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求求你给我个机会】(上)


  第六百六十六章【求求你给我个机会】

  这会儿常海心敲门过来了,她刚刚得到了消息,谢云飞因为鼻梁骨折提前返程了,接下来的两天会议也不参加了

  lǐ红阳道:“看来伤的不轻”

  常海心道:“他活该挨打,今天火灾生的时候,我听到了,那声让领导先走就是他喊出来的”

  lǐ红阳愣在那里,他现在总算明白张扬为什么会向谢云飞出拳,如果谢云飞真的喊了那句话,这一拳挨得不亏

  常海心道:“这种干部真是我们平海的耻辱,回头我向媒体揭他”

  张扬道:“别介,这事儿不能说”

  常海心不解道:“为什么不能说?”

  张扬道:“你想想啊,谢云飞是咱们平海省体委副主任,把他招出来没什么,他丢人现眼也没什么,可是他现在代表了咱们平海的干部,因为他一个,咱们的脸面都被搭进去了,你说值得吗?”

  lǐ红阳跟着点头道:“对,这件事不能说”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这件事被公布,云安省方面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推到谢云飞身上,这样一来云安省方面撇清关系了,可平海干部的形象要大受影响

  张扬道:“总而言之今天没有伤亡,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lǐ红阳道:“就怕那些媒体记者仍然抓着这件事不放”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谢云飞走后,这件事再没有记者提起,很快就有人出来辟谣,声明当时火灾生的时候,并没有任何人高喊让领导先走,两位最高领导也没有急于逃离火场,而是坚守在火灾现场,直到所有儿童获救之后方才离开

  张扬得知这件事并不意外,虽然这个声明是谎言,可这谎言是善意的,如果真的要查一个水落石出,这件事势必在社会上造成不好的影响,不但影响到平海省的干部形象,而且会影响到所有党员干部的光辉形象,从大局考虑,这件事必须要掩盖住,不可以让老百姓心寒在官场历练久了,张扬对这种事情的处理方法已经相当熟悉了

  常海心对这件事的处理很不满意,愤愤然道:“这么就算了?火灾的时候,那些孩子在舞台上,很多领导干部只顾着自己的xìng命,争先恐后的往安全出口逃,根本顾不上那些孩子,那些人全都是败类,应该把他们全都揪出来严肃处理”

  张扬道:“真要是把这件事都落实了,老百姓心里会怎么想?他们会对我们的干部群体怎么看?”

  常海心道:“有好的,也有坏的,也有你这样的好干部啊”

  张扬道:“这件事只能这么处理,至于谢云飞那种人,没什么好下场”

  梁成龙这会儿又打来了电话,他来到南武之后关注的只有林清红,在南武调查了一通也没找到什么结果,他也不能始终在这里呆着,打算明天一早回去,想起自己冤枉了张扬,有些内疚,所以在离开之前,约张扬一起晚上吃顿饭梁成龙还有一个目的,想把林清红也请过来,他现在一心想挽回这段婚姻

  当天晚上梁成龙在南武最有名的王府饭庄请客,张扬hé常海心一起抵达的时候,只有梁成龙一个人在●包间里坐着,张扬道:“林清红呢?”

  梁成龙道:“我怕她不来,让丁兆勇去接她了”

  张扬笑道:“真是煞费苦心啊,我要是林清红,我也被你感动了”

  梁成龙瞪了他一眼道:“滚一边玩□儿去,以为我听不出你再说风凉话?”

  张扬笑着坐了下来,向常海心道:“常,你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只管点,今晚梁老板请客”

  常海心笑道:“知道了”她ná起菜谱翻了起来

  张扬又嘱托道:“别为难,拣最贵的点”

  梁成龙道:“说真的,今晚大伙儿都给我帮帮忙,多帮我美言几句,清红那个人是刀子嘴豆腐心”

  张扬道:“我看未必,林清红这次好像是铁了心要hé你离婚,你们◇两口子的事情,我们跟着掺hé也不好”

  梁成龙道:“我总觉着那个程国斌在背后捣鬼,我今天特地找了一个sī家侦探让他盯住这王八蛋,一定要把程国斌给我查清楚”梁成龙对程国斌极其反感,说这话的时候咬◆○牙切齿

  张扬道:“情敌我见多了,可是你们这样的却不太多见,都为了一个女人紧张,可这女人又铁了心要hé你们离婚”

  梁成龙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铁了心……”

  此时林清红hé●丁兆勇一起走了进来,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陈绍斌也来了,这厮是从上海到南武来的,浑身上下全都是名牌,手上还带了一个相当俗气的钻戒,整个人的气质明显hé前一阵子有了不同

  张扬惊喜道:“陈绍斌,你丫什么时候来的?”

  陈绍斌乐呵呵冲了上来,狠狠给了张扬一个拥抱,然后作势向常海心扑去,常海心呀了一声,赶紧躲到张扬的身后,早在东江党校读书那会儿,陈绍斌就苦苦追她,常海心对陈绍斌可谓是避之不▲及

  陈绍斌也只是吓吓常海心罢了,他笑道:“我知道海心来南武开会,所以专程从上海开车过来探望她,海心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常海心从张扬身后露出头来:“陈绍斌,你别胡说八道,今天我们领▲导可在这儿,张主任,他要是敢欺负我,你得帮我出气啊”

  张扬凶神恶煞般瞪圆了双眼道:“我借他一个胆子他敢欺负你,我把他从三楼上扔出去”

  陈绍斌道:“什么领导?你们领导在我眼中屁都不是◇,张扬,你子少跟我打官腔,你敢重色轻友,我们仨一起削你”他倒是挺会拉同盟战线

  丁兆勇笑道:“别拽上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选择中立”

  梁成龙道:“跟我hé清红也没关系,我们两口子也■中立”

  林清红一听这话就恼了:“谁跟你两口子?你有毛病啊?今天我把离婚协议书带来了,你现在就给我签字”

  陈绍斌笑了:“至于吗?我说?我们几个大老远从全国各地跑到南武来,清红,你就算不念夫妻感情,也得顾及咱们这帮朋友的友谊?在南武你是地主,离婚的事儿,今晚别提,过了今晚,你想怎么提就怎么提”

  林清红道:“好今晚我不提,但是说好了,这顿饭我来请,梁成龙,我没请你,你要是有○点骨气,就别死乞白赖的赖在这里”

  梁成龙丝毫没有动气:“今晚能来的都是我自己的兄弟姐妹,我就拼着不要脸了怎么着?”

  张扬道:“还别说,在我的印象中,你要脸的时候不多”

  满◎★桌的人都笑了起来,不过林清红没笑,她当然能够看出这帮朋友今晚凑在一起,目的就是想帮她hé梁成龙说hé,陈绍斌这么远从上海来,也是为了这个目的,林清红对他们的好意是领情的,但是她真的不能接受梁成龙她在感○▲情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而且两次在同一件事上跌倒,林清红在商业上精明无比,屡战屡胜,可在感情上却败得一败涂地

  常海心挨着张扬坐下,陈绍斌挨在常海心坐下,常海心抗议道:“你去那边坐”

 ◎ 陈绍斌厚着脸皮道:“还是坐在你身边踏实,我觉着见到你最有亲切感”

  常海心原来对他就没什么感觉,现在已经成为张扬的女人了,不会对陈绍斌产生什么特别的想法,她笑道:“你真虚伪,什么时候能诚实点”

  陈绍斌道:“这群人里最诚实的一个就是我”

  张扬笑道:“拉倒,就你也敢说自己诚实,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怎么突然就跑到南武来了?”

  林清红冷冷道:“还用问?一定是有人给他□打电话,把他当救兵一样请了过来呗”

  梁成龙慌忙解释道:“我没打电话,陈绍斌,我都不知道你要来”

  陈绍斌笑了:“想多了,咱们林总想的就是多,我这次来南武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还钱”这厮从怀■里掏出支票簿,很潇洒的在上面写了个数目,然后递给了林清红道:“林总,兄弟最困难的时候,是你帮了我,现在我总算扭亏为盈了,是时候该还你钱了”

  林清红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支票道:“你真赚钱了?”

  陈绍斌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道:“赚了一点,今年抓住了一次大行情,把过去亏的钱全都弄回来了,除此之外还赚了五百多万,hé你们这些大财主不能比,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

  丁兆勇道:“股市这么赚钱吗?”

  陈绍斌道:“什么股市?现在我在做期货”

  张扬道:“你说的我都不懂,我就知道谁赚钱谁就得请客”

  陈绍斌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好,今晚上吃喝玩一条龙,回头咱们去丽都,我给你们每人叫一个姐……”这货说话向来没有把门的,话说出口才觉着有些不对,常海心hé林清红都以鄙夷的眼光看着他

  陈绍斌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是那种人……”

  林清红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什么样的货色,我们都清楚”

  丁兆勇岔开话题道:“对了,刚才我来的路上买了份报纸,很大一幅版面上都介绍张扬同志奋不顾身冲入火场勇救少年儿童的事情”他把报纸ná了出来,给大家○传阅

  林清红笑道:“我也看到了,张扬你可真不简单,来到南武没几天就成了英雄”

  张扬道:“这事儿纯属巧合,当时大家都在救人,海心也在救援现场,不知怎么记者把我hé牛俊生盯上了,所有报★道都围绕我们两人进行,搞得好像人都是我们两个救得似的,其实大家都出力了”

  梁成龙cha口道:“我也听到一些传闻,说今天生火灾的时候,当时有人喊让领导先走?”

  林清红道:“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些道消息?这些话都是你们这种唯恐天下不的人传出来的,今天官方已经辟谣了,说根本没有人喊让领导先走,我觉着这些传言也太夸张了,只要是还有人xìng,就不可能置那些舞台上的孩子于不顾,只顾着自己逃走”

  常海心没说话,因为她的确听到有人喊了那句话

  张扬笑道:“我hé海心在现场,不过我们也没听到有人喊那句话,应该是传言”

  林清红道:“现在社会上有一部分人心理很不平衡,经常制造一些事端挥对政fǔ的负面情绪,这样很不好,根本是在刻意挑起矛盾”

  陈绍斌、丁兆勇、梁成龙这帮人都是官宦子弟,hé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因为如此,他们对官场的了解比普通人都要深刻一些

  陈绍斌道:“其实就算有人喊出让领导先走,我一点都不意外,官场上的龌龊事,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梁成龙也跟着附hé道:“官场比商场黑多了”

  林清红道:“你这个人就是多疑过去我以为,就算咱们做不成夫妻还能做朋友,可现在看来,咱们连朋友也没得做”

  梁成龙道:“我不会hé你做朋友,只想跟你当两口子,好好过日子”

  “你配吗?梁成龙,我们结婚这么久了,你自己在外面不干净,不知道检讨自己,反而怀疑我,开始的时候你怀疑我hé陈绍斌,现在又怀疑我hé张扬,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干的这些事是一个男人的所为吗?”林清红当众向梁成龙难陈绍斌hé张扬都被牵连了进去,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着有些难堪

  【还有一要稍晚,十二点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