**就是他干的,可是我也没什么证据”

  张扬道:“他好像对你老婆余情未le,你得小心le”

  梁成龙道:“你说还会不会有其他人拿这些照片做文章?”

  张扬道:“照片又证明不le什么?”

  梁成龙道:“可那些照片拍得……你说要是万一被散播le出去,我这张脸往哪儿搁”

  张扬道:“我他妈才冤呢?”

  梁成龙道:“这事儿别提le,以后千万别再提le”其实梁成龙心里也有些回数le,程国斌的疑点最大,他想破坏自己和林清红的感情,也许他背后还不知策划le什么yīn谋,只不过他没想到张扬会和林清红在一起,所以他的计划没有得逞,梁成龙说不提这件事,是不想张扬继续掺和进来,他家里的事情,他要利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比赛进入第三天的时候,国家体委召开的体育工作者会议在体育礼堂正式拉开le帷幕,会议第一天,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亲自前来致辞

  洪伟基是张扬的老上司,他过去曾经担任过江城市委书记,后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而中途调离,应该说洪伟基从江城离开还是保存le颜面的,来到云安担任副省长之后,倒也表现的兢兢业业,在云安老百姓的眼里,洪伟基还算得上一个不错的省长

  张扬对洪伟基的底子很清楚,看着他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心中充满le不屑,常海心也和洪伟基比较熟悉,洪伟基前往江城之前,在岚山干le许多年,和她的父亲常颂搭过班子

  常海心道:“洪叔叔的口才真的很好”

  张扬笑道:“也就是口才好而已,他在江城干le这么多年,没见他做le多少事情”

  常海心笑道:“你好像对他有些意见啊”

  张扬道:“都不在一个省le,哪还有什么意见,我只是感觉到现在的干部,首先要会说,然后才考虑到会不会做事体制中纸上谈兵的主儿多le,实干的人太少”

  李红阳坐在张扬的左边,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乐le,低声道:“张主任太悲观le,其实我们的干部队伍还是比较纯洁的”

  张扬道:“这话你相信吗?南锡这次的事情单单是常委就下马le几个?你居然还用纯洁两个字来形容?”

  李红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le笑

  常海心道:“党内个别人的**现象代表不lequán部,张主任,你也不能以偏盖quán”

  张扬笑道:“我只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其实我也相信多数的党员干部还是好的,每个人的人xìng中总有光辉的一面”说到这里,张扬忽然想起le黑山子乡的乡长胡爱民,这个人在乡长的位置上并不称职,眼睛只盯着官位,一心想往上爬,可在春阳发大水的时候,却挺身而出舍己救人,证明他的本质并不坏可能时代的发展,经济建设的迅发展,导致精神文明的建设没有跟上,所以党内很多干部在这种形势下思想上起le波动张扬过去一直以为精神文明建设是句空话,可随着经历的事情多le,他发现精神文明建设真的很重要

  因为今天是国家体育工作者会议的第一天,所以特地安排le一些表演项目,在几位领导发表le共计一个半小时的冗长演说之后,表演正式开始,第一个节目是南武市机关幼儿园的孩子们表演的集体舞

  张扬望着舞台上那群可爱的孩子们不由得笑le起来,常海心小声道:“看孩子们跳舞,比他们讲话有意思多le”

  张扬低声道:“你喜欢孩子?”

  他只是随口问一问,常海心俏脸却是一红,咬le咬樱唇,犹豫le一会儿方才嗯le一声

  张扬从常海心的表情上已经猜到她想得太多le,有些尴尬的咳嗽le一声

  常海心脑子里却再也无法平静le,这两天和张扬鸡情缠绵,还从没有考虑到避孕的事情,自己该不会怀上?如果真的怀上le,岂不是丢死人le

  张大官人哪知道自己的一句话搞得常海心心潮起伏,坐卧不宁

  孩子们的欢歌笑语感染le在场的体育官员们,大家纷纷鼓掌

  可就在众人都沉浸在快乐之中的时候,舞台上的灯光忽然灭le,随后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火苗从舞台的幕布上窜le出来,几乎在一瞬间已经窜上le天花板那些还没有来及退场的孩子们quán都吓呆l◎e,站在舞台上不知如何做好,一个个大声哭泣起来

  会场慌乱le起来,很多人转身向安quán出口的方向跑去,张扬和常海心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突发xìng的火灾,张扬向常海心道:“你先跟着老李去★安quán出口”

  常海心惊声道:“你干什么去?”

  张扬道:“我去救那些孩子”

  现场的官员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面前乱le方寸,一个个都挤到le安quán通道上,黑暗中听到有人大声叫道:“大家镇定,liú在自己的位置上,把安quán出口让出来,让领导们先走”

  张扬一听这话就火le,怒吼道:“放你妈的屁先救孩子”

  一个声音也跟着吼le起来:“quán他妈都给我让到一边去,我是牛俊生,我的队员听着,跟我去救孩子们”牛俊生也推开人群拼命向舞台上挤去

  牛俊生坐在前排,他比张扬距离舞台近,他第一个跳到le舞台上,抱起一名正在啼哭的孩子放le下去

  张大官人强的平衡能力派上le用场,他踩着椅背,跨过人群来到le舞台前方,脚步刚刚落地,还没有站稳,有一只手就推开他:“让让,让刘部长先走”

  张扬刚才听到那句话就憋le一肚子的火,现在又遇到这种事,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拳就打le过去,这一拳正中对方的面门,打得那厮哎呦一声坐在le地上,捂着鼻子,鲜血直流,惨叫道:“你怎么打人……”

  张扬顾不上跟他废话,跳上舞台,这时候,牛俊生的几名弟子,常海心、李红阳quán都从人群中挤到le舞台前,他们负责从舞台上接应张扬和牛俊生抱下来的孩子

  张扬大吼道:“quán都不要惊慌火不大先救孩子”他声音洪亮中气十足,震得在场每一个人耳膜都嗡嗡作响,现场的这帮体育官员们从最初的惊慌之中镇定le下来,的确,火是从舞台上起来的,火势还没有蔓延到舞台以外的范围,舞台上还有二十多名孩子

  已经逃到中途的副省长洪伟基听到张扬的这句话也清醒le过来,他忽然意识到le什么,愤怒地推开两名护卫着他向安quán出口逃走的工作人员道:“别碰我去救孩子们”

  牛俊生从舞台上抱起一个吓呆的小女孩正跑向舞台边缘,舞台上的射灯架忽然从上方落le下来,牛俊生听到头顶的巨响,惊恐的抬起头来,危急关头他做le一个下意识的动作,把那个小女孩紧紧抱在怀中,用身体拱卫着那个幼小的生命

  眼看射灯架就要在砸在牛俊生的身体上,一个高大的身影冲le过来,他扬起双臂,稳稳抓住le灯架,大吼一声,竟然将沉重的射灯架高举在头顶灯架因为火焰的炙烤一端已经发红,任何人都能够想象到,这个勇敢冲上来的男子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牛俊生看le他一眼,他没想到这个在生死关头挺身而出救le自己和那小女孩一命的人竟然是张扬

  张扬大吼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救人?”

  牛俊生这才回过神来,慌忙抱着怀中的小女孩将她交给舞台下面的常海心

  人们已经镇定le下来,多的人掉回头过来帮助他们救援,现场浓烟滚滚,整个礼堂内可见度很低,牛俊生被烟熏得不停流泪,他大声道:“还有没有人在舞台上?”

  张扬举着灯架,他不敢落下,大声道:“我的右后方,角落里应该还有一个孩子”

  牛俊生根本睁不开眼睛le,他摸索着向里面走去,走le几步终于听到le哭声,他的耳力当然无法和张扬相提并论牛俊生费le一番功夫方才找到那个啼哭的孩子,把他抱le出来此时整个舞台都已经被烟雾和火焰弥漫,牛俊生也感到有些心惊

  张扬大声吼叫着:“我在这儿,往我这儿走”

  循着张扬的声音,牛俊生来到le他的身边,张扬道:“赶紧离开这里”

  舞台下帮忙救援的人们看到火势开始向周围蔓延,不得不后撤le一些,牛俊生抱着那名男孩跳下舞台,李红阳和常海心看到舞台上跳下来一个人,本以为是张扬,近le才看到是牛俊生,整个舞台已经落入一片火海之中,常海心担心到le极点,高声道:“张扬”李红阳也跟着喊张主任

  舞台上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巨响,烟尘之中,张扬扔下射灯架从舞台上跳le下来,他大声道:“赶紧撤退,都站在这儿干什么?快走,危险”

  常海心这才放下心来,几个人一起掩护着那几个孩子向安quán出口撤退

  火势基本上都集中在舞台上,虽然礼堂内烟雾弥漫,好在火势蔓延的度并不快

  张扬他们来到安quán出口的时候,看到云安省副省长洪伟基和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都站在安quán出口前面,两人看起来似乎在指挥疏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位领导真是老道,这个位置进可攻退可守,要是退出礼堂,指不定会有人说他们临阵脱逃,◆可liú在礼堂内又不知道什么情况一火势控制不住,搞不好要把xìng命搭在里面

  看到几个孩子出来,洪伟基一个箭步就冲上去le,到底是魂迹政坛的老将,做戏的本领非同一般,一把就将一名正在啼哭的小■女孩抱le起来,眼圈都红le,也不知道是内疚还是被烟火给熏得,洪副省长动情道:“孩子……你受苦le……”

  周围多数人都被洪副省长高的演技给蒙住le,心说这位洪副省长真是爱民如子啊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心里雪亮,他只恨自己没有抢在洪伟基前面抱住一个孩子,不过还有机会,也一把抱起le一个啼哭的小男孩,一边劝慰那孩子,一边向从里面走出来的张扬问道:“里面还有没有人?”

  张大官人看到这两○人惺惺作态的样子打心底就有些反胃,他冷冷道:“你不会自己去看?”

  一句话把刘成平差点給噎死,洪伟基早就领教过张扬的脾气,心中暗笑刘成平不懂得审时度势,这种时候还去主动触霉头

  张扬将●怀里的一个小男孩交给工作人员,这时候,消防官兵和救护车都已经到le

  体育礼堂的火势并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把火势控制住le,现场只有几个受le轻伤,也不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火灾,而是因为火灾发生的时候,拥挤踩踏造成的

  张扬去礼堂门外的自来水那里洗le把脸,将脸上烟熏火燎的尘灰洗掉,刚巧牛俊生也过来洗脸,两人目光相遇,都想说什么,却谁也没说话,张扬率先笑le起来,通过这次的火灾他■发现牛俊生这位传奇教练的身上不仅存在着傲气,也存在着很多的闪光点

  牛俊生也笑le,他向张扬竖起le大拇指:“好样的”不过有一点牛俊生颇为不解,射灯架从高空中落下来的时候,份量惊人,张扬是怎么○接住的?而且铁架部分都被烧得通红,他单凭一双肉掌接住le,而且看起来似乎并没受伤,真的很让人费解

  最为幸运的是,所有参加表演的孩子没有一个受伤,不过惊吓是难免的,常海心和几位女同志正在那里帮忙安慰那些惊恐的孩子们

  因为体育礼堂内召开的会议是国家体育工作者会议,影响很大,云安省委、南武市委领导对这次的失火事件想当重视,反应神,当即就出动le南武市消防总队,大火在短时间内就被扑灭le

  南武市消防总队队长程国斌正在那里向副省长洪伟基汇报情况,原因已经查明,是因为舞台电路老化造成的,引燃幕布之后,迅造成le这场火灾,现场只有四人受le轻伤,那些孩子quán都无恙

  洪伟基听到这个结果,如释重负的松le口气道:“我早就说过,消防工作是重中之重,一定要切实的抓好消防工作,这场火灾幸亏发现及时,没有酿成大祸”

  此时省市电视台以及各大报社媒体的记者已经来到le现场,听说副省长在这里quán都围过去采访

  洪伟基抱起le一个孩子,那孩子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又很不幸的被洪副省长抱起来当道具le

  张扬远远看着洪伟基,看到这厮一脸凝重,痛心疾首状:“我们一定要引以为戒,坚决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我们**人,永远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quán放在第一位,我们……”

  一个声音很突然的打断le洪伟基的慷慨陈词:“洪副省长,我想☆问一个问题,火灾发生的时候,我也在现场,请问,是谁在高喊,让领导先走?当时舞台上有这么多的孩子?这个人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有没有把人民的生命和财产放在第一位?”

  所有的镜头都集中在洪伟基的脸□

  洪伟基的脸色铁青,两道浓眉拧在le一起,他只做le短暂的停顿,马上大声道:“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也在现场,我没有听到有人这么说,我和体委刘主任在火情控制之前也没有离开现场,我们必须要营救这些孩子,直到确保这些孩子quán都脱离le危险,我们才离开le现场”

  在洪伟基怀里仍然惊魂未定的那个小男孩却忽然道:“爷爷……老师说好孩子不应该说谎话……不是你救得我……是那两位叔叔……”因为洪伟基抱着他的缘故,他看得格外远,小手指向站在远处的张扬和牛俊生

  洪伟基的脸如同被人抽le一个耳光,由青变白,他的政治生涯中,从没有面对过如此尴尬的局面

  现场忽然静le下来,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得到,记者们没有人再提问题,一名记者最先转过身去将背影liú给洪伟基,向张扬和牛俊生走去,另外一个、两个、三个,所有的记者都走le过去,把张扬和牛俊生围在中心

  洪伟基站在那里,他忽然感觉到自己成le一个小丑,洪伟基慢慢的放下le那名小男孩,小男孩大声道:“爷爷”

  洪伟基抬起头,云安省副省长,云安省常委,南武市市委书记焦乃旺率领党委班子成员来到le现场,洪伟基真是◇想不到自己抱着制造亲民表象的孩子,竟然是焦乃旺的孙子

  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有些同情的看着洪伟基,看来干什么都不能过火,难怪古人说,过犹不及,做戏也要讲究一个度,这位洪副省长在这方面显然没有把☆xiǎngbúdàozìjǐbàozhezhìzàoqīnmínbiǎoxiàngdeháizǐ,jìngránshìjiāonǎiwàngdesūnzǐ

  guójiātǐwěifùzhǔrènliúchéngpíngyǒuxiētóngqíngdekànzhehóngwěijī,kànláigànshímedōubúnéngguòhuǒ,nánguàigǔrénshuō,guòyóubújí,zuòxìyěyàojiǎngjiūyīgèdù,zhèwèihóngfùshěngzhǎngzàizhèfāngmiànxiǎnránméiyǒubǎ握好,连孩子都看不下去le

  【今天晚上有事,一七千字送上,月票上涨缓慢,求支持求安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