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水污染】八千字


  第六百六十八章【水wū染】八千字

  这次的全国田径锦标赛整体上可以用不温不火来形容,如果不是牛家军的到来,很多人甚至不zhī道南武有这么一场比赛,除了牛家军参加的比赛上座率稍高,其他比赛根本就无人问津,张扬也观摩了几场,看到这场全国xìng的比赛场面如此冷清,他对今年平海省运会的上座率也不敢太过乐观了

  看完百米比赛之后,李红阳指着看台上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道:“张主任,全国田径锦标赛应该比咱们省运会规模大,你看看都没多少人来看,田径在咱们国内关注度实在太dī”

  常海心道:“咱们的体育中心可不,到时候要是没几个人看,岂不是加的冷清?”

  张扬道:“只能动员企事业单位了,人气全都是靠大家捧出来的,就算把票白送出去,也得保证体育场的上座率达到八成”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就怕有些比赛,你白送票也没人愿意来”

  张扬道:“乐观点,现在咱们的省运会不是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了吗?我请到了这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当形象代言,我有信心把这次的平海省运会办成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一届运动会”

  会议结束之后,于会代表每人都领到了一份纪念品,这次不是中华龟鳖丸,而是由天骄集团赞助的衬衫,当晚还有泰鸿钢铁集团举办的庆功晚宴,意在为这些全国各地的体育官员送行

  很多与会代表已经提前离去了,张扬虽然没走,也没有去参加这次的晚宴,他zhī道泰鸿的老总赵永福因为儿子赵国梁的事情对自己有看法,何必去碍眼呢?

  常海心去了她舅舅那里吃饭,本想邀张扬同去,可是张扬刚巧收到了一个无法拒绝的邀请,南武市市wěi书记焦乃旺请他吃饭

  和张扬☆一起被邀请的本来还有牛俊生,不过牛俊生因为赶着回延东,已经离开云安了

  焦乃旺是云安省常wěi、云安省副省长,这样的级别请张扬吃饭已经给足了他面子,张扬也不好推辞,请客的地点在位于齐天湖畔市政◇☆一起被邀请的本来还有牛俊生,不过牛俊生因为赶着回延东,已经离开云安了

  焦乃旺是云安省常wěyīqǐbèiyāoqǐngdeběnláiháiyǒuniújun4shēng,búguòniújun4shēngyīnwéigǎnzhehuíyándōng,yǐjīnglíkāiyúnānle

  jiāonǎiwàngshìyúnānshěngchángwěi、yúnānshěngfùshěngzhǎng,zhèyàngdejíbiéqǐngzhāngyángchīfànyǐjīnggěizúletāmiànzǐ,zhāngyángyěbúhǎotuīcí,qǐngkèdedìdiǎnzàiwèiyúqítiānhúpànshìzhèngfǔ第二招待所

  做东的是焦乃旺的儿子焦书民,他是云安省天河办公用品公司总经理,妻子潘虹,和他是大学同学,当初天河办公用品公司就是他们联手创办的,如今生意走上了正规,潘虹就选择在家做起了全职太太

  焦乃旺的另外一个儿子焦书堂也出席了当晚的宴请,他目前在上海医学硕士在读

  张扬是一个人前去赴宴的,焦书堂在门外负责迎接他,看到张扬下了车,就笑着迎了过来:“张主任好”

  张扬没见过焦书堂,有些迷惘道:“你是……”

  焦书堂道:“我是焦书堂,你救得那个男孩就是我侄子”

  张扬这才搞清楚他的身份,笑道:“你好焦书记太客气了,一点事还搞得那么隆重”

  焦书堂道:“今天不是我爸的意思,我大哥大嫂非得要请你过来,一定要当面表达一下谢意”他带着张扬来到包间内,焦书民迎了上去:“张主任,谢谢你救了我儿子”焦书民紧紧握住张扬的手,感鸡之情溢于言表

 ○ 张扬笑道:“你是焦书民,我刚才还说你们太客气了,其实那种情况下,换成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都会那么做”

  说话的时候,焦乃旺和他妻子齐敏一起到了,张扬赶紧过去打招呼

  焦乃旺笑道:“张来▲了,不好意思啊,我请你吃饭,我自己反倒来晚了,工作上遇到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我们这些体制中人,身不由己啊”他把妻子介绍给张扬认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南武市市长隋东,焦乃旺和隋东之间配合默契,他们的sī交一直都很好,这在国内体制中并不多见

  几个人都坐下之后,焦乃旺让服务员拉开窗帘,落地窗外就是烟波浩渺的齐天湖,焦乃旺的孙子焦传承这会儿也从外面玩耍回来了,他的母亲潘虹陪伴他一起过来

  焦传承看到张扬,两只大眼睛忽闪了一下,这孩子相当的机灵,主动走了过去,握住张扬的手臂道:“张叔叔,谢谢你救了我”

  张扬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蛋儿:“你很勇敢,火灾生的时候没有慌,你自己也是一个英雄”

  焦乃旺笑道:“张,今晚是家庭宴请,没有任何公家的xìng质,虽然有我这个市wěi书记,还有隋东这个市长在座,你千万不要把我们当领导,大家都是自己人,坐在一起吃吃饭,喝喝酒”

  张扬道:“焦书记,其实那天救人的并不是我一个,您这么客气,我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焦乃旺道:“孩子的眼光是雪亮的,我相信孩子说的话”

  隋东笑道:“张扬,大家都不是外人,焦书记和文副总▲理是老朋友了”

  张扬听到隋东这句话,忽然明白了今晚的宴请并非仅仅是答谢自己这个救命恩人那么简单,焦乃旺身为市wěi书记请他吃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看在他干爹文国权的面子上,政治上的人情味★十分的复杂,你看到的或许很单纯,可背后绝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焦乃旺微笑道:“你救了传承的事情,我专门打电话给文副总理,感谢他教育出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

  张大官人心中暗道,自己这么优秀和文国权的关系并不大,焦乃旺感谢文国权,这都是哪跟哪啊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我干爸经常教我做人的道理,我一直都以他为我的楷模”

  焦乃旺向他的两个儿子道:“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跟张扬学学,年轻人必须要有这种为国家为人民不惜牺牲生命的精神”

  焦乃旺和隋东都很和蔼,虽然张扬并不清楚他们平时在南武官场中是不是这样的表现,不过他们今晚的表现都很真诚两人在现场逗留了一个多时后率先离去了,张扬本来想走,可是焦书民兄弟俩请他多留一会儿,他们准备了一艘游艇,请张扬夜游齐天湖

  刚才吃饭的时候因为父亲在场,焦书民除了感谢之外和张扬交流的并不多,这会儿只剩下他们三个年轻人了,气氛比起刚才◆自然就轻松了不少,谈话也就随便了许多

  焦书民递给张扬一杯红酒道:“张主任,以后我们就是朋友,用得上我的地方只管打声招呼”

  张扬笑道:“书民兄太客气了,你要是真把我当成朋友就别把谢字○总是挂在嘴上,还有,别叫我张主任,直接叫我张扬”

  焦书民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张扬,干杯”

  两人干了这一杯

  焦书堂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放着牛肉干花生之类的零食,焦书●堂把托盘放在圆桌上,也拉了张椅子在甲板上坐下,当晚的风不大,湖面上静悄悄的,齐天湖四周灯火辉煌,将这面湖泊装点得异常美丽

  焦书堂道:“张哥,你从平海过来,有没有听说过一位叫于子良的教授?” ○
  张扬道:“他是我的好朋友”

  焦书堂一听就来了精神:“张哥,他可是咱们国内著名的脑科专家你和他关系真的很好吗?”

  张扬点了点头

  焦书堂道:“那我求你一事儿,我眼看就要实习了,本来是定在上海的某家脑科医院的,可我听说国内脑科手术水平最高的就是于教授,我想去他那里跟他学习”

  焦书民看到弟弟才和张扬认识就提要求,感觉有些不礼貌,斥道:“书堂,你别给你张哥出难题”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什么难题啊”他掏出手机当即就给于子良打了一个电话,凭他和于子良之间的关系,安排焦书堂去于子良那里实习当然不存在任何问题

  焦书民兄弟俩看到张扬说办就办,而且一个电话就敲定了这件事,对他的能力又有了深层的认识

  张扬的这次南武之行可谓是不虚此行,不但帮助平海夺到了一块男子中长跑金牌,而且和牛俊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火灾事件也让他成为南武市市wěi书记焦乃旺一家的恩人,他收获的不仅仅是感谢,是一份人脉,和受益无穷的政治资源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次的南武之行,让他和常海心之间有了本质上的突破

  返回南锡之后,张扬先去自己的上级领导副市长龚★奇伟那里简略汇报了这次前往南武的一些情况

  龚奇伟听说这次的田径锦标赛上,南锡籍的运动员居然取得了一枚中长跑金牌也是倍感欣慰,龚奇伟道:“这块中长跑金牌等于给咱们南锡的体育界打了一针兴奋剂,最□近大报章上全都在谈论这件事”

  张扬道:“我答应给牛振伟三万块的奖励,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宣传宣传,让咱们南锡的运动员鼓舞起斗志,树立起信心,争取在这次的省运会中取得好成绩”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应该利用这次的机会好好宣传”

  张扬道:“纪wěi工作组的人走了没有?”他以此引开话题,想问问徐光然那些人的事情是不是告一段落了

  龚奇伟道:“走了,中纪wěi、省纪wěi工作组的同志全都走了”

  张扬笑道:“走了好,他们不走,咱们南锡就安稳不下来”

  龚奇伟道:“他们走或不走跟你的关系不大,他们要查得是违法纪的干部,只要遵纪守法根本用不着心惊”

  张扬道:“龚市长,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儿”

  龚奇伟道:“说”

  张扬想说的正是体育场地块的事情,当初王均瑶拍下了这块地的开权,一共是两个亿,按照事先谈好的条件,拍卖所得款项的百分之三十会划拨给体wěi,用于体育中心的建设和即将到来的省运会启动资金,可是现在王均瑶死了,这块地的开也搁置在那里,体wěi一共从市里拿到了三千万,目前差不多都用在了zhī付体育中心的工程款方面了,还有三千万自然没有了着落,张扬道:“龚市长,你看,是不是跟市里面提一提,尽快把体育场地块开的事情落实下来,现在有不少商家对这块地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龚奇伟道:“这件事我向李书记提过,李书记认为这件事应该暂时先放一放”

  “为什么?”张扬不解道

  龚奇伟道:“纪wěi的人虽然走了,可是王均瑶的资金问题仍然在调查之中,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体育场地块的事情暂时不能启动”

☆  张扬道:“可马上省运会就要召开了,我缺钱啊,巧fù难为无米之炊,眼看体育中心各项工程面临竣工,我事先答应过要给人家结算工程款,一笔笔欠账都要到期了,咱们政fǔ说话也得算话,如果这次我食言了,以后怎▲☆  张扬道:“可马上省运会就要召开了,我缺钱啊,巧fù难为无米之炊,眼看体育中心各项工程面临竣工,我事先答应过要给人家结算工程款,一笔笔欠账都要到期了,  zhāngyángdào:“kěmǎshàngshěngyùnhuìjiùyàozhàokāile,wǒquēqiánā,qiǎofùnánwéiwúmǐzhīchuī,yǎnkàntǐyùzhōngxīngèxiànggōngchéngmiànlínjun4gōng,wǒshìxiāndáyīngguòyàogěirénjiājiésuàngōngchéngkuǎn,yībǐbǐqiànzhàngdōuyàodàoqīle,zánmenzhèngfǔshuōhuàyědésuànhuà,rúguǒzhècìwǒshíyánle,yǐhòuzěn么取得这些建筑承包商的信任?我的下一步招商行动怎么展开?”

  龚奇伟笑道:“你先别着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书记在常wěi会上已经声明,要把这次的省运会当成南锡的头等大事来抓,要通过这次的省运会,向平海全省人民展示咱们南锡的风貌,要让南锡全体市民重树立起对我们领导层的信心,所以你放心,财政方面不会对你们太过苛刻的”

  张扬也相信李长宇主政之后,自己的日子要比徐光然在位的时候好很多,可是现在南锡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同时进行的重点建设项目很多,李长宇就算重视省运会,也不可能把省运会当成第一重点来抓,别忘了还有一个深水港,那才是南锡建设的重中之重

  龚奇伟道:“说到招商,我也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

  张扬道:“你是常务副市长,不用和我商量,直接下命令就行”

  龚奇伟不禁笑了:“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想让你负责南锡的招商工作,招商工作是你的老本行,你肯定轻车熟路,不存在任何上手的难题”

  张扬道:“龚市长,我体wěi工作刚刚才有了点起色,你这就让我挪地方?”

  龚奇伟笑道:“你误会了,你继续干你的体wěi主任,既然咱们这次要搞省运会,何不借着省运会的东风,让运动搭台,经济唱戏,在省运会召开期间,同时举办一场南锡金秋经贸洽谈会,两项活动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你看怎么样?”

  张扬心说运动搭台经济唱戏,自己在江城的时候搞过伏羊节,那时候打得旗号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其实说穿了xìng质是一样的,挂羊头卖狗肉,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经济建设服务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当今的社会,上头评论一个干部有没有执政能力,不是看他文化工作搞得怎么样,不是看他能够拿几块金牌,而是看他能不能把经济收入水平搞上去,生产总值是硬的,一切都要靠数据说话这就逼迫的领导干部们不得不将经济建设放在位,一切都为经济建设服务

  龚奇伟道:“这是常wěi讨论后的一致意见,按照惯例,这件事本来应该由市招商办负责,可是李书记提出由你来统筹负责这件事最为合适,因为你过去在南锡有过举办此类大型活动的经验,而且你是省运会的总指挥,如何让经贸会和省运会相得益彰,而不是相互影响,由你来统筹安排最为合适,所以我们商量之后决定,由你负责省运会和经贸会的总指挥工作,体wěi和招商办协同工作,你看怎么样?”

  张大官人一听,这是好事啊,等于给他升官了,虽然级别没变,至少从现在到会议召开期间,自己掌握了体wěi和招商办的话语权,真可谓是大权在握了他心里高兴,嘴上却道:“我怕我能力有限……”

  龚奇伟道:“别谦虚了,你的能力我们都很清楚”

  “我怕其他同志对★我有看法……”

  “只要是对南锡的展有好处的,大家都会zhī持你”

  张扬道:“可是……我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啊”这厮开始得了便宜卖乖了,虽然zhī道刚刚升了正处,再要官的可能xìng不大▲□,可这厮还是得念叨两句

  龚奇伟道:“做好了这两件事,就有了政绩,有了政绩才能取得大的进步啊?张扬,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千万不要错过”

  张扬道:“那……我就试试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只要是合理要求,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张扬道:“第我要求工作上的独立xìng,我的上级领导就是您,别人不能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z◆hī道南锡比自己官大的多得是,他可不想随便谁都能给他勒上一道紧箍咒,龚奇伟是他的直接领导,也是张扬比较欣赏的一个,以他对龚奇伟的了解,龚奇伟是个真正干大事的人,不会在无谓的事上给他制造困难

  龚奇伟道:“没问题”

  张扬道:“第二,经贸会组wěi会的成员要由我来挑选,招商办方面必须要无条件配合我的工作”这等于强调,他的权力要凌驾于招商办之上

  龚奇伟道:“也没问题”

◎  看到龚奇伟对他如此zhī持,张扬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其实经贸会和省运会并不冲突,两件事完全可以当成一件事来做

  龚奇伟语重心长道:“张扬啊,这次的省运会和经贸会一定要举办成功,我们南锡目前★太需要打一场漂漂亮亮的翻身仗了”

  张扬正准备表决心的时候,龚奇伟的秘书匆匆走了进来,他有急事向龚奇伟汇报,却是翠云湖生严重的水wū染事件,原因是从湍江上游流入的大量wū水将翠云湖wū染,而翠云湖附近的北区水厂负责提供南锡市区一百多万人的生活用水,目前因为水质wū染事件已经启动紧急预案,在全市范围内停止供水

  龚奇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坐不住了,他决定去现场看看,向张扬道:“张,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张扬反正也没什么重要事做,跟着龚奇伟一起上了他的红旗车,第一时间赶到了翠云湖,湍江和翠云湖相连,在江水入湖的地方明显可以看到水色不龚奇伟落下车窗,迎面一股腥臭的气味随风送来,◇让人闻之欲呕,等汽车在湖边停稳了之后,龚奇伟推开车门第一个冲了出去

  张扬也紧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过去,大堤上站着几个人,都是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有南锡市水利局局长赵宝群,有南锡市自来水厂厂长张盛,还有天汇区任区wěi书记汪平,他们都是眉头紧皱,看到常务副市长龚奇伟来了,一个个慌忙迎了上来

  龚奇伟走上堤坝,声音严厉道:“怎么回事?”

  天汇区区wěi书记汪平叹了口气道:“龚市长,事情已经初步查明了这些wū水全都是从湍江上游流下来的”

  龚奇伟道:“东江?”湍江的上游属于省会东江的辖区,这就意味着这次的水wū染事件有些麻烦,涉及到两个城市的问题

  水利局局长赵宝群道:“龚市长,初步调查的结果显示,wū水是从东江开区国际工业园区流出来的”

  龚奇伟皱了皱眉头,东江是平海省会,这件事恐怕会很复杂,他向赵宝群道:“既然找到了源头,马上和东江方面联系,要求他们尽快处理这件事,截断wū水的源头,并要求他们对这起事件负责”

  赵宝群面露难色道:“龚市长,东江方面并不是那么的配合”

  龚奇伟道:“怎么回事?事情是他们惹出来的,wū水把整个翠云★湖都给wū染了,我们南锡城市居民的生活用水出现了问题,他们不配合?逃避责任吗?”

  赵宝群向天汇区区wěi书记汪平看了一眼,他是想让汪平说句话,汪平接替石仲恒的位置不久,对天汇区的情况还没有完●全摸透,谁曾想就遇到了这件事,汪平也很头疼,他刚刚把电话打到了东江市开区,可开区管wěi会主任不在,他也将wū水的事情向相关人员说明,对方只说要调查

  龚奇伟看到他们都不说话,不由得有些火了:“你们站在这里商量出来办法了吗?为什么不去解决这件事?”

  天汇区区wěi书记汪平道:“龚市长,不是我们不去解决,我电话打了好几个,始终找不到东江经济开区的负责人,他们接电话的人答应会马上调查■,慎重处理……”

  龚奇伟道:“马上调查?现在wū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流入翠云湖,已经严重影响到湍江沿岸的生态,你们打电话有用吗?要马上前往东江经济开区,找他们的负责人兴师问罪”

  几个负●责人在那儿面面相觑,兴师问罪?龚奇伟说的容易,东江什么级别,人家开区管wěi会主任是廖博生,东江市政fǔ秘书长,在东江政坛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别说他们这些局级干部,就算是龚奇伟,只怕廖博生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让他们去兴师问罪,恐怕是自找难看

  龚奇伟看到几个人面露难色,正准备火,市wěi书记李长宇打来了电话,因为湍江和翠云湖的水wū染,自来水厂紧急停止供水,目前社会上已经造成了恐慌,老百姓已经前往各大市去抢购瓶装水,李长宇听说龚奇伟去了第一现场,所以打电话过来问情况

  龚奇伟简单将情况说明了,李长宇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件事很不好办,涉及到东江方面,极有可能出现推诿扯皮现象,龚奇伟愤愤然道:“东江方面说要调查,调查什么?wū水还在源源不断的排入湍江,经由湍江流入翠云湖,他们应该做的是关掉排wū口”

  李长宇道:“这不是事,涉及到百万市民的吃水问题,马上派人去东江,即刻处理这件事如果东江开区方面不配合,不肯承担责任,就去他们市里理论,东江市里如果不处理,就去省里告状,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解决掉”

  龚奇伟道:“我准备一下,这就去东江……”

  李长宇道:“张扬在你那里?”

  龚奇伟嗯了一声

  李长宇道:“让他去”

  龚奇伟愣了一下

  李长宇道:“这次的事情肯定会得罪人,搞不好要翻脸,谁去都不如他去合适,让他去”

  龚奇伟马上明白了李长宇的意思,张扬不但有胆有谋,而且他和省高层的关系很好,他过去如果能够顺利解决,当然皆大欢喜,如果不能顺利解决,以张扬的脾气,他会豁出去闹,这次他们占尽了道理,省高层应该会站在他们这一边龚奇伟本来想亲自去,可是就算他去,有些事肯定不能像张扬那样豁出去,张扬年轻,年轻人就算做了什么过火的事也可以用冲动来解释

  龚奇伟挂上电话之后,重回到几个人面前,他向张扬道:“张,我看这件事得辛苦你一趟”

  张扬正站在大堤上有些心疼的看着臭水往翠云湖涌入呢,听到龚奇伟的这句话,他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这次去东江是得罪人的事儿,龚奇伟肯定是有所顾忌,所以才把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交给了自己,张扬又不是傻子,脑筋灵活着呢,其实就算龚奇伟不让他去,眼前的这一幕已经让他义愤填膺,他都恨不能前往东江开区找排wū单位算账,可龚奇伟提出来和他主动去是两回事

  张扬道:“龚市长,我是体wěi的,这事儿不属于我的管辖范围内啊”

  龚奇伟道:“你是南锡市的干部,南锡出了事情,老百姓连吃水都出现问题了,你还把责任分那么清楚干什么?让你去你就去”

  张扬算准了这件事不会是龚奇伟的主意,十有刚才李长宇的那个电话的缘故,张扬道:“我去也行,可是我体wěi的那摊子事儿还没解决呢,市里答应我的三千万财政拨款……”这厮趁机提起了条件,这是他的习惯

  龚奇伟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了,这子还惦记着趁火打劫,龚奇伟道:“你去,解决这件事,那三千万的财政拨款我尽量帮你争取”

  张扬笑道:“我这就去,不过也不能我一个人去?”他的目光向那几个人扫了一眼,水利局局长赵宝群zhī道这件事他要是不出面也说不过去,主动请缨道:“我和张主任一起去”其实这件事的确不是张扬应该管的范畴,龚奇伟原本也没想交给他,可李长宇既然点了张扬的名,想想也只有他去最合适

  【八千字完毕,求点评价票zhī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