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上)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

  刘艳红从宋怀明的这句话中品味到了什么,难道张扬这小zǐ把乔梦媛给哄上了?怪不得这厮有恃无恐呢?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乔振梁今天生气可不是装装样zǐ,他是真的要办张扬不过从宋怀明的这句话可以感觉到,他对张扬颇有微词,其实这也很容易理解,毕竟张扬之前是和他女儿楚嫣然相恋的,这小zǐ感情上从来就没有定xìng的时候,刘艳红忽然意识到,前任省wěi书记顾允知、现■任省wěi书记乔振梁,还有眼前这位省长宋怀明,他们的女儿几乎都和张扬发生了感情,这厮也真是有本事啊,术业有专攻,他专攻领导干部的宝贝女儿

  刘艳红道:“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张扬发火是有原因的”□

  宋怀明道:“无论怎样的原因,殴打上级领导都是不对的,官场有官场的规则,乔书记无论是真心想办他也罢,做做样zǐ也罢,这次张扬的处分肯定是跑不了的”

  刘艳红道:“你真打算置之不理?”

  宋怀明道:“我不方便说话”

  刘艳红微微一怔:“可是……如果没有人替他说话,这次的事情恐怕会很严重”

  宋怀明道:“水污染事件xìng质虽然严重,可是却很简单,所有人都知道责任方在东江,南锡过来问责,原本就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可是南锡的这帮领导为什么要派张扬过来?”

  刘艳红道:“因为他们不敢承担责任,因为他们害怕得罪人”

  宋怀明道:“有这方面的原因,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意识到他们过来交涉,未必如张扬过来效率高,起到的效果好张扬一直都是个拼命三郎,他敢作敢当,体制中这样的年轻人很少见,也只有他在遇到阻挠之后,一级一级的告上去”

  刘艳红道:“因为他有个副总理的干爹,还有你们这帮叔叔伯伯罩着他”

  宋怀明道:“政治是公平的,也是残酷的,在体制中如果一个人的行为蒙上了太多的感情色彩,那么就注定他走得不会太远”

  言者无心闻者有意,刘艳红从宋怀明的这句话中忽然想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她的神情不由得一黯即使这样的表情稍纵即逝,仍然被宋怀明犀利的目光所把握,宋怀明歉然道:“我不是说你”

  刘艳红笑了笑,她端起酒杯又和宋怀明碰■了碰道:“水污染的事情责任方在东江,梁天正身为市wěi书记要为这件事承担主要的责任,国际工业yuán当初就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件事会不会对他的前途有影响?”

  宋怀明没说话,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他建议整顿国际工业yuán也并非是针对梁天正,作为平海的领导者之宋怀明首先考虑到是平海的民生和未来发展,他不可能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wéi心的支持梁天正,虽然宋怀明心中清楚,梁天正必然因为这件事他的仕途受到影响,甚至可能会危及到他唾手可得的常务副省长的位zǐ乔振梁在这次的事情上显然又获得了一次政治利益,在常wěi会上,他在整治国际工业yuán的问题上推波助澜,将主要的矛盾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无论他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件事都将造成宋怀明和梁天正之间的矛盾

  自从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宋怀明在政治局面上无疑是处于被动的,这次的党代会,省领导班zǐ将会大换血,几个重要岗位的人选已经基本确定,宋怀明很难gǎi变这个注定的结果

  刘艳红能够体谅宋怀明现在的处境,她轻声道:“这次的水污染事件会不会追究到底?”

  宋怀明道:“东江方面的部分领导的确在处理上存在着贻误的嫌疑,但是如果仅仅因为他们没有第一时间让国际工业yuán区停产,而将他们问责的话,这个理由又稍嫌不够充分“

  刘艳红道:“水污染本身就证明相关部门在管理上存在缺陷?”

  宋怀明笑道:“乔书记为什么要郑重其事的处理张扬?事情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为什么要把第一板zǐ落在张扬的身上?”

  刘艳红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在她看来张扬纵然冲动,但是张扬为的也是南锡的利益,是东江方面不对在先,所■以才惹毛了张扬,张扬的冲动可以理解,但是宋怀明的话开始让她深思,为什么乔振梁要将第一板zǐ打在张扬的身上,只有一个原因,乔振梁不想张扬继续闹下去,他不希望湍江水污染的影响继续扩大,国际工业yuán的整○gǎi势在必行,但是这次的事件不会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暴,乔振梁要平息这件事

  宋怀明道:“南锡的事情还没有完全过去,平海的政坛实在是伤不起了”

  刘艳红道:“凭什么这一板zǐ要打在张扬的身上?开发区水利局、环保局、管wěi会没有毛病吗?”

  宋怀明微笑道:“打他这一板zǐ或许是为了让别人无话好说,究竟是为了维护他还是打他,只有以后才知道,不过东江方面肯定有人会因为这次的事情受★到影响”

  宋怀明这句话说得虽然很含蓄,但是刘艳红已经从中猜想到了,受到影响最大的那个人恐怕就是东江市wěi书记梁天正刘艳红轻声感叹道:“最近我忽然对政治感到了厌倦,也许我们做女人的本来就不该☆□从事这种勾心斗角的职业,相夫教zǐ才是我们最适合的工作”

  宋怀明呵呵笑道:“你是咱们平海政坛的铁娘zǐ,怎么忽然说起这种话来?”他当然明白这次刘艳红接替曾来州成为东江纪wěi书记的事情落空,★对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心中失落也是在所难免的

  刘艳红道:“铁娘zǐ可不好当,当今的时代,铁娘zǐ女强人都是以牺牲家庭为代价的”

  宋怀明端起酒杯望着刘艳红忽然低声道:“对不起”

  刘艳红愣在了那里,她呆呆的看着宋怀明,从宋怀明的目光中瞬间读懂了什么,他们之间已经足够了解彼此,很多话并不用说的如此明白,刘艳红的眼圈突然红了,她有些惶恐的垂下头去,短期那杯酒,一口气喝干了,然后格格笑道:“老同学,你越来越像一个政治家了”

  宋怀明有些内疚的看着她

  刘艳红道:“政治中还有真实的东西吗?”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有而且这一直是我们为之努力和奋斗的目标”

  春雨润如酥,张扬就在这样一个春雨飘摇的日zǐ来到了紫霞湖,前来探望赋闲在家的顾允知,当然他还有一个目的,为了祭扫一下顾佳彤的衣冠冢

  今天顾家的人很多,顾明健、柳延、还有专门从江城过来的常海天和江城制药厂的两名高管他们专程过来向顾明健汇报江城制药厂的事情的,这两天还有一个药会在东江进行顾佳彤去世之后,顾明健接管了姐姐一手开创的企业,成为江城制药厂的任董事长

  看到张扬过来,常海天有些惊喜,他和带来的两名高管都起身向张扬打招呼

  张扬笑道:“真巧啊,想不到你们也在”

  常海天道:“我们来开药会,顺便来向顾总汇报一下最近的生产情况”

  顾明健笑▲着站起身道:“张扬,我爸去钓鱼了,我让小延去叫他”

  张扬道:“不用,还是我自己过去”

  顾明健也没把张扬当成外人,点了点头道:“也好,从我们家往湖边走,老君岩附近”

  张扬是●打车过来的,好在雨不大,丝丝细雨洒落在身上,感觉到非常沁凉,身上脸上麻麻酥酥的无比受用,沿着防腐木铺成的道路缓缓而行,很远就看到顾允知坐在老君岩上独自垂钓,他的身影在烟雨之中显得有些朦胧

  顾允知的眼神很专注,注视着湖面

  张扬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爸您是在独钓寒江雪呢?还是在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顾允知的唇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指了指鱼篓道:“钓了一斤多小鱼,没什么成果”

  张扬来到他身边和他并肩坐在一起,顾允知道:“今天怎么有空?”

  张扬道:“来东江两天了,事情办完才过来看您”

  顾允知点了点头:“湍江水污染的事情?”

  张扬有些诧异道:“您老不是退了吗?消息这么灵通?”他马上想到了夏伯达,难道是夏伯达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顾允知?

  顾允知扬起鱼竿,鱼饵已经被吃光了,张扬帮忙装上鱼饵,顾允知重将鱼钩投入水中,他低声道:“电视闻在播,我虽然不在位了,可是我还是平海的老百姓,仍然关心平海的大事”他转过头看了张扬一眼:“何况国际工业yuán是我在位的时候批准的项目,现在捅了这么大的漏zǐ,我也难辞其咎”

  张大官人因为这句话,脸皮有些挂不住了,他干咳了一声道:“爸……那啥……”

  顾允知笑了:“说,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张扬道:“我只是为了南锡的利益据理力争,我也没想这么多”

  顾允知微笑道:“政坛上的事情都是丝丝缕缕相互关联的,牵一发动全身,从来都是如此,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批准国际工业yuán这个项目的确存在着失误”

  张扬道:“谁都不是圣人,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知道国际○工业yuán和顾允知有关之后,张扬开始为他说话了,这厮还是存在着不少的私心的

  顾允知道:“gǎi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经济这两个字上面,都在想尽办法在短时间内如何把本地☆○工业yuán和顾允知有关之后,张扬开始为他说话了,这厮还是存在着不少的私心的

  顾允知道:“gōngyèyuánhégùyǔnzhīyǒuguānzhīhòu,zhāngyángkāishǐwéitāshuōhuàle,zhèsīháishìcúnzàizhebúshǎodesīxīnde

  gùyǔnzhīdào:“gǎigékāifànggānggāngkāishǐdeshíhòu,suǒyǒuréndezhùyìlìdōujízhōngzàijīngjìzhèliǎnggèzìshàngmiàn,dōuzàixiǎngjìnbànfǎzàiduǎnshíjiānnèirúhébǎběndì区的经济搞上去,出现了很多不符合经济规律,不符合发展规律的事情,国际工业yuán成立之初,其定位还是好的,也考虑过有可能造成的污染问题,并对相关处理做出了完整规划,可是国际工业yuán成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投资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片土地闲置下来,东江市的干部为此也做了不少的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从国外招商引资了不少的项目,国际工业yuán也渐渐兴旺起来公平的○◎段时间内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投资了这么大的人力物力,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片土地闲置下来,东江市的干部为此也做了不少的工作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从国外招商引资了duànshíjiānnèichùyúwúrénwènjīndezhuàngtài,tóuzīlezhèmedàderénlìwùlì,zǒngbúnéngyǎnzhēngzhēngkànzhezhèpiàntǔdìxiánzhìxiàlái,dōngjiāngshìdegànbùwéicǐyězuòlebúshǎodegōngzuòfùchūlehěndàdenǔlì,cóngguówàizhāoshāngyǐnzīlebúshǎodexiàngmù,guójìgōngyèyuányějiànjiànxìngwàngqǐláigōngpíngde说,国际工业yuán区为东江乃至平海的经济发展还是做出过很大的贡献的”

  顾允知说完这番话又叹了一口气道:“水污染的问题证明了一点,当初我们建立国际工业yuán区在选址和定位方面存在着很大的错误,这一错误不仅仅是项目的倡导者和执行者造成的,我作为当时平海最高的领导,也应该承担相当的责任,经济的发展出我们每个人的想象,污染比起我们当初的预计加严重”

  张扬道:“听说省里已经下决定要重点整gǎi国际工业yuán区了,这次要把重污染企业全都从国际工业yuán区迁出去”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环保是惠及zǐ孙万代的千秋大业,经济的发展只在一时”

  渔浮忽然向下一沉,顾允知双目一凛,中断了和张扬的谈话,在渔浮再次沉入之后,开始牵拉,一条水线分开平静的湖面迅延伸到远方

  张扬看到了一条足有尺许的黑色背鳍,惊喜道:“大鱼啊”话音未落,只听到咔啪一声,顾允知手中的鱼竿竟然断了

  张大官人反应神,连衣服都没顾上脱,纵身就跳入湖水中了

  顾允知阻止他都没来得及,却见这小zǐ迅游向那断裂的鱼竿,一把抓住了,这条鱼遇到了张大官人也合该倒霉,好不容易挣断了鱼竿,谁能想到这厮会不顾一切的跳入湖水里把断竿给捞起来

  张扬牵拉着那条大鱼重游了回来,顾允知用抄网将鱼给捞上来,一条足有六斤多重的螺蛳青,顾允知乐得哈哈大笑

  张扬水淋淋爬上了湖岸,顾允知道:“你这小zǐ,值得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