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下)


  第六百七十五章【值得】下

  张扬笑眯眯道:“认准的事情,我一定要干”,其实一条螺蛳青并不值得张扬跃入湖中,他不想顾允知因为zhè件事而感到失落,顾佳彤离去之后,能让顾允知开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张扬纵然一身湿透,只要能huàn得顾允知的开心,对他而言已经是最大的欣慰,佳彤如果在天有灵,也一定会赞同他zhè样做

  顾允知收了渔具,催促张扬赶紧回去huàn衣,毕竟是寒料峭,张扬虽然年轻,也要注意身体

  张扬**的跑回别墅,自然又招来一片诧异的目光

  顾明健带着他来到自己房间内,挑了一身衣服给他huàn上,两人身材差不多,张扬穿上倒也合适

  顾允知带着战利品也随后赶到了,他笑道:“中午dōu留下来吃饭,我亲自下厨”

  常海天那些人看到顾书记亲自相邀,当然不好拒绝,一个个点头答应

  顾明健驱车去外面买菜,柳延很乖巧,去厨房帮顾允知做菜了

  张扬来到后院,祭扫了一下顾佳彤的衣冠冢,因为顾允知每天dōu会抽时间来zhè里,所以墓碑一尘不染,张扬伸手心擦拭了一下顾佳彤的照片,望着伊人的笑靥,他不禁眼睛又湿润起来

  常海天来到后院找他,看到此情此境,不敢打扰,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张扬早已觉察到他的脚步声,轻声道:“既然来了,就过来一起陪佳彤说说话”

  常海天笑了笑,来到顾佳彤的衣冠冢前,轻声道:“事情过去了zhè么久,你就不要太伤心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很奇怪,我总觉着佳彤仍然活着,只是她躲起来不愿见我”

  常海天以为zhè厮是因为思念顾佳彤而变得有些魔障了,心中暗自叹息,想不到张扬zhè厮平时玩世不恭嬉皮笑脸的,对待顾佳彤却是一往情深,至情至xìng常海天道:“佳彤要是能够听到你的zhè番话,看到你所做的zhè些事,心中一定很幸福”

  张扬道:“人活在世上真的要懂得珍惜▲二字”

  常海天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你失去了一个至爱,我失去了一位最好的老板”

  张扬从常海天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他看了常海天一眼道:“药chǎng的生产还正常?”

  常海★▲二字”

  常海天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你失去了一个至爱,我失去了一位最好的老板”

  张扬从常海天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èrzì”

  chánghǎitiāndiǎnlediǎntóu,tādīshēngdào:“nǐshīqùleyīgèzhìài,wǒshīqùleyīwèizuìhǎodelǎobǎn”

  zhāngyángcóngchánghǎitiāndehuàzhōngtīngchūlexiánwàizhīyīn,tākànlechánghǎitiānyīyǎndào:“yàochǎngdeshēngchǎnháizhèngcháng?”

  chánghǎi天道:“还好,不过我决定过些日子之后离开了”

  张扬微微一怔,自从常海天前往江城药chǎng担任chǎng长之后,药chǎng在他的管理之下效益蒸蒸日上,顾佳彤对他也给予了想当的信任和赏识,并给了他一部分药chǎng的股份,现在常海天已经是药chǎng董事会的成员之他没理由离开啊,张扬很快就猜到zhè件事和顾明健入主药chǎng有关,看来他和常海天之间的合作并不愉快

  张扬道:“是不是和明健之间的沟通有问题,要不要我帮忙?”江城制药chǎng是顾佳彤留下的事业,张扬当然不想药chǎng有任何的变故

  常海天道:“张扬,咱们是好朋友,顾总生前对我很好,我一向把她当成我的伯乐和知己,江城制药chǎng能有今天的规模,是我们zhè些人齐心合力开创起来的,说真心话,我当然不舍得离开,可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顾总如今已经不在了,江城制药chǎng交给了她的弟弟”

  张扬道:“可能是缺少沟通”

  常海天摇了摇头道:“他zhè个人疑心太重,对我们zhè帮老臣子缺乏信任,接手药chǎng之后进行了几项改革,真正和生产销售有关的不多,主要是针对人事方面,进了一些人,裁了一些人”

  张扬皱了皱眉头,顾明健接手药chǎng的时间并不长,他进行zhè样大规模的人事变动并不明智,即使张扬对企业上的事情不甚了解,也能推测出让常海天寒心的正在于此张扬拍了拍常海天的肩头:“海天,咱们是好朋友,当初是我介绍你去江城制药chǎng工作的”

  常海天点了点头

  张扬道:“佳彤虽然走了,可是在我心中她是我的妻子,药chǎng是她留给我记忆的一部分,我不想药○chǎng垮掉,我想药chǎng仍然维持她在时候的样子”说到zhè里,张扬明显有些动情了

  常海天的心里也不好受,正如他刚才所说,江城制药chǎng是他们zhè些人齐心合力开创起来的,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他人生的重要一部分,他当然舍不得离开,可是自从顾明健接手江城制药chǎng之后,对药chǎng的管理干涉太多,最近的人事变动全dōu按照他自己的意愿进行,搞得chǎng内的那帮高管天怒人怨,最◇近已经有三名高管辞职,常海天为此专门和顾明健谈过几次,可是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顾明健zhè个人很自以为是,他认为任何企业的管理dōu差不多,他将在蓝海的两名亲信弄到了江城制药chǎng,其目的就是想逐渐的收回常海天的管理权,常海天心中明白,顾明健对自己很不信任,所以才萌生去意,zhè件事他早就想对张扬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遇到了,干脆就说了出来常海天道:“张扬,药chǎng垮不了,现在药chǎng的效益蒸蒸日上,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你别留我,我已经考虑好了,与其等最后他赶我走,不如我现在堂堂正正的离开,大家宾主一场还能保持良好的关系”

  张扬叹了口气,看出常海天心意已决,也不好继续出言挽留,他低声道:“海天,你有什么打算?”

  常海天道:“我zhè些年积累了一些资金,在医药行业摸爬滚打了zhè么久给了我一份宝贵的经验,最近国内保健品市场方兴未ài,我打算进军zhè一市场”

  张扬道:“还在江城?”

  常海天道:“我打算去南锡展”

  张扬又惊又喜道:“你要去南锡?”

  常海天笑道:“本来想回岚山的,可是我又害怕做事情总有人会说三道四,毕竟我爸是岚山的市委书记,我不想别人以为我是借用他的人脉,可是我父母的年纪也大了,我也不想离开家太远,所以就选定在南锡,如今海龙和海心dōu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南锡,zhè也是我决定在南锡开chǎng的◎真正原因”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啊,咱们兄弟又在一起了”

  常海天道:“张扬,我走之前还有几件事必须要解决,其中一件事就是关于你在药chǎng的分红问题”江城制药chǎng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全dōu是依靠张扬的那些药方,zhè件事只有少数人知道内情,常海天就是其中之一

  张扬摇了摇头道:“佳彤不在了,我不会再从药chǎng拿一分钱”

  常海天道:“账目方面我已经做得很清楚,我在药chǎng一天,你的那笔收入就不会少”常海天在zhè一点上并不完全了解张扬,张扬根本不在乎什么金钱,即便是药chǎng的分红,也是每年顾佳彤强加给他的

  张扬道:“做个了断,佳彤给我分红的事情,你知我知,以后不要再提,我也不会再拿”

  常海天点了点头:“剩下的那笔钱我会尽快打到你的账上”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不是要做保健品吗?先拿去用,我有工资,平时花钱的地方少”

  常海天倒也爽快,他点了点头道:“那好,我把你的那些收入全dōuhuàn成股份,以后等我的保健品chǎng开起来,你就是公司的大股东”常海天十分的精明,他当然知道张扬的能力,投资保健品chǎng,在产品配方方面肯定会有求助张扬的地方,利用zhè件事将张扬拉到一起正是他所期望的

  张扬道:“股东别写我,zhè样,还用佳彤的名字”

  常海天有些为难道:“zhè恐怕不合适”

  张扬想了想,的确有些不合适,他低声道:“要不写养养,以后我找机会跟她说”

  当天中午,所有人dōu在顾允知家里很开心的吃了一顿午餐,气氛很好,无论是常海天还是张扬dōu没有提起他们的谈话内容,当作一切dōu没有生过,张扬和顾明健虽然认识在先,可是他和顾明健之间并不如他和常海天谈得来,顾明健zhè些年的确有了不少改变,他和张扬的关系也从朋友变成敌人,又从敌人变成了朋友,不过他们之间从来dōu不是无话不谈顾明健比起过去的确多了些稳重和心机,zhè在他和人相处的时候dōu能够感觉的到,张扬明确的察觉到了zhè种距离感

  顾佳彤死后,张扬跪在顾允知面前叫了声爸,从那▲时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改口,顾允知也认同了他zhè个女婿,因为顾允知知道女儿的心愿,连顾养养见到张扬也不再叫他张哥,而改口叫他姐夫,但是顾明健没有,从美国回来之后,张扬和顾明健见面的时候,感觉顾明健在刻意◆▲时开始他就再也没有改口,顾允知也认同了他zhè个女婿,因为顾允知知道女儿的心愿,连顾养养见到张扬也不再叫他张哥,而改口叫他姐夫,但是顾shíkāishǐtājiùzàiyěméiyǒugǎikǒu,gùyǔnzhīyěrèntóngletāzhègènǚxù,yīnwéigùyǔnzhīzhīdàonǚérdexīnyuàn,liángùyǎngyǎngjiàndàozhāngyángyěbúzàijiàotāzhānggē,érgǎikǒujiàotājiěfū,dànshìgùmíngjiànméiyǒu,cóngměiguóhuíláizhīhòu,zhāngyánghégùmíngjiànjiànmiàndeshíhòu,gǎnjiàogùmíngjiànzàikèyì保持和他的距离,他不知道顾明健的真正想法,也许顾佳彤的死让关心她的每个人dōu生了改变

  常海天等人吃过饭就告辞离去了,顾明健也和他们一起走了,下午还要去药布会的现场看看筹备情况柳延本来想留下来刷碗的时候,顾允知让她跟着一起去了,按照他的说法,请不要剥夺一个老人劳动的权利

  张扬却知道顾允知有话想单独对自己说,所以他没走在午饭后留了下来帮着顾允知收拾了餐具之后,顾允知邀他一起来到露○台上饮茶

  顾允知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谢谢

  张扬有些诧异道:“爸,您跟我说谢谢?为什么?”

  顾允知笑道:“为了那条螺蛳青,为了你让我开心”

  张扬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顾允知洞察

  此时细雨渐止,空气清,太阳从云层中重露出欢颜,顾允知享受着zhè温暖和煦的阳光,低声道:“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一句话吗?”

  张扬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您跟我说的话很多,我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句?”

  “别当那个倒霉孩子”

  张扬笑了起来,他想起来了,顾允知的确点拨过他,可是他却不长记xìng,zhè次的水污染事件中仍然充当了一个倒霉孩子的角色,乔振梁的大板子终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可以说zhè个结果是自己咎由自取张扬道:“爸,我就是zhè个脾气,我忍不住”

  顾允知道:“廖博生zhè个人,我了解,政治修为很高,很聪明,口才很好,他的言很会调动别人的情绪,和他相比,你太年轻了”

  张扬对廖博生的本事已经有了切身的了解,他点了点头道:“是只老狐狸”

  顾允知笑道:“事情很简单,你想维护南锡的利益,而他们想要维护东江的利益,还有自身的政治利益,生矛盾和冲突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矛盾生之后,本来你占据了主动,如果你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在zhè次的事件中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但是你偏偏没有做到,当然你本身的冲动是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你遇到了廖博生,他是一个政治老手,他就是要挑起你的怒气,让你失去镇定”

  张扬道:“我打完他就明白了”

  顾允知道:“明白了又怎样?”

  张扬道:“乔□书记已经放话出来要处理我了”

  顾允知微笑道:“在政治上你只是一个孩子,他不会当真处理你,不过zhè次你让不少人在政治上陷入了困境任何事dōu是有底线的,你恰恰触及了zhè个底线”

  ☆张扬道:“生了水污染zhè样的事情,当然要有人承担责任,他们管理上肯定存在问题”

  顾允知道:“张扬,我感觉你从美国回来之后,心态始终没有调整好”

  张扬没说话,大口大口喝着茶

  【重杀回页周推榜,多谢各位书友支持,还请多投推荐票,章鱼用回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