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高下立判】(下)


  第六百六十五章【高下立判】下

  牛俊生笑道:“放心,我斤半酒没事儿,只是没想到你酒量也这么大,兄弟啊,我过去怎么jiù没现呢?咱俩还真是投缘啊”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也没现,牛俊生这个人真正了解之后还很可爱

  牛俊生道:“你字写得比我好,酒量比我大,胆子也比我大,不过我jiù是想不通,你在中长跑训练方面应该不如我啊?给了牛振伟三万块钱的刺鸡,他居然跑得比兔子都快,把我的两个主力队员都给干败了,你是不是早jiù知道结果啊,所以才敢跟我打赌?”

  张扬笑道:“套我话?”

  牛俊生摇了摇头道:“没套话,我这个人你相处jiǔ了jiù知道了,我有什么说什么,我知道自己脾气臭了点,平时还有点自大,不过我不绕弯子,我真想不透,比赛后,我专门找了牛振伟过去的chéng绩来看,不突出啊,他比赛的时候技术也不怎么样,可jiù是跑不死,奇怪了哎说句心里话,我当时真怀疑你们给他喂了什么药物,让他兴奋chéng那样,不然短时间内chéng绩不可能提高这么快”

  张扬乐道:“喂了点中华龟鳖丸”

  牛俊生听出张扬是在调侃自己,他呵呵笑道:“那玩意儿没用,说真的,如果不是为了训练经费,我们才不会去做那种广告呢”他端起酒杯和张扬又碰了碰道:“niao检结果出来了,我本来觉着牛振伟可能有问题,可事实证明他没毛病,老弟啊,你跟我透个底儿,到底是什么原因他才能提高这么多的?”

  张扬虽然和牛俊生已经称兄道弟,可这种机密的事情他还是不会透露的,牛振伟的事情算得上他牛刀试,利用针灸鸡一个人的潜能,当世之中可能只有他自己才能做到,虽然不是服用兴奋剂,可从根本上来说和药物刺鸡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作弊手段张扬道:“我jiù是用金钱刺鸡他,牛振伟家里情况比较困难,可能是他比较在乎钱,所以他才拼了命的跑你想想,我又不是搞体育专业的,我哪有那个本事指导他?”

  牛俊生想想也对,他感叹道:“看来每个人都有潜能,每个人的运动chéng绩都能在现有的基础上提高一大步,只是我们能不能够挖掘出来的问题”

  张扬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提起形象代言的事情:“牛哥,我跟你打赌归打赌,你们给平海省运会当代言我还是会按照规定付给你们酬劳的”

  牛俊生道:“怎么?看不起我?以为我说过的话是放屁吗?”

  张扬笑道:“真不是这个意思”
□   牛俊生道:“输了jiù是输了,咱不赖帐,何况jiù咱俩这关系,你的事情jiù是我的事情,你让我帮忙,我责无旁贷,自己兄弟的事情,我不帮你,我帮谁?”

  张扬趁热打铁道:“牛哥,我还有一事★□儿想求你”

  “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

  张扬道:“是这样,今年南锡举办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我身为南锡体委主任,是这次省运会的负责人,我在领导们面前已经夸下了海口,我说要在这次的比赛中★夺得金牌榜和奖牌榜的双榜第不过我们南锡整体体育水平偏低,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前三差不多,至于第一还有很大的难度”

  牛俊生道:“你可真敢吹不过男子汉大丈夫,不敢说怎么敢做?我帮你,到时候我派几名弟子过去,帮你把男女中长跑金牌全都夺过来……”说完,牛俊生又挠了挠头道:“好像不允许啊?你们是省运会,不许请外援啊”

  张扬道:“我是想请你帮忙训练一些运动员,报酬方面好说,只要在我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jiù行”

  牛俊生道:“屁话还把我当哥不?要什么钱?你的事情jiù是我的事情,等这次的事情结束,我抽空去你们南锡看看,挑些好苗子,过来延东跟着我们训练,半年,不要半年,三个月我jiù能让他们的chéng绩提高一大步,别的不敢说,jiù你们平海省的中长跑水平,我敢保证他们能够包揽中长跑项目的金银牌,要是允许派三个,铜牌指定也是你们的”

  张大官人听到牛俊生这句话真是大喜过望,中长跑在田径项目中所占的比例很大,能够包揽金牌,jiù是十多块,重要的是,过去中长跑项目的金牌大都被江城和东江瓜分,此消彼长,如果真的能够拿到,他们南锡也jiù有了和这两个体育强市一争短长的实力

  张扬回到酒店,李红阳等着他,确信张扬没有喝多,这才道:“张主任,我让常去买了点东西,你洗把脸,休息休息,待会儿咱们去谢主任那里探望探望他”

  张扬道:“有什么好探望的?”

  李红阳道:“他鼻梁骨断了……”

  张扬笑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李红阳道:“张主任,人家毕竟是我们的上级领导,jiù算是做做样子,也应该去一趟”

  “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吗?”

  李红阳诧异的看着他

  张扬一字一句道:“他的鼻梁骨jiù是我给揍断的”

  “什么?”

  张扬道:“没打断他的腿算他幸运”

  谢云飞苦着脸坐在沙上,现在的形象十分滑稽,鼻子上贴了块胶布,脸上也是乌青一片,张扬的拳头威力多大?谢云飞到现在头脑还一阵阵懵,他越想越是窝囊,自己是张扬的顶头上司,这魂子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殴打自己,可这件事又没处说理去,谁让他当时喊了一声让领导先走,他相信张扬打他的时候,肯定有人看到了,国家体委副主任刘chéng平肯定知道是张扬打了他,不过直到现在刘chéng平连一句慰问的话都没有说谢云飞感到心灰意冷,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这位上司,也不会一时头脑热说出那句魂账话,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挨了张扬那一拳现在外面舆论炒的很热,都在调查是谁说了让领导先走那句话,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还在公众面前表示要一查到底,一定要查出这个置人民生命于不顾的败类谢云飞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jiùchéng了败类,白挨了一拳不说,现在心里还惶恐不安,生怕这件事败露出去

  谢云飞受伤之后,平海的体育工作者都闻讯过来探望他,李红阳也过来了,张扬不去,常海心自然保持和他的高度一致,她也没去

  李红阳把买来的营养品放在沙旁,看了看谢云飞的模样,心中感到有些滑稽,又感觉到有些同情,这谢云飞不知什么地方招惹了张扬,被他揍chéng了这幅模样
◇   李红阳道:“谢主任,我们张主任有点事情出去了,所以委托我过来看您”李红阳不想事情闹得太僵,毕竟谢云飞是他们的领导,如果得罪了他,以后工作中可能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

  “他会这么好心?”谢◆云飞冷冷道

  李红阳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谢云飞道:“不要以为取得了一点chéng绩jiù目空一切,任何时候都要懂得尊重别人,都要谨记谦虚谨慎”因为鼻梁骨断了,他说话有些瓮声瓮气

  李红阳有些后悔过来了,他来探望谢云飞只是出于下级对上级的礼貌,可不是来听他呵斥自己的,谢云飞被张扬打断了鼻梁,一肚子火全都泄在了李红阳的身上,李红阳完全是代人受过,他被训斥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谢云飞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泄口,当然没那么容易将他放过,说的正起劲的时候,他的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却是国家体委副主任刘chéng平让他过去

  谢云飞听到领导召唤不敢怠慢,这才放过李红阳,他来到刘chéng平所在的房间,刘chéng平的秘书站在门外等着他,看到他过来,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笑意,低声道:“刘主任在里面等着你呢”

  谢云飞看到这秘书的表情心里不免jiù忐忑了起来,刘chéng平找自己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刘chéng平一个人站在办公桌前,正欣赏着桌上的一幅字,谢云飞虽然隔了很远,仍然看清那幅字jiù是张扬所写的搏起

  刘chéng平明知道谢云飞进来了,却装出没有察觉到他的样子,所以谢云飞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刘chéng平低声道:“想不到张扬写得一手好字啊”

  谢云飞这才向前凑了凑,瓮声瓮气道:“也jiù是普通水准罢了”

  刘chéng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懂书法吗?”

  谢云飞哑口无言

  刘chéng平又道:“听说你受伤了”

  谢云飞心中暗骂刘chéng平,这厮分明在装,自己要不是护卫着他往安全出口逃离,又怎么会平白无故被张扬打了一拳,鼻梁又怎么会断?可谢云飞马上又回过神来,刘chéng平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他是在暗示自己他不知道自己鼻梁被张扬打断的事情,这jiù意味着,他很可能没听到让领导先走那句话

  谢云飞的悟xìng并不差,他马上道:“刘主任,火灾的时候,我被天花板上落下的东西砸到了鼻子,有点骨折,不是太严重□”

  刘chéng平道:“既然受伤了,jiù赶紧回去,不要坚持留下开会了”

  谢云飞怎会听不出他在赶自己回去,其实他的鼻梁骨虽然骨折了,可会还是能开的,刘chéng平之所以现在要赶他走◇,主要是不想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刘chéng平自己当然不会说,但是他很难保证其他人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当时谢云飞大叫着让领导先走,还伸手去推张扬,所以才触怒了对方,张扬一拳把他打倒在地,刘chéng平jiù在旁边,没有人比他把整个过程看得清楚现在很多媒体记者都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望也在公众面前提出要将这件事追究到底,务必查一个水落石出,刘chéng平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妙一查到了谢云飞身上,麻烦会很大,他当然并不在乎谢云飞的下场,可是当时谢云飞的的确确是在护卫着他逃往安全出口,这些事一旦经过媒体的添油加醋,jiù会变得面目全fēi,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所以刘chéng平才暗示▲谢云飞赶紧走人,只有谢云飞走了,这件事才会告一段落

  谢云飞也很乖巧,明白了刘chéng平的意思,马上道:“我这次过来jiù是给刘主任请假的,我今晚jiù走”

  刘chéng平点了点头◎道:“没其他事了,你会去准备一下,好好养伤”

  谢云飞内心很失望,自己辛辛苦苦的护卫他,到最后竟然换来了这个结果,jiù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啊,现在出了事情,第一个想到的jiù是把自己给踢走,刘◆chéng平这个人太不仗义了,谢云飞jiù算走心里也不踏实,他还担心自己这一走,所有的事情别人都推到了他的身上,到时候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李红阳回到房间内,脸色很难看,平白无故被谢云飞呵斥▲◆了一顿,换chéng谁心里也不好受张扬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都说让你别去了,你fēi得去给他当出气筒”

  李红阳叫苦道:“我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们南锡体委未来的工作,他怎么说都是咱们的▲◆了一顿,换chéng谁心里也不好受张扬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都说让你别去了,你fēi得去给他当出气筒”

  李红阳叫苦道:“我还不是为了你leyīdùn,huànchéngshuíxīnlǐyěbúhǎoshòuzhāngyángkàndàotādeyàngzǐrěnbúzhùxiàoleqǐlái:“dōushuōràngnǐbiéqùle,nǐfēidéqùgěitādāngchūqìtǒng”

  lǐhóngyángjiàokǔdào:“wǒháibúshìwéilenǐ,wéilezánmennánxītǐwěiwèiláidegōngzuò,tāzěnmeshuōdōushìzánmende上级领导,你把他给打了,以后工作中,他肯定会想办法为难我们”

  “他敢”张扬道:“省体委还轮不到他当家,一个体委副主任而已,你瞧瞧他那副德行,把咱们平海体委的人都给丢光了,除了拍马屁,他还会干什么?”

  【周推荐还不到两万,大家多投点推荐票,还有一天,争取突破两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