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下)


  第六百七十三章【不可兼得】下

  宋怀明道:“国际工业园zài东江的展历史中究竟会占有怎样的位置,我不想评判,也不用我来评判,历史会给它yī个最公正的评价,我想说的是现zài,如今的国际工业园已经成为东江的yī个最大的污染源,它的存zài不仅仅危及到东江本身,也危及到湍江中下游地区,水污染的事情已经得到了验证,我们不能简简单单的就将这yī页翻过去,就算今天控制住了水污染,明天呢?谁能确保以后同样的事情不会生?下次生的事情会不会严重?我们平海的老百姓承受不住这样的风险,作为平海的领导者,我们也不能让老百姓们去承受这样的苦果国际工业园的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任何的犹豫都是对平海人民的不负责,都是对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不负责,都是对我们子孙万代的不负责”

  liáng天正终于开口说话了,他低声道:“宋省长,我承认,国际工业园这次给东江给兄弟城市南锡带来了很大的伤害,错误已经生了,可是改正却需要时间,我们当初zài建立国际工业园的时候,初步规划是五十年,招商的时候,和这些外资企业都是有合同zài先的,如果我们违约,我们将会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宋怀明道:“长远的利益虽然不如眼前的利益诱人,但是从展的角度来看,眼前的利益永远与长远的利益无法相提并论,他们zàiyī起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去选择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环保标准,我们不能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就牺牲我们生存的土地,对于重污染企业,他们不符合国家的环保标准,关闭是必然之路,如果他们能够符合我们的环保标准,我们欢迎他们继续zài平海做下去,如果不然,他们要走就走,爱上哪儿去就去哪儿,说到这里,我想起了yī个问题,为什么许多国外无法生存下去的污染企业,会zài我们的国家找到生存的土壤?就是因为我们的某些同志只看到眼前的经济利益,而忽略了引进这些企业会带给你怎样的损害,我举yī个不恰当的例子,都知道贩毒是世界上最高利润的事情,如果有毒贩要zài我们的土地上开毒品加工厂你们答不答应?”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不用回答,谁也不会答应

  宋怀明道:“重污染企业从本质上来说就是yī座座的毒品加工厂,最大的分别是,毒品加工厂将毒品变成商品流入市场,而他们将毒品免费的排入我们的大气,我们的土壤,我们的河流,毒害着我们所有人的身体健康,或许你们觉着我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污染的治理刻不容援,国际工业园区必须要马上整改”

  liáng天正道:“宋省长,各位常委,我也不是反对整改国际工业园,我的意思是,整改需要时间,我们需要yī步yī步的解决这个问题,争取既可以解决困扰我们的环保问题,又能zài经济上避免最大的损失”

  宋怀明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两全齐美的事情”

  liáng天正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宋怀明想要整治国际工业园的态度是极其强硬的,他争执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乔zhènliáng喝了口茶,轻轻地把茶杯落下,目光zài现场扫了yī圈道:“大家说得都有些道理,虽然观点有些不同,可都是为了平海的未来展”他停顿了yī下道:“东江国际工业园这次的水污染,不是偶然,而是盲目工业展的必然结果,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回来之前,专门去湍江边看了看,腥臭的空气很远就能够闻到,我不想再说污染如何如何的严重,那样味道的水,却是南锡市民的生活水源,人可以几天不吃饭,却yī天都不能够离开水,让平海的老百姓无水可用,咱们于心何忍啊”

  liáng天正的目光盯着桌面,乔zhènliángyī开口,他就已经明白,这次乔zhènliáng无疑是和宋怀明的观点yī致,国际工业园的整改已经无可避免了

  乔zhènliáng道:“我赞同怀明同志的观点,现了错误,就必须马上改正错误,经济展绝不能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即便是yī个学生都明白保护环境的重要,我们脚下的土地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身为后代,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破坏它?如果我们今天破坏了环境,以后,我们将会怎样去面对我们的子孙?”

  常委会结束之后,乔zhènliáng和宋怀明走zài了yī起,乔zhènliáng叹了口气道:“平海不知最近怎么了,连yī刻都不让我安宁”

  宋怀明道:“乔书记,咱们这些人就是劳碌命,真正闲下来反而不正常了”

  乔zhènliáng呵呵笑了yī声,他低声道:“怀明啊,今天你的措辞比较强硬,还是要顾及yī下同志的感受,国际工业园区对东江乃至平海的经济展还是有贡献的,虽然污染问题很严重,我们必须要改正这yī点,可是还是需要时间的”

  宋怀明道:“乔书记刚才不是已经明确表态要整治国际工业园了吗?”

  乔zhènliáng点了点头道:“整治是必须的,我是说你要考虑其他同志的感受”说着说着他笑了起来:“或许是我多虑了,当年很多同志为工业园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今天我们决定整治国际工业园,等于否定了他们的成绩,他们的心底肯定不会好过”

  宋怀明点了点头,乔zhènliáng说的这番话其实他也考虑到了

  乔zhènliáng道:“这次水污染的处理我有了yī些了解,东江方面的应对并不及时,zài生水污染之后,没有果断停止重污染企业的生产,致使污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给湍江带来了为严重的伤害,liáng天正给我★的理由并不充分”

  宋怀明zài这yī点上还是维护liáng天正的,他低声道:“这yī点我也有责任,我并没有意识到污染会这么严重”

  乔zhènliáng道:“是谁的责任,就应该由谁来●承担,怀明啊,这次的水污染事件不仅仅是yī起污染事件,背后还存zài着相当严重的管理问题,今天zài会上我没说,因为我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

  宋怀明的内心突然打了个冷颤,他抬头望着乔zhènl●iáng,正遇到乔zhènliáng深邃的目光,乔zhènliáng这句话的背后怀有深意,难道他要利用这次水污染的机会再掀起yī场政治风暴?想到这里,宋怀明再也无法淡定了

  乔zhènlián■g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没多久,东江市委书记liáng天正就前来求见

  夜幕已经降临了,乔zhènliáng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你不下班啊?你不下班我还要下班呢”

  liáng天正愁眉紧锁,他低声道:“乔书记,我来是想跟您说两句话,不会耽搁你太久的时间”

  乔zhènliáng道:“这样,咱们去国际工业园现场看看,边走边说”乔zhènliáng已经让省委秘书长安排好了行程,乔zhènliáng是yī个想当敬业的人,今天刚刚从江城赶回来,没顾得上回家,下班了还要亲自前往国际工业园看看排污管抢修的现场情况

  liáng天正有些惭愧道:“给乔书记添麻烦了”

  乔zhènliáng道:“你不是给我添麻烦,是给南锡的老百姓添麻烦了”

  liáng天正上了乔zhènliáng的红旗车,他来找乔zhènliáng是因为他很委屈,他也很忐忑,乔zhènliáng今天zài常委会上公开支持宋怀明的观点,但是乔zhènliáng说得又不是太明白,liáng天正需要和这位平海的掌门人好好谈谈

  liáng天正道:“乔书记,国际工业园的整改方案我会集合东江市的干部群策群力,尽早拿出来”

  乔zhènliáng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不能耽搁,必须要尽快”乔zhènliáng的态度很温和,这让liáng天正的内心多少安稳了yī点liáng天正对乔zhè☆nliáng其人还算是有些了解的,乔zhènliáng这个人很难捉摸,他笑眯眯的外表很容易迷惑别人,他的政治作风却是极其的强硬,今天zài常委会上,乔zhènliáng虽然说话不多,可是他显然把握住了▲这次水污染事件的关键,和宋怀明关注水污染带来的民生问题,以及国际工业园区的改造问题不同,乔zhènliáng看到的却是管理和责任问题,他关注水污染生后的应对和处理

  liáng天正现zài已经有些后悔了,他应该尽早做出决断,zài污染刚刚生的时候,如果就能果断下令让国际工业园的企业停工,那么他就不会落入这么被动的处境之中,他开始担心自己的政治前途会不会因为这次水污染事件而受到影响

  liáng天正对宋怀明今天的表现是很不满意的,他认为即便是自己应对不当,宋怀明也不该zài常委会上公开提出来,zài这种非常时刻,liáng天正很需要支持,yī直以来,他都是坚持zài宋怀明的阵线中,而zài自己遇到了困难的时候,宋怀明没有向他伸出援手,这样的做法让他心寒

  liáng天正表态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全力处理好这件事“

  乔zhènliáng嗯了yī声,他没有继续说话,合上双眼道:“奔波了yī天,真有些累了,天正,等到了地方叫我yī声”

  liáng天正愣了yī下,想不到乔zhènliáng真的坐zài那里打起了瞌睡,liáng天正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累了?还是通过这样的yī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不满,yī时间liáng天正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他又开始后悔,自己过来找乔zhènliáng是不是有些太冒失?

  乔zhènliáng真的累了,最近yī段时间,他的血糖控制的并不是太好,这两天去平海北部视察,今天刚刚赶回来,又听说了水污染的事情,紧急召开了这个常委会,还要去国际工业园抢修现场看看,当省委书记并不容易,乔zhènliáng眯了十多分钟,汽车已经到了地方,liáng天正却没敢马上叫醒他,乔zhènliáng睁开双目,现汽车已经停了,liáng天正就坐zài自己的身边,乔zhènliáng笑道:“为什么不叫醒我?”

  liáng天正道:“看到您太累,所以没忍心”

  乔zhènliáng笑着推开了车门:“打个盹儿就是不yī样,顿时感觉到精力充沛”

  liáng天正跟着走了下来:“乔书记,yī定要保重身体,你可是咱们平海的总指挥啊”

  乔zhènliáng笑了笑,举目向前方望去,开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宝全和几名开区的官员听说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都来了,慌忙过来见面

  刘宝全有些激动地叫道:“乔书记、liáng书记,你们怎么都来了?”

  乔zhènliáng道:“听说水污染很严重,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空气中仍然带着yī股腥臭的味道,乔zhènliáng皱了皱眉头,向前方的抢修现场走去:“怎▲么?问题还没有解决?”

  刘宝全跟zài乔zhènliáng身边道:“乔书记,根据领导们的指示,我们已经通知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停止生产,停止排放废水,现zài已经没有污水继续排入湍江了” ◆▲么?问题还没有解决?”

  刘宝全跟zài乔zhènliáng身边道:“乔书记,根据领导们的指示,我们已经通知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停止生产,停止me?wèntíháiméiyǒujiějué?”

  liúbǎoquángēnzàiqiáozhènliángshēnbiāndào:“qiáoshūjì,gēnjùlǐngdǎomendezhǐshì,wǒmenyǐjīngtōngzhīguójìgōngyèyuánqūdesuǒyǒuqǐyètíngzhǐshēngchǎn,tíngzhǐpáifàngfèishuǐ,xiànzàiyǐjīngméiyǒuwūshuǐjìxùpáirùtuānjiāngle”
  乔zhènliáng点了点头

  刘宝全又道:“排污管的另外yī个泄点找到了,工人正zài进行抢修,预计三个时内可以修复完毕”

  乔zhènliáng道:“你们都没有休息啊”

  刘宝全道:“事情没有解决之前,我们都不能回去休息,这些工人师傅就快yī天yī夜没合眼了”

  乔zhènliáng叹了口气道:“真是辛苦了”

  liáng天正忽然现开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不zài现场,省委书记过来视察,他为什么不出面?

  乔zhènliáng看到现场有不少警察,皱了皱眉头道:“需要这么多警察来干什么?”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乔书记,今天生了y●ī些事,南锡来的同志和我们东江开区的干部生了yī些冲突,因为处理的观点不同,闹到大打出手,几名工人受伤了,我们廖主任也被人打了”

  liáng天正心中yī惊,他还真不知道廖博生被打的事情狠狠瞪●了刘宝全yī眼,心说这种时候,你居然还zài省委书记面前搬弄这些是非,还嫌目前的情况不够?

  向乔zhènliáng告状是刘宝全个人的主意,廖博生被张扬抽了yī个耳光之后,他虽然恼羞成怒,可是也没敢把这件事上报,刘宝生不然,他被张扬泼了脏水,从那时起就记恨zài心,yī连串的事情生之后,他就想找个机会报复yī下,可始终没想好怎样对付张扬,乔zhènliáng来现场视察,他刚好找到了机会,于○是添油加醋的将那件事说了yī通,说到动情之处泪都快下来了,刘宝生当然不会说张扬的好话,把这厮说成了yī个蛮不讲理目空yī切的狂妄子

  乔zhènliáng对张扬的脾气xìng格很了解,刘宝生说▲shìtiānyóujiācùdejiāngnàjiànshìshuōleyītōng,shuōdàodòngqíngzhīchùlèidōukuàixiàláile,liúbǎoshēngdāngránbúhuìshuōzhāngyángdehǎohuà,bǎzhèsīshuōchéngleyīgèmánbújiǎnglǐmùkōngyīqiēdekuángwàngzǐ

  qiáozhènliángduìzhāngyángdepíqìxìnggéhěnlejiě,liúbǎoshēngshuō的话虽然有添油加醋的成分zài内,不过多数都是事实,乔zhènliáng听完之后也有些生气,这个张扬也太不懂事了,你以为自己有些背景就敢任意胡为?刘宝全、廖博生这帮人都是东江开区的干部,你yī个处级干部顶撞人家两句就行了,居然还动手打人?眼中究竟还有没有领导?还有没有组织纪律xìng?

  liáng天正此时倒是为张扬说了yī句话:“张毕竟年轻,遇到事情容易冲动,再说了这次污染损害了南锡方面的利益,他着急上火也是难免的,是不是你们之间的沟通工作没有做好,所以才生了误会?”

  刘宝全道:“对人民群众我们可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他也是国家干部,他也是自己的同志,怎么可以这样野蛮?廖主任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yī个耳光就打了过去,廖主任这辈子没受过这样的侮辱,死的心都有了”

  乔zhènliángyī言不的向前走去

  liáng天正又瞪了刘宝全yī眼,刘宝全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作用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跟着两位领导向前走去,他大声道:“大家伙先把手头的工作停yī停,我们省委乔书记慰问大家来了欢迎乔书记给大家讲话”

  工人们听说省委书记乔zhènliáng来了,yī个个都把手头的工作给停下了,全都zài哪儿列好了队准备迎接乔zhènliáng,齐刷刷鼓起掌来

  乔zhènliáng看到眼前的情景,脸色顿时变了,他转向刘宝全,向来和蔼的乔zhènliáng此时脸色铁青,怒吼道:“搞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停工迎接?列队欢迎?我没什么话好讲,你刚才说三个时可以将排污管全部修复,好出yī分钟,你明天自己辞职”乔zhènliáng是真火了,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视察维修现场的打算,转身向自己的专车走去

  刘宝全被吓得脸都白了,这件事怪不得他,yī直以来都是这样,领导来了,再大的事情也得放yī放,列队欢迎有错吗?让领导讲话有错吗?我究竟哪儿错了?刘宝全想不通,他实zài是想不通

  liáng天正冷冷看了刘宝全yī眼道:“三个时,乔书记的话你听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